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无限武魂 > 卷一天央神朝
第一章画地为牢
作者:藏书半里  |  字数:2189  |  更新时间:2019-06-08 11:07:39 全文阅读

青冥世界,有天上地下之分。

天分三十三重,其上仙族林立,神阀割据,仙宫神殿浩淼如星河。而苍天之下,大地一分为四,神纪、荒土、元狩、伏渊。

其中神纪大陆四方屹立着四大古老神朝,东方玉庭神朝、西方霄云神朝、南方地苍神朝、北方叩灵神朝。

四大神朝帝业千载延绵,修者如过江之鲫,武道极尽辉煌,他们如同盘踞在大地上的四条贪婪巨龙,灼灼龙目扫视着芸芸众生。

两百载前秦氏宗族横空出世,屠灭叩灵神朝,于战墟中建立天央神朝。

天央历两百一十二年,龙都,孕龙巢。

此处有三色鸟展翅轻鸣,有梅花仙鹿闻香饮醴,又有不知名之花争相斗艳,香气氤氲,恍若仙境。

林中一汪灵泉,清澈见底,吸一口气全身经脉豁然灵动而舞,再定睛一看一条全身好似翡翠做的游鱼,头顶却顶着金黄色的鳞片,两条赤红的须在泉中飘摇,吸收着几乎凝聚成实体的灵气,闭着眼睛在泉中沉浮,偶尔开阖间似有金光闪耀。

泉水旁一棵古树,全身如同黄金打造,金光逼人,树梢上结满了金黄色的小果子。

此刻那黄金树下,灵气湖旁,放置一把采自龙都极南之地的火沁玉制成的暖床,其上坐立一位年轻的身影,长发轻附于杏黄锦袍之后,双手对插藏在紫熏灵貂做的暖手里。

少年始终带着温和笑意,好似看到的都是世间美好,一双灿若星辰的明眸看着漂浮于面前的古书《上释梦境篇》,目光由上及下,缓缓看到书页末端。

可侍立在一旁的红衣少女明显没有注意到面前兄长的目光,还在神游天外。

  秦然努了努嘴巴,嗓子里带出一声慵懒的轻哼。

小姑娘回过神来,赶忙看了看秦然一如既往的温和表情,吐了吐舌头双指轻轻后撩,两道清风缠绵上去翻后了书页。

秦然将目光移到秦双鱼的脸上,看着她飘然物外的面色轻道:“小十三,那今天就到这吧,你可以去向父皇交差了。”

说着从紫熏貂暖手里抽出一只手,手上带着黑狐颌下三簇毛织成的手套,接回了书,放于暖床一侧。

  被称作小十三的秦双鱼,颜面豁然开展,曲着小腰作了一揖,声音清亮的回道:“多谢十二哥体谅小十三”。

俏皮的脸上带着一丝不好意思又道:“今日是我天央神朝瑾皇之日,来自龙都和下面的四大帝国,三十六王国遴选出来的万人“跃龙门者”已经到回林院了”

秦双鱼俏皮的脸上露出揶揄对着秦然说道接着说道:“听说,明日大选可是有号称大商帝国道色双绝的姬宫姝呢!有些人可是和我不只一次说过这位天之骄女啊”

秦然听到后面色微微一笑缓道:“你还调侃我么,已然快到及笄之年,出去之后当有些气度切不可失了皇族风采”

秦双鱼伸出舌头做了个鬼脸,对着秦然询问道:“灵哥哥,她的武魂听闻是仙人武魂---邀月下人间,不知真假哎,还有其他登上神宫扶摇榜的所谓骄子,我倒是想提前去一睹风采,看看能与我天央皇族后裔齐名之人,有几分天眷神采,十二哥你快快送小十三出去此界嘛。”

  秦然听到武魂二字眼神一黯,低头的瞬间又把这份不自然隐藏起来,没有直接回答秦双鱼反而说道:“出去之后,不能惹事,跃龙门大会对我天央至关重要!”

  秦双鱼看着秦然眼神,知道说错了话,加上孩子心性此刻认真回道:“小十三谨记皇兄教导。”

  看她回答的认真,秦然应了一声,随即空间微微波动,一个黄金甲士出现在秦双鱼身后,一言不发,只是隐约有深晦的气息在打开什么禁制。

  “出去吧”

秦然说完扭头看向旁边的灵气湖中央,泉心庭一小石滩上一道彩虹好似由天上而来,泻入此地,若有人仔细端详,便可看到这彩虹接触到地面的一端如同掉落于地而崩碎的糖果,一颗颗一粒粒的七彩光华溅了满地,故而这小石滩随着岁月的变迁也好似在变大。

  “灵哥哥千万不要离开火沁暖床,想来这几日父皇便会来给您渡入金帝气,压制身上的幽冥寒气。”

双鱼正待离开,又怕因为今天走的太早,让兄长感到失落,便又回头弱弱叮嘱了一句。

  “这是自然”秦然扭过头来灿烂一笑,这笑比平时挂在嘴角的笑意更浓,就像星辉洒落人间。

  小双鱼看着这张惊艳了自己三年的脸,糯糯的道:“灵哥哥可真好看”这才随即缓缓离开此间。

孕龙巢中顿时清冷下来,秦双鱼口中的灵哥哥是灵亲王秦然,天央帝第十二子,出生之时神魂中生出无穷无尽的幽冥寒气,几乎濒死,天央帝用金帝气强行护住心脉,寻找逆死求生之法,但是全部失败。

甚至连神纪大陆上以医道入武王之境,拥有武魂“妙手回天”的医王“黄岐”都束手无策。

由于不知道病灶无法治根本,三月后只能把秦然养在天央重地孕龙巢,通过这里珍贵无匹的灵气温养,再采摘天下至阳灵物作成傍手之物。

天央帝三个月给秦然灌注一次金帝气,如今已经十九年,虽然生命无恙,也只能和民间凡人一样,没有武魂更无法修行武道。

 生于天家,贵为皇胄,可上天好像一开始就不太喜欢这个天子后裔,十二皇子只像是存在于宗族谱系之上的一个符号。

这些悲切的事情秦然不会再想,因为想过太多次,整个皇宫没人敢想,因为皇帝因愤怒杀过太多关心这事的人。

在三年前秦双鱼十一岁时被允许偶尔来陪秦然读书,聊以慰藉。

秦然想道:“要是别人在孕龙巢住上十九年,怕是道法高了去了吧!”

十九年来秦然读了很多书,多到他在心里已经游览人间千百次,所以他觉得一切都没什么大不了的,也所以他不觉得上天有苛待自己。

 但是十年前他第一次在梦里看到那诡异生物巨大漆黑的身形与冰冷猩红的双眼时,他温和的眼中涌出无尽凶意。

当看到那匹鬼马吃了自己的梦境,又生出无穷寒气冰冻自己的神魂时。

他觉得,

终于抓到你了!!

当秦然身上的恨意和好奇结合在一起的时候,催生出的是抽丝剥茧的耐心和同归于尽的决绝。

在十岁以后的又十年里,神魂里的那匹诡异鬼马成了秦然唯一的目标。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