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我爸是掌门 > 正文
第九十八章 两年之约
作者:不回家的牛  |  字数:5401  |  更新时间:2020-05-31 20:24:03 全文阅读

天蒙蒙亮,万物复苏,晨风带着丝丝凉意,夹杂着淡淡的芬芳,在冷清的太上峰徘徊回荡。密林幽深,偶尔传出悉悉索索的响声引来等候在树冠中多时的鸟儿飞扑而下。山路崎岖,一名魁梧大汉正慢悠悠的散步,疲惫的脸上挂着奸计得逞的微笑。

一宿过去,雷霸天说的口干舌燥,不仅搬出了建木之祸,还抬出了天下苍生,最终也没能成功说服柳如焰同意秦霜语前往大厉皇城。毕竟雷霸天之心路人皆知,嘴上说的大义凛然、义正言辞,心里却想着撮合二人。柳如焰一口咬死了秦霜语修为不稳,需要长时间调养以稳固境界,而且毫无处世经验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大厉之乱还是由其他长老亦或是雷霸天亲自前往解决比较稳妥。

话又说回来,建木破封在即,皇朝危机重重,显然已不是几名普通弟子能解决的,的确应该由修为高深之人前往快刀斩乱麻。特别是正一门,飞升大典固然重要,但事已至此,掌门雷霸天亲自出手,天下仙门亦是不会乱嚼舌根。

逐鹿书院倒是派了孟其道前往,但其目的直指周文斌,相信在成功达到目的后便会直接撤退,并不会与建木有过多交集。

除了身为地主的正一门,心怀鬼胎的逐鹿书院和蜀山派,目的未知的阴阳家,以及任未露面的生死门,天下仙门仿佛刻意忽略了建木之祸。千余年前近百踏破境仙人与建木之战历历在目,此时面对更加强大的建木却无动于衷,真的很令人费解。

其他仙门如何想的,雷霸天一无所知,但正一门未派遣强者前往的原因很简单——看不上眼。天仙境界的建木的确强悍,但七星封灵阵岂是好相与的。之前因为不知生死门动了手脚,所以任由建木成长,而现在嘛,只要雷霸天想,翻手间就能将建木镇压,然后运回正一门当材火。

“嗯!这个主意不错!四日后的大典上,若是能用建木做成的座椅宴请仙门同道,那必是一见极为有面子的事。”

如此想着,雷霸天突然感觉道身后的太上峰传来铺天盖地的杀气要将他彻底淹没。

“雷霸天,你找死!”一声娇斥划破清晨的闲适,响彻正一门,将还在睡懒觉的弟子们吓醒,他们茫然四顾,并未发现任何异样,便又倒头睡去,昨晚玩得太嗨,刚睡下一个时辰,现在困意正浓。

至于七位长老,早已习惯了雷霸天作死,若是长时间不听见掌门夫人打骂雷霸天,他们反而会觉得浑身难受。不过今天倒是与以往有点不同,因为要杀雷霸天的不是罗蕊,而是太上长老柳如焰。七人八卦之魂熊熊然骚,纷纷爬出被窝,打开天窗,施展神通,极目望去

东窗事发,面对浑身浴火、咄咄逼人的拦路饿虎柳如焰,雷霸天一点儿不慌,就是大清早烤火有些热。

原来雷霸天与柳如焰商量一晚,并非真的是为了征求同意,而是为了分散柳如焰的注意力,为秦霜语逃跑提供机会。

秦霜语修的是偷天决,隐匿法门了得,昨夜雷霸天刚刚提到建木的时候,柳如焰短暂走神,秦霜语便借此机会扬长而去。

方才雷霸天离开后,柳如焰觉得心神不安,习惯性的去敲徒弟的门,半响没见徒弟出来,推门而入,房间空空如也,哪有宝贝徒弟的身影。

早起的鸟儿和早起的虫儿察觉到林间沉闷的气氛,脖子一仰,眼睛一闭,装死。

雷霸天临危不乱,板起脸,转出一副无辜的表情,道:“师叔难道回心转意,愿意师妹前往大厉皇城,为门派分忧。”

见雷霸天装模作样、满嘴鬼话,柳如焰气就不打一处来,咬牙切齿道:“有其子必有其父,雷霸天,我敬你掌门,今天不把话说清楚,我现在便去大厉皇城将那不争气的徒弟抓回来!”

柳如焰说道便能做到,凭借飞升境的修为和凤凰之力,几息之间便能抵达大力皇城,以秦霜语刚入踏破的实力,想要反抗无异于痴人说梦。

当然,雷霸天早就知道这一点,他其实巴不得柳如焰发起疯来,前往大厉皇朝大打出手,正好解了眼下之局。

柳如焰当然也明白雷霸天的心思,木已成舟,为了避免赔了夫人又折兵,所以在发现徒弟逃走后并未直接追上去擒拿,而是先要找雷霸天说道说道。

“咳咳!师叔啊!儿孙自有儿孙福,师妹喜欢羽儿,就任由他们去吧,我们作为长辈,不宜多加干涉。”雷霸天旧话重提,“师侄明白师叔的顾虑,不就是嫌弃羽儿不成器嘛!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想必师叔这些日子已经看出了羽儿改过之心。浪子回头金不换,师侄相信,羽儿今后定然能成就一番事业。”

雷霸天说得很谨慎,并未张口就来,因为他自己对雷化羽今后的路都看不真切。二十六载,已然过去了二十六年,雷化羽醒悟得着实有些晚了,若没有天大的机缘,这一辈子只是按部就班修炼下去,成就相当有限,而正一门人恰恰最不相信虚无缥缈的机缘。

“哈哈!事业?”柳如焰满脸讥笑,毫不客气道,“人定胜天,我不否认雷化羽有那么一丝可能成就无双,但以当下情况来看,纵使雷化羽有不下于雷掌门的天资,早已过了最佳修炼岁月,到死也不过是一只跨不过修真蝼蚁。”

修炼,越早越好,最理想的状态自然是打娘胎里便开始修炼。随着年龄的成长,人的精气神会有一个迅速增加的过程,直到弱冠之年攀上顶峰,之后便开始缓慢衰落。按照仙门万万载总结的修炼经验,在弱冠之年前踏入固本境,之后的修炼就能一帆风顺,仙人可期。而过了这个临界点,年龄长一岁,能达到的最高境界便降低一层,过了二十五虽若还未如固本,这辈子基本修真无望。

当然,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将死之人一夕悟道成就仙人,但那毕竟是极少数,没有参考价值。

雷化羽的确是个废物,但柳如焰当着人父诅咒其去死,也从侧面说明柳如焰对雷霸天一家子的怨恨已经深入骨髓。

雷霸天闻言,心里特别不是滋味,我儿子纵使废物也是我儿子,还轮不到外人说三道四。若非眼前之人是师叔柳如焰,早就一掌轰杀至渣。

雷霸天执掌正一门多年,早就被磨去了棱角,但此时此刻,一消失多年股子热血从心里喷涌而出直冲天灵。

风起,云涌,电闪,雷鸣。一瞬间,乌云密布,劲风四起,飞沙走石,弥漫了整个正一门以及方圆百里的区域。恐怖的威视在太上峰升起,仿佛是一轮大日,不,大日在起面前不过是残星。岂止是正一门,整个世界都在颤抖,万物都在哀嚎,仿佛下一刻便是世界末日。

至东而来的太阳猛然定住,片刻之后,仿佛是被吓破胆的小屁孩,逃也似的乱窜。世界忽明忽暗,九天之上垂悬的利剑缓缓降落,散发出一往无前的气势,仿佛要将天地捅穿。

无数大能纷纷走出洞府,遥望正一门,灵气暴动如潮,空间碎裂如冰。罡风裹挟这金黄色的雷霆形成链接天地的巨大旋风将整个世界的灵气吸纳过去,形成更大的飓风。

……

广袤无垠的东海,狂风呼号,潮涨潮落,浪起浪灭,一座悬空的海岛,两名身着白袍鹤发童颜的老者站在一块白色巨石之上眺望着西方天空恐怖的景象。两老面色震撼,但也仅仅是震撼,没有一丝惧意。

“正一门何时出了天尊,老夫竟然没有一点消息?”一名头顶地中海的老者疑惑道。

另一名老者邋里邋遢,大红的蒜头鼻里传出一丝嘲笑:“嘿嘿,你多年不在天下走动,当然不知道这天下的变化。那正一门可没有天尊,而是一名天仙,足可战天尊的天仙!”

地中海眉头紧锁,难以置信道:“天仙战天尊?你是不是酒喝多了,还没清醒,说什么胡话呢!若是天仙便能战天尊,我们这些天神怕不是都得被人笑掉大牙。”

“我骗你干啥?”蒜头鼻鼓着牛眼,额头上青筋条条绽出,气急败环道,“十年前我……”

……

大地之巅,峰奇崖险,云遮雾绕。擎天宗气氛诡异,身穿奇装异服、长相千奇百怪的弟子们三五成群聚集擎天殿外的广场上议论纷纷,粗略一数,不下千人。

“这师尊突然传唤我等到此,难道是要攻打正道?我可还久没有尝过正道之人的血了!”一名背生一对肉翼的男子尖锐道。此人面如青靛,发似朱砂,眼睛暴湛,牙齿横生,竟然长着一只蝙蝠脑袋。

“啧啧!你想得倒美,若真要攻打正道,岂能只是叫来我幽葵宗?”一名眉清目秀却衣着暴露的女子若有所思道,“正道虽然都是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但实力可不弱,就凭我们这些人,估计晒牙缝的资格都不配。”

魔道中人直来直去,女子之言颇有涨敌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意思,但众人却没觉得不妥,事实便是如此,强辩只会让人瞧不起。

毛脸雷公嘴的猴师弟灵活穿过人群,来到殿前的台阶,对着一身黑衣的美男子躬身一拜:“大师兄,师尊叫我们前来有何要事?”

众人耳聪目明,即便是身在广场最外侧的弟子也听到了猴师弟的话,皆是屏息凝神,竖起耳朵。原本闹哄哄的广场一瞬间变得死寂无声,落针可闻。

那美男子是大师兄,平日里也表现的颇为随和,但众师弟心里的畏惧远大于尊敬。擎天宗乃是魔道魁首,美男子又是大师兄,岂能真是心性平和之人,他手上的人命比这广场上的人还多。整个擎天宗,除了猴师弟敢上去搭话,其他人即便心痒难耐,也只是私下胡乱猜测。

美男子邪魅一笑,意味深长道:“不可说,不可说!”

“阿啦!还有萧师兄不知道的事?”

美男子话音未落,广场外的滚滚云雾中传来一个娇俏的声音,轻若鸿毛,柔如弱水,一点点,一滴滴渗透进众人的心底。

众人闻言,心下骇然,大气都不敢出,豆大的冷汗在铁青的脸上滚滚流淌,仿佛正在遭受非人的折磨。猴师弟抓耳捞腮,双目赤红,龇牙咧嘴,直愣愣的盯着云海,喉咙里传出嘶哑的吼声。

许久,云开雾散,一名身着鹅黄绸衫的少女踏空而行,款款走出。少女豆蔻年华,长发披肩,头发上束着鹅黄丝带,美目扭转,俏皮古怪,云雾映照下,仿佛梦中走出的精灵,要人性命的精灵!

那女子前脚踏入广场,众人仿佛看到灾星一般,四散退开,空出一条十数丈宽的通道。若说美男子于众人如猛虎,那么女子于众人就是蛇蝎,隐藏在可爱下一击毙命的蛇蝎。

少女不屑的瞧了一眼战战兢兢的众人,蹦蹦跳跳的穿过广场,跑到美男子近前,双眼弯成月亮,笑眯眯道:“以师妹来看,萧师兄恐怕是不知道吧!”

大庭广众之下被揭穿,美男子也是不恼,哈哈大笑两声,扯开话题:“第二师妹如何有雅兴来我擎天宗游玩,难道是幽葵宗那些水奴玩腻了不成?”

“没!”少女摇摇头,伸出右手白皙的食指按着滑腻的脸颊,恨铁不成钢道,“全死了啦!几鞭子都受不住,这次的水奴太差劲了!”

美男子眉头一挑,神识分化千万条触手细细感应灵气波动,之前没有察觉,现在才发现眼前的少女已然踏入了培元境。

少女双眉微颦,盯着美男子,捏着粉拳气愤道:“你找打是不是,收起你那让人恶心的东西。”

“师妹莫恼,我错了!”美男子立刻收回神念,矮身躲过砸来的拳头,笑道,“原来师妹修为又有精进,师兄这是拍马也赶不上啦。”

幽葵宗水奴由来已久,乃是抓捕修为高深之人关入特制水牢中炼制而成,作用嘛?就是供给幽葵宗弟子修炼,与其他宗门的木头桩子是一个意思,相同修为的弟子配以相同修为的水奴。少女本是固本境,修炼用的自然是固本境的水奴,修为暴涨之下,自然是几鞭子就能抽死水奴。

美男子的马屁很是受用,少女翻了个漂亮的白眼,趾高气扬道:“哼哼!知道就好,以后这擎天宗和幽葵宗就属本小姐最大了!”

此时,擎天殿紧闭的大门缓缓打开,霸苍天龙行虎步,满面红光,却是异常和蔼:“不得了,乖孙女这是要抢爷爷的饭碗啊!”

爽朗的声音在广场上回荡,众弟子纷纷扶正衣冠,向着走出大殿的霸苍天躬身一礼,齐声高唱:“宗主!”

气若长虹,震动云霄,雾霭滚滚流淌,撞击悬崖绝壁,汹涌澎湃,若海浪惊涛拍岸。

霸苍天望着浩荡云海,胸中豪情万丈,一挥手,中气十足道:“无需多礼……”

话音未落,一个娇小的身影撞入怀中,一边伸出魔爪拔那倒刺一般的胡须,一边笑嘻嘻道:“爷爷,我不管,就是我最大!”

霸苍天身后走出一身着鹅黄绸衫的中年美妇,那模样与少女九分相似,剩下一分是少女没有的成熟韵味。她瞪了一眼少女,没好气道:“别闹,今日有正事……”还真别说,声音也与少女九分相似,多了一分乃是经历世事的沧桑。妇人正是少女的母亲,也是霸苍天的二女儿,罗蕊的妹妹,雷霸天的小姨子,雷化羽的姨妈,现任的幽葵宗宗主——第二茹。

中年美妇身后还有一名手拿烟袋的干瘦老者,那黝黑的脸阴郁无比,好似天下人都欠了他的钱。老者走出大殿后,未发一语,驾驭遁光而去。霸苍天无奈的瘪瘪老嘴,自从赢走大长老的干将莫邪,大长老就再也没给过他好脸色。

“呵呵!无妨!”霸苍天挥手示意众弟子退下,一边摇头摆脑躲着少女的爪子,一边高兴道:“柔儿好不容易来看爷爷,当如此,当如此!”

众弟子得令,纷纷走出广场,施展法术,转瞬间便消失得无影物种。诺大的广场上,只余下美男子和猴师弟二人候在台阶一侧。宗主未直接宣布事宜,按照惯例,就需要他二人通传。

霸苍天修为惊天,那是少女能得手的,少女玩了一会儿便觉无聊,鼓着脸气呼呼道:“哼!不玩了!爷爷是坏蛋!我生气了!”

“哈哈!柔儿生气了,只要柔儿能高兴,让爷爷做什么都行!”

“真的?”

“真的,爷爷纵横天下上万载,一诺千金!”霸苍天狂傲不羁,一头胡须微微颤抖,不过说道最后四个字时,气势却是一弱。当年就是因为一诺千金,被雷霸天拿捏住,抢走了他的心头肉。每每念及此事,就懊悔不已。

少女眼珠子滴溜溜转,狡诈之色尽显,踮起脚尖,抱着霸苍天的脖子,语不惊人死不休:“那我要去正一门!”

“嗯!”霸苍天惊诧得眼珠子一瞪,转过脸,看着面露尴尬的中年美妇,“茹儿,你又说漏嘴了!”

这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有什么大事,孙女第二柔都能知道,来源只能是她的娘亲第二茹,而此次商议之事正是前往正一门。霸苍天离开后,需要大长老主事,而第二茹作为罗蕊的妹妹,去一趟也是理所当然,其他的七大姑八大姨便需要第二茹去通知。

第二柔抓住霸苍天的耳朵,将霸苍天的脸拉回来,强调道:“我要去,爷爷可是一诺千金!”

“不行!”霸苍天一口否决,完全没得商量。他可是了解这个孙女,精灵古怪,最是喜欢作弄人。十岁那年,听说还有一个从未谋面表哥,那兴奋劲别提了。若真是亲人之间的喜欢,霸苍天自然不会阻止。可第二柔明显存着一较高下的心思,就雷化羽那不争气的样子,还不得被第二柔欺负到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