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并不平坦的路 > 正文
第六十五章
作者:静博雅  |  字数:3467  |  更新时间:2019-03-28 13:48:09 全文阅读

第六十五章

由于运作得力,刘风华毫无悬念的拿下新办公楼的大单,他按耐住心中的狂喜,先把云芳送回家,领着尚德和周叶天回公司,发布喜讯,安排工作,开始了新一轮的忙碌。云芳在家里坐不住,去了超市,把方建国喊出来聊天。

方建国问道:“考得咋样?”云芳平静地说道:“就那样,还能咋样!”接着她开始刺激方建国,说道:“要是我考上了,当了处长,你压力就更大了,你那颗脆弱的玻璃心就该碎了。”说完爽朗的笑起来。方建国没笑,只是说道:“乱说什么呢,要是没什么事,就先回去吧。”云芳说道:“我知道,你特别希望我考不上。不过要是我考上了,你跟我走吧,我养你。”说完大笑不止。

这下刺激过头了,方建国拉下脸来,忍着恼火,尽量平声静气的说道:“我先声明,我特别希望你考上,真的,我再强调一遍,我方建国特别希望你伍云芳能荣任处长,当然我还要郑重声明,我绝不会跟你走,那是你的道,我的路在这里。”方建国指着超市,说道:“我是不会离开鲁城的。”

云芳听完,看到他认真的样子,心里一沉,赶紧往回收,道歉道:“建国,对不起啊,我没别的意思,只是觉得两人不能长期两地分居。”方建国面如寒冰,冷冷地说道:“我先预祝你成功,但我要强调的是:我不会走的!”云芳想缓解气氛,陪着笑脸说道:“还不一定呢,我要是考不上,咱俩还不都在这嘛。”方建国看着她,试着心里越来越凉,但不想伤害她,严肃有力地说道:“希望!真诚的希望,你考上。我相信你的能力,我也不会成为你的障碍,你对自己要有信心,我对你也有信心!”

云芳感受到双方的距离,好像又拉开了一些,她客气地说道:“谢谢,陪我走走吧,我试着有点,有点压抑。”方建国想拒绝,但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正在这无可奈何之时,一辆豪车开到他俩跟前,尚德和小虎从车上下来,说道:“爸,谭总请你。”方建国忙对云芳说道:“你自己回去吧。”说完打开门,直接上了车,再也没看云芳。尚德公司很忙,对小虎说道:“虎哥,到了单位,你把我放下,晚上让我爸自己打车回来就行,忙完这一段,我请虎哥吃饭。”小虎说道:“伍助理别客气,我会把你岳父送回来的。”

小虎直接把方建国拉到一座山上,方建国知道了谭明杰的病情,所以和他握手时,故意突然放开,大惊道:“数月不见,谭总何至于此!”谭明杰眯起眼睛,问道:“大师何出此言?谭某洗耳恭听。”方建国仔仔细细的打量着他,看了半天才说道:“谭总莫怪,恕我直言,您的面色可是相当的不好,谭总宜好生休养,或可扭转,否则回天无力。”

谭明杰长长叹息着,说道:“大师明见,弟实不敢欺,大师世之高人,明杰有眼无珠,直到如今,才能结缘,悔之何及。”他拉着方建国的手,问道:“大师当世神仙,乞求大师明言赐教,我还有多长时间?”方建国见他有恋生之意,忙装摸做样,开始掐手指头,且不时望向谭明杰,过了良久,他神色黯然地对谭明杰说道:“谭总当世之英雄,应该明白,世事沧桑,天道轮回之理,今年阴历十一月,谭总有个大关口,我实在不能多讲,只愿为谭总祈福,仅此而已。”

谭明杰默默点头,沉思了一会儿,说道:“大师高人,小弟愚钝,久闻有禳星一说,不知可信否?”方建国解释道:“禳星之术,在于夜观天象,源于北斗七星,但皆为逆天行事,天不给予,奈何人事,此术非常人所用,望谭总明察。”谭明杰叹道:“天意不可违,我辈凡夫俗子,又岂能感动之,今天请大师来,就是请大师看看,我长眠此处可好。”

方建国这段时间,对算命,风水这一套是狠下了一番功夫的,他说道:“此处虽靠山近水,然山势峭立,水流湍急,是虎踞龙盘之地,做阳宅尚可考虑。”谭明杰点点头,说道:“明白,先前也有名师点拨,是弟过于执念,大师这边请。”说着让方建国上车,去了另一块山地,方建国看了满意,说道:“此处两山夹一水,大贵之地,是上上之选。”谭明杰赞许道:“大师果然高明,我辈望尘莫及,今日务请大师留步,愿与大师秉烛夜谈,以慰平生。”

云芳呆立在路边,看着方建国他们绝尘而去,心里惴惴不安,她不敢给方建国打电话,怕影响到他,只好给他发了个信息,写到:建国,等你回来,吻你。但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她去上班。方建国音信皆无,云芳开始冒火,心想等下了班,我直接把你提溜回来让你下跪认错,才可以原谅你。暗暗发了一回狠,愤愤地上班去了。

十点来钟,无数个同事,冲到她屋里,连声恭喜,云芳也是刚在内网上看到,她满心喜悦的招待着大家,直到中午,人群才散去。云芳想到自己马上要去省城工作了,最好是让方建国跟过去,大店他干不了,那就让他继续开小店,反正这三四十万,在她这儿也不算大钱。想到此处,她给方建国打了个电话,方建国已经知道消息了,说道:“恭喜你,尚德已经打过电话了。”云芳笑道:“我说呢,建国,我已经想好了,你跟我过去吧,你要是不愿干活,就照顾好家,要是愿意干活,我给你投资,你再开个小店那也行。”方建国很坚决的笑着拒绝了,他说道:“云芳,谢谢啦,咱们昨天不是说过,我是不会去的,你就别再说了,你现在应该考虑请请大家,把工作交接好,别的就不要再提了。”云芳听了虽然不开心,但知道方建国心软,再磨他两天就差不多了,他是个顺毛驴,只要不呛着他,说服他也不是什么难事。

到了下午,云芳正在思考着怎么驯服方建国,接到行长的电话,赶忙去了行长办公室,行长首先向她表示祝贺,接着郑重地递给她一份文件和一份通知,文件是正式的任命书,另一份通知书,通知她立即赶赴首都,参加国行举办的一个中高级干部培训班,为期一个月。云芳一看就傻眼了,行长说道:“办公室给你定了明天的车票,工作交接已经来不及了,尽量在电话里交接吧,特大重要的事情,等你培训回来再面对面交接吧。”

云芳努力控制好情绪,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暗道:“完了。”凭她对方建国的了解,只要她在这儿,方建国没几天就会同意,但她走了,不在这儿了,方建国这泥人的三分土性上来,她就挽不回了,可现实是今晚将是她在鲁城的最后一晚,再回来,最起码要一个月,那时候方建国就铁了心了,难以挽回。想到此处,云芳心里开始发颤,刚想给方建国打电话,尚德的电话先打进来了。他兴奋地喊道:“小姑,妮儿今晚定了饭店,吃完饭,咱们唱歌去,你想着报销啊。”云芳笑了,问道:“你岳父去吗?”尚德说道:“他肯定去,记着,你俩别和我抢话筒,要不我非灌醉你俩不可。”云芳甜蜜的恼了,说道:“又没人样啦,皮又紧了,是不是。”尚德马上笑道:“不敢啦,今天下班,先别和外人出去,记着啊。”说着,挂上了电话。

下班后,云芳直接去了饭店,方自倩笑道:“咱们先吃吧,我爸说了,他晚会来,我估计他是去买礼物了,可能已经挑花眼了,还好姑姑来啦,我以为你俩一起呢,那还不得饿死我呀。”尚德笑着对云芳说道:“小姑,我爸来晚了,咱们罚他,你可不能护短啊。”云芳心里忐忑不安,她的直觉告诉她,方建国不会来了,但她要等一等,要验证。

所以她招呼尚德和方自倩坐好,一边吃一边告诉他俩的工作安排,明天就走,要一个月后才能回来。事发突然,那俩人都惊呆了,尚德和方自倩对视了半天,才问道:“我爸知道吗?”云芳说道:“他还不知道,我以为他能来,想当面告诉他。”尚德和方自倩一听,就觉得事情不对劲,停下筷子,看着云芳,云芳耐着性子,拿起手机拨通了方建国的电话,问道:“你怎么还不过来?”方建国说道:“遇到个朋友,我不过去啦,对不起啊。”云芳眼里几乎要流出泪来,说道:“根据工作安排,我明天就走了,你先过来好吗?”方建国知道过来的后果,他早已下定决心,决绝的说道:“哦,是这样,那祝你今后诸事顺利,再见!”说完马上把电话挂了,云芳气得面脸通红,差点把电话摔了。方自倩忙给父亲打电话,没想到方建国已经关机了。这让方自倩也气炸了肺。发了疯般地四处寻找她爹,最后还是尚德把她劝回家。

第二天尚德和方自倩把云芳送上火车,方建国也没来,云芳独自坐在窗边,看着这个高楼林立,雾霾重重的城市,不禁心如刀割,潸然泪下,她明白,在这个干旱少雨的北方小城,浓重的雾霾成就了她深深的哀伤,一段原本温馨,可以期待的婚姻,就此了结。

方自倩看到云芳的眼泪,忍不住的怒火冲天,她让尚德拉着她回到老小区,打开门进去一看就惊呆了,不知道方建国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知道他喝到几点。只见满屋都是烟气,到处充溢着酒糟味,方建国醉卧在沙发上,好似昏死过去了,茶几上摆着两个食品袋,里面还有残余的剩菜,地上茶几边滚着两个酒瓶。方自倩看到这一幕愣住了,尚德上前查看情况,他发现在方建国手里握着一张大纸,上面潦草的写着:

鲁城女儿颜色在,移步省行两不闻。

今朝云鹏冲万里,那顾寒鸦秋苦魂。

虽有东风震轩窗,孤廖独酌寒心酒。

分离总是难堪事,寂寞床头满泪痕。

全书完

静博雅
作者的话

感谢责编炒饭及各位读者朋友的厚爱和支持,期待着我的下一部小说和你们一起共同分享写作与读书的快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