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酒中踏歌行 > 第一卷 青山忠骨
第一章 醒亦可往,醉亦可往
作者:千极  |  字数:3584  |  更新时间:2020-01-13 23:56:15 全文阅读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

  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提剑跨/骑挥鬼雨,白骨如山鸟惊飞。

  尘事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

  英雄路远掌声近,莫问苍生问星辰。

  天地有涯风有信,大海无量不见人!

  

   ——佚名

  大魏朝北部边境,云州,定威城。

  

  城中主道上,本应是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却没想今日人们却纷纷驻足两旁,对着路中间指指点点,却又不敢大声喧哗。

  

  只见一个青年男子大喇喇坐在道路中央,正对着城内最大的酒楼雨林轩大肆叫嚣。

  

  “你个该死的钱万两,我入山三天才打到这只金钱豹,准备淘换了些银两,你却拿假酒来糊弄我,若是今日不出来与我说个分明,我商徵羽便砸了你的酒店!”

  

  他身穿一身灰色粗布麻衫,虽不似乞儿那般破落,但也好不到哪去,头发散乱,满脸是灰黄的尘土。身后背着一把半人高重剑,浑身漆黑如墨,却未开封。腰上别一个三节青竹作的酒筒,手上倒是戴着两只生铁护臂,但已经残破不堪,让人忍不住觉得这就是一个装饰,随便一剑都能将其一斩而断。

  

  这就是一个街头混混一般的人物,除了重剑和生铁护手有些特别,再与寻常市井之徒无意。

  

  这个自称商徵(zhi,第三声)羽的年轻人解下腰上的青竹酒筒,咕嘟咕嘟灌了好几口,那喝酒的样子倒是相当豪迈,嗜酒无疑。

  

  见楼内无人搭理,商徵羽左手在嘴角一抹,跳将起来,继续大吼道:

  

  “钱万两,你到底是出还是不出来!”

  

  时至正午,四周看热闹的人更多了。

  

  这个雨林轩能坐落定威城最繁华的主道上,自然有其原因。

  

  且不说雨林轩中有最上等的佳肴美食,单单是这酒也是远近闻名,名唤霖露,是以定威城外山中数十种野果加上一干名贵药材酿制而成,号称“千里飘香神仙醉”!这雨林轩的名字正是从这而来。

  

  众人只见一个大胖子从大厅里走了出来,浑身锦衣,头戴镶金丝绸小帽,手上盘着一串翠玉猫眼,不住把玩。

  

  “你是从哪里来的混小子,我这雨林轩远近闻名,何时出过假酒?不信你可以问问身边的众位父老乡亲,我钱万两做生意,可是最厚道不过了。”

  

  “是啊,钱老板做生意,那可是分毫不差。”

  

  “就是,我喝了霖露20多年,还从未听说过着雨林轩出过假酒,年轻人,耍混也要看人,你这样,过了。”

  

  ……

  

  一些个老酒客纷纷指责起商徵羽!

  

  “哼,你们就会欺负外乡人,当初你说你姓钱,与我那只金钱豹有缘,我才会直接卖给你换酒,告诉你,就算是见官,我商徵羽也不怕!”

  

  说完,商徵羽对着四下拱拱手,高声说道。

  

  “三日前正午时分,我就是在这雨林轩门口背着一只金钱豹与钱万两做的交易,相信不会没有人看见,还望见着的各位叔叔婶婶出来做个见证。”

  

  “我倒是见过,确有其事,那个金钱豹的个头颇大,吓了我一跳。”

  

  “嗯,好像是有点印象。”

  

  一些街坊邻里回想着,时不时点头。

  

  “你看看,我没骗人吧。”

  

  商徵羽哈哈大笑,却半点也没有那般英姿飒爽的味道,反而是浑身冒着土腥味的身子抖了起来,尘土簌簌的向下掉落。

  

  钱万两皱了皱眉头,这样下去可不行,他脑筋急转,又笑着说道。

  

  “我何时否认买过你的金钱豹了?只是你说我给你的是假酒,又有何证据?”

  

  “哼,还死不承认,我当时与你交易时,可是说要换取十斤二十年的上好霖露,这你不会不承认吧!”

  

  钱万两左右一看,本想否认,但又怕有人听见,便点了点头。

  

  “那就简单了!”

  

  商徵羽解下身后另一个酒葫芦,将其打开,唤来小二从楼中取出一只白碗,煞有介事的看了看,然后就准备倒出一碗酒来,但临事又犹豫了一会,最后咬咬牙,只倒出了小半碗。

  

  店里的老酒客们都含笑不止,这般动作,当真是个酒虫无疑。

  

  “各位叔叔婶婶,麻烦各位来看一看,这碗中可是那二十年陈酿的霖露?若为真,那便是我商徵羽年轻气盛冤枉了好人,商徵羽二话不说,当着各位父老乡亲的面给钱老板磕头认错。但若不是,商徵羽也不贪多,只求钱老板用那二十年陈酿的霖露将我手中酒筒装满,各位父老乡亲以为如何?”

  

  “嗯,这个年轻人倒是个实诚人。”

  

  “不错,理当如此。”

  

  不少老酒客已然将商徵羽当成了同道中人,加之他虽年纪轻轻,但话语间进退有序,处置得当,所以便欣然点头。

  

  两位已年近花甲的老者听闻楼下的动静从雨林轩二层包厢走了出来,一下子就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老梁,你我走一遭?”

  

  “哈哈,若是别人或许还会引得一番争论,但你老李头出马,这霖露的年份还不是一品便知啊!”

  

  两老轻捋胡须,含笑而立。

  

  “有两位出马,我看这品酒之局一言可定矣。”

  

  众人纷纷含笑,可见这两位老者的德高望重。

  

  “这两位长者……可信?”

  

  商徵羽有些摸不准,私下问了问身边的一位中年男子,对方立刻露出了鄙夷的眼神。

  

  “小家伙,我老李头喝了三十多年的霖露,老梁少说也有二十年,错不了你的。”

  

  两位老者也不恼,站在身前等着商徵羽将酒递给他们。

  

  “好,那商徵羽便麻烦二位老爷爷了。”

  

  说着便豪迈地将酒碗递了过去,随即別过脸再不看半点。

  

  与其说是豪迈,倒不如说是肉疼。

  

  “这小子,还蛮有意思的。”

  

  两位老者笑笑,也不含糊,一人一口分食了这小半碗酒,随即闭上眼睛,在口中缓缓咀嚼起来。

  

  老李头第一个皱了皱眉头,但他没说什么,睁开眼看了看钱万两,再看了看商徵羽,静静等待着老梁的动静。

  

  “老李头……”

  

  老梁也结束了,他睁开双目,眼神说不出的异样。

  

  “你也这么觉得?”

  

  老梁询问,老李头点了点头。

  

  “哈哈哈,我说嘛,我钱万两做生意,从来都是诚实守信,何时有过欺瞒!你这不知从哪里跑来的小混混,好坏不分,也罢,此次也算是给你一个教训,免得你日后总是这般鲁莽。”

  

  钱万两在两老点头后哈哈大笑,人们的目光顿时都看向了场中的商徵羽。

  

  ”钱老板,别那么得意,两老还未说话呢!“

  

  商徵羽并不在意钱万两的讥讽,目光直勾勾的盯着二老,就等着他们的答案。

  

  “钱老板,按说我们几十年的交情,我本也是相信你的,但这碗霖露……”

  

  梁老欲言又止,但其中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钱万两,你这明明是十年陈酿的霖露,如何能当成二十年的卖给小兄弟,这事你做得可不地道啊。”

  

  老李头脾气火爆,才不管那么多颜面,当即就说了个分明,顿时让众人都惊呆当场。

  

  “钱老板……当真是这样的人?”

  

  “这可是砸招牌的事啊,钱老板不会这么不智吧!”

  

  “难说,谁都知道这个年轻人是外乡人,莫说他识不识货,就算他找过来,咱们又能有几人相信。”

  

  “是啊,若不是李老和梁老开口,我是万万不会相信的。”

  

  “钱老板不会对于外乡人都是这么做的吧……那可太不地道啦……”

  

  “说不好,说不好啊……

  

  ……

  

  一时间人们纷纷开始指责起钱老板来。

  

  “这……这怎么可能!”

  

  钱万两这下急了,也顾不得其他,就要来抢商徵羽的酒筒。

  

  “钱老板这是何意?”

  

  商徵羽自然不会让他如愿,双脚一点便轻飘飘的落到了后面,身法之飘逸让纷纷侧目。

  

  “这个商徵羽果然是少年英雄,否则怎能独自猎得那金钱豹!”

  

  “是了,哎,是我们误会了人家啊。”

  

  看着场中众人对他越发指责的目光,钱万两是真着急了,他快步走到面前,拱手作揖道:

  

  “商小哥,你把酒筒打开让我闻一闻,对,就闻一闻,我保证不喝。”

  

  虽然有些不齿钱万两的所作所为,但二老却没有恼,站在其后静立任他挣扎。

  

  “说好的,你可不能喝!”

  

  商徵羽鄙视的瞥了一眼钱万两,打开酒葫芦木塞,微微前倾,在钱万两鼻子前一晃而过,生怕他夺了去。

  

  “怎么样,钱老板可分辨好了?”

  

  快速盖上塞子,商徵羽死死盯着钱万两,就等着一句话。

  

  “确实……是十年的霖露……”钱万两如同泄了气的皮球,整个人的精气神都被一下子抽走。

  

  全城百姓均知,霖露全都被他存放在雨林轩后院特质的酒窖之中,钥匙就在他自己手中,若和大家说这是商徵羽用十年的霖露偷梁换柱做局框他,是万万没有人信的。

  

  钱万两的肥躯晃了两下,差点昏了过去。商徵羽赶忙伸手扶住他的臂膀,免得他摔倒。

  

  没等钱万两道谢,商徵羽嘿嘿一笑,将手里的青竹酒筒递了上去。

  

  “钱老板别忙着道谢,你若是跌出个好歹来,商徵羽找谁去要酒,还是得麻烦钱老板呢。”

  

  “哎,好,我这就让人给你打酒。”

  

  钱万两挥挥手,身后的掌柜刚忙跑了过来,接过青竹酒筒就往后房跑去。

  

  “那我便静等片刻,想来钱老板财大气粗,也不至于会没了我的酒筒。”

  

  对于商徵羽的嘲讽,钱万两有苦说不出,还好不消一会掌柜就折返回来,商徵羽一把抓过青竹酒筒,扒开木塞仰头就灌了几口。

  

  “呜!好酒!好酒!这才是神仙醉应有的味道!”

  

  商徵羽露出一副回味无穷的表情,待重新将青竹酒筒别回腰上,商徵羽向四面拱了拱手,高声道:

  

  “多谢各位乡亲们的扶助和帮衬,商徵羽在此多谢了。”

  

  说完,还特意向二老拱了拱手道谢,转身穿过人群,扬长而去。

  

  不消一会,便听见街末传来高亢的歌声:

  

  “有酒便来,无酒便去,千金一掷换美酒,天地浩渺,醒亦可往,醉亦可往!哈哈哈哈!”

  

  这邋遢小子,当真是个妙人。

  

  二老对视一眼,皆哈哈大笑起来。

  

  不远处的巷口,一个身穿碧色纱裙,头戴帷帽的少女款款而立,轻纱垂下让人看不清容貌。她身材婀娜有致,纤细腰肢盈盈一握,站在那里就是一片迷人的风景。倾城美人,亭亭玉立,清风扬起衣袂,仙气袅袅,如雾如纱。

  

  她看着商徵羽的背影,嘴角扬起一丝足以让任何男子人魂牵梦绕的梨花浅笑,娇声道:“商师傅,柔薇等了这么久,你可算是来了。”

  

千极
作者的话

喜欢本书的朋友可以加粉丝群867729422,有疑惑也可以优先适当解答,哈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