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我不是大好人 > 第一卷 魔踪
第一百四十三章 命运交叠
作者:冰封大碗  |  字数:3127  |  更新时间:2020-08-12 23:47:51 全文阅读

  张员外今天又来了,这是渔夫出海后的第三天,就他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妇会接受这个事实,那时候便是他的机会。

  轻轻的呡了一口雨后龙井,望着美妇窈窕的身影,他的心情很不错,家里的母老虎病情似乎又加重了一点,要不他哪有这么多时间在外面浪荡。

  同桌的朋友也知道他家里情况,笑道:“张兄,你家里那位现在没时间管你,今晚去怡春楼喝喝酒如何?刚好我有个朋友想在这做点买卖。”

  怡春楼?

  那地方的女人漂亮是漂亮就是风尘气太重,哪有良家少妇诱人,而且去那太招眼了。

  读书人名节最重要,妻子生病,丈夫还能去这种地方,何况他家里还是一只母老虎。

  “林兄,你这是害我呀,内人病重在床,岂能去那种地方,若你朋友真想做点买卖,约个时间,喝喝茶就好了。”张员外说完又犯了读书人的毛病。

  轻吟道:“红尘万丈三杯酒,千秋大业一壶茶。想做大买卖,还是喝茶谈好。”

  “哈哈,是愚兄孟浪了,张兄不愧是功名在身的读书人。出口成章,佩服佩服。”林员外嘴上夸奖着。

  心里却是一阵讥笑:你姓张的什么人,我们不清楚吗?也就是家里母老虎管得严没机会罢了。

  突然港口传来一阵阵喧哗声。

  张员外向穿在看去,只见一艘庞大的渔船停泊在港口,而他心心念念的美妇人正与一人相拥而泣。

  虽然看不清那人面貌,但也知道是渔夫回来了。

  听着沸沸扬扬的议论声,张员外知道了前因后果,手上的力道无法控制,将茶杯握碎,温热的茶水洒在手上,他却是毫无所觉。

  为什么?

  为什么你要回来?

  “张兄,你怎么了?”林员外诧异地问道。

  张员外回过神来摆了摆手:“没事,只是最近得到两颗玉石珠子,一直在手上把玩,这都把手劲都练大了。”

  未等林员外回话,他继续道:“突然想起还有点事,要去处理下,就先告辞了。”

  下楼望着那相拥的二人,他捏紧了兜中的神像。

  她是我的!

  她一定是我的!

  而那个已经变漂亮的女人更是嫉妒的眼睛发红,以为这个小骚货要成个寡妇,谁曾想她丈夫竟然出海找到了宝藏,按照王朝律法,出海找到宝藏者只需交一部分税,剩下都是自己的。

  这时候她开始埋怨自己的丈夫无能,插在口袋里的手触碰到了一个硬物,她稍稍放平心态,还好我有神像。

  ……

  美妇抱着丈夫,最初的欢喜过后便是无尽的恐慌,真的回来了,真的回来了,她想起昨日那个梦,想起恶魔的话。

  她不想离开丈夫,可事实告诉她,她根本无法反抗那位恐怖的恶魔。

  抱着丈夫的手不由得更紧了。

  在他们看不见的空间中。

  恶魔悠然自得的欣赏着这一幕,就让你最后感受一下这份爱吧,马上我就要收走了。

  没过多久,恶魔感受到一阵阵呼唤,笑了笑,抬手一拉。

  张员外出现在恶魔面前。

  兰浩然看着恶魔操纵这一切,他想做点什么,却根本无法阻挡,他就是恶魔,恶魔就是他,只是他根本无法阻止恶魔做任何事。

  就像在看一场一恶魔为视角的电影。

  他知道这一切或许是已经发生的,或许是存在于嫉妒恶魔脑海中的记忆,他根本无力改变这一切。

  同样的套路,同样的结果。

  凡人根本无法在赌局中胜过恶魔,偏偏输了之后,还感激涕零地感谢恶魔。

  张员外得到的是美妇的爱,失去的是读书人的底线。

  或许在张员外看来,这就是一场交易,自己付出一些东西得到一些,所谓赌局不过是这种恶魔的一场游戏罢了。

  可是兰浩然知道,这不是交易,赌局就是赌局,而输了就是输了,而恶魔的馈赠已经在暗中标注好价格,这个价格并不是读书人的底线而是更多。

  张员外从梦中醒来,他发现自己的声音变得更好听了,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至少是个好现象。

  ……

  渔夫回来后的第二天,他又出海了,这是恶魔的要求,作为他的信徒他必须提供足够的特殊的贡品。

  美妇看着丈夫的背影,心里却是没有丝毫担心,毕竟渔船大了,风险就少了。

  晚上渔夫回来了,满载而归,美妇已经做好的晚餐,她握着渔夫的手,在烛光的照耀下,美艳的脸庞更加动人。

  她哀求着丈夫给她唱一首曲,唱出他们当年懵懂的青春,可惜渔夫的嗓子已经卖给了恶魔,只能用嘶哑的声音拒绝着。

  美妇心情变得很烦躁,这一整天她时刻担心着恶魔来取走她的爱,让她离开她丈夫,偏偏又不能与丈夫细说,只想着让这短暂的日子过得更美好一点,更有情调一点。

  至少离开之前再听一听当年那让她心动的曲子。

  洗漱过后,她躺在床上,拉着丈夫,眼波轻转,眸中是说不出的媚意。可惜丈夫拒绝了,他还要祷告。

  这让她的期待化为一空,她睁眼等着,等着,等到了梦中。

  她再次见到了那个恶魔,恶魔告诉她:不要忘了承诺。

  她猛然惊醒,心里的那点侥幸已经彻底熄灭。

  外面的天已经大亮。

  丈夫已经离去,他还是要出海。

  美妇蹑手蹑脚的进入偏房,她想看看丈夫一直神神秘秘祷告的事什么东西。

  只是马上她就从偏方里爬了出来。

  在看到神像的那一刻,她吓得趴在地上,那个梦再一次浮现。

  怀着忐忑的心,一直到夜晚,她走出门向着大海望去,这一刻对于彻夜未归的丈夫她竟然没有丝毫担心。

  她似乎没那么爱她的丈夫了。

  星光照耀下,突然传来悠扬的歌声,她侧耳倾听,瞬间入迷,这是丈夫的嗓音。

  难道是丈夫嗓子好了,再给我惊喜?

  她怀着异样的心情,寻着曲调之音而去,大海的礁石上一人白衣飘飘,一边抚琴,一边放声高歌。

  涛涛海浪之声伴着月色清辉,宛如谪仙降世。

  美妇没有靠近,只是静静听着,她知道这不是自己的丈夫,但却是她当年爱慕的丈夫的模样。

  只是这人比当年的丈夫更有气质。

  她闭上眼,不想再看那白衣飘飘,既然丈夫的嗓子出了问题,那就将他当做丈夫好了。

  只要闭上眼,声音都是一样的。

  待她睁开眼睛时,男子已经离开了,她有点怅然若失,又有点庆幸。

  毕竟自己是有夫之妇。

  第二天丈夫回来了,还是嘶哑的声音,只是这一次他连晚上都没有待,再次出去了。

  不过给她留下了足够的银两,并告诉她,他无事。

  晚上美妇不知不觉间又走到了海滩上,望着那礁石殇的背影,闭上了眼睛,沉浸在音乐的世界。

  而渔夫此刻正将一个漂亮的女人压在身下冲刺着,女人的丈夫此刻守在门外把玩着手里的神像。

  前天他看到了神像,做了个梦,梦中他许愿逢赌必赢,而付出的便是他的妻子。

  虽说妻子越来越漂亮自己舍不得,但谁叫自己赌输了呢,何况他本身就是个赌徒,干活赚来的钱一半进了赌坊,要不也不会许那种愿望了。

  正苦恼怎么说服妻子,妻子听说后却是直接答应了。

  没错,妻子也做了一个梦,想要越来越漂亮,代价是自己的身体,虽然这个趴在她身上的男人奇丑无比,可既然满足自己愿望又能满足丈夫愿望这点屈辱还是能够忍受的。

  而渔夫不过是恶魔的征召罢了,不过这种当着人家丈夫的面做这种事,还是让他兴奋不已,一种邪恶的力量侵占他的脑海。

  这个女人的丈夫也即将来到他手下做事,而在准备在床上开一个大大的赌坊,自己做庄当然逢赌必赢了。

  海边。

  这一次男子并未离开,只是背对着美妇:“喜欢听吗?”

  美妇点点头有点羞涩:“喜欢。”

  “你还想听什么?”

  “蝶念花。”

  “好。”

  曲调与歌声再次响起。

  美妇闭上眼沉浸在音乐的世界中,这一刻她有了当年对丈夫心动的感觉。

  所以在曲调息之后,她便走了,虽然对男子的容貌有所好奇有所期待,但她还是走了。

  回家后,丈夫竟也回来了,她看着丈夫有些慌张,总觉得自己做了亏心事一般。

  这一次丈夫没有在偏房祈祷到她睡着。

  吹灭火烛后,床板吱吱地叫起来。

  她抱着丈夫,脑海中却是想到了那月光下的曲调,一缕轻香飘入鼻中。

  这是?

  她的身子僵住了。

  但身上的丈夫并没有感受到,一直耸动着。

  她闭上眼,两行情泪划过脸庞,在这黑暗中无人发现。

  丈夫有银子了,怕是也要学那些贵族老爷了。

  天色亮起。

  渔夫早早起床,短短几天他已经给恶魔完成了许多任务了,恶魔的名声也在港口这边小范围传开。

  兰浩然这些天看到了一个个跪在恶魔面前的身影。

  渔夫觉得自己已经是一个合格的信徒了,可以再次向恶魔提一提自己的愿望了。

  结婚几年,一直一无所出,他希望妻子能够生个孩子。

  恶魔笑了,笑得很开心。

  渔夫也笑了,笑得比恶魔更开心。

  带着这样的心情渔夫再一次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赌坊也要开起来了,不过先去那个女人家里看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