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外科医生混唐朝 > 正文
第1章 医疗事故
作者:柳叶刀下人  |  字数:10737  |  更新时间:2019-05-11 06:53:14 全文阅读

第1章医疗事故

  今日,东南市中心医院一个爆炸性新闻,医院大外科主任金诚和分管业务的副院长师兄金实闹翻了,还打了一架,这个消息如冬日寒流一般流传开来。

  起因是博士后金诚在为一个进驻本市上市企业老总的母亲做肝移植手术,病人死在了手术台上。

  至于原因,流传版本很多。

  有人说他手抖让手术刀触碰到了大血管,患者大出血没有抢救过来;

  有人说病人本来就有高血压,术前准备不够,术中突然发生脑出血抢救无效死亡;

  有人说他昨夜打了半夜麻将,没休息好,手术过程中打瞌睡;

  第三个版本就有些凑热闹的嫌疑了。

  版本多,但是故事落幕的版本只有一个,那就是医院现在需要找一个背锅侠。

  金诚主任无论是气质、形象和条件俱佳,院务会决定这个光荣的锅准备让他背。

  他这锅一背,哭的人只有他一个,笑得人那就多了,不讲那普外科副主任有机会扶正。

笑得最欢的应该就是他师兄金实,现任东南市中心医院副院长,虽然排名靠后,但是他是博士毕业,属于业务型副院长,年轻又有朝气,在医院里属于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原来这里面大有玄机,两人都是孤儿,医院前院长金爱民结婚后只育有一女,叫金伊人。

膝下无子,碍于家庭传统思想压力,被迫在福利院领养了两个男孩,老大金实,老二金诚,既是儿子也是徒弟,他们其实还是法律上的兄弟。

  故事情节也十分老套,两人一直对这师妹伊人照顾有加,三人之间的爱恨情仇可以拍成四十集连续剧还可以拍续集。

  两人性格迥异,老大金实是胆大花心脸皮厚爱钻营,老二金诚是老实专一脸皮薄爱钻研,一个字的区别,人生道路也是迥异,老大天天围着领导转,成了医院最年轻的副院长,老二天天围着手术转成了一名最年轻普外科主任。

  老大博士毕业先回医院,老二毕业后考上世界一流医学院,攻读博士后,所以,老大近水楼台先得月,小师妹这个堡垒被大师兄那花言巧语攻下来了。

  老二一年后也毕业作为特殊人才招进医院担任普外科任副主任,手术技术一流,两年后,老主任心甘情愿提前一年退休,把普外科这份担子丢给了他。

  老二见自己心爱的师妹即将要嫁给老大金实,拿着锄头到了墙角,实在不好意思挖,他奉行的观点是爱她就要让她幸福。

  师妹结婚后,快乐越来越少,特别是五年前恩师和师母车祸身亡后,师妹金伊人再无笑颜,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再未醒来。

  从此以后,金实变化不大,继续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不久还从医务科科长荣升副院长,再次结婚,对象是传说中的地下情人。

  金诚脸上再无笑颜,孑然一身,相亲都不去,一心只顾做手术。

  这次手术事故发生后,两人进行了一次谈话。

  金实坐在副院长办公室,手里磨砂着从香港带回来的紫砂壶,做出一副领导批评下属的姿势“师弟,现在正在走医疗事故鉴定程序,如果确认是医疗事故的话,那赔偿是免不了的,我们也召开了紧急院务会,院长要我来找你谈谈”。

  金诚见他那副虚伪的脸,觉得恶心,坐在沙发上,把双腿往茶几上一丢,“砰”的一声。

金实见他吊儿郎当的样子,心里有些不悦,喝了一口水掩盖了下去。

“我们之间恐怕没什么好谈的”金实头也不抬说道。

  “师弟,你一直是我们医院的一把刀,你是最好的外科医生,这个事情总要有个交代吧”金实苦口婆心。

  金诚有些恼怒:“我当时说这个病人目前不适合动手术,是院长和你苦口婆心说她是什么大企业家的母亲,这是一次提升医院形象的大好机会,现在出了问题,把锅丢给我,这锅太黑,我一个人可背不起”。

  金实脸一黑:“你是医生,你就应该为病人负责,手术能做就做,不能做就不做,这和谁要你做怕是关系不大吧,你当时只是说不适合,并没说不能做,这是两个概念,现在总不能推卸责任吧,

另外手术二助和三助都反应你采用的术式是国际最新术式,并没用传统术式,这也怕是患者死亡的原因之一吧”。

  金诚嘿嘿冷笑:“我是主刀医,我有权利采用什么术式吧,呵呵,你现在来质疑我的手术方式了吗?

这可不是第一例吧,记得去年我通过这种术式成功进行第一例肝移植的时候,你大言不惭地在媒体前面大吹特吹我们医院牛逼得不行,成功了是医院牛逼,失败了就把屎盆子扣到我头上了”。

  金实做出无奈的表情,故意一副欠揍的表情道:“师弟,你进医院以来,你对我的工作一直是很支持,现在我承担多大的压力,你呢,不顺意就跑到我办公室来骂我一通,你看看现在还把脚放那么高!我呢,对上我要做好解释沟通,对下呢,我又要做好安抚工作,这夹心饼干可不好吃”。

  金诚正在茗茶,见他如是说,呸的一声,把茶叶吐得老远,狠狠望了他一眼:“我是来骂过你很多次,那都是你沾花惹草对不起师妹,工作上你是大院长,我哪有资格骂你”。

  金实有些尴尬!眼前这家伙一直就没有把自己当过领导!你别不把村干部当领导:老子会让你好看!

“今天只谈工作,其他事情先放一放,病人死亡到底是不是医疗事故,相关部门已经成立了调查组,媒体也一直在跟进,高层都已经惊动了,医院压力很大,总要有个交代,家属一口咬定是你技术不过关”。

  “事情也出了,我也不好受,无非就是撤职,处分、开除,劳资无所谓,爱咋咋地!丢锅甩盆一直就是你们这些高高在上领导的作风!平时嘴上说好好干!有困难找领导!现在困难来了,为了自己那顶乌纱帽,都开始往后撤了!我看着你那副嘴脸都是恶心!我有些好奇!”

“好奇啥?”

金诚哈哈一笑“就是你自己这副嘴脸,怎么吃下饭的?不觉得恶心吗?”

“你...我们今天只谈工作!少扯这些负能量”

“也好!说到你心坎了!怕了!该怎么样怎么样吧,你做大哥的千万别为难!该踩狠狠踩!”

  金实心想你早讲不就结了,害得我苦口婆心这么久,露出一副关心的表情:“医院的意思是撤职调离岗位,先到病案室过渡下”。

  金诚一听!骂你们祖宗十八代!伸了伸懒腰:“你们让我去整理病历,这TM是谁想出来的?”。

  金实尴尬,暗道只有我这么聪明的人才可能想出来!你不是嚣张吗?我让你再病历室嚣张去!

“这个是我提出来的,院务会的意思是让你回家反思,我觉得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病案室也需要高学历人才嘛,你可是毕业于全世界最顶端的医学殿堂,也可以把那里的先进病历管理经验吸引到我院嘛,你这应该是我市病案室学历最高的人了”。

  金诚见他那副不哭不笑的脸,更加恶心了:“亏你想得出来,你也是博士毕业,你怎么不到停尸房去守尸体呢,那里更需要你这种心中有鬼的高学历人才呢,你一去,停尸房的众鬼学历水平都会有一个提升!

我主动辞职吧,这是我师妹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地方,每一个角落都有她的身影,我一刻也不想多待,另外我看到你那张丑恶的嘴脸也是一种煎熬”。

  金实把玩着紫砂茶杯,如果打人不犯法,早就想把紫砂壶丢过去,我忍你已经很久了,冷静!我是领导!

怎么能跟眼前这个智商一流,情商经常余额不足的家伙置气呢!语气中多了些语重心长:“师弟,过去的事情你总是放不下”。

  金诚见他无所谓的样子,心里更加不爽:“我当然放不下,我有良心,你的被狗吃了,什么都能放下,你我本是孤儿,没有恩师和师母的养育之恩,你特妈说不定在医院门口讨饭吃”说道动情处,脏话也出来了。

  金实见他如此说,也有些烦躁:“要不是你,师妹也不会死,我们每次吵架的原因都是她天天念金诚师哥如何如何好,所以你才是罪魁祸首”。

  金诚见他没一点悔过之心,一步上前端起紫砂壶对他脑袋砰的一声砸了下去,这波神操作!金实万万没有想到!

“你放屁,你对她好,她会念别人的好吗,这是替我师妹砸的,你不沾花惹草,她怎么会得抑郁症自杀,以前我是你的师弟加属下,从今日起,劳资不伺候你了,你可要记住,我金诚离开医院不是劳资出了医疗事故,而是我们师兄弟这艘破船闹翻了”。

  金实没想到他居然敢动手,自己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血随着耳边流了下来,头部也传来痛疼!他愤怒地看着他,自己完全可以动手还击,但是这样一来就有些麻烦,毕竟副院长位置在这摆起,他马上就是无业游民破罐子破摔,自己毕竟是个好罐子。

  一会儿保卫科上来了十几人,大家见左边是副院长,右边是外科主任,有些小尴尬,不知如何是好,正好警察叔叔也来了,了解情况后把金诚带到了派出所。

  不到一个小时,一个警察和颜悦色道:“金医生,金院长坚持说是自己不小心摔的,和你没有关系,你可以走了”。

  “原来如此,居然没摔死丫的,真是可惜”。

  警察叔叔笑笑不做声。

  金诚走出派出所大门,见旁边停了一辆橘色熊猫猫,拉了半天门没有拉开,顺势踢了一脚。

  里面一个绝色美人儿正在睡觉,美梦中开着劳斯莱斯幻影正在欣赏沿途风景,车子突然一个震动,吓了一跳,睁开眼睛立即下车:“老板,里面感觉怎么样”。

  金诚见她要过来给自己开门,索性还停手不开车门了,等她过来,嘴里道:“谁去谁知道”。

  她屁颠颠跑过来把门打开,做出一副请的姿势:“恭迎老大回宫”。

  她。

  她叫桂灵。

  本是普外科的一名护士,当时是医院院花,三年前配错药,虽然没有造成什么后果,家属不依不饶被医院开除,走投无路,金诚作为科主任帮她在医院旁边开了家金桂大药房,从此以后,除了以身相许他不同意外,洗衣、做饭、接送等等都被包了,职务为经纪人。

  金诚坐在副驾驶上,把靠椅摇到了最低,懒洋洋道:“把热空调打开,我要享受下生活”。

  “臣妾做不到”。

  金诚汗:“老子有点冷,热空调又不耗油,真够狠的,啥时候又学了新词汇”。

  桂灵呵呵笑,深情地往了他一眼:“最近宫廷剧追多了嘛,臣妾真的做不到,空调风扇坏了,还没来得及修”。

  “那我去打的士算了,你这破车,热天要你打开冷空调,你又说排量低了带不起,容易熄火”。

  “确实带不起,1.0排量还是太小了,你可不要看不起她,她每天随我们风里来,雨里去,重来没掉过链子,质量是杠杠地”。

  “打住,姑奶奶,厂商给你多少广告费,还在我耳边大吹特吹,起驾吧,寡人累了”。

  桂灵呵呵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好嘞!”。

  路上,桂灵见他眯着个眼睛,忐忑问道:“老大,那个那个......”。

  “今天勿谈国事,关于医院的小道消息,更是没有兴趣”。

  桂灵尴尬,转移话题道:“我药店门面我已经帮你买下来了,对方要一百八十万,我磨破了嘴皮砍了十五万下来,以后你就是我的包租公了,你把身份证给我,我就会帮你办好了”。

  “算了吧,门面写你的名字吧,你是我的妹妹,算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桂灵一个急刹,金诚一个顺滑差点从座位上滑了下去,嘴里骂道:“你特妈!咋开的车,劳资还好把座椅放了下来,不然脑袋都被撞破”。

  桂灵拍着方向盘恶狠狠道:“老娘不是你妹妹,我说了很多次”。

  金诚见她真发了脾气,嬉皮笑脸道:“老爹我也说了多次,你咋不听呢,还老娘,我才是老爹呢,我今年38岁,你26岁,我比你大一轮,那门面爱要不要,反正我已经把那余款都打过去了”。

  桂灵把手刹一拉,红着脸道:“今天我们把事情扯清楚些”。

  金诚暗自叫苦:“这破车多冷,那我们到旁边咖啡厅去扯”。

  “不行,就要在这里扯”她嗔怒道,眼睛血红,正在泪如泉涌的边缘。

  金诚正要开口,突然手机欢乐地叫了起来,他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按了免提键:“护士长,您好”。

  电话那头:“老大,医院刚才全部中层干部召开紧急会议,说说......”。

  金诚波澜不惊:“说吧,没事,我扛得住”。

  “他们说,这次手术事故,虽然不能定性为医疗事故,你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你自己已经引咎辞职了,医院已经和患者家属达成了和解协议,现在正在召开新闻发布会”。

  金诚伸了个懒腰:“没错,劳资不伺候他们了,我抄了医院的鱿鱼,他爸爸的,招一个人上班初试、复试、笔试、面试、还要考察半天,今天,我就几个小时前提出辞职,现在就迫不及待开新闻发布会了”。

  护士长低声抽泣:“是啊,真想赶尽杀绝,会上还说医院领导三番五次要你注意医疗风险,说是你刚愎自用,不听劝,你师兄还说他是流泪斩马什么来着,他也很痛心,他那虚伪的样子看着都可恨。

这新闻播出去,金主任您以后怎么办,这如何是好,你技术这么好,人又好,我们都舍不得你呢”。

  一股心酸蔓延上来,金诚望着远方的车流,暗道这是要把自己赶尽杀绝啊!安慰道:“护士长,你可要挺住,这句话说给我听可以,院领导找你谈话,你可要反着说,不然的话...”。

  “那...那...您今后怎么办,这个事情这么大,周边医院都可能不好待”。

  “放心,感谢您一直以来的支持,我呢,技术在手,天下我有,哪里没有饭吃,我早就想离开医院了,只是一直下不了决心”。

  “姐姐知道你的意思,那啥,我有事,先挂了”。

  桂灵本想发一通脾气,见他这么惨,还是忍着不做声。

  金诚把手机一丢:“喊上马义,我们去庆祝下”。

  桂灵没好气道:“喊他干嘛,见他就烦”。

  “我就真搞不懂你们年轻人,马义人长得帅,够义气,又是研究生毕业,市一医院外科医生,哪点配不上你,再一耽误,你都要变成剩女了,我都为你捉急”。

  “他人是不错,但是我这一辈子只喜欢......”。

  金诚喝道:“打住,有些话不要随便说出来,你还年轻,一辈子还长着呢,不要随便下定义,但我这一辈子只喜欢你伊人姐姐,我今天受的打击已经够惨烈了,只想平静地吃一顿火锅,你把那马义喊出来,要他陪我喝酒”。

  三人到了山城恋人火锅店坐定后,马义热情打招呼:“金老师”。

  金诚马着脸:“从今往后,你喊我大哥吧,你就是实习到我科搞了一个月,天天老师、老师都叫生分了,桂灵是我妹妹,你以后就是我的妹夫,以后也叫我老大吧”。

  马义啪的起身:“谢谢大舅哥成全,来我敬你一杯”。

  桂灵憋着脸道:“毒蚂蚁,老娘都没有点头,你倒大舅哥叫得欢”。

  金诚见她嘴里毒,批评道:“你再说也是我们医院的院花,哦,前院花,能不能把嘴巴放干净点”。

  又道:“桂灵,我写的那书现在什么情况”。

  马义一听来了兴趣!插话道:“老大,你写的《外科医生的那些事儿》写得真好,故事新颖独特,手术描写太详细了,现在我们科室都是一人一本,基本上当教科书看呢,就连我们大外科主任都在办公室悄悄地看。

他有一次还问我这个笔名叫大医精诚是哪个,我告诉他说就是中心医院的金诚主任,他嘴里嘟哝道:难怪这么耳熟,我们科室竞争不赢别人,我是彻底服气!现在他听说你撤职了,只怕是笑得合不拢嘴”。

  金诚撇嘴一笑:“哪有那么夸张”。

  桂灵见马义打断了她说话,白了他一眼:“懒蚂蚁,你看看我们老大,别人打麻将,他在构思写作,别人去唱K,他在构思写作,别人在那勾心斗角,他在构思写作,多学学”。

  马义脸红:“我正在努力向老大靠拢”。

  金诚和颜悦色道:“别听桂灵胡说八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最重要的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把握当下”。

  “老大,目前已经发表了五本,第六本差不多也可以发表了,编辑上星期还给我打了几次电话催稿,你现在失业了,刚好可以专心创作了,这不上班,每个月都有上十万的版权费,我要是你,早周游列国去了”。

  “周游列国呢,没兴趣,上星期我和米国导师联系了下,我准备出国一段时间”。

  桂灵惊道:“一段时间是多久”。

  “一年,亦或是十年、二十年”。

  桂灵听了暗自心惊,正准备发话,接到一个电话

“两位大侠,我父母从农村过来了,我要送钥匙回去一趟,你们两个不许跑啊”。

  金诚见桂灵走了出去,对着马义道:“爱她吧”。

  马义斩钉截铁道:“喜欢,只是她喜欢...喜欢...”。

  “回答错误,我问的是爱不爱她,不是喜欢,我也喜欢她,却是兄长般喜欢,你不一样”。

  “嗯,老大教训的是,我爱她”。

  金诚喝了一杯,继续道:“爱她就要去争取,我以前和你一样,爱一个人以为只要她幸福就可以了,后来证明我错了,你只有牢牢把她抓在自己手里,你才能给她稳稳地幸福,我和那狗屁师哥,你知道吧”。

  马义不好回答,他口中的狗屁师哥曾经也是自己的带教老师,喏喏道:“知道一些”。

  “我不希望你做我们中的任何一个,我是一个孤儿,现在这世界上只有桂灵算是我唯一的亲人,所以我出国后希望你能好好照顾她”。

  “老大,你也清楚,我哪有资格照顾她,我无房无车的,不过我会保护她不让别人伤害她”。

  “你和她都来自农村,家底虽然薄了些,但是莫怕少年穷,慢慢会好起来,走,我刚好约了律师过来,你一起去做个见证”。

  结账付款,两人打的到了尚品咖啡。

  金诚到了包间,见一个斯文的中年男人。

  金诚介绍道:“陈大律师,这是我妹夫,马义医生”。

  望着马义道:“这是陈大律师,我们十几年的朋友了,刚才突然下起了暴雨,所以来晚了些”。

  陈律师是一个精干的年轻人,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全身一尘不染,精致的装扮和金诚吊儿郎当的样子形成了鲜明对比!:“你来早了我还奇了怪了,你那经纪人妹妹没有来?大家请坐”。

  金诚也不绕弯子:“她等下过来!这样,我后日出国去了,有些事情我要安排下”。

  陈律师摇了摇头:“哎呀,我们这潭水还是没能把你这条鱼留住”。

  正在说话,桂灵急冲冲地进来,嘴里骂道:“两个王八蛋,说了等老娘,居然自己跑开了,这电闪雷鸣,也不怕被雷劈”见陈大律师在,尴尬道:“大律师,你咋来了”。

  四人坐定后,金诚道:“这样更好,大家都在,我写了一份委托书,陈大律师你全权处理这些事情吧”说完把一叠资料丢给他。

  陈律师看了看,说道:“既然如此,你对着镜头用视频录下来,做一个视频见证吧!假若出现什么纠纷,你也不用跑老跑去了”。

  金诚对着摄像机:“我,金诚,身份证号码.....名下书香名邸17号独栋别墅和东南市中心医院门口2号门面赠予给桂灵。

《外科医生的那些事儿》作品含“大医精诚”笔名所有权益赠予马义,生效时间为他们两人结婚证时间为准,任何人不得有异议,所有事项全权委托浩瀚律师事务.....负责”。

  桂灵见他说了一大通,像立遗嘱一般,哇地哭了出来:“你就丢一工作而已,千万别想不开”。

  马义也流泪:“老大,你就是出国而已,作品你还是可以在国外更新的”。

  金诚道:“十年前,我之所以回国,就是因为伊人师妹,今天我做一个了断,也希望你们成全我,那个作品,你如果想继续更新,也是个不错的注意。

我可不希望出国后,一会儿桂灵给我打电话说,老大,我的铺面房租少点,一会儿,马义又给我打电话说有个编辑要怎么这么地,我以前活得太沉闷了,我想重新活一回”。

  桂灵还要辩解。

  陈律师边整理资料边说道:“桂灵妹妹,按照金大哥的意思办吧,他就是一奇葩,不要和他讲仁义道德,现在法律程序都走完了,就等你们那张结婚证了,别让大家都为难,你看看这上面签字都签了一大摞,总不能让我再搞一遍吧。

况且,我这佣金你看什么时候付,我到时候好给你封一个大红包嘛”。

  “嘿嘿,确实,我的钱全部在桂灵那,你找她要吧,剩下的就算我送的大红包吧,只要给我点路费就可以了,导师说我过去了包我吃住,我要重头做人,说不定哪天娶个洋妞回来”金诚露出一副开心轻松的表情。

  “桂灵妹妹,你看看,你才是隐形富豪,奔驰宝马你不买,居然还开过破猫猫,这以后进别墅区,保安都不一定给你开门”

  “我就不解,这臭蚂蚁哪里好了,我就没发现老大你需要对他那么好吗”。

  马义尴尬笑笑:“我其实蛮好的”。

  金诚正要开口,电话欢快地叫了起来,立即道:“大律师,摄像机还没关吧”。

  陈律师摇了摇头:“刚竟和你吹牛了,忘了关呢”。

  金诚露出调皮地微笑:“别关,把这一段电话录音录上,下次你打包发给我,切记,可惜看不到对方哪张脸,不过有了声音也不错,哈哈哈哈”。

  金诚把免提键打开:“喂,哪位”。

  师兄金实在电话那头没好气道:“你说我是哪位”。

  金诚忍住笑:“哦,没听出来!到底是哪个阿猫阿狗嘛,不说我挂了啊”。

  “我是你师兄,今天医院开了院务会,院方出面赔偿了八十万,医院的意思是要你出一部分,我苦口婆心讲了一大通最后才没要你负责”。

  “那我还得感激你了”。

  “这个倒不要,现在医院的意思是说,虽然你不是科主任,还是希望你回医院继续添砖加瓦,贡献一份微薄之力”电话那头道。

  “那我猜猜,是不是医院保安需要一个高学历人才,想要我去啊”。

  “师弟,你就是调皮,医院呢,希望你在挂号室过渡下,等事情平息了,再把你调回外科”。

  “哦,昨天是病案室、停尸房、今天又到了挂号室,我看是你舍不得我走啊!一直以来,你就逊我一筹,总想踩着我!现在突然走了,不适应了,心里空闹闹的!是吧?”。

  “哪里、哪里,外科的医生、护士都舍不得你走呢,医院领导更是舍不得,你不会到河西的一医院吧”他试探道。

  金诚心想这才是你这次打电话的核心,调皮道:“呵呵,我啊,我要重新活一次,当然,前提是要把你甩得越远越好”。

  “啥意思”电话那头道。

 “我出国呗,我有个事情倒还想告诉你下,我那啥,我在国内的所有财产都做了赠予”。

  电话那头出现了紧张的意味:“什么意思,你那栋别墅赠送给谁了”。

  “何止别墅,还有医院门口那个门面,另外那小说的版权我都赠出去了”。

  电话那头声音都有些颤抖了:“你什么意思,你那小三的门面你也买下来了,哦,不对,你还没结婚,女朋友,你对你女朋友是真好”。

  桂灵一听,满脸通红,准备发声反驳。

  金诚用手压了压意思要她稍安勿躁:“在法律上呢,你是我哥,又是师兄,但是考虑到你对我一直的照顾呢,我这次把所有身外之物都赠予给了你口中的那个女朋友。

哦,不对,我今天正式通知你,我认她做我的妹妹了,你的儿子要是叫她声姑姑呢,她可能会给他发颗糖啊啥的”。

  电话那头气急败坏:“金诚!你虽然恨我,但是我儿子天天喊你叔叔啊,亲情你也不要了,更何况你那套别墅还是我去帮你选的”。

  “是吗,如果我这个侄儿子是伊人生的,那我这些东西全都可以给他,可惜啊,是小三生的,你说可笑不可笑,你还笑我有小三,哦,忘了告诉你,学校那门面是180万左右,我那别墅应该值两百万”。

  “你就是个王八蛋,那别墅起码也值四百多万,老子当时不劝你买,你那鼠目寸光还在住筒子楼”电话那头咆哮道。

  金诚听到电话那头的咆哮声,心情一直就没有过的舒畅,继续悠悠道:“我写了这么多年小说,那啥,存款多少来着,我问问妹妹桂灵先,你等下”。

  金实继续咆哮:“问你妹!除非你们扯了结婚证,否则的话,她怕拿不到一分钱”。

  金诚前所未有的开心:“稍安勿躁,我问了,我的存款是425万七千,哈哈,当然了,这些还不包括那小说后续的版权和收益!老子现在给你打电话,我的账户都在进账!当然了你这种人肯定不会打赏,下面有几个骂我的读者不是你吧?”。

  金实在电话那头心急,想着他可是一根筋,肯定说到做到,口气软了下来:“一切好商量,师弟,你在哪,我带上你的侄儿过来好好谈谈”。

  “谈啥,我们在电话里谈得蛮好,这刮风下雨的,你做了那么多亏心事,出门别被雷劈了,你被劈了也就算了,那小三侄儿子多可爱”金诚继续道。

  “师弟,我们之间太多误会,你看在师妹的面子上,我们坐下来谈谈,你不是要出国了吗,我给你践行也好啊”。

  “好啊,那你现在就给我说,你错了,你当时做了对不起师妹的事情,你是混蛋,不是人,我开心了,说不定我给你留点东西,你这一辈子都用不完,你快点考虑吧,我公正快做完了”。

  电话那头一时没有了声音,犹豫了一会儿:“师弟,我...我...我不是人,我是王八蛋,是我害了师妹,特别是在师傅师母去世后,我没能照顾好她,当时,陈兰也怀了我的孩子,更是苦苦相逼,伊人吃安眠药的时候,肚子里还有我们的孩子”。

  金诚听到这里,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颤颤巍巍道:“你不是人,你也一直没有告诉我”说完任泪水往下流。

  桂灵上前给他擦了擦,在他耳边悄悄道:“老大,挂了电话吧,已经过去了”。

  电话那头也传来哭泣声:“我也是后面整理遗物的时候发现B超单才知道,我过得也很痛苦”。

  金诚伤心得说不出话来。

  电话那头又道:“师弟,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不是想窥探你上千万的财产,只是就这样轻易给了别人,我心有不甘”。

  金诚调整了下情绪:“什么叫别人呢,我这么多年来吃喝拉撒,甚至是一双袜子,一直以来都是我妹妹桂灵照顾我,你作为曾经的大哥喊我去吃过一顿饭吗,我不知道你所谓的别人是怎么定义的,在我的字典里你才是别人”。

  电话那头有些恼怒:“你,你,你刚才说了我道歉你就.....”。

  “我是说了给你留点东西让你终身受益,一辈子用不完,这个东西就是做人要有良心,你和我不一样,你走的钢丝绳,我走的阳光大道。

今日我摔了一跤,明天就爬起来了,你要是摔一跤可就永远爬不起来,一千万在我这里不算什么,在你那里的话,可能就是牢狱之灾,你好好想想我说的话”。

  “你他马少教育我,你没有资格!到时候法庭上见吧”。

  金诚暗道这才是你!冷冷道:“哦,忘了告诉你,我比你多读一年书,所以想东西稍微多了一点,就算我死了,你都得不到一分钱,还有就是对我妹妹客气点,你和我的所有通话都被录了音,我会交给我的多位朋友。

如果哪天真到了法庭上,这段录音就会发到东南市中心医院每一个员工手里面,让大家都看看您这丑恶的嘴脸,我都好期待呢,不知金大院长录了音没”。

  电话那头气得吐血:“你够狠!你去死!今天起!我们兄弟恩断义绝!”电话嘟嘟嘟响了起来。

  陈律师知道这两兄弟不太对付:“金大哥,我们是多年的朋友了,事情都过去了这么多年,应该要放下了,后面还有几十年呢,你这么年轻”。

  马义也是深有感触:“老大,没想到,你对伊人姐姐用情如此之深”。

  金诚整理了下情绪:“这段视频别发给我了,桂灵和马义留一份吧,如果他真的要起什么幺蛾子的话,你们也别客气,对待坏人不要和他讲什么仁义道德,直接用他办法回敬给他是对敌人的最大尊重,我呢,是彻底放下了,我出去吹下风”。

  马义急道:“外面打雷下着雨呢”。

  “劈了更好,一了百了”。

  桂灵道:“好了,去吧,别打湿了衣服,你就是不会照顾好自己!”说完为他整理了衣服。

  陈律师起身:“那我先回去了,到时候把资料发给你们”。

  金诚站在窗外,雨水在车灯照射下像鹅毛一样飘下,川流不息的车流,承载每个人的梦想,感觉自己回国十几年来就是一瞬间,虽然回不到过去,但也不算太远,仿佛就在昨天,楼下传来师妹伊人呼喊声:诚师哥,晚上吃鱼,我喜欢你做的剁椒鱼头。

  此时,嘟嘟嘟短信提示音不少,应该是刚才打电话期间很多人电话打不进来,现在都排着队进来。

  金诚也不理他,任他嘟嘟响,一会儿,电话铃声又欢快地跳了起来,他拿起电话一看是古董店老板的电话,他接电话道:“啥情况,老懂”古董店老板叫陈冬,平时叫老董老董习惯了,要说爱好,除了写小说外,这就他最大的爱好。

  电话那头道:“金大主任,你这电话是收费电话吧,怎么一直打不进来,我告诉你个天大好消息,你现在那块玉佩是唐朝的文物呢,后面那一排小字是: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我翻了好多资料才查到呢,怎么样,开个价吧”。

  金诚费了老大劲才从衣服领口把玉佩翻了出来,看着这玉佩晶莹剔透,后面小字实在太小,看不到但是能摸到,嘴里念到:“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心里怦怦直跳。

  电话那头道:“怎么样啊,开个价塞”。

  “不卖,这个是假的”心想这是恩师留给自己唯一的东西了,给劳资一座金山也不卖,只是一直以来,不知道后面这串小字是什么,心想她一直以来都在自己心脏最近的地方。

  电话那头急道:“假的我也要了,你...开...个...”。

  金诚正准备说话,突然一道闪电劈了下来,随后“轰隆隆”一声响。

  他眼前一片白,耳朵里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心脏紧了几下,脑子里也是一片空白,眼前所有景象都模糊了起来,犹如噩梦中,四周空空如也,想抓住那玉佩,但是抓不到...

柳叶刀下人
作者的话

普外科博士金诚,一不小心穿越到了唐朝,没有检查化验单!更没有B超和CT!隔行如隔山,老本行才是王道!一把柳叶刀做金手指,横扫唐朝民间和朝堂!皇后娘娘乳腺炎必须要手术切!贵妃娘娘痔疮提着脑袋也得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