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香 > 正文
第一章 无名之辈
作者:竹壳儿  |  字数:3032  |  更新时间:2018-12-23 13:50:05 全文阅读

岳蔡乃燕国降秦之将。他本是燕国一无名之地彩石人,在战国千万名将之中,默默无闻地镇守彩石一地。那年,秦国来犯,大兵压境,燕国束手,彩石被连同其它几城一同割让给了秦国,彩石之名甚至不曾出现在任何文献之中。

无名之地,无名之辈。

岳蔡的生活中出现的却不是彩石那贫瘠的土地,当地人苦苦挣扎才能残喘的生活。他从小听到的,都是纵横沙场的大英雄,虽然他从未见过一个。但是他们的故事却真实地在他的生活里。

彩石归秦后,阴差阳错,岳蔡时来运转得到了提拔和赏识。跟随秦国那些赫赫有名的将领四处征战。

燕国有良驹,岳蔡胯下便是其一。岳蔡手下有良将,名唤阿萌。征战数年,岳蔡也算小有战功。虽然他武功不高,胆识不算过人,但在战场上穿梭自如,偶有斩获,也升至了千人长,率千人骑兵,突袭,追击,一路杀来,他也颇为自得。

这年,岳蔡跟随秦军攻打楚国。围楚北面一城骆城。秦军此战是势在必得,骆城危在旦夕。秦军围城后,却不急在一时,他们甚至有些瞧不上这不大不小的骆城,他们将目光投向了骆城南面更有价值的姬城。

围城十余日,秦军于城外派工程兵挖深壕以防骆城军民突围,筑高台杀俘虏以震慑民心,白天轮番攻城,夜间于各处击鼓呐喊,不时偷袭。骆城军民不堪其扰,毫无招架之力,任何一次秦军的佯攻都可能变成一次真正的破城而入。

十五日,秦工程兵头顶盾牌于骆城各门外涂油料棉麻,在城门处纵火助攻。突然城门大开,骆城名将甘净并几千勇士突然杀出城外。原以为骆城已无招架之力任人宰割的秦军吃了一惊,瞬间被砍死的百余人。甘净解了围城后也不恋战,又回到城内,城门紧闭。

战事就这么焦灼着,骆城军民一直避免正面迎战。秦军首领开始按捺不住,准备分兵去攻姬城。

岳蔡此时发现了良机,他本就非心甘情愿降秦,在他心中,秦国和燕国本就是两码事。况且,秦国兵多将广,无论他岳蔡再如何奋勇,机遇再如何巧合,他都不可能成为天下数一数二的名将。甚至,他也很清楚知道连这次带兵围骆城的秦将李春喜都是他无法逾越的障碍。

抗秦助燕,才是他真正应该做的。机遇就在眼前,秦军分兵攻姬城。骆城虽无法抗衡秦军,但有名将甘净,又地处肥沃之地,物资充沛。如果岳蔡能够趁机助骆城一臂之力,以他对于秦军内部的了解,骆城反守为攻也并非不可能。

在确定秦军已分兵攻姬城后,岳蔡的侦察兵终于联系上了甘净。甘净得知情况后,全城动员,出城迎战。秦军光骑兵就有几队,岳蔡只是其中之一。他装模作样地带着千人率先上阵,一阵乱射,之后就退下阵来,佯装要去敌人背后偷袭,朝着另一个方向开始策马扬鞭。

双方的弩兵开始对攻,然后就是一对一的步兵戈战。一时间也难分胜负。

岳蔡狂奔出三十里后,来到了约定地点。根据之前交涉,楚国骆城军会派人来这里接应他。显然他来的稍早了一点。

在岳蔡等待之时,听得身后传来隆隆马蹄声,地面开始震动,似乎有大部队前来。岳蔡心中一惊,暗觉不妙,果然,不多时,一大队人马出现在他的面前。秦军另一队骑兵,数量大概是他的五倍之多。秦军见岳蔡似乎也有些好奇:“岳蔡,你怎么在这里?”

岳蔡心中暗暗叫苦,只希望楚国骆城军此时无暇抽身。正在思量的时候,见对面开始有小队人影浮动。甘净带着义子甘原,随从百人已经接近了。

甘净此时心情大悦,远远看到一大众秦军,他并未怀疑有诈。他本以为岳蔡所率之部应该也就千人,这次一看远远超过他的预期,只觉得骆城有望了。因此毫无防备地朝着岳蔡快马行进。

秦军见对面来人毫无敌意,也是吃了一惊,一时没有动作。岳蔡狠下心来,拉弓放箭,冲着甘净射去。阿萌及其他部下也明白过来,几十只箭齐齐射向甘净方向。

岳蔡箭出手,随即大喊:“是楚国军,骆城军出城来了。一个不要放走。”

甘净由喜转悲只在一瞬间,身上中了几只箭。马也中箭后开始嘶鸣跳跃,将甘净摔下马背。甘净的义子甘原见状,立刻从马背上跳下,抱住甘净,纵身上马,调转方向,准备逃走。

数只箭击中甘原,甘净连同甘原一同跌落。

甘净只剩了一口气,从腰间取下一块佩玉,塞到甘原手里,断断续续说:“代我保护家人。”然后便没了气息。

甘原从背后取箭快速射击,一连射中数人。连同胸口所中箭也拔出,射出。弹尽粮绝终于重伤昏迷。

甘净一行人全灭。岳蔡开始觉得放心起来。另一队秦军见状赶紧道贺:“岳蔡,这回你可立了大功了。”

岳蔡赶紧自谦:“我有什么,只不过老实本分努力为秦国效命而已。我的探马告诉我,甘净他们可能会逃到这里,我就追了过来。倒是,你们怎么也会来这里?”

另一队人解释说:“我们兵分三路去东仓截运粮草,我们一路正好这里。”

说完,两方都很安静。似乎谁都不信对方的话,但是事情还要这么进行下去。

甘原晕倒后,被秦军救回了账中。义父甘净娶过三房太太,但膝下无一子。甘原本是个孤儿,但生得一表人才,被甘净收为义子,自幼习武,练得一身好功夫。成年后,身长八尺,相貌堂堂,走在街上常引得大姑娘小媳妇观望。秦军中好手自是不少,但是见甘原的身手,都还是自愧不如。

甘原身中数箭,虽捡回了条命,但也是重伤,昏迷中发着高烧,一连数日。

骆城中失了主将,一时人心涣散,七日后,骆城降。

甘净的原配夫人名叫婉君,自幼成婚。婉君本是平民出身,但温柔善良,一双大眼睛秋水般明亮。如今人到中年,更有几分成熟韵味,端庄大方。甘净一生也算如意,年轻得美人,年少成名,位极骆城。现在又是武将最好的归宿,战死沙场,也算没有什么遗憾。婉君小甘净十岁,知道丈夫已死,也不想苟活于世,便一心求死。

甘净虽为一武将,门客也有百人,门客中热血报国着多。众门客皆云,与其降秦,不如以死报国。主意已定,婉君便亲见甘净在朝堂上的死对头李斗。一见,便跪拜云:“都道李斗和我夫君不和,多有争执。其实我心中知道,在骆城这个地方,无论官民,大多一心。本就出自同一村落,盘根错节。如今我们全家准备一同殉难,但我舍不得我家千金甘恬,希望能够把女儿藏在你处。”

李斗一听,心念这女人真是懂事,李斗跟甘净经常斗法但都是做给外人看的,其实李斗跟甘净是再亲密不过的好友。当即答应下来。

随后,婉君用一使唤丫头代替甘恬,连同门客百人,舞女数人,一起拜秦军。献布匹桑麻,马匹车辆。

秦军大悦,将军士兵围坐,大摆筵席。

甘净门客有善歌舞者,有善乐器者,有善杂技者,愿为秦军乐。焚香掌灯后,账中一片光明。杀驴宰羊,酒酣耳热。

献三十人舞,舞者皆束高冠,舞姿轻盈。

秦军畅饮,突然觉得举杯困难,行动迟缓,身体麻痹。有士兵觉察异样,惊呼:“有毒。”

将士纷纷起立,都觉站立困难,头昏脑涨。舞者突然从发冠中抽出簪子,净是三寸余长,细长短刀。

舞者未受毒物影响,持短刃刺秦军,秦军受伤者众。

婉君与侍女,舞女也皆中毒而亡。账内又忽然起火,火势凶猛。

甘净一家连同百余秦军同归于尽。

秦此战主帅李春喜闻之大怒,察甘净昔日友人,亲属,单凡跟甘净有牵连之人,均丧命。

众人皆知李斗与甘净素来有嫌隙,故躲过一劫。李斗深感惧怕,将甘恬扮作下人,藏于柴房之中,终日不敢出门,唯恐被人认出。

秦军连日搜捕,李斗家人早已草木皆兵,深知秦军残忍。

这一日,忽然一位锦衣白发老人闯入李斗家中,进门便尖声叫:“把所有女眷都叫出来。”

李斗听闻,以为东窗事发,浑身颤抖不已。

秦军到处搜索,上上下下老老少少,女眷都被揪了出来。

女眷排成一排,老者细心打量,有的浓妆艳抹,有的姿色平平,有的有几分姿色但个头似幼女。老者不停皱眉。

终于走到甘恬面前,甘恬满脸的黑灰。老者绕了一圈,若有所思。

忽命人提一桶水来。然后朝众女眷劈头盖脸泼下。

女眷均大惊失色,慌忙以袖擦拭。甘恬如同石中璞玉,在李斗一众不怎么好看的家人中间,熠熠生辉。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