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余生半甲子 > 第一卷 曾有月圆
第一章 师徒
作者:书小道  |  字数:2464  |  更新时间:2019-03-10 13:54:05 全文阅读

圆月有缺,繁花终零,英雄亦有迟暮时,万物生灭之道,为世间常理。

然而人谁不好生畏死,遂当今之世,修真炼道之风盛行。

中原之大,南北东西,虽万里不穷。

中原之南,有处山岭,名为方月岭。方月岭连绵数十里,山岭之上更长满了数丈高的黑竹。

黑竹竹身为黑,竹叶呈翠绿色。这种黑竹虽然平常普通,但却也有个别称,名为“情竹”。皆因用此竹制成的竹箫,声音清幽温婉,就如同女子对着心爱之人,低诉情语。

在方月岭附近,每个男子都会用“情竹”制作一个“情箫”,当遇到心仪的女子时,便会为其吹起“情语”,若女子接受了男子的示爱,便会将“情箫”收下,珍藏一生。

方月岭之上,有个修道门派唤作方月门。只是这方月门衰败已久,人才凋零,到了今时更只剩下门主萧仲一人,独自苦撑,早不复昔日光景。

这一夜,天色如墨,漫天星月都被乌云遮蔽。乌云之中,更时不时的有一两声轰隆的雷声传来,似乎风雨欲来。

方月门的院门紧紧关闭,淡淡的光线从院门的缝隙中透了出来,只是光影忽明忽暗,似乎院子中的烛火也飘忽不定。

一个淡淡的灰影,慢慢的从门口浮现出来。

晦暗的光线落在了灰影的脸上,似有几分犹豫之色。

这时,院子里面一个男子声音传出,断断续续,似乎有几分醉意,嘶哑难辨。

“师父,您说过这‘道符’之上,隐藏着我方月门道法之本,一旦勘破便有机会恢复我方月门往日的兴盛……”

“可弟子愚钝啊……数次惨败,师门之辱,弟子愧对……”

突然天地骤亮,一道刺目的闪电携着九霄之处的威势,从天而至,落在不远处,这一刻似乎比白昼还要明亮几分,紧接着“轰”的一声惊雷炸响。

突然的惊雷,吓醒了灰影怀中原本熟睡的婴儿,“哇,哇”地大哭起来。

灰影却动也不动,只是目光低垂,向怀中看去,一个裹在红褥中的白嫩婴儿,眼睛微闭,“哇,哇”哭喊个不停。

闪电之后,威势不减,雷声滚滚,久久不息。

但婴儿的啼哭之声,依然远远地传开,而院子中略带醉意的男子似乎也听到声音,凝神倾听起来。

灰影眼中闪过一丝不忍,但终究轻轻将婴儿放在院子门口的石阶之上,此时院子里的人已经向门口走来。

灰影又渐渐变淡了起来,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

院中的男子只觉脸上一凉,接着便有豆大的雨点打在脸上,微微生疼,这一场夜雨终于袭至。

“哇,哇”的哭声清晰可闻,男子心中一紧,顾不得多想,向门口跑去,“哗啦”一声拉开了大门。

门外漆黑一片,没有半个人影。男子顺势低头看去,果然看到一个裹在红色褥子里的婴儿正在哭喊个不停,这时雨水已将褥子打湿了大半。

男子想也不想立刻将婴儿抱起,搂到怀中,用宽大的长袍盖住。

几分醉意已去了大半,目光扫过四周,不过除了漆黑的夜色,什么也看不到。

无奈之下,只能大声喊道:“有人吗?是谁把孩子放在了这里?”

但除了打得他生疼的夜雨,“噼里啪啦”地响个不停,哪有人回应!

男子叹了口气,知道必是有人弃了婴儿,刻意放在此处的。

男子低头向怀中看去,只见婴儿小脸粉白如脂,眼睛紧闭,眼角处却似乎因为哭喊的缘故,嗫湿一片。

“可怜的孩子”,男子轻轻晃动婴儿,道:“乖,不哭。”

不知是婴儿哭累了,还是由于他的安抚,婴儿竟然真的“咿,呀”了一两声,便不再哭喊了。

男子一呆,似有所感,抱起婴儿往院子中跑去,不久之后,又急急地出了院子,披着蓑衣向夜雨深处而去……

……

方月门院子最深处是祠堂所在,祠堂门口左右方向,是环形的回廊,回廊绕着呈四方形的院落延伸而去。

祠堂门口正前方是几段石阶,石阶连着青石铺就的小路,一直通到院落门口。

石阶的左右两侧,各有两三间房间,原本留作方月门弟子用,不过现今方月门只有萧仲师徒两人,除了左边最靠近祠堂那一间,其余都空闲着。

这一日,烈日当空,已是盛夏时分。

离这间房间也就数十步的距离,有一张圆形石桌和数个石凳,看起来都已经有些年月,布满裂痕。

不过这完全没有影响站在其中一个石凳上,正专心致志书写的孩童。

“道符”的制作讲究很多,但对于此刻的孩童来讲,便只有按照师父所训,一丝不苟的执笔描画。

石桌一角已堆有厚厚一叠的纸张,孩童虽然并不能完全懂得那些勾画了不下千遍的怪异符号,并不能完全懂得其中含义和奥妙,不过依然那么坚持的勾画着。

烈日渐渐西斜,到了一日里最燥热的时分,汗水渐渐顺着孩童的脸颊流下,紧紧握着丹笔的手掌也变得湿滑。

终于孩童放下笔,抬头向站在祠堂门口的男子看去,露出几分求助的目光。

男子不为所动,目光严厉如初。

孩童觉得有些委屈,不过不知是怕了男子,还是对男子有几分依赖。并没有哭闹起来,反而卷起袖子在脸上抹了几下,又使劲将手上的汗水搓干净,便又低头书写起来。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少年突然停下了手中动作,目光向前方移去,一只斑斓彩蝶,不知何时落在不远处的小花上。

孩童似乎犹豫一下,再次偷偷地向身后看去,师父已不见了身影。

孩童跳下石凳子,小心翼翼地向蝴蝶处跑去,只是还未待他靠近,蝴蝶便受了惊吓似地飘起,却有一道人影挡在了孩童身前。

男子的目光落在孩童显得有些窘迫的脸上,轻叹了口气,神色中似乎有几分失望,又有几分疼惜。

孩童看不懂男子的目光,只觉得自己似乎做错了事情,有些几分害怕,有几分羞愧。

“师父……”

男子淡淡的道:“去祠堂里告罪!”

祠堂的门缓缓的关上,师父的神色也渐渐看不分明,当最后一丝光亮也消失殆尽,祠堂里阴暗一片。

孩童心中没由来得生出一丝恐惧,还有更多的委屈,身单影只,缩在祠堂一角,哽咽起来。

这是萧雨生第一次被关进祠堂的黑屋。

第二日,当祠堂的门渐渐打开,光线透过缝隙照进祠堂内时,萧雨生眼角泪痕未干。

“雨生,你过来。”

门口,传来萧仲的声音。

萧雨生赌气似的,一抹眼角,头甩向在一旁,理也不理。

“你这孩子!”萧仲终究有几分愧疚和不忍。

“以后,若是实在觉得无趣了,便吹这竹箫吧。”不知何时,萧仲已到了萧雨生身前,有些怜惜的摸了摸萧雨生头发。

萧雨生依旧没有原谅萧仲的样子,不过目光还是有几分好奇的看向了萧仲的手中的事物,那是一根尺余长的黑色竹箫。

萧仲笑了笑,浑不在意此刻萧雨生的小脾气:“这个可是南山的‘情箫’,除了心爱女子,可不能随意给吹别人听啊!”

“心爱的女子?那是什么?”萧雨生不懂,挠了挠头地讷讷问道。

“哈哈……”萧仲不答,心怀早已大畅起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