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三朝梦 > 第一卷:沧澜天南
第二十五章:叛乱之隐·解决之法
作者:华裳绝美  |  字数:2235  |  更新时间:2020-04-08 06:18:46 全文阅读

“你叫我来到这里究竟所为何事?”

“难道你就不想要知道我究竟是谁吗?”

“你不就是北冥天阁阁主北冥青衣?还是我齐王朝命令禁止进入皇城的通缉要犯,更是当年残害无数无辜之人,让无数人家流离失所的罪魁祸首!”

三日的时间足以让南离想清楚自己究竟是否要继续面对杀人不眨眼,比起昭影秘卫更加直接了当的北冥青衣,而在野雀滩的条条溪水之间,背对着南离的青衣只是背着手问着南离问题,丝毫没有要与对方交谈更为重要的问题的迹象。

望着自脚下流过的溪流,想到野雀滩流水的终点便是自己最不愿意面对的那个地方,北冥青衣挺直的脊背微微一颤,而后只听得他沉声道:“昭影秘卫···不,应该说是当朝皇帝对我和北冥天阁的了解也不过是一知半解,就连齐王也不能妄下断论说我是善恶皆杀的罪人!”

“那你可曾知道你为其献忠心的齐王他又做过什么呢?”

“都说君王一怒伏尸百万,这齐王朝万里疆域的住民何止百万,只要齐王一声令下,所有的人包括你在内的不还是要成为其刀下冤魂,南离···今日我叫你来到野雀滩不是来和你争论是非对错的,而是为了秦家背后的势力”

“秦家本身就权势滔天,秦昭阳和秦淑烟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还有谁能够如此使唤这样一个家族来为其卖命,乃至于做出如此欺君罔上罪无可恕的错事?”

自出世起就已然是姐妹共体的南离虽然无法随心所欲的去控制自己内心的两道声音,但是在面对家国大事时却又出奇的一致,当她听闻秦家背后还有势力在暗中指使着时候,‘姐姐’便由此占据上风,开始思量自己是不是还忽略了什么重要的线索。

“根据北冥天阁所掌握的种种消息来看,至今还能够躲藏在暗处且不被齐王发觉,且难以在短时间内被铲除的势力必然是与血衣楼有关,只有血衣楼才有能力在皇城境界活动而不被齐王所掣肘,因为···”

“因为当初.血衣楼能够建立正是因为圣上的首肯!”

“看来身为姐姐的你还不算傻,这里有一份详细的名单记载了当初是谁参与要挟了齐王建立血衣楼,你只需要依照名单上的名字一一查找,我想你这个昭影秘卫指挥使应当明白该如何处理”

姐姐主外负责参与身为指挥使的一切大大小小的事情,而身为妹妹的南离则是喜好在那桑竹天南的桑林里编织着属于自己的那一件衣服,但这十余年来却从未将其完成,这不仅是因为她的身份是昭影秘卫指挥使,更是因为她在等一个人。

当最为重要的关于秦家背后势力的事情交谈结束后,姐姐的身体便换成了妹妹,只见到眉眼之间稍显羞涩的南离慢慢悠悠的走到北冥青衣的身后,伸出手去揪着对方的衣袖轻轻地怕吓到对方。

“青衣,上次在秦家门前你曾说我的身体已经千疮百孔,要我到这里来,难道说你有解决的办法吗?”

呼出一口浊气,显然要比面对姐姐时轻松许多的北冥青衣转过身去,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小的瓷瓶,将其打开后解释说:“你知道你的身体其实是有两个人在使用,一开始的转变必然引起身体的不适,但在转变次数变多后你开始觉得不再有痛苦,可是,你越是如此觉得般越证明你的身体开始麻木”

“麻木的极致便是崩溃,你的身体已经无法继续承受两个你在其中捣乱,你,想要的是哪一个自己?”

南离是特殊的、痛苦的,但也是幸运的,因为被北冥青衣交到她手中的那个小瓷瓶中装着的不是其他,正是来自于他体内的‘永生之血’

“永生之血?”

“不!青衣你绝对不能这么做!我见书上说每一次提取‘永生之血’都会造成难以估量的损害,如果你真的要帮我的话,就在南离最后的日子里好好的陪陪我,这样就算南离死去也是高兴的”

——————

“其实在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啊,姐姐她也很是喜欢你,只是姐姐的性格太过诡异难以捉摸,所以就让我这个当妹妹的得以钻了空子,哈哈!没想到我竟是梦想成真,真的在那桑竹林里遇到了我南离这辈子也忘不了的心爱之人!”

野雀滩之东侧,有着一座北冥天阁的几位护法特地为自家阁主准备的小院,北冥青衣此刻正望着在花丛中躺下,丝毫不顾及衣裳沾惹尘土的南离,而从南离口中说出的一句句话更是让他倍感折磨苦痛。

‘哑叔叔,琴儿马上就要死了···可是琴儿到现在都没有为哑叔叔赚下足够挥霍一生的金银珠宝,也没有在哑叔叔教导琴儿的时候乖乖听话···咳!咳!哑叔叔这是最后一次,琴儿最后求你一次’

‘如果琴儿会有来生的话,如果琴儿还能够和哑叔叔您相遇的话,哑叔叔一定要紧紧地拉住琴儿的手,不要再让那些恶鬼带走琴儿了好吗?’

与琴儿长相没有任何相同点的南离却能说出一句句被北冥青衣深深刻印在脑海里的那些话。

将南离从花丛中搀扶起来,再次取出瓷瓶,这一次北冥青衣的眼神要更加的坚定,只见到他趁着南离还想着推脱之际,伸手将其击晕后再将瓷瓶中的血送入其口中,等到鲜血顺着咽喉一直进入到南离的身体,北冥青衣才不争气的偷偷地落下点点晶莹于眼角。

是夜,野雀滩小院的房间。

站在自家主上的身后,乱红尘颤颤巍巍的看着那道高大且从未倒下的身影。

乱红尘从自己得到的消息中挑选了一些最是重要的将其书写在书简上交到了北冥青衣的手中。

“红尘,你跟着我已有三十年,你办事我很是放心,但是这一次的事件牵扯众多,若是稍有疏忽就会使得自己丧生毙命”

突然转身,将手搭在乱红尘的肩膀上让其起身正视自己,说道:“前去血衣楼探查线索真假的任务要由你去亲自完成,记住,一旦遇到怪异之事不要逞强,以你的实力对付那些外头露面的杀手尚可,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是北冥天阁的大护法,不能出事”

“主上放心!红尘此次前去血衣楼必定万分小心,必然会将主上需要的一切尽皆带回来!”

面目认真,乱红尘隐入漆黑的夜色之中转身而去,却不料在其离开的瞬间,这座孤立无援的小院子已经被血衣楼杀手团团包围。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