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并不平坦的路 > 正文
第一章
作者:静博雅  |  字数:4073  |  更新时间:2019-01-09 15:41:42 全文阅读

第一章

干燥的冷风,在碰到楼梯台阶的阴角时,卷起一片片残枝败叶,夹杂着尘土、碎纸和破旧的塑料袋。空气中弥漫着混合型怪味。五十岁的方建国正埋头将一箱箱的商品,码放到货架的底层,三盏节能灯照在满是货物的小店里,依然不是很亮堂。

“老方!拿条烟。”随着喊声,门口出现一个瘦高,肤色黝黑的中年男子,老方看了他一眼,随手拿起一条烟走了出来。

“狗找着了?!今天一天没听见动静。”老方边说边把烟递过去。

“找着啦,就在院里,它能跑哪去?!今天把它关家里,这两天不让它出来,惩罚惩罚它。”中年男子边递钱边笑着答道;接过烟中年男子转身走了。老方拿起抹布,擦了擦手,然后用抹布抽打着裤脚上的尘土。这时一个戴着绒线织成的帽子,围着厚厚绒线长围巾,瘦高挑、鸭蛋脸,大眼睛的年轻姑娘一脸坏笑的走进来。喊道“老板,给我两个猪蹄,外加五百块钱。”

这时方建国眼里荡漾着无限的爱怜,脸上却又充满着诧异,问道:“给你五巴掌,你怎么回来了?事先也不打个电话?”

姑娘仍是满脸的坏笑,慢声细语地回道:“不就是为了给你一个惊喜吗?怎么样?吃惊吧?高兴吧?再说了,事先给你打电话,你不得去车站接我吗?不想劳驾您。怎么样?我孝顺吧?懂事吧?”小姑娘一脸渴求的希望得到表扬。

方建国巴巴嘴,笑着说道:“是惊吓!你多大了啊,我还去接你?!嘁——”

小姑娘脸色顿时一变,嗔怪道:“啊——就知道你不会”方建国没等她往下说,急忙打断问道:“你行李呢?你还没说为啥回来呢?”方自倩跳到椅子前,一屁股蹲进去,说道:“我放家了,你以为我一回来就看你啊。这次回来,哼哼,告诉你吧,开始实习了,从今往后我就在家了,等到明年六月底七月初我再返校一次,我就毕业了。”

方建国一脸的无奈,满眼的笑意,看着女儿说道:“噢,你马上毕业了。”顿了顿,他又说:“今晚想吃什么?一会儿你去买,爸给你做。”方自倩瞟了老爸一眼,说道:“行,说好了你做。”

方建国马上换成媚笑的眼神,反击道:“你做也行。”方自倩刚要拍桌而起,门外却进来一个小个男人,满脸胡子渣,一身油泥衣裳,进来之后只是讷讷的说了句:“妮儿回来了。”

这时方自倩赶忙把双手背在身后回了句:“胡叔好。”方建国一看连忙问道“来货了?”胡二刚点点头,满脸的歉意却说不出话来,方建国转身拿起手套说“走。”转头对方自倩说:“妮儿看着点店。”胡二刚也忙对方自倩点点头,跟着方建国出来转向隔壁一家五金型材店。

暮色逐渐浓厚起来,路灯早已大亮,方建国望着卸空的货车,甩了甩汗说:“这次进这么多?”

胡二刚回答道:“快过年了,便宜,先囤一车。”这时胡二刚的妻子王小娣过来了。爽朗地说道“哎呀!老方哥,又麻烦你了,哈哈哈。”

方建国对她的爽朗点点头说:“行了,我回去了。”说完就走。胡二刚急忙拉住,诧异地问道:“干嘛去?”方建国说:“妮儿回来了,我给她做饭去。”胡二刚一跺脚,自责道:“我把这事忘了。”

马上冲着媳妇说:“赶紧!妮儿回来了,你去和妮儿一起吃!记着带俩猪蹄,妮儿爱吃。”

王小娣显得一愣,忙说道:“妮儿回来了?!我忙着做饭还真没注意,那行吧,你俩在这吃。”说着又拿出几个碗来,边分边说道:“花生米给你们留下,米饭我先端走,一会儿我们吃完再给你们端回来 。”

胡二刚没说话,端起两杯茶,递给方建国一杯,另一杯自己喝了个干净,然后进屋拿出来两个纸杯,倒满白酒。

方建国看看四周,把剩余的茶水泼掉,坐在小凳子上说:“再换一壶茶,没味了。”胡二刚顺手将脚边的茶筒递给方建国,自己仍忙着分菜。方建国把茶壶里的剩茶倒掉,涮干净之后,倒上新茶水,拿起烟来,递给胡二刚,自己夹好烟,两手一拍大腿找打火机,猛然侧眼看到方自倩正朝自己走来,他急忙把烟往鞋底一塞,紧紧踩住。胡二刚顿时一愣,顺着目光看见方自倩正款款走来,马上抬头看路灯,一脸的笑意。

方自倩这时气势汹汹的瞪着自己的父亲,喝问道:“你抽烟了?!”方建国此时只能百般抵赖,辩解道:“没有,真没有。”方自倩只是看到胡二刚没点燃的烟,不确定方建国是否拿烟。她一脸的狐疑,问道:“没抽?!我闻闻。”说着,把脸凑向了父亲的脸。方建国把头往后一仰,同时伸出左手拦在女儿脸前,皱起眉来,大声呵斥道:“干嘛!讨厌!!没抽就是没抽嘛!”

女儿看到他如此坚定,仿佛信了几分,转身要走时,依然用坚定地语气威胁道:“你要是敢抽,你小心点!”方建国低头看着自己的双脚,苦着脸皱着眉,连声说道:“知道,知道。”

“酒也要少喝!”女儿又接了一句,方建国确实有些心烦,皱起眉头说道:“知道啦,哎呦,真啰嗦。”望着女儿离去的背影,方建国不禁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回头一看,胡二刚一边用筷子夹花生米,一边快笑出声来了。他看到方建国在看他,便端起纸杯示意方建国,二人大喝了一口。

胡二刚问道:“妮儿还管的那么严啊?!”

方建国狠狠吃了一大口土豆丝,辣味呛得他大声咳起来。

胡二刚拿起烟来,说道:“妮儿走了,来一根?”

方建国摇摇头,反问道:“今年你几时回家?”

胡二刚喝了口茶,说道:“还没定,昨天把房租交上了,后天她娘家侄儿结婚打回去六千,这不小两万没了。”

胡二刚叹了口气,继续讲道:“这还没算给两家老的过年钱,孩子的上学钱,要是算下来,今年白干,一分钱也剩不下。”

方建国看着胡二刚手指中的烟,悠悠说道:“今年确实钱难挣了,没想点别的法子?”

胡二刚用手捻了几粒花生米,放进嘴里,又就了一口酒说道:“还真有件事。是这样,我们村一个亲戚,年纪比我小,我论辈喊他叔,是做海鲜、水产的。做的很大,挣了不老少,前几天,他那儿的司机不干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不到年根了吗?他一时不好找人,就找了我。”

方建国直勾勾的看着胡二刚,自己端起酒杯轻轻嘬了一口。专心的听他讲着;

“海鲜这东西,活的比死的价格高好几倍,关键是鲜,是活!”

“他现在正抓瞎呢,没办法,和他一个朋友跑车,但太累。再说他一出差,家里这一摊他就没法顾,所以出高薪让我去。”说到这胡二刚停下来喝了口酒,吃了口菜,继续说着:

“十天跑三趟,人歇车不能歇,你知道这十天他给多少钱吗?”方建国听得入神,下意识地摇摇头。

“十天!三天一个来回,必须两个人跑,昼夜不停,给两万!”胡二刚说完端起酒杯,很严肃的看着方建国。

方建国愣住了,惊叹道:“两万!十天!!”胡二刚喝完后,又给方建国和自己斟满,方建国犹疑了下,问道:“海鲜这么挣钱啊?!”

胡二刚用力点点头,说道:“我想了,咱俩挣这笔钱,就是累点,不知道你怎样?”

方建国心动了,担忧地说道:“可店怎么办?十天哩。”

胡二刚接口道:“这几天我没给你提,也是因为这店不好办,现在不是妮儿回来了,白天由她顶着,晚上我媳妇儿过去陪着她,八点半关门收摊。咱这老小区,街坊邻居的都认识,安全是没问题的,就是进货时费点事。”

方建国皱起眉头说道:“进货问题不大,十天,嗯••••••”方建国脑袋极速运转,很快下了决心,痛快地说道:“行!就这么定了,你尽快和你那亲戚联系。”

胡二刚呵呵笑了,举起纸杯,大口喝干:“方哥,痛快!这是咱哥俩初次合作,这两万块,对半开,一人一万!”

方建国还是有些不放心,追问道:“海鲜真这么挣钱啊,咱这可是两万块啊。”

胡二刚说道:“到底挣多少我还真不知道,不过平时他不会给你这么多,这不是要过年了吗,你要是长期干,我估计他也不会给你这么多,这算是救急吧,总之,这几天他是很上火的。”

方建国也没什么好犹豫的了,说道:“我今晚和妮儿说说,你明天和你亲戚联系,看看我们什么时候去?”

胡二刚高兴地点点头,他平时是个不爱说话的人,今天事谈成了,他感到满意了。又恢复到平时的状态,默默地吃喝起来,方建国和他做邻居有十五、六年了,知道他的秉性,正事谈完,自己就有一搭无一搭地说几句,随口问了他家里的事,不多时王小娣又端来一碗豆腐汤,把米饭也端了过来。

胡二刚对她说:“方哥已经同意了,这些天你晚上做好饭,就去妮儿那吃。”

王小娣“嗯”了声,讲道:“路上你们注意安全,不用那么拼命赶,咱是缺钱,但也不能要钱不要命。”

方建国说:“这几天也要辛苦你了,白天在这边,晚上还要帮妮儿看店。”

王小娣笑了,回道:“辛苦什么,我和妮儿聊得来,又没什么重活,只当玩呗。”

方建国端起纸杯对胡二刚说道:“干了,就喝这些,马上吃饭。”胡二刚大不满意,闷着头说了句:“刚喝上瘾呢。”王小娣也接话,说道:“是啊,这才喝多点啊,慢慢喝。”

方建国笑着说道:“妮儿今天刚回来,我得陪陪她。”胡氏夫妻明白了,忙随声附和道:“哦,好、好,干了,吃饭!”方建国一边吃着米饭,一边对二刚说道:“要不你自己再喝点?”

胡二刚摇头也笑了,说道:“一个人喝没意思。”王小娣忙着给二刚盛饭,说道:“少喝点好,就少喝点,等你们跑完车,再大喝一场。”

晚上回到家里,方建国对女儿讲了这件事,出乎意料,方自倩很是反对,而且讲不出理由来,牵强的借口,让方建国觉得女儿好像在隐瞒着什么,看到女儿懊恼的神态,方建国决定先让女儿冷静冷静,明天再和女儿好好说说。

一夜无话,早上方建国买了女儿最爱吃的肉火烧和馄饨,回来看到女儿房间门紧闭,知道她起不了这么早。便把早餐放到厨房,回到自己屋,准备给女儿留张字条,然后去店里,却不想女儿披头散发地出来了,问道:“爸,你真的要接这活?”看来女儿昨晚一直在考虑此事。

方建国忙解释道:“孩子,这种赚钱的机会太少了,几乎没有!一万块呢,要不是人家老板抓瞎,也不会给这么多••••••”

“行了!”方自倩咬咬嘴唇,厉声打断他,说道:“要去就去吧,记住,跑车时决不能喝酒,更不能抽烟,你必须答应我!”

方建国连忙说道:“放心,我保证绝对不喝酒。”

女儿盯住父亲的眼睛,问道:“烟呢?!”

方建国乞求道:“晚上跑车时,我觉得可以••••••”在女儿的逼视下,方建国下了狠心,说道:“好吧!我坚决不抽,我吃零食代替烟。”女儿还是有些不满,气哼哼地讲道:“不是早就让你戒烟了吗?你肯定背着我抽来着,你怎么老是不听话。”方自倩说到这,皱起眉头喃喃自语道:“得想个什么法子呢。”方建国小心翼翼地走到厨房门口,指着食品袋对女儿说道:“早饭啊,你想着趁热吃,我先去店里啦。”看女儿没反应,他急忙悄悄地走出家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