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面傀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突如其来
作者:风月芒果  |  字数:3523  |  更新时间:2019-09-20 13:51:44 全文阅读

“难道这个房子里除了我们还有别人的存在?”这阵声响是如此的突如其来,根本不给东方慑任何的反应时间,他急忙朝声音的来源望去,同时身体本能地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不过当他回过头时,姗姗来迟的智商配合着冰冷的现实,重重地给了他一巴掌,尤其是当孟晶牪那张贱兮兮的大饼脸映入眼帘时,东方慑更是气得恨不得立马让他见识一下什么叫“社会主义的毒打”。

“哇塞!”见东方慑顺利入套,开心得就像一个300斤胖子的孟晶牪完全无视了东方慑那铁青的脸,兴冲冲地向大家炫耀他的大宝贝,“真没想到修的家里居然还有变声器!老实交代,这个是不是从《名侦探柯南》剧组里面偷来的?”

一时间心力憔悴的东方慑没有再理会这个一个人便是一出舞台剧的胖子,转头看向修,正好碰上他那双写满了同情的双眼,险些泪崩。

“看吧,”修无奈了耸了耸肩,“这就是我要提醒你的原因,毕竟你们这里只有三个人,还有一个是傻子。”

东方慑表示不能更认同修的观点了,尤其是在智商被孟晶牪按在地上反复摩擦的现在。

关于修所说的,东方慑又何尝没有想过呢?早在看到那封写给羽凌的信后,他便第一时间想到了中枢处绝对不可能像字面上所说的那样绝不插手。Mars对于整个第二维度而言,其重要性不必赘述,中枢处又怎么可能放任各大家族去争夺魂元呢?这不是相当于间接将自己苦心经营多年的政权拱手让人吗?东方慑可不认为中枢处是如此宅心仁厚的机构。

在东方慑看来,或许修所说的才是中枢处的庐山真面目,口头的自由是假,坐山观虎斗才是他们面具下的阴谋,东方慑甚至都怀疑这个所谓的Mars是不是早就内定好了,否则中枢处怎么到现在一点反应都没有,这显然是不科学的。

换个角度讲,连东方慑都可以如此轻而易举看穿的事情,各大家族的首脑们怎么可能无动于衷,他们又怎么可能猜不到中枢处的如意算盘呢?既然他们来了,肯定是做好万全之策,那么中枢处又会如何见招拆招呢?

害人知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作为这次魂元之争的不安定因素,似乎自保才是东方慑他们应该做的,可是未来又怎么可能按照他们规划的剧本去走呢?“在抵达囹圄后,也只好走一步看一步,静观其变方为上策。”东方慑一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来,这东西给你”在东方慑分心时,修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了三个黑色的胸章,递到了东方慑的手中。

“你给我们这东西干什么啊?”东方慑好奇地打量着手中的胸章,也就一个乒乓球的大小,正面印着一个面目狰狞的狼首,背面则刻着一些看不懂的古文。要不是这东西是修拿出来的,东方慑都快怀疑这些稀奇古怪的字是不是出自孟晶牪的杰作,毕竟他的字也只有他自己看得懂。说来也奇怪,这胸章已经在东方慑手中好半天了,却依然冰冷得就像在手中握着冰块。

一听到又有新奇的玩意冒出来,孟晶牪一下子就从大家都意想不到的地方跳了出来,好奇地戳了戳东方慑手中的胸章。

见人都到齐了,修这才解释道:“这是你们进入囹圄的保命符。在混沌领域里面,尤其是最为凶险的囹圄,所充斥着的魂灵比你们现在所感受到的还要凶狠百倍。如果没有足够魂灵护体,你们怕是连一秒都撑不住就碎尸万段了。我寻思着你们这几个人的魂灵加起来还不够打酱油,所以做了这个东西,保你们的小命一条。”

东方慑的嘴角动了动,却什么也没有说。

“这里面储存了一些魂灵,不多,但是对抗囹圄里面恶劣的生存环境却没有太大的问题,”修接着解释道:“不光如此,你们还可以把这个东西当作一个小型能量探测仪,遇到实力强大的敌人时,他就会像奥特曼胸前那个劣质手电筒一样,滴滴滴叫个不停。有助于你们对于所处的战局有一个大概的分析,免得你们到时候被那些扮猪吃老虎的家伙阴一手。”

还真是相当贴心的设计呢!脑洞突破天际的孟晶牪一听到这小玩意居然如此五脏俱全,忍不住食指大动,拿起来冲着东方慑不停地比划,胸章却毫无反应,他也有些失望,“是该说阿慑的实力也就那个样呢,还是该说阿慑对我们一点威胁都没有?”

东方慑拼命忍住想要把丫的一把丢出去的冲动。

然而孟晶牪的脑洞一旦打开,可就没那么简单就结束,“如果我们同时遇到两个实力强大的家族,如果一个家族的滴滴声赶不上另外一个家族,你猜他们会不会为了所谓的家族荣誉感而大打出手啊?”

“……”虽然不是很想承认,但听上去意外的吸引人呢!

虽然修没有明说,但是这很明显就是一个简陋的战力检测装置。试想一下,家族里平日偶有切磋的公子哥几个,在和不知情的情况下一下子就排出了名次,这谁受得了啊?往小了说,大度地来一句技不如人也就算了;往大了说,这可是把家族荣誉拿出来当作赌注啊!东方慑完全有理由相信,囹圄必将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看样子这东西不能随随便便拿出来啊,”东方慑心想。边想边把它放进作战袋里,指尖似乎碰到了什么圆乎乎的东西。

“对了,我也有东西要给你们,”东方慑这才想起来,自己还准备了一些东西要交给孟晶牪他们。

“啥啊?”孟晶牪走上前一看,是几颗五颜六色的小球,不管从颜色还是形状上,都很像小时候吃的那种大大泡泡糖。一旦锁定了他的身份,很多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尤其是在那道不甘寂寞的吃货之魂的加持下,他更是一把抓起,毫不犹豫地就往嘴里招呼。

如果不是东方慑赶在他下下去之前,及时阻止了他这种近乎于自杀的行为,那么这部小说最后的归宿,恐怕就是医院火化场一条龙服务了。

“大哥,你又不是小孩子了,能不能不要看到什么都先吃为敬啊?”东方慑汗颜,“这是我好不容易才弄到的信号弹。你用的时候最好小心一点,我自己也没有用过,不知道效果怎么样,到时候只好随机应变了。”

说着,东方慑便将手中的三颗酷似糖果的信号弹塞给了景楔,想了想,又拨出两颗给晶牪,还不忘提醒道:“等到了囹圄,一旦发生任何风吹草动,切记在第一时间引爆信号弹通知我们,知道吗?”

“那你呢?”

“我的在口袋里。”东方慑拍了拍自己的作战袋。

能说的,该说的,都说的差不多了。随着时钟滴答滴答的流淌,留给东方慑他们的时间也不多了。

不知是被空气中所弥漫的压抑气氛所感染,还是大战来临前的压迫感,就连一向“乐观至上”的晶牪也难得的安静下来,背对着他们不知道在偷偷摸摸干什么。

东方慑也在做最后的战前准备。明明已经检查过无数遍的背包,东方慑却始终没有办法将它放到一旁,而是反复单调地将背包中的工具一件一件拿出来,又一件一件放过去,周而复始……

“你也别太担心了,”不知何时,休走到东方慑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东方慑没有多说什么,做了几个深呼吸,试图平复自己的情绪。他从来没有一刻如此冷静,也没有一刻如此亢奋。

许多人许多事,像幻灯片一般从东方慑的脑海中缓缓飘过,最后流下来的,是始终不肯转过身的李慕夕羊和咿呀作语的东方狩。

那是他的妻子,那是他的孩子,那是他他的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如果允许的话,东方慑非常乐意陪在他们的身边,可是生活注定是一座烈日下的冰城,没有回头,才看不到那些流淌着的悲伤。

东方慑收拾好心情,刚起身,脚底突然收到冲击,一下子没站稳,不受控制的摔倒在地。

地板伴随着轰隆声开始剧烈的起伏震动。他惊讶地环顾四周,但还没有看清,身体就像从斜坡上滚落下来似的滚起来。

“碰!”东方慑的身体重重地砸在墙壁上,撞得他眼冒金星,这才勉强停了下来。可是地面的摇晃依然没有停止,他马上释放魂灵,利用其将其的吸附力,稳住了自己的身体。

还来不及喘口气,四周的情景让他无法相信自己的双眼。

魂灵所铸成的墙壁开始大幅度弯曲,就像一个疲癃的老人,挂在墙上的工具箱,武器全掉下来了,在半空中飞舞。

更糟糕的是,头顶传来了断裂声,紧接着落下无数板片。

屋顶塌了!

东方慑护住自己的脑袋,在剧烈的晃动中艰难地匍匐前进。地面没又一刻停止过震动,沙暴般的东西朝他全身扑来,时不时传来爆破般的声响。

他透过门缝看了看屋内,景楔早已不见踪迹,在光线如此昏暗的前提下,想要发现景楔确实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而晶牪则像一个笨重的大石块,不受控制的滚来滚去。至于休,东方慑没有看到。

“景楔!!!”

东方慑用尽全身力气喊出他的名字,谁知刚开口就被呼啸的厉风所淹没。无奈之下,他只好催动体内的魂灵,覆盖住自己全身上下每一寸皮肤,这才艰难地朝着景楔爬去。

他很清楚,自己是这里除了休以外攻击力最高的人了。在休没有任何义务解救他们的情况下,东方慑别无选择。

“砰!”

毫无任何征兆下,迎面扑来的石板重重地砸在东方慑的身上,他猝不及防,身体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狠狠地甩了出去,撞在早已龟裂的墙壁上,发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碎裂声。

更糟糕的是,已是风中残烛的墙壁无法承受如此强烈的撞击,应声而碎。东方慑甚至还来不及反应过来,整个人便身处充斥着狂暴魂灵的异空间里。

“阿慑!”

景楔很想去救他,可是如今自己的状态也是自身难保,又怎么还有多余的精力去帮助东方慑呢?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他渐行渐远。

他永远也不会想到,这是他和东方慑的最后一面。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