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我在明朝当大侠 > 正文
强扭的瓜不甜(一)
作者:洛哲儿  |  字数:2765  |  更新时间:2019-01-25 14:10:51 全文阅读

话说那天晚上,黄婉清拉着母亲从后门逃出,回头一望,见火光冲天,回家是不可能了,便翻山越岭,一路无目标的乱走。风餐露宿。

一日,龙河寨寨主马彪带领一伙人下山寻找猎物,发现了母亲和黄婉清二人。黄婉清虽然经受多日折磨,衣服破旧,没有梳洗,但依然遮挡不住美妙的身姿,动人的美貌。而马彪征缺一个压寨夫人,一见黄婉清,喜上心来,便命手下人抢回山寨。

母亲和黄婉清来不及反应,便被众绿林架上车拉进山寨。马彪特意吩咐要将二人安顿好,服侍好,不准有一点怠慢。她俩被安顿在山寨一座别致的竹木楼里,四周群山环抱,山泉叮咚。临窗而坐,眼前风光怡人,生活也特别优待,有可口丰盛的饭菜。马彪还特意派了一名叫杜鹃的山妹子来服侍她俩。母亲和黄婉清像鸟儿关在囚笼里,有翅难飞!母亲日日胡思乱想,时常与黄婉清诉说,黄婉清也觉得奇怪:来山寨这么长时间,招待又是这么周到客气,肯定别有意图。心情不安,但她又无法说,还百般劝慰母亲。

杜鹃送来茶水。母亲问杜鹃道:

“我们母女俩来此已有多日,受大王热情招待,万分感谢。只是我儿顾铭仇不知下落,我得下山寻找,请向山大王禀告,我们明日下山。”

杜鹃把话说给马彪,马彪听了一拍大腿,说:

“哎呀,真是天赐良缘!铭仇的母亲就是我的母亲,他的妹妹嫁给我做压寨夫人,亲上加亲,再好不过啦!”

马上叫杜鹃过去传话。

山寨军师小诸葛胡宗敏说:

“不可。假若顾母不肯,顾铭仇与我们又是结义兄弟,若顾铭仇回来,我们又怎么说呢?若顾母同意,大王与那妹子成亲,待顾铭仇回来生米煮成熟饭,谅那顾铭仇也无话可说。依我之见,不如让杜鹃去和顾母说,大王出山去了,回来再讲。顾母是重情义之人,我们待她不薄,必然不肯离去。这期间,我们不妨派人去试探试探。顾母同意,大喜;不同意,则徐徐图之。”

马彪一听,觉得胡宗敏这话有理,说:

“有理,我听你的,那就有劳胡大军师当一个牵线的月老喽!”

说罢,仰面大笑。

母亲听说马彪出山了,当然不便离去。白天她和黄婉清出楼到外面走走,散散心事,精神倒也轻松些。

母亲说:

“婉清,这些日子难得你日夜相伴,形影不离。那天晚上要不是你相救,我早烧成灰了。我要是有你这样一个亲生女儿就好了。”

黄婉清拉着母亲的手,沿着一条山间小径慢慢地走,说:

“夫人,我不是早就和你说过了吗,我愿一生一世陪伴你,侍奉你,只怕顾铭仇那犟驴他不依啊!”

母亲听了笑呵呵的说:

“傻丫头,有我呢,我儿孝顺,我的花他怎会不听?你只管放心,我自会为你做主。”

黄婉清听了心热乎乎的,满脸绯红,说:

“好,那夫人就是我的母亲了,这辈子我不会离开你。”

她俩谈得十分投机,好生快活,竟一时忘返了。

红日坠山时分,她俩才回身沿山路返回竹木楼。杜鹃早已把晚饭安排好,放在一张木桌上,除了山珍野味,还有一大海碗海鲜汤。

杜鹃说:

“马大王回来了,这次大获全胜,特地把战利品熬汤给大娘尝尝。”

母亲自是感激不尽,看着桌上丰盛菜肴,突然没有了胃口拿起筷子,却不想夹菜,对杜鹃说:

“姑娘,你家大王常下山抢掠,少不了这菜也有血腥味。”

杜鹃忙说:

“我家大王为人可好呢,他只抢地主大户人家钱财,仅留一小部分自用,大部分救济穷人,所以方圆几十里人都拥护他。他只要钱财,从不伤人命。真的,没杀过一个人。”

母亲将信将疑,对黄婉清说道:

“我们吃吧,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等探听得铭仇消息再说。”

吃罢晚饭,点上油灯,两人默默对坐,总觉得心里不踏实,却什么也没说。

第二天清早,母亲和黄婉清正准备出去散心,杜鹃带胡宗敏进来了,说:“大娘、黄姑娘,胡军师来看你们两位了!”

胡宗敏坐下,客气地寒暄一番,转弯抹角的提出了马彪要娶黄婉清为妻的事,笑吟吟地说道:

“马寨主占山为王,富甲一方,吃不愁,穿不愁,他为人仗义、正直,讲义气,兄弟们都忠于他,拥护他,况且又有一身好武功,才三十出头,也算是人中龙凤啦!”

黄婉清笑道:

“只能算草寇一个!”

胡宗敏摆摆手,笑道:

“姑娘切莫这么说,这年头,朝廷昏暗,奸臣挡道,污吏横行,平民百姓遭殃。马寨主不得已,揭竿而起,啸聚山林,为百姓张目,实乃义举啊!与一般草寇不能同日而语。姑娘也是明白人。”

他看了看顾母,又看了看黄婉清,重又拾起话题,说:

“山寨兴旺,马寨主事事如意,就是缺少了一位压寨夫人。”

母亲和黄婉清一听大惊失色,原来马彪这么殷勤,果然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怀好心!黄婉清未等母亲开口,就抢先一口拒绝,说:

“胡军师,我自幼就已订婚,请军师转告寨主,我们马上就走。”

胡宗敏笑道:

“姑娘不必把话说的这么绝!马寨主娶个压寨夫人,那是再容易不过的事。能看上你,那是你的福分。有婚约好商量,多拿些银两,把婚约解除便是了!”

黄婉清深感自己身在虎穴,难逃劫难,斩钉截铁的说:

“不行,不行,我和马寨主素不相识,强扭的瓜不甜,快放我出山,否则小女子宁可一死!”

胡宗敏不动声色,微笑着说:

“马寨主就喜欢姑娘这种刚烈的女子。姑娘不要着急,慢慢想,胡某先去报告马寨主,一切从长计议。”

母亲也知不妙,想起儿子,看着黄婉清,说:

“胡先生,实不相瞒,我儿顾铭仇至今下落不明,我怎么好谈婉清的婚姻大事。”

黄婉清连呼“母亲——”一头扑向母亲怀里。

胡宗敏好像想到了什么,喜出望外,说:

“老夫人,铭仇和马寨主是拜把子兄弟,咱们这是亲上加亲啊!”

黄婉清说:

“铭仇怎么会落草为寇?你不要诓人。”

母亲也摇头,表示不相信。

胡宗敏把来龙去脉详说了一遍,他伸出手指掐了掐,说:

“快了,快了……”

黄婉清急不择言,脱口说出心里话:

“胡大哥,既然你这么说,小妹也说实话吧,我不是大娘的亲生母亲,而是顾铭仇的未婚妻!是因为家里遭强人纵火,才流落至此。”

胡宗敏望着母亲,问:

“大娘,是这样吗?”

母亲说:

“一点不假,请胡先生告诉马寨主,我们谢谢他了。”

胡宗敏一听,心想:天底下哪有这般巧事?他告别二人,回去禀告马彪。

马彪听了胡宗敏一番话,连连摇头,摆手道:

“那是诓你的,我不信!”

胡宗敏说:

“寨主,不管是真是假,且等顾铭仇回来再说,万一她们说的是真的,且不说伤了兄弟和气,手下人知道,也有损你的威名。俗话说,朋友妻不可欺,何况是结拜兄弟,寨主,你可要想清楚了。”

马彪不耐烦地说:

“我等不急了,自见了她,没有一夜睡得着觉,兄弟,这回我可不能听你的了,再说那顾铭仇去了京城,凶多吉少,你能保证他能回来?他若回来,我马某人决不亏待他,给他挑一个更俊俏的不行吗?我还可以把寨主让给他当!”

胡宗敏说:

“寨主,我是为你着想,强占人妻不仁不义呀!”

马彪一拍桌子,大叫:

“什么强占人妻?她还没有过门嘛,怎么不仁不义?我意已决,你帮我操办,办的热热闹闹,越快越好!”

胡宗敏见说服不了马彪,直言道:

“那女子刚烈,逼之甚急,会寻短见的。”

马彪冷笑一声,说:

“我的胡大军师,她那话是唬你的!总之,什么事都可以依你,唯独此事不行——老婆、田土、坟山三不让嘛!”

胡宗敏无奈,只好应诺筹办婚礼事仪。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