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我命由鸡不由天 > 第三窝 南宠国篇
第八十三蛋 鸡米花vs钢尾三蛇!
作者:夜月星舞  |  字数:3896  |  更新时间:2019-02-21 18:54:38 全文阅读

当前战况:鸡公煲与鸡腿饭方面,蛇尖果露出毒牙,准备施展真正实力;狗戴方面,蛇卫讲述完狗拳的秘密之后,又开始边打瞌睡边应付狗戴的攻击;鸡米花方面,钢尾三蛇再次做好螺旋蛇炮的架势,鸡米花的剑已经快到极限,似乎已到了危机的边缘。

  

  “螺旋蛇炮!”三蛇异口同声,钢尾蟒蛇再次被发射出来。

  鸡米花双翅握剑,将大量战威凝聚在剑上,但还是跳向一边进行躲闪。

  蛇炮这次并未钻地,而是贴着地面开始水平滑行。

  另外两只钢尾双蛇连忙去追钢尾蟒蛇,其他保卫团成员又在大声抱怨着鸡米花没素质。

  鸡米花并没有理会,而是继续将战威集中于剑上:总感觉有些不对,果然,十几年过去了,我还是无法掌握这招么?

  保卫团成员冲向鸡米花,鸡米花瞬间将十几名蛇族斩倒,但剑上缠绕的战威却散了一大半。

  “她的体力应该也差不多了吧?怎么还这么强?”一名保安团蛇族边向后退边问道。

  “不知道啊,感觉比团长还强。”另一名蛇族也害怕地说道。

  “我记得鸡族应该一般被叫做‘弱鸡’才对,这只鸡怎么这么强?”又一只蛇族颤抖地说道。

  “大家不要慌!”一只蛇族站了出来,“看她气喘吁吁的,也应该快到极限了,我们再坚持一下!”

  保卫团成员们确认了一下眼神,又冲向了鸡米花!

  远处的狗戴察觉到了鸡米花的异常,大声问道:“鸡米花!你还好吧?”

  “我还好!”鸡米花回答后,又斩倒了数只蛇族。

  “少爷,”鸡腿饭也察觉到了状况,“花花姐那边好像有一点不好了!”

  鸡公煲与蛇尖果同时看向鸡米花方向。

  “哈哈哈!”蛇尖果笑道,“现在自首的话,还能帮你减一两年!”

  “自首?我吗?给我个莫须有的罪名!?”鸡公煲笑着说道,“你当你想对鸡做什么就做什么吗?”

  “莎莎~(蛇叫声),说得也是,你就等着一会儿被我毒死好了。”蛇尖果大笑着说道。

  “你这辣条,没听说过一句话吗?”鸡公煲认真起来,“鸡的命运,应该由自己来掌控,也必须由自己来掌控——我命由鸡不由天!”

  “不由天?哈哈哈!”蛇尖果大笑。

  “花花!”鸡公煲认真盯着蛇尖果,向鸡米花大声叫道。

  “干什么?”鸡米花边斩倒旁边蛇族边应答。

  “别逞强!需要帮忙的话就咯儿一声!”鸡公煲微笑着说道。

  “哈啊?”鸡米花生气的说道,“鸡公煲,你把我当成谁了?”

  “败了可别怨我不帮你啊!”鸡公煲略带挑衅说道。

  鸡米花顿时怒火上头,用带着热气的战威挥剑,斩倒十几只蛇族,生气地说道:“你把自己当谁了?敢和我这样说话?等事情完了之后你给我等着!”

  鸡公煲下意识地摸了摸尾羽。

  “少爷,真的没事吗?”鸡腿饭担心地问道。

  “花花说交给她的话,就一定没问题,”鸡公煲用翅指向蛇尖果,“我们全力搞定这根辣条就行了!”

  “少爷,我明白了!”鸡腿饭也瞬间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蛇尖果身上。

  

  钢尾三蛇又再次组装好螺旋蛇炮,周围保卫团成员散开。

  鸡米花站在原地,双翅握剑,再次将大量战威缠绕于剑上,心里有一丝埋怨:鸡公煲那个家伙在战斗的时候说什么胡话?但……也多亏了这个,我现在冷静下来了。

  

  十几年前,一个晴朗的下午,在禽国鸡国劲脆鸡堡西侧的中央骑士团别墅。

  十几名骑士装扮的鸡族排成两列,其中就有我们熟悉的鸡米花、鸡排和鸡肋。

  在队列的前方,教官鸡昂起头背着翅,好像在讲着一些大论。

  一只年幼的小母鸡却睡着了,还打着大大的鼻泡。

  教官鸡察觉到,突然大声问道:“你们的职责是!?”

  “一切为了鸡国!”全体成员敬礼并大声回应。

  年幼的小母鸡瞬间被吓醒,揉了揉眼睛,含含糊糊地问道:“开饭了么?”

  所有成员大笑。

  教官鸡叹了口气。

  小母鸡这才反应过来,露出天真的笑脸。

  “各位,”教官鸡认真说道,“我给你们教过很多次,所谓‘一切为了鸡国’仅仅是让你们忠于国家一句口号,当面对危机的时候,我希望你们首先保护好自己和同伴,只有好好活着,才有资格说‘为了鸡国’!”

  “明白!”成员们异口同声。

  “我要说的就是这些了,最后……”

  “老师老师!”年幼小母鸡插嘴道。

  “咳咳,最后再强调一次,别叫我老师,要叫我教官!”教官鸡昂首说道。

  “我最近在想一件事。”年幼小母鸡说道。

  “说来听听。”教官鸡说道。

  “我最近在想,如果是同样的剑,怎么用同样的剑把另一把剑劈断,但试了几把剑之后,发现就算使用战威和战气,也没办法做到每次都斩断,就算斩断了,我翅上的剑也会有伤口。最后,零花钱也花完了……”小母鸡有些失落地说道。

  “零花钱的事情,你可以把发票给我,我帮你走骑士团报销流程。”教官鸡得意说道。

  “真哒!老师,你太好了!”小母鸡非常兴奋。

  “教官,”鸡米花出列认真说道,“报销应该不是重点吧?”

  “是重点!”小母鸡嘟着嘴对鸡米花说道。

  “有什么疑问吗,鸡米花中等骑士?”教官鸡问道。

  “我比较在意的是用剑斩剑,或者说用剑怎样斩开异常坚硬的物体,而且让剑损伤降到最低。”鸡米花认真说道。

  “这个么……”教官鸡想了想,“虽然是超纲内容,但你们今天也毕业了,给你们展示一下也没事。但听好了,如果练不会的话,也不要气馁,毕竟是高级招数,练十几二十几年才学会也很正常,知道了么?”

  “那老师练了多久啊?”小母鸡兴奋地问道。

  “这个嘛,展示完再告诉你们!”教官鸡得意说道。

  教官鸡看了看周围,发现附近没什么好斩的东西,突然发现,别墅大院内一块草坪上多了一个大金属方块,足足有四五米高。

  教官鸡带队走过去,敲了敲,说道:“这个里面好像是空的,但钢板的厚度应该在200毫米以上,就拿这个给你们示范吧。”

  “教官,真的没事吗?这个我们都不知道是谁的?”鸡米花问道。

  “没事,一个大钢罩而已。”教官鸡说道。

  教官鸡拔剑,将剑展示给大家,开始将大量战威凝聚到剑上,讲解道:

  “你们应该都知道了,战威有增强身体强度的用法,但还有一种用法,就是增强武器的强度。首先,要做的就是像我这样将大量战威缠绕在剑上。”

  紧接着,所有成员发现,缠绕在剑上的战威不断向剑身集中。

  教官解释道:“其次,就是将我们的战威聚合于剑上,一边聚合一边找着感觉,这种感觉我们叫做‘武器的战威频率’。”

  之后,剑上缠绕的战威渐渐消失,仿佛融入剑中一般。

  教官继续解释道:“找到武器的战威频率之后,我们做的就是让聚合于武器的战威以同样的频率进行震动,这样,就可以很容易地将战威融于武器之中。”

  所有的成员看得目瞪口呆,但就在所有成员都惊叹之时,又发生了变化。

  只见剑开始向外释放战威,引起了周围的风动,教官继续讲解道:“最后,也是最难的一步,我们将战威融入到剑内之后,剑自身是无法产生战威的,而剑中的战威,却处于不断消耗的状态,就像高浓度的水自然流到低浓度一样,虽然我们控制了战威,但剑中的战威依旧会泄露。这样的话,我们要做的就是让剑与自己的身体形成战威循环体,也就是将马上被泄露的战威进行回收,再注入新的战威,有些书里叫做‘人剑合一’,但其实没那么夸张,这招叫做……”

  

  “似乎就是这种感觉……”鸡米花自言自语道。

  只见鸡米花缠绕在剑上的战威聚合于剑,不断融入剑中,又从剑中释放出了战威。

  不远处,钢尾三蛇准备好了架势。

  “大哥,那只母鸡好像有些不妙啊!”一只钢尾蛇。

  “别在意,估计是觉悟了,知道无法对抗我们的旋转蛇炮,准备投降!”钢尾蟒蛇族说道。

  “三!二!一!旋转蛇炮!发射!”三只异口同声。

  宛如巨大电钻般的钢尾再次向鸡米花袭来。

  鸡米花眼神瞬间犀利了起来,释放出大量寒冷的战威。

  钢尾蟒蛇族察觉,冷笑了一下,瞬间将寒冷战威冲散。

  鸡米花摆出弓步,口中默念:“战威,一斩——钢断!”

  在剑与钢尾钻接触的一瞬间,出现了一道极为刺眼的闪电!但周围的所有成员依然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一切!

  然而,随后,所有的看者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钢尾蟒蛇脱离了钢尾,自身的尾部受到严重的斩击伤,似乎已经失去了意识!

  钢尾,在钻到地上之后,转了几下,瞬间崩出无数碎片,彻底被摧毁!

  而另一边,鸡米花拿着剑,好像一点事都没有!

  

  教官鸡向巨大钢壳斩去,一瞬间,钢壳被斩成两半,收剑,面朝所有成员。

  “就是这样了。”教官鸡昂首说道。

  所有成员都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见,目不转睛地盯着破碎为两半的钢壳,但此时,鸡排却发现了异常。

  “教官,那壳里面好像还有东西。”鸡排指着壳内说道。

  “嗯?”教官鸡用一脸怀疑的眼神看了看鸡排。

  “那个难道是……?”鸡米花也惊呆了,“难道是……”

  教官鸡看到鸡米花都如此反应,赶紧转身查看,发现里面的东西正是——鸡!王!铜!像!!!

  一瞬间,教官鸡感受到了一处发出了强大的杀气,连忙向发出处看去。发现不远处站着的正是——鸡姬!

  鸡姬用翅插着腰,正狠狠地盯着教官鸡。

  教官鸡瞬间全身冷汗,咳了两声,昂首对成员们说道:“就是这样了,最后恭喜你们毕业!我们有缘再见!”

  教官鸡瞬间消失!

  而一旁的鸡姬也瞬间消失!

  学员们,只能呆呆地站在原地,都作出无奈地表情,鸡米花深深叹了一口气……

  

  “钢尾三兄弟的蛇尾被斩断了!!!”一只蛇族大声惊呼。

  其余两只钢尾蛇也目瞪口呆。

  这时,鸡米花的剑突然断掉!鸡米花盯着断掉的剑,自言自语道:“虽然现在还没办法掌握,但仅仅一瞬间的话,还是勉强用出来了……”

  “她剑都断了!我们快上!一口气干掉她!”一只钢尾蛇大喊道。

  “兄弟们!别忘了还有我俩!我们上!”另一只钢尾蛇也大声应和道。

  随后,两只钢尾蛇冲向了鸡米花。其余保卫团成员相互看了看,嘶声裂肺地叫喊着,也冲了过去!

  鸡米花将残剑插入剑鞘,从地上捡了一把蛇族的草蛇剑,露出微笑,默默说道:“教官,你是不是忘了和我们说你究竟练了多少年了?”

  

  “哦?那只鸡族女性还挺能干的嘛。”蛇卫半睁着睡眼说道。

  “切!那是当然!”狗戴不屑说道。

  

  “少爷,花花姐赢了!”鸡腿饭兴奋地说道。

  “我不早就说过嘛!”鸡公煲笑着说道,然后大声训斥,“喂!给我好好支援!”

  鸡腿饭擦着眼角的一抹眼泪,用劲地点了点头。

  “你们真以为能跑得了?”蛇尖果冷笑着说道。

  “不试试,怎么能知道!?”鸡公煲露出坚定地眼神。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