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背剑记 > 当阳案
第一章 广陵神境
作者:一墨凡尘  |  字数:4715  |  更新时间:2019-01-18 14:09:20 全文阅读

空谷琴音,时而悠扬快意,如拨雨弄云,翱翔于九霄之外,时而低鸣凄婉,如伤心女子,在哭泣地诉说着自己的伤心往事,时而急促低沉,如战鼓雷鸣,肃杀之气激射万里......

躺在草坪上的嵇飞云看着蔚蓝的天空,耳边时而传来若隐若现的琴声,这琴声像是有一种魔力一般,渐渐地,嵇飞云完全被这琴声所吸引了。他坐起身来,侧耳认真倾听,想知道这琴声到底是从哪里传来的,他努力辨明方向,不由自主的寻着琴声找去。

他沿着谷中小河边上的小路往河的上游走,渐渐的河两岸的地势开始升高,两岸的树木也开始高大茂盛起来,他约莫沿着小河走了一炷香的时辰,便见到整个山谷往左边转去,他心里疑惑,以前他闲着没事时,也和几个小伙伴探查过小河的源头,走到这里时,应该是要往上爬山的,这条小河是从山上面流下来的,但今天怎么小河却是从左边的山谷流出呢?这里何时多出了一个山谷?尽管心里疑惑,但是听到琴声隐隐约约便是从山谷中传出,他也就没有多想了。

嵇飞云定了定神,又沿着小河往上游走去,走着走着,他发现身边的景色发生了变化,高大的树木没有了,渐渐地都变成了黝黑泛光的紫竹,而且是好大的一片,看不到尽头。路越来越难走,好在他自小生长在山里,爬山涉水那是家常便饭。

他又艰难地走了约一盏茶的功夫,只见眼前的紫竹越来越少,视野也渐渐变得开阔起来,他攀上一片山岩,发现前面有一条小路,他沿着小路寻着琴声往前走,又向左转了一个弯,顿时眼前出现了一片迷人的景色,只见一弯清澈的湖水如一枚精雕的翡翠静静地躺在山谷间。在小湖边上,有几间错落的茅屋,一间大的茅屋前,有一片竹林,不过不是紫竹,而是高大的楠竹,竹叶青翠茂盛。竹林下是一片空地,空地上摆放了一张石桌,石桌两边分别放置了一个石鼓。此时,一个长发披肩,身穿灰褐色长衫的中年人正坐在那里,伸手拨弄着石桌上的古琴,嵇飞云听到的琴声正是由此处而来。

嵇飞云轻轻地向那边走去,他发现,不但那人弹出的琴声有着吸引人的魔力,就是他本人也散发着一种吸引人的魅力。在嵇飞云走到离石桌十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静静地看着那人弹琴。那人像是知道有人来了,他抬头向嵇飞云看来,嵇飞云顿时心如触电,只见那人的眼光深邃而犀利,仿佛能看穿人心似的。那人满头的长发已经花白,但是他干净的容貌却依然清秀俊美,如女子一般。

“神州分南北,天下十六国。仙凡两相争,人事已嗟跎。”那人悠悠地吟诵道。

“敢问前辈是何人?这里是什么地方?”嵇飞云向前问道。

那人吟诵完后,双手停了下来,静静地看着嵇飞云,然后微微笑道:“孩子,你既然能来到这里,说明你和这广陵神曲有缘。”嵇飞云从那人的微笑神态中,感受到了一份慈祥的关爱,如长辈看着自己的儿孙一般。

“广陵神曲?那是什么?”嵇飞云依然是一脸迷惑。

“‘悠悠神曲自天来,一奏广陵天开颜’,孩子,你不必知道这神曲是什么,你听到了什么,就是什么。”那人依旧微笑着说道,说完,他拿起石桌上的一个陶壶,将其中的两个陶碗倒满,示意嵇飞云坐在对面的石鼓上。

嵇飞云施了一礼,然后在石鼓上坐下来,那人见嵇飞云的举止,微微一笑,说道:“来,喝一碗怎么样?”说着端起陶碗自己先喝了,嵇飞云也端起来,放在鼻间闻了闻,一股醉人的清香直往鼻孔里窜,使得他心神为之一醉。

“这是酒?”嵇飞云惊讶道。

“哈哈......醉里乾坤大,杯中日月长。”那人说完便仰头喝完一碗酒,并示意嵇飞云也喝。

嵇飞云只好深吸一口气,仰头把一碗酒喝完,这酒入到口中,却没有辛辣刺鼻,反而甘甜如怡,一碗酒下肚,嵇飞云顿时感觉目清神明,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清晰起来。

那人微微一点头,又给嵇飞云倒了一碗,自己也倒了一碗,然后又举碗,嵇飞云看着那人笑了笑,端起碗一口喝完,顿时感觉全身百骸温暖舒适,力气暗生。

那人又接着倒了第三碗,这次嵇飞云主动端起来一口喝了,他放下酒碗,感觉全身轻飘飘似要离地飞升一般。

那人看着嵇飞云,流露出慈父一般的笑容,轻轻说道:“去吧!好好地活着。”说着长袖一拂,生出一股力量,嵇飞云感觉身子慢慢地离地飞起,越飞越高,那迷人的琴声又开始响起。渐渐地,嵇飞云飞过谷中两边的高山,看到了山谷外面的景色,只见外面的世界,火光冲天,杀声喊地,无数的人在捉对厮杀,一片混乱中,刀光剑影,血腥如海,更有大能者飞天遁地,操控法宝,将一方世界打得山崩地裂。

嵇飞云心中一惊,猛地睁开眼睛,只见蔚蓝的天空无云,太阳已经斜到了西边,农家的鸡鸣狗叫,清晰地传入耳朵里,嵇飞云定了定神,看了一下四周,原来是南柯一梦,自己还在草坪上,刚才是在草坪上睡着了,做了一个梦。

只是这个梦却那么的真实,那琴声仿佛还在耳边袅绕,舌头间还能感受到那醉人的香甜,而且他真的感觉自己现在神清气爽,目光分明,而且全身充满了力气。他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双手,又环顾了一下四周,没发现什么异样,摇了摇头,坐起身拍打了一下身上的草屑,舒展了一下身体,然后又躺下了,呆呆地看着天空。

这是一处山谷,谷中是十多里宽的平地,一条小河从远处大山中流出,从山谷中穿过,然后流向山外,河两边被开垦出几十亩良田,此刻正是稻穗金黄时节,一阵风吹过,翻起千层稻浪。山谷温暖湿润,植被丰富,四季如春,恍如世外桃源,因为山谷四季阳光明媚,所有这里的人叫它当阳谷。

山谷中住着几十户人家,都是王姓,他们是许多年前逃避战乱而迁居到这里的,已经有很多代了。他们勤劳耕耘,自给自足,没有官府的管束,也没有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争夺、尔虞我诈,生活过得逍遥自在。

嵇飞云不是在这里出生的,却打小生活在这里,据山谷里的人说,他是他‘爹’从山外带回来的。至于山外的世界是怎么样的,他自懂事起就开始好奇,后来他爹经常给他讲一些外面世界发生的故事,他听了以后愈发好奇外面的世界了。在空闲时,和小伙伴们一起登上谷中北边的山顶,只见山外还是连绵不绝的大山,似乎他生活的这个世界就是一个山的世界。

“飞云哥,我爹昨天进山打了野兔,晚上要不要去我家吃野兔肉?”嵇飞云身旁一个十二三岁的小男孩对他说道。

“不了,小焕,我要回家去吃......你爹打的兔子大不大?”嵇云飞笑着说道。

那个叫小焕的男孩神气地说道:“当然大了,得有五斤多呢!”

“小焕,我要吃!”坐在嵇飞云另一边的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说道。

“去去,女孩子家的怎么老想着吃肉!”嵇云飞说道。

“小蝶,你去,反正飞云哥又不吃。”小焕高兴地看着小蝶说道。

嵇云飞做出一张笑脸,转头看着小焕,小焕马上止住笑容,向小蝶吐了吐舌头。

小蝶嘻嘻的笑,见嵇飞云转过头来看着她,她马上咳嗽一声,看向了别处。

这三人自懂事起就玩在一块,嵇飞云年龄最大,自然做了三人的头,平时做个什么事,那个主意什么的,都听嵇飞云的,嵇飞云倒也没有愧对这个老大的称号,着实带领他们俩在村里干了不少偷鸡摸狗,引起公愤的事。

今天吃完午饭,他们俩跟着嵇飞云在田间转悠了几圈,然后三人便躺在河岸边的草地上晒太阳,嵇飞云不知道怎么地就睡着了。

小蝶看着对着天空发呆的嵇飞云,问道:“飞云哥,你......刚才做梦了?”

嵇飞云没有回答小蝶的话,而是口中喃喃地自语:“怎么就出现一个小湖了呢?”

“飞云哥,你说什么小湖?”小焕在一旁问道。

“飞云哥,跟你说话呢!发什么呆啊!”另一旁的小蝶拉着嵇飞云的手臂使劲地摇了摇。

嵇飞云一下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口中忙说道:“没什么啊!什么小湖?走、走,回家了。”说完爬起来,往村里跑去。

“飞云哥,你等等我。”小蝶和小焕在后面追。

嵇云飞路过谷中打水的水井边时,见到王大婶在打水,忙跑过去热情地说道:“王大婶,我来帮您吧!”

王大婶是个四十多岁的妇女,见是嵇云飞,便笑着道:“是飞云啊,你这是干什么来?一身脏的,我们家小蝶呢?”

“我们刚到河那边看稻谷,她......她回家了吧,我帮您挑吧。”嵇飞云笑着说道。

“不用了,你赶紧回家洗洗吧,看你一身泥土。”王大婶笑着说道。

嵇飞云拍拍身上的有泥土污垢的地方,憨憨的笑着说道:“那我走了,王大婶您当心点。”

一路回家碰到很多乡邻邻居,嵇飞云热情地打招呼,大家对这个热情的大小子也都挺喜爱的。

“爹,我回来了。”嵇飞云对着屋前大树下坐着的一个老汉喊道。

那老汉抬头看了一眼,说道:“飞云,赶紧进屋看看煮的菜好了没,端出来吃饭了。”

“好嘞,爹,你咋又自己一个人喝上了!”嵇飞云边往屋里走,边看着他爹说道。

那老汉喝了一口酒,然后看了看远方,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慢慢暗了下来,山风微微吹来,略有些凉意,老汉摇了摇头,又喝了一口酒。

“爹,菜来了,你慢点吃,又不等我一起吃饭。”嵇飞云笑着说道,把手中的菜放下后,又从自己的肩上拿起一件褂子披在老汉身上。

“傍晚风凉,您披件衣服。”嵇飞云笑呵呵地说道。

老汉看了他一眼,说道:“今天没在别家混饭吃?你小子,赶紧坐下吃饭。”

“那是大叔大婶们喜欢我,爹你怎么又喝酒了,少喝点啊。”嵇飞云边吃饭边说道,说起酒,他又想起那个梦来,梦里喝了三碗酒,现在总感觉身体有些变化。

“你都十四岁了,以后要注意点了。”老汉边说边摇头。

这老汉叫嵇全,却是嵇飞云的干爹,就是他把嵇飞云带进谷里的,不过他对嵇飞云的照顾,却是无微不至,比亲爹还亲,平时生怕他磕着碰着,农活也不怎么让他干,倒是嵇飞云勤快麻利,总是抢着干。

“今天又去山上看了?”嵇全边喝酒边问道。

“爹,我就想看看山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世界,挺好奇的。”嵇飞云边往嘴里扒饭边呵呵说道。

“你真想知道外面的世界?”嵇全问道。

嵇飞云见他爹问他,不像是以前那样不理他,便放下手中的碗,笑着说道:“爹,你教我读的那些书,上面讲了好多道理,好多人物故事,我就想看看,书中说的这些地方和人,到底是怎样的。”

嵇全听嵇飞云说完,摇了摇头,又低头吃饭,嵇飞云见状,撇了撇嘴,拿起碗继续吃饭。

“外面的世界太凶险,能不去最好别去,在这里虽然不富足,但也衣食无忧,逍遥自在。”嵇全看着远方说道。

“能有什么凶险?跟咱们谷中不一样吗?”嵇飞云问道。

嵇全喝了一口酒,叹了一口气,说道:“不一样的,人心叵测啊。”

“哦,爹,您吃饭,我也不是非要去。”嵇飞云见爹脸色不高兴,忙转开话题。

“嗯,你多吃点。”嵇全看着嵇飞云,微微一笑。

饭后,嵇飞云收拾好后,便一人来到屋前的树下,半躺在竹椅上,仰头看着天空,秋天的夜空,月明星稀,一条银河,隐约地斜挂在天边。

“这浩瀚的天空里又有什么呢?”嵇飞云看着星空,感觉自己渺小得如一粒灰尘一般。

“如果真能如爹说的那些仙人一般飞天遁地,遨游太空,那该多好啊!”嵇飞云呆呆的想着,不由得脑海里又浮现梦中的那个‘弹琴人’。

“他算是仙人吗?”嵇飞云突然心里产生这样的想法。

夜空清明,微风徐徐,嵇飞云看着看着,上下眼皮开始打起架来,渐渐地睡过去了。

谷中西边的山,是一座千丈高的石头山,两边是悬崖,由于山势陡峭,没有人上去过。但此时的山顶上,却有一队黑衣人站在草丛中,一个首领模样的人站在队伍的最前面,静静地看着谷中零星的灯火。

“‘悠悠神曲自天来,一奏广陵天开颜’,十四年了。”一个脸带古怪面具的人轻轻地说道,他是这群黑衣人的首领。

“大人,我们现在就下去吗?”其中的一个黑衣人问那个首领。

那个首领看了看四周的地形,说道:“事不宜迟,紫竹林、庄门也知道了这个消息,必须要在他们之前找到那个小孩,决不能让那小孩落在了紫竹林和庄门的手里。”

“可是,大人,我们还不知道那个小孩到底在哪家,晚上也看不清楚。”那人说道。

“只要找到嵇全,就能找到那个小孩,其他人必须一个不留。”那个首领阴冷地说道。

“是,大人。”那人点头应道。

“开始行动。”首领手一挥。

身后的黑衣人便都往山下一跳,如飞鹰般,几十个人快速掠到山下,到了山谷后,他们分成八组,向谷中的住户包抄过去。谷中的居民都是居住在东边的山脚下,八组黑衣人成扇形散开往东边的居民区慢慢靠近。

一墨凡尘
作者的话

新年新书,想写一个过去的我,一个未来的我,这中间就是对自我的不断探索和蜕变。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