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朝露不绝 > 正文
陈年旧事
作者:诗酒不与  |  字数:3164  |  更新时间:2020-04-01 00:55:49 全文阅读

吴国创立之初,吴祖设三部一门,分别为军部、命部、法部和鹰门,旨在立法、调动、文书及暗查等事项,可人情之事法度之外,何况沾亲带故,圆滑世故之事常有发生,自此三部一门逐渐变味。

鹰门为吴国暗探爪牙,负责朝内外军机情报一应事务。鹰门内分设四大处,军机处、情报处、法审处和刑处,凡是鹰门接手事务,均可带回鹰门自行处置,仅受辖于当今天子。

鹰门囚监内皆是混监,无论进监前身份如何。是以鹰门内监有一不成文的规矩,进监后先报身份,若是有出监的可能,可安然待着,若是拳脚过人,亦可,倘若两者皆不是,任人欺凌乃是家常便饭。今日新押进一名犯人,为何直说是犯人,因为这人是鹰门副首王鸿南亲自押送,那人气度不凡,进来时昂首阔步,即便头枷加身,依然神态自若。

“明若,些许年未见,你容颜未变啊”王鸿南缓缓向前走着。

“我非仙圣,哪有不老之理”孙明若笑着道“倒是你啊,鸿南”

“我知你要说些什么,可世间万物皆有其生存之道,我亦如此”王鸿南歇息片刻再道“你我相识多年,我王某为人如何,你当是清清楚楚,无愧于天地,无愧于君国。”

“只是有愧于小爷”孙明若接过话茬,说完这句话王鸿南便闭口不言,有些苦笑,摇了摇头摆了摆手,没有再说。

内监灯火昏暗,甬道狭窄,是以王鸿南一行行走较为缓慢,“鸿南,你说若是当年芷泉山一役,我没有救下你,便不会发生如今这些事”王鸿南没有回答,只是思绪飘到了那一年,那一年东征军左翼统领杨映雪再次率军向东前进,行至邺城遇赵军殊死抵抗,前进不得,而后赵援五万精兵从后翼杀出前后夹击,杨映雪临危不乱,引军至漳州城北树林处,以火计反破赵军四万,再后十二日内连夜奔袭赵国首府列城,不费一兵一卒收服赵国,一战封神,声名大振,世间皆知吴国有‘战神’,其名杨映雪。那一年,有一少年,于芷泉山一役单刀斩杀敌将李延亮及其部众二百余人,得封都骑尉,驻巴州;也是那一年,有一少年得其相救,而后更是一路官运亨通得升京府高层,如今再见面却是鹰门内监,身份大不一样,物是人非,两人自是都有不同心境。

“若不是你,我不会有今天。”王鸿南转过身来盯着孙明若,斩钉截铁地说道“我如今所做的,皆是为了君国,没有半点私情!”孙明若似乎从话语中听到了果决的意味,不再说话。

“到了,这就是你的囚房”孙明若抬头,一眼望去竟看不清全貌,若是一般人进得这囚房,怕是胆都会吓破,可孙明若却是淡淡一笑,他知这是王鸿南特意打过招呼,为他准备的稍好的囚房,平常牢房哪会有这么宽敞干净。

“若是无事,可与我聊聊。”相视无语,过了半晌,又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你们都退下吧”向左右吩咐道,侍卫退去后王鸿南看着眼前的囚犯,昔日的战友,笑道“初识你时,一身戎装,英姿飒爽,虽血迹染袍,可那一刻我觉得你便是最为英勇之人”

“那日我奉命冲关,李延亮率两百部众死守芷泉山,若非两军对阵,我倒是想与李将军饮酒畅谈。”

“他倒是个人物,明知不可为而死守,哪怕后方赵廷已无战意,他也无惧,此等忠义人士,可惜不能为我朝所用”王鸿南也是想起了那一人,虽然敌我分明,可那人虽为赵军统领,却未曾残杀吴俘,仅是这一点,王鸿南便佩服得紧。“你可知为何我等会被擒住?”王鸿南突然问道。

“那日祭将日,陛下率百官悼念,赵军来袭,我军准备不足,被俘了部分官员去,死伤难计。”孙明若答道。

“你错了,明若,每年祭将日,我朝必是严阵以待,若无人泄露布防图,怎会如此大败?”王鸿南忽的大声起来。孙明若呆呆地望着王鸿南,他从未想过这一层,或者说他从未想到那时已有奸细在己方,才会被赵廷乘虚而入。

“是谁?”孙明若怒了,为了一己私利,置吴国万千将士性命于不顾,他想起了往日与他并肩的士兵,有他往日一同饮酒作乐的兄弟,可酒后豪气冲天手摘星辰,他们走后家中妻儿老小如何安置,当年有多少家庭破散皆是因为那一场不该出现的战役。

“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查这件事,如今终于有了一些眉目”说完王鸿南从手中递给孙明若一个物件,仔细一看是个玩偶。

“这是?”孙明若看着手中的玩偶,总觉得似乎眼熟,可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被救回后我便着手严查此事,从防军守城卫查至如今巴州城主方不愚,终于在卫军统领府中的一处角落中找到这么一个玩偶。”王鸿南从腰间抽出佩刀,在地上划出‘阴阳’二字。“如今,却难以继续查下去。”王鸿南笑了笑。

“难道......”还未等孙明若说完,“没错,当年那事的牵扯远远不止一个卫军统领所能左右,线索如今全断,难以为继,即便如今我已身为鹰门副统领,仍旧有些事难以追查下去。”王鸿南恨恨道。孙明若津津捏住手中玩偶,狠狠地发泄着心中的不忿,可此刻身在内监的他偏偏毫无办法。“我不知道你究竟犯了什么事,多年不曾携手的军、命、法三部为了你竟联名上书,指名定你死罪,可若是你做了有损君国之事,我亦不会放过你,我王鸿南绝不允当年之事再次发生。”王鸿南轻轻抚摸着刀身,眼中有着说不出的凌厉,那是一种刀意,孙明若明白,这是王鸿南自己决定要走的路,这条路给与了王鸿南前行的动力与希望。

“没想到你竟真的练成了,当年我曾断言你若弃剑练刀,必不可成,看来是我坐井观天了。”孙明若没有看王鸿南,却感受到那一股刀意,他很意外,武林中人才辈出,可练了一辈子的剑转练刀的天才不是没有,他从未听闻有人成功过。

“此乃护刀,自创十一式,未曾与人交战,尚不知威力如何”王鸿南挥刀震出一片金戈之声,连同周遭空气仿似也凝结一般,在囚栏里的孙明若闭上眼,静静地感受着。“本欲与你切磋,奈何上命难违啊......”王鸿南依旧难掩心痛,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当年的都骑尉怎会犯下滔天大罪,圣上口谕,若是不从便是违抗圣意。“明若,你究竟为何?”王鸿南终究忍不住问了出来。孙明若睁眼看了下王鸿南,摇了摇头道“此事尚无定论,需报与小爷知晓。”孙明若随手抓起脚下一抔土,“不过他们的反应,倒让我确认了几分,不说这些,鸿南,既然我已入狱,想必大限不远,你我相识多年,这等情分难道不得一壶好酒?”王鸿南见他不愿再谈,只得叹了口气,道“好酒不会少你的,只是此事,若你不说,想必应是求死不得,鹰门手段你还未曾见过,我识人无数,没有人能扛得过铁刑。”

“看来定是要我交代才肯让我解脱是吗?”孙明若摊开双手,身子向地上仰去。

‘明若,此事你还是老实交代吧’王鸿南心中想着这句话,却始终开不了口,他明白这位老友,看似豁达其实固执,但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虽然明知不可能,但我还是得说,明若,人生只有活着才能实现理想。”孙明若没有回答,只是抓起手边的一抔土,递给王鸿南。

“我若是你,便不会再问”王鸿南本欲问他这是何意,忽然听到耳边传来这么一句,下意识地回头一看,只觉得眼前一黑,晕倒过去。孙明若看着眼前的黑衣人道“卓云天?”

“千金难求”黑衣人话很少,迷晕王鸿南后并没有再进一步的动作。

“哦?没想到小爷竟然请你来”孙明若挑了挑眉。

“本护你周全即可,可我突然改变心意,救你出去。”说完黑衣人从背后掏出一把刀丢给孙明若,赫然便是那‘无元’,“方才进来时顺手带来了”

“如此说来,小爷已经南下了?”

“已经动身,五柳剑也出山了。”‘难办事’看着孙明若将牢门拦腰砍断,他伸手递给孙明若一颗丸子,“凝神丸,吃吧”

“嗯,接下来去哪里?”孙明若一口吃下凝神丸,顿时感觉身心轻松许多,“这是谁配的丸子?”

“就这丸子,花重金也买不了,小爷也是卖了一个人情才换得三颗”‘难办事’似乎与孙明若很是熟识,话比往常多了一倍不止。

“梵心圣手?原来如此,小爷当初这个人情也是不小。”

“走吧,先去东来,那里还有一位故友在等你呢”‘难办事’笑了笑。

“东来?难道是?”孙明若疑惑道。

“没错,就是他们,不过这次只出来了一个酗酒的”‘难办事’那一身黑衣本来看不出他有何表情,可偏生听到这句话就能想象出他此刻正在笑。

‘酗酒的’,听到‘难办事’说出这句话,孙明若想了好久终于想到了一个人,江湖无情,鳏寡三刀。

薄亦卿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