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我在明朝当大侠 > 正文
记住,我叫顾铭仇
作者:洛哲儿  |  字数:2239  |  更新时间:2019-01-04 19:34:50 全文阅读

清人马其昶《桐城耆旧传》有载:“顾铭仇本桐城龙眠山一村民,膂力过人,武功超群,擅使大刀,为人侠肝义胆,是一位传奇的武林人士。”

顾铭仇就是我,下面即将开始我的故事。

话说桐城县境内有一座龙眠山,巍巍峨峨,绵亘逶迤数百里,登上龙眠山主峰眺望,恰如一条巨龙眠卧,林莽苍苍,峭崖巨峡,幽深莫测,好不险恶,冷眼一看,便知此地是藏龙卧虎之地。只不过此地藏得是什么龙,卧的是什么虎,却说那宋朝时期,有一位大画家叫李公麟,弃官不做,艳慕故乡山水,辞别繁华的京师,回龙眠山隐居作画,自称龙眠居士,倒也自在。事有凑巧,就在龙眠居士的故居龙眠山庄对面,有一村寨,几间竹篱茅舍,依山临谷而筑造。村寨前面有一条溪流,为两山涧溪流汇合之处,名曰双溪,清澈见底,终年不息。村寨内住着一对年轻夫妇。男的姓顾,名俊才,风流儒雅,志存高远,满腹诗文,卓尔不群,却屡试不中,于是便讨厌世俗,携带妻子李氏,离开县城,来此清静之地筑造茅屋,希望过一种自食其力的樵耕生活。也许内心仰慕李公麟的人品吧,夜间燃一支明松,作诗绘画。两口子生活虽然清苦,倒也心境平和,精神愉快。第二年春天,李氏便怀了身孕,顾俊才更是喜不自胜,朗诵诗文,墨染丹青,烘托内心的喜悦。两口子生活得恩恩爱爱,甜甜蜜蜜,真是道也道不完,说也说不尽。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一天,李氏上山采茶,不料被当地山霸黄四海看见,不禁心颤,情不自禁自语:真个深山藏娇哩!“垂涎欲滴,魂不守舍,直到李氏回家,黄四海才无奈回去。回家后,黄四海朝思暮想,彻夜不眠,一心想霸占李氏做二房,便派家丁四处打探,得知底细,哈哈大笑,说:{原来是个穷书生的老婆!”便命家丁送纹银二百两,要将李氏买过来。顾俊才深感侮辱,怒不可遏,破口大骂,断然拒绝,将黄家家丁全部扫出门,家丁被骂的狗血淋头,恨恨不已,回去像黄四海禀报时不免添油加醋,黄四海自以为身为当地的山霸,家财万贯,还有自己要不来的东西,于是恼羞成怒,奸笑道:

“敬酒不吃吃罚酒——抢,现在就去!”

黄四海一挥手,一声吆喝,领着一群如狼似虎的家丁,明火执仗地来抢李氏。顾俊才此时正在做画,妻子李氏在一旁研墨,哪里料到黄四海率一帮家丁破门而入。顾俊才怒火中烧,严词相斥,说:“青天白日,抢良家妇女,还有没有王法!”

“王法?你去喊冤呀!你说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白日做梦,现在你听着,你若不依,我叫你见阎王!”黄四海一挥手,家丁蜂拥而上。顾俊才骂不绝口,无奈一个文弱书生,哪经得住一阵拳打脚踢,顾俊才被打得躺在地上,昏厥过去。李氏连哭带喊,扑在丈夫身上,双手摇着丈夫身子,大声哭喊:“俊才,醒醒……”

黄四海欲霸占李氏,自然不允许家丁碰撞李氏,他站在一边厚颜无耻地花言巧语相劝。李氏只顾一个劲的呼唤丈夫,千呼万唤,顾俊才才将就苏醒过来,睁开眼,用尽吃奶的力气,紧紧抓住妻子的手,有气无力地说道:“好歹要将孩子生下来,不管是男是女,都要抚养成人!”

黄四海见不得李氏依依不舍,为断绝其后路,便向身边家丁瞟眼示意。其中一个家丁恶狠狠的抬起脚,朝顾俊才胸口一阵猛踩,只听惨叫一声,顾俊才顿时胸破心裂,七窍流血,两眼一翻,当即死去。

李氏悲愤欲绝,耳边想起相公的遗言,竟不再哭泣,说:“事已至此,让我暂时收敛了相公的遗体,过了头七再议不迟。”

黄四海一听,按住心中的冲动,忙笑脸相许,说:“贤德、贤德!好一个贤德妇人,我成全你。”

其中一个家丁插嘴道:“主子,别夜长梦多,你把她带回去,我们挖个坑,把她相公埋了就得啦!”

黄四海冷笑说:“我害怕她长翅膀飞了不成,再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说罢,一挥手,带领一群家丁走了。

七天后,黄四海备了一顶花轿,请了一支乐队,吹吹打打,热闹非凡的来迎娶李氏。家丁来到村寨,一见李氏大惊失色,李氏面目全非,原来如花似玉的妇人变成了如今白发苍苍的老妪。原来那天黄四海走后,她含悲忍泪,收敛了相公的遗体,第二天便用碎石片划破自己的双面,用石灰搓揉了自己的乌发。

有时候不得不承认,女人对自己狠起来让男人都感到恐怖。这不,黄四海听到家丁汇报的消息,大吃一惊,但她还是怀疑的来到李氏面前,一看李氏,果然毁容,连忙剁脚,连说“可惜、可惜了”,接着又暗自庆幸,心想这样性子烈的妇人若真娶回家,我黄四海小命不保啊。

这年冬天,李氏分娩,生下孩子,见是男的,悲喜交加,悲的是相公已不能亲眼看见孩子出生;喜的是复仇有望,于是便给孩子取名“铭仇”,也就是“我”母亲的缘由是要让“我”永远铭记父亲被害之仇,当然,这个名字会陪伴我的一生,至于后来的“大刀”之名,不过是江湖上的朋友馈赠我的诨号罢了。

岁月如流水,一晃十五年过去了。我也长成了一个壮实的汉子。在一个寒冬腊月大雪封山的夜晚,母亲将憋在内心十五年的悲惨遭遇告诉了我。我听了,那真是两眼冒火,恨不得立刻寻找机会为父报仇,为母泄恨。

从此以后,我对母亲更加孝顺,起早摸黑上山砍柴,每日挑柴进城,卖的钱,如数交给母亲。母子二人,相依为命,过了些时日。直到有一天,母亲又向我讲起了父亲的事,说:“要是你父亲还活着,那该多好。他教你识文断字,求得功名,谋个一官半职,为你父亲报仇更加容易。”

我说,母亲,我虽不识字,但有本领,有气力,一定能为父亲报仇。“

我顺手捡起墙角上一块鸡蛋大的石头,攥在手心里,一咬牙,使劲一捏,伸开手掌,石头瞬间变成粉末。

母亲见此现状,心中大喜,说:“我儿只不过终日操刀砍柴,怎会有如此的膂力。”

我没有回答,而是继续炫耀,说:“母亲,您有所不知,孩儿还会舞刀,三五个人近不得我身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