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长青之名 >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 十年
作者:金色瑾年  |  字数:1564  |  更新时间:2019-05-12 00:46:50 全文阅读

荒界不只有荒人,冥族,同样有与天元一样的人,而且占据着荒界三分之二以上的领土。救下赵长青的老者就是荒界之内的修士,和四君乃是同一时代的人,人称不予先生,风雨楼楼主,止水的师父。

赵长青被不予先生带回听风观雨楼,封禁在顶层听风阁,每日听风观雨打坐悟剑,一待就是十年。而这十年来,同样有一个人,在这楼中整整陪了他十年。

“赵长青,吃饭了。”

“君兰姑娘,你们风雨楼每天就吃这些吗?我都快吃吐了。”

“那你吃不吃,不吃我就倒了。还有,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要再叫我君兰姑娘,我叫连止水。”止水姑娘没好气的道。

赵长青被封禁在听风阁十年,止水便给他送了十年的饭,从一个逍遥自在的堂主,成了看守他,每日给他送饭的狱卒。

“怎么说我也是救过你两次的恩人,又受你连累寸步不能离这听风观雨楼,还整日受你的鸟气,想想都觉得委屈,哼。”

“是是是,止水恩人我错了。是你,当我被囚禁在洛山宗玄金牢笼之中时冒生命危险给我偷来了钥匙,是你,不顾自身安危在伍环手中夺回了我的性命。是你是你都是你,我才能像现在这样健健康康的活着。只是,止水恩人,冒昧的问一句,这次又有什么事让我做?”

连止水一般不生气,一生气,赵长青就知道,她有事要他做,这是多年来的铁律。

“我有个小师妹,天资不好,他父亲让我帮忙寻一枚五彩琉璃丹,我也知道五彩琉璃丹珍贵难寻,可我这位伯父在我小时候就对我颇为照顾,这次求到我头上,我没理由拒绝,况且我已经收了人家的酬劳,想来想去只能来麻烦你了。”连止水说是人家求到她头上,其实不然,实则是她看人家家境殷实,自己找上门去的。

“五彩琉璃丹,你说的倒轻巧,那可是八品丹药,说炼就炼的吗!”赵长青表现的异常抗拒,只不过停顿了一会儿又道:“除非你放我出去。”

“给你弄一顿你想要的吃食倒是可以,放你出去免谈,师父说了,除非你舍弃冥火,否则永远封禁在这里。可怜我这么年轻,就要一直在这里陪着你,求你件事还这么难,你这不是恩将仇报吗。”

赵长青以前也想舍弃冥火就此出去,可是冥火不是他想舍弃就能舍弃的,凤凰真火都被他放了出来,他也没找出冥火的舍弃之法,而且最后他发现冥火和凤凰真火竟然在慢慢融合,变成了一种黑色的火焰,流淌在他的元气血液里。

“连止水,你想想你这些手段,说的这些话都用过多少次了,你还没腻吗?”

“有用为什么要腻,你炼不炼,痛快点。”

“炼,一头小乳猪,一壶你师父的雨花酿。”

“好,成交。”

“连止水,我问问你,你攒这么多钱做什么,最后还不是成了嫁妆,便宜了你的未来夫君。”

“用你管?反正不会便宜你。”

这些年来赵长青不知道为连止水炼过多少丹药,挣了多少钱。起因却是他想用丹药诱惑连止水放他出去,结果诱惑不成,反被她用食物诱惑,成了她的赚钱工具,而且自己还要感恩戴德,以报恩的心态去做。

十年来,赵长青感悟良多,但不予先生十年前的一句话却一直萦绕在他心头,不曾忘记,“混元之气,不灭之体;幽幽青莲,护魂之火。可怜的孩子,都不是你自己的东西,你终究只是一颗棋子。”他越想也越觉得可怕,仿佛自己的命运真的在被人操控。

其实,封禁他的禁止,数日之前赵长青便已经可以破去,但他却在等,他想再听一次风,观一次雨。

绵绵细雨之期,赵长青喝着雨花酿,啃着小乳猪,将五彩琉璃丹丢给连止水,并让她转告不予先生,他要离开了。连止水拿着丹药急匆匆而去,不一会儿去而复返,道:“我师父说,既然听风阁已经关不住你,那么他也留不住你,但他要我问你一句话,告你一句话,师父问,天元可安否?告,尚有残躯!”

“不予不取,不予先生乃大德之人,既然如此,我也取三剑,留三剑,聊表对先生的敬意。”

赵长青十年只悟了三剑,第一剑,听风剑,悟于狂风呼啸之时,可平地起风雷。第二剑,细雨剑,悟于春雨拍窗之日,软绵藏杀意。第三剑,听风分雨剑,悟于寒风肃杀,冷雨瓢泼之夜,一剑分秋色。

赵长青留下这三道剑意,随后破开禁止,飘然而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