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一剑立乾坤 > 正文
第二百八十四章 完结
作者:叶落凡心  |  字数:5542  |  更新时间:2019-06-07 13:27:20 全文阅读

龙阳城内,哀嚎遍野,无数房屋被毁,整座城深陷在火海之中,天空异兽争鸣翱翔,城外异兽大军奔腾,天空黑暗无光,百姓哭嚎奔波,恐惧与绝望,让人们陷入混乱。

城上大军列阵,大将军赫连战站在高台,指挥战斗,只不过这些凡人的军队,又怎能敌的过这些凶猛的异兽,还有魔兽山内的魔兽。

天空中巨龙怒吼,在巨龙的背上坐着的是鬼医,他看着下方悲惨的人族,好似在嘲笑。

数日前,魔兽山内的魔兽纷纷跑出,对世间展开了疯狂的猎杀,无数百姓惨死,而随之镇守在深海巨渊的战魂家族,也遭到了鬼医与寒息的屠杀,放出了那里镇压的太古异兽,随之向整个世间展开屠杀。

人族正义之士纷纷而起,与这些凶蛮异兽厮杀,死伤无数,各大门派也难逃被屠杀的命运,如今鬼医带领着异兽来到龙阳城外,只不过片刻间,这里已然变成人间地狱。

鬼医带领太古异兽自东方深海而来,魔尊带着魔兽从南疆而至,汇聚与帝都龙阳城,所过之处,寸草不留,如今各大门派已经全部退守到了这里。

城楼之上,天心看着前方,鬼医从寒息身上飞下,悬浮在寒息身旁,伸手抚摸了一下寒息如岩石般的身体。

而在他身后,站着的是曾经是人皇的魔尊,天心神情的凝望,曾经的人族皇者,带领人族为世间万物而战,那时的他是个英雄,而如今在他的眼中只有空洞,仿佛死去了一般。

人皇的爱,她承受不起,不是因为他不够好,只是因为在她的心中已经再也无法接受其他人。

这时,天心的身后一阵骚乱,只见一群人向这里而来,站在天心身后的是逍遥山三位祖师,看到来人,彼此看了一眼。

来人一身是伤,脸上的血还在流淌,来到天心面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失声痛哭,双手捧着青龙玦递到天心面前说道:“战魂家族战洪奉族长之命将青龙玦交付神女”。

天心轻轻的闭上了眼睛,眼下滑落两滴眼泪,随后伸手接过青龙玦看了看,将青龙玦戴在手指上。

而这时逍遥子问道:“你们族长那?青龙岛上的人呢?”

那人回头看了一眼,跟随他来的只有十几人,有战魂家族的人也有青龙岛的人,他狠狠的说道:“都战死了,只剩下我们几人拼命冲出,将青龙玦交给神女。”

“唉!”

鬼医带着寒息来到深海巨渊,寒息太强,战魂家族与青龙岛拼尽全力,也无法阻止鬼医和寒息,最终全部战死只有这几人奉命带走青龙玦,但这一路上被异兽追杀,到了这里,已经只剩下这十几人了。

逍遥子无奈叹息,他们已经尽力了,连忙派人带他们去城内疗伤。

回头他看向天心,似在询问,天心却看着手中的青龙玦,只见青龙玦散发出阵阵光芒,天心有些惊讶,她没有法力催持,青龙玦为什么会自行亮起。

转眼间,龙阳城下发生剧烈震动,天空乌云翻滚,电闪雷鸣,远处龙息山土崩石飞,自内透出金光刺目,随之传来声声龙吟,震耳欲聋,只见一条金色巨龙冲天而起,在空中盘旋,冲着下方一声长啸。

众人震惊,而此时寒息看着天空巨龙,仰天怒吼,口中火焰脱口而出,瞬间包裹了巨龙。

一息间,巨龙破火而出,寒息振翅而飞,二龙相斗,天崩地裂,烈风呼啸。

天心看着两条巨龙,那黄金巨龙名为黄龙,乃龙之祖,太古时期与劲敌寒息死战,直到上古后期,因魔皇执念,背后偷袭黄龙,使得其身受重伤,自此便消失不见,原来它一直在这龙阳城之下。

二龙相斗,不时,黄龙被寒息击落,跌落在地,战龙奋力的想要爬起来,可是,它还是倒了下去,这时,寒息飞身而下,似要给战龙最后一击,结束二龙自太古的宿命之战。

“吼”

一道五彩霞光划破苍穹,在战龙身前布下数道火墙,明红的火焰蒸腾燃烧,却丝毫无法阻止寒息的身躯。

东东暴怒,周身五彩霞光亮起,大地破碎,巨石腾起,向寒息冲击,阻止它前进的身体。

这无数巨石虽然阻止了寒息,但却对它丝毫无伤,寒息怒火冲天,口中黑色火焰如火龙一般,张开巨口。

东东仰头咆哮,前脚猛地踏地,身体暴增,转眼间增长数倍,看着与寒息相差无几,周身数道水柱腾起,汇聚如龙,与寒息的火焰相撞。

“砰”

火焰瞬间将水蒸腾,速度快到东东根本没有时间蓄水,眼见火焰逼近,但觉周身火焰灼伤,它竟不敢相信自己会被火焰灼伤。

一旁的黄龙一声龙吟,身子腾空而起,硬生生的挡住了寒息的火焰,但它也被火焰击落,跌在东东面前。

东东的身子慢慢的恢复如初,几步跑到黄龙的头前,在它嘴边轻轻的嗅了嗅,随后用它的小脑袋蹭了蹭黄龙,好似在询问一般。

眼见寒息又要动手,天心自怀中拿出一物,放在手中,只见是一个傀儡,随后抛向空中,不断变大,只见在傀儡手中玄着一座城,下一刻,这座城变大,悬在龙阳城上。

天空之城上,无心立于其中,天心飞身而起,落在天空之城的最中央的一座建筑上,在她的身边是整座城的机关枢纽,无心说过,当初就是为了她才重建天空之城,所以也只有她才能打开。

无心死后,化身傀儡,而在无心离开天空之城的那一刻,他已经知道自己怕是回不来了,于是便将天空之城收入手中,没想到这一刻,天心看着站在天空之城前孤独的无心,她留下了泪,这是他用了千年建造的孤城,就是为了送给自己,她不知有多么珍惜。 可是,今日世间面临着生死存亡,她只能依靠无心了,她自问没有给过无心什么,可无心却将他最后的所有都给了自己,这是为什么?

天心在不多想,随着手中的光芒注入身旁的圆圈上,原本旋转的圆圈却在这一刻停下,世间一片安静,咔,咔咔,耳边只有机扣的声音,炸响天际。

整个天空之城上无数傀儡奔腾,整齐站立在无心身后,随着无心一声令下,无数傀儡奔腾而下,冲入下方兽群。

龙阳城内,两位女子相对而站,抬头望向空中,这二人便是云霞和守卫朱雀山的那女子。

只见那女子望着无心低声念了一句,“师弟,是你吗?”

云霞看着她有些疑惑,因为当年就是这女子送她心爱的人进入朱雀山,最后被朱雀涅槃之火杀死,她一路追杀至此。

而这时只见那女子飞身而起,飘落在无心面前,伸手抚摸着他的面容,“师弟,我是师姐,你不认识我了吗?”

无心没有一言,他不过是无心似乎最后的力量幻化而成,可是这一刻却见无心的眼中有泪流下。

远处鬼医看着眼前的天空之城,尤其是站在城中的天心,他已经看出这一切都是因为天心的法力支撑。

他回头看了一眼魔尊,说道:“你那么爱她,可又能得到什么呢?她的心中根本没有你,又何必执着,既然得不到,那就毁了她,去吧!”

魔尊手中黑气凝聚,魂息闪现,人枪合一,在空中划过一道闪电。

天心静静的看着魔尊一步步逼近,随之闭上眼睛,魂息枪刺向她的心,嗡,只见天心周身散发出冰蓝色光芒,形成冰蓝色屏障,将她包裹在其中,魂息与魔尊不得再进一步。

当天心在一次睁开眼睛的那一刻,一股强大的灵气波动将魔尊震退。

待光芒散去,只见在天心的胸前现出一件冰蓝色宝石项链,这是?

当年白夜得知冰蓝蛟龙的元灵是这世间最强的防御法器,于是便一路追杀冰蓝蛟龙,最后获得冰蓝晶石锻造成一件饰品,送给了天心。

“当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就让它替我保护你。”

魔尊去而复返,魂息枪划破苍穹,天心左手伸向半空,手指上的青龙玦再一次亮起,尤其是龙玦之中的那翠绿圆珠,一道冲天圆柱在空中绽放,随之绿芒撒下魔尊身在半空,眼睛内恢复清明,看着眼前天心,他下意识的想要停下,但已经来不及,枪芒刺向冰蓝护盾,天心猛地喷出一口血来,而魔尊也被冰蓝晶石击退,随之咔的一声,冰蓝晶石碎裂,天心周身的冰蓝色光芒散去。

魔尊看着,心中悔恨,随后猛地看向远处的鬼医,怒道:“你......哼,就算你身上的魔欲解除了又能怎样?凭你以为可以改变现在的状况吗?哈哈哈,你们放弃吧!如今五灵已破,乾坤大阵不负存在,我将统治这个世界,你们都去死吧!”

天心伸手擦去口中的血,若不是寒息的毒火,焚烧了天地万物,让她的灵力大失,又怎会受伤?

寒息的毒火便是这世间万物的克星,身为万物之灵,没有了万物,也就没有了她,当年灵皇就是为此才将她送到神界保护起来。

“哼,你真的以为杀死五圣兽,便破了这乾坤大阵了吗?”

“什么?”

“看看吧!”

天心抬起手,手指上的青龙诀释放出一道巨大的青色光柱直破云霄。

说话间,只见自南边一道火光飞来,而自北方一道蓝芒疾驰,而在大地之上,一声虎啸,赫连战腾空而起,站立西方,与天心手中的绿芒相对。

不时,天空四方灵气汇聚,现出四人,天心手中青龙玦光芒如柱立于东方,赫连战化身白虎,立于西方,陆清香头顶朱雀惊鸣,立于南方,鲲鹏收起羽翼,手握一团水气立于北方。

陆清香并没有死,她得到了朱雀的涅槃之力,与朱雀融为一体,当朱雀重生的那一刻,陆清香也随之重生。

天心看着鬼医说道:“你费劲苦心隐藏实力,却不知道这世间之力皆在五行之中,而真正掌控这五行之力的不是五大圣兽,而是五行灵珠,那才是五行灵力的源泉,只要五灵珠在,乾坤大阵便永远不可破解。”

鬼医听她这么一说,这却是他没有想到,原本以为乾坤大阵是由五灵镇守,却不料真正的五灵来自五灵珠。

“那又怎样?只要我有寒息在,乾坤大阵又能如何?”

说着他拍了拍身边的寒息,说道:“黄龙一死,世间在无寒息对手,凭你们还想阻止我,痴人说梦。”

他话音落,寒息振翅而起,身在半空,俯视大地,一瞬间黑色火焰布满天空,天地之间,温度骤然升高,好似身在一个熔炉。

“哈哈哈,寒息的火焰,足以毁灭整个世间,自此这个世界将在无生灵。”

说话间鬼医飞身而起,落在寒息身上,随后,天空火雨飞落,眨眼间大地被黑色火焰焚烧,化为焦土。

天心猛地喷出一口血,“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眼见天地万灵被火焰焚烧,而她却无力抗争。

忽然,天际一道炽烈的白光,驱散了黑暗,好似黎明降临,鬼医望着天空,伸手遮挡。

而天心望着那道在黑暗之中的光芒,她甚至已经看到了光芒之中的身影。

“夜,是你吗?”

光芒散去,天空火雨驱散,白夜手握一把长剑,来到天心身边,将她扶起,手中莹莹白芒将她笼罩,“对不起,我来晚了”。

天心望着她摇着头,却没有说一句话,只是握着他的手更紧了几分。

“哼,你竟然没有转世?”

白夜面无表情,说道:“说起来这还要感谢你,若不是你让思语把我引到黄泉路前,把我打入轮回之境,我又怎能重铸轮回之身,重掌宿命神剑。”

“不可能,你一凡人之躯又怎能在轮回之境之下存活?”

“你难道忘了我才是轮回。”

“哈哈哈,”

鬼医仰天大笑,“我千算万算,竟然没有想到你在轮回之境内重铸了轮回之身,我本以为你会继续轮回转世,到时你便无法阻止我毁灭这里。唉!看来你我之间的战争还没有结束,不过,如今这世间已经被毁的差不多了,你就算是有了轮回之身,宿命神剑,那又如何?如今我和寒息联手,你觉得你有机会活下来吗?”

白夜伸手自怀里拿出一个铃铛,晃动了一下,清脆的铃音在天地回荡,一声龙吟,只见大地之下,东东破土而出,飞至他身边。

白夜伸手摸了摸它的脑袋,随后亲手将手中铃铛挂在它的脖子上,微微一笑说道:“东东,这可是麒麟王的信物,如今便交给你了,麒麟一族的辉煌,由你继续传承”。

东东晃了晃脑袋,铃音阵阵,随后冲着鬼医一声怒吼,好似在示威。

鬼医一声冷笑,“就凭它也想与寒息一战?”

白夜一挥手,手中现出一件金色铠甲,随后飘落在东东身上,立时金光阵阵,看着就如同刚才黄龙身上的金光一般。

“有了这太虚神甲在,寒息的火焰便毫无用处,不然它也不会被黄龙追杀与宇宙之间亿万年。”

“哼,即便有太虚又能如何,它不过一个区区万年的小麒麟,还能与我亿万年的寒息相比。”

说话间,寒息振翅而飞,狂风呼啸,东东一声怒吼,冲天而起,有了这太虚神甲,它将再也不怕寒息之火了。

东东丝毫不惧寒息的狂风,身化流星,眨眼间落在寒息的身上,张开巨口,死死地咬住了它的翅膀,奋力一撕,竟然是生生的将寒息的一侧翅膀撕下来。

少了翅膀的寒息失去平衡,身子不受控制的从空中跌落,鬼医震惊,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不过万年的麒麟,竟然生生的将寒息的翅膀撕裂。

只是他不知道,黄龙在临死之时,将所有的力量尽数传给了东东,最重要的是,还把五灵之中的土灵珠也给了东东,所以现在的东东可以说是有了黄龙亿万年的力量,还有土灵至尊,寒息当年能活,不过是跑的快,黄龙没能追上它罢了。

鬼医着实没有想到,竟然没有让寒息离开,被麒麟先下手折了翅膀,就算要逃怕是也跑不动了。

鬼医身形一闪,想要对东东动手,白夜又怎能让他得逞,仗剑拦住,对着鬼医说道:“你本就不该来这里。”

“哈哈哈”

鬼医一阵惨笑。

“不该来这里?你们当年跑到我们那里,对我们做了什么,你们都忘了吗?你们真的以为沉睡封印便可磨灭曾经对我们造成的伤害了吗?哼。”

白夜无言辩驳,这一切都是他们做的,他闭上眼睛,在一次睁开后说道:“你回去吧!这里不属于你。”

“哼,回去?做梦。”

“既然你想留下,那就永远留下来吧!”

说着,白夜剑光一闪,炽烈的白芒照亮了所有,鬼医被白芒刺目,一时睁不开眼睛,当光芒散去,却见白夜站在自己身前,他低头一看,剑刃穿透了他的身体,剑芒透过他的身体。

他不容置信的看着,“这,这不可能,你怎会变得这么强?”

“万年的轮回,你真的以为我什么都没有做吗?”

“你,就算是我死了,这世间也要毁灭,你最爱的人也要陪我一起,哈哈哈,轮回,你真的以为你赢了吗?”

鬼医身形飞速后退,转眼落在被东东打的奄奄一息的寒息身边,随之双手施法,化身漫天黑色火焰,飞向世间大地,一时间冰川融化,大地崩塌,洪荒再现,世间万物毁灭。

白夜手中光芒一闪,手中剑飞至天心面前,莹莹白光将她笼罩,护住她的灵魂,以宿命之力来接续她的生命之灵不灭。

白夜来到天心身边。

“如今这里已经毁灭,我带你离开,遨游宇宙。”

天心温柔一笑,似乎想起了曾经白夜便是这么说,要带她遨游宇宙之间。

万年轮回,她终于等会了心爱之人,他一点都没有变,还是曾经她认识的那个白夜。 可是,天心看着下方大地被洪水淹没,心却隐隐作痛,如今这世间只剩下了她和白夜,还有东东,她突然一笑。

“夜,我爱你。”

随之天心飞身而上,天空之中亮起了七色彩虹,洒向四面八方,转眼间天地之间洪荒止,大地现出,花草树木丛生,而随之重生的还有四灵。

白夜站在绿茵的草地上,身前树立着一座神像,他静静的看着,却丝毫不顾身后重生的人。

许久,他深深的抱住她,久久不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