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梦醒
作者:笨两点的小傻  |  字数:3232  |  更新时间:2018-12-07 12:42:17 全文阅读

日本。东京市。练马区。

   天空中的云层倾轧而下,镇子里逐渐阴下来,寒风萧瑟,这样的天气恐怕不再适宜户外运动。

   大雄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他看了看周边的环境,发觉自己就站在小时候经常玩耍的空地上。那边的三根钢管仍旧横着,堆叠在一起,仿佛会一直持续下去。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呼喊着自己的名字,但那个声音隔着一季又一季的时空,等传到大雄耳中时,只剩下被掰碎的语句杂糅在风里,和冷风的“呜呜”声合而为一,再也无从分辨。

   他知道,自己一定是在做梦。

   自从那时起,这个场景无数次出现在自己的噩梦中,挥之不去。

   他看到了幼时的自己,那个时间点,他和哆啦A梦一起在空地上训练棒球。大雄至今都记得那件事的整个过场:先是胖虎提着球棍,笑嘻嘻地警告他第三天会有一场和隔壁镇子决胜负的棒球赛。如果大雄在关键时候掉了链子,等待他的将是一顿胖揍。

   再然后,哆啦A梦自告奋勇地要帮他提高棒球水平,按他的话来说——临时的努力也比毫无建树强。

   再然后……

   ————

   “呐,哆啦A梦,好像马上就要下雨了。”年幼的自己很是懒惰,或许他早就不想再练了,只是现在正好有了借口,故而分外高兴,“趁现在还没有下,我们赶紧回家吧!”

   “不行,绝对不行!”哆啦A梦的声音一向都很沙哑,他扯着嗓子喊起来会显得特别有趣,“再说你这个人一向都是这样!稍~~微碰到一点点小困难就轻言放弃了,学习也是……你知不知道,再这样下去,你肯定会变成一个一事无成的废人啊?!”

   大雄记得,这个月的一系列测试,他连着考了三个零分,或许是这些零分让哆啦A梦对他产生了危机感吧……所说的话不由自主地就重了起来。

   哆啦A梦扯着他那沙哑的嗓子,在空地上喋喋不休、义正言辞地说教着。不过大雄和他毕竟也互相磨合了有一段时间,对他会说什么、以及这些话背后的意思都了如指掌。

   “没这么夸张啦,哆啦A梦,你看……”大雄扔下棒球手套,跳过去,将哆啦A梦圆滚滚的脑袋揉来揉去(哆啦A梦的脸是由某种先进的塑化材料做成的,具有惊人的弹性),“接下来的几天都会下雨,棒球比赛肯定也会延期的……相比之下,肯定还是学校的功课更加重要吧?与其在这里练习棒球,倒不如回家去,把功课一口气搞定!是~~~这样吧?”

   一提到功课的问题,哆啦A梦的口气似乎软下来,但他还是有些怀疑地瞥了大雄一眼,自语道,“你真的会好好做功课吗……”自我斗争了一会儿之后,他终于下定决定似的,长长地叹了口气,让步道,“唉……那好吧,今天就到此为止……”

   “太棒啦!”

   “但!是!”哆啦A梦将欢呼雀跃的大雄拉住,拽到自己跟前来,用近乎逼问的口气说道,“回到家之后,你可别再找借口看漫画或者睡午觉……像什么‘阴雨天和午睡就像奶糖和咖啡一样不可分离’……之类的借口,NO~~!不行!绝对不行!明白了吗?”

   “是~~~~”大雄拉长了音调答了一句,便开始笑着收集带来的棒球器具。

   “啊呀呀……”不知为何,哆啦A梦自己也笑了,并说出了那句极为经典的台词,“真是拿他没办法啊……”

   ……

   “轰————!!”

   一个约莫三米高的时空隧道忽然炸开,从中射出一道冰蓝色的光线。几乎是毫厘之间,上一秒还在微笑的哆啦A梦就被光线轰中了身躯。大雄知道,哆啦A梦是机器人,他有一种名叫“安全阈值”的限定。当遭受到过量能量冲击时,机体会自动陷入冷却状态,并且强制关机,来进行一轮自我检修。(详情见剧场版《大雄的金银岛》)他脸上所有的微表情都在这一瞬间消失殆尽,瞳孔失去了光泽,仿佛一个坏掉的木偶。

   “扑通——”

   129.3千克重的身体摔在地上,手中的棒球滚落在地,滚到大雄的脚边。

   “哆啦A梦?哆啦A梦!你怎么了?!”大雄自然是慌了神,连忙扔下手中的球棒,朝他猛地扑过去。但不管他怎么摇晃,哆啦A梦的身体就像一滩冷掉的金属那样,散发着“死”的光泽,没有丝毫动起来的意思。

   “快醒醒,快睁开眼睛啊……!!”

   一股莫名的斥力传来,刚好将大雄年幼的躯体整个掀开,在空中打了个滚,然后又落到地上。那一瞬间,他感到后脚踝有一股钻心的痛——发力者似乎是算好了没有让他受伤,但自己仍然扭伤了脚踝。

   两个人影从时空隧道中缓缓走出,大雄认得他们的制服,那是时空警察。

   “你们想干什么?!”大雄用他稚嫩的嗓子吼叫着,他很想站起来,但右脚踝那股灼烧的痛不允许他这么做,“为什么……为什么要对哆啦A梦做这种事?!”

   那个警察收回了手中的枪(应该就是它放出了冲击波,将大雄掀飞),摆着一张公式化的脸,刻板地说道,“二十一世纪的公民,野比大雄,你好。我们隶属于时间警察组织,T·P,为二十二世纪联邦政府的正式公职人员。由于时间旅行过于频繁,不同时间线的居民时有接触,导致时间线和未来的因果律发生一定程度上的紊乱。经机器人仲裁协会、时空管院,以及世界联邦政府一致决定,收回所有跨时代服务的机器人,并从此禁止任何私人形式的跨时间旅行。”

   “猫型机器人,哆啦A梦,生产于松芝工厂,生产日期2112年9月3日,入住东京市练马区野比大雄家,现已回收完毕。”

   “不……不!等等!”大雄没有听懂他的全部意思,但他知道,这两个警察很快就会把哆啦A梦带走的,“你们不能这样!哆啦A梦他,他……他不是罪犯!他是我的朋友!”

   “所有机器人都将接受机器人仲裁协会的检查,一旦确认其向过去世界传授了不该传授的知识,就会被定罪。”警察肯定已经见过太多太多这样的情景,他的神情无比麻木,只是像复读机一样波澜不惊地重复道,“人类公民,你仍有上诉的权利。但请你注意,从今往后,未经申请的超时空旅行一律视为犯罪。”

   说完,他和同伴一人拖住哆啦A梦的一条手臂,转身走入了时空隧道中。

   “哆啦A梦……”大雄用手撑住自己的身体,勉强往前爬了几米,泪水和汗水混杂在一起,将他的脸弄得乱七八糟。

   “哆啦A梦————!!”

   他绝望地大喊起来。

   凭空降下一道霹雳,紧接着,大雨倾盆而至。

   ————

   “——!!”

   惊醒的大雄猛地从榻榻米上坐起来,几乎是在起身的同一瞬间,他的右手闪电般地从枕头下抽出一只蝙蝠标。手腕轻动,飞镖便脱手而出,“噔”的一下,稳稳插在了门上。

   凌晨四点半,四周的一切都静悄悄的。

   大雄喘了两口气,稍微缓了缓,将噩梦带来的压迫感和窒息感排出脑外。自从哆啦A梦被带走以来,已经过去了八年,但这段记忆的碎片仍然潜伏在他的DNA中。每过一段时间,他就会清晰地梦到当日的场景,好像是他自己的身体都不容许大雄忘记。那份痛苦、无力,以及绝望……他将铭记一生。

   “唉……”大雄长长地叹了口气,起身,将蝙蝠标从门板上拽下。离得近一些就能看到,门板上已经有数十个这样小小的坑洞,都是被大雄“梦中杀人”的时候扔出来的。

   他一声不吭地收拾好了被褥、枕头,将蝙蝠标藏在书桌的抽屉里。做完这些之后,大雄看了一眼电子钟,现在是凌晨四点四十分。“还有时间……”他吐了口气,转过身,走向哆啦A梦的壁橱。

   上面贴着一张长长的壁纸。

   【悬挂式秘密基地:本体是一张壁纸,贴在墙面上之后,会在内部生成一个50×50×50的立体空间,作为秘密基地。内部空间和外部空间断开,互不干涉。】

   似乎是因为流水作业,那两个警察看到四次元口袋在好好地放在哆啦A梦的肚子上,就没有再追究。当大雄那天拖着扭伤的腿,一瘸一拐回到家,发现了哆啦A梦留在枕头下的【备用口袋】时,他就已经明白……只要利用的当,自己还会有机会见到哆啦A梦。

   他可是被称为“道具鬼才”的男人啊……

   只不过,那需要计划,一个很长很长的计划。

   ————

   大雄走进了秘密基地,这里面已经被改造成了一处宽广的庄园,放眼望去,鸟语花香,美不胜收。当初他在基地的天花板上喷洒了【发光苔藓】,这些苔藓会制造出光源,每隔十二小时枯萎一次,第二天又会重新生长。拖了它的福,这里的作息时间和外界并无差异。

   走进庄园深处,有一处露天的训练场,布鲁斯·韦恩正坐在一张长椅上。他裸着上半身,满身是汗,无数的刀伤和枪伤显得格外扎眼。他看上去是在高强度的晨练,而且从各种迹象来看,他起的比惊醒的大雄都要早。

   “早安,野比君。”布鲁斯没有回头,但他听到了大雄的脚步声,“今天来的特别早呢。”

   “早安,布鲁斯。”大雄微笑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