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我命由鸡不由天 > 第三窝 南宠国篇
第七十六蛋 月街矿山
作者:夜月星舞  |  字数:3647  |  更新时间:2019-02-14 19:15:05 全文阅读

月兔——兔丝沙拉使用美兔计准备迷晕兔狱长,但途中出了岔子,沙拉将兔狱长打晕,好在狐叔有了新的计策。沙拉成功假扮兔狱长,却发现鸡公煲和鸡腿饭已被派去矿场,只能将他们的行李先带出来。在狐叔之子狐毅的帮助下,顺利将鸡公煲与鸡腿饭的行李带了出来。

  时间到了南宠国猫年大年初七,早晨。

  兔狱长慢慢睁开眼睛,看到外面窗户上有月光照进来;看了一下墙上挂的时钟和日历,知道了大概时间;摸着头,回想着昨晚的事情,很多已经记不清了,印象最深的就是月兔琴与舞,还有给自己斟酒。

  “有没有人在啊!?”兔狱长大喊。

  这时,狐叔推门进来,将门反锁,小声认真问道:“兔部,你还记得昨晚发生的事了么?”

  “前面的事还记得很清楚,”兔狱长仔细回想,摇了摇头,“但后面喝完月兔大人斟的酒,好像有点醉了,有些记不太清。”

  狐叔做出惆怅的表情,背着手,左右快速地走着。

  兔狱长感觉非常疑惑,问道:“我昨天难道做了什么严重的事?”

  “怎么说呢,”狐叔叹了口气,“这是你的外套,你闻一闻。”

  兔狱长闻了闻,感觉满满的酒味,又仔细闻了闻,有些慌了,问道:“这是月兔大人的味道?难道我……”

  “昨天兔部喝醉,趁着醉意,晚上闯入了这间月兔大人房间,一把将月兔大人扑倒,如果不是我和手下阻止兔部的话,恐怕……”狐叔欲言又止。

  兔狱长意识到不妙,祈求道,“狐叔,这可怎么办啊?调戏月兔大人可至少无期啊!”

  狐叔长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幸亏你运气比较好,月兔大人看在你醉酒的份上,也不打算对你深究。”

  “那我赶紧给月兔大人道歉去。”兔狱长准备穿好衣服出去。

  “等等,”狐叔叫住兔狱长,“昨天月兔大人被你吓得不轻,整整哭了一晚上,你最近最好不要出现在月兔大人面前。”

  “那狐叔,我就什么都做不了了吗?”

  “这样吧,你回去就当昨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没有见到月兔大人,只是普通的酒会,这样就不会被怀疑了。”狐叔建议道。

  兔狱长有些犹豫。

  狐叔看出了兔狱长的犹豫,补充说道:“我已经告诫了月花宫所有目击者,传出去会影响月兔大人的威信,所以,这边你放心。”

  “那狐叔,月兔大人那边怎么办啊?”兔狱长担心地问。

  “这你不用担心,那边就交给我处理好了。”狐叔看到兔狱长还十分担心,补充说道,“没事的,放心回去吧,这事我肯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兔狱长这才放下心来,对狐叔表示感谢后,匆忙离开了月花宫,后来回到家中,把沾着‘月兔大人’味道的衣服,供了起来……

  而此时,我们的月兔大人沙拉,正在月花宫的另一个房间,捂着脑袋,喊着疼。

  狐叔走了进来,笑着问道:“准备得怎么样了?”

  “狐叔……”沙拉虚弱地说,“好难受啊……”

  狐叔熟虑了一会儿,凑到沙拉耳旁,说了自己的想法。

  “狐叔,就这样办吧,我实在不行了。”沙拉弱弱地说道。

  “在开始之前,我想让沙拉小姐再见一下月兔大人。”狐叔说道。

  沙拉点了点头,狐叔将沙拉扶了起来。

  

  犯人劳作煤矿山,位于月街的北侧。虽然名为矿山,但其实是从一座小山斜向下打的一个大矿洞,矿洞附近有一座倒扣大腕型的建筑,鸡米花就在这里。

  “中午饭准备得怎么样了?”蛇族女性经理问道。

  “差不多了,一会儿就能送去!”一名猪族大厨回话道。

  这时,外面装完了一小手推车,鸡米花上前准备推车。

  蛇女经理见状,赶紧跑了过去,用尾巴抓住把手,对鸡米花说道:“鸡花花,你跟着就行了。”

  说完,示意了一下一旁的河马族女性,河马族女性将车推走。

  “我是被那只鲇鱼判到这里帮忙的,我不干活不好吧。”鸡米花认真说道。

  “没那回事,你干的活,我们大家都看在眼里呢。”蛇族女经理向周围确认,“大家都看到了吧。”

  “是啊,我们可以作证!”

  “没错,鸡花花干了不少活!”

  蛇女经理微笑着对鸡米花说:“看吧,大家都可以给你作证。”

  鸡米花叹了口气,用无奈地眼神看着蛇女经理,

  蛇女经理赶紧将头凑到鸡米花耳旁,略带乞求得说道:“你是蛇姐那边的乐姬,要有个万一,我们这边哪能承担得了啊,请你理解一下。”

  “那我跟着他们一起去矿山总可以吧。”鸡米花冷冷地问道。

  “如果你乐意地话,当然可以。”蛇女经理有礼貌地说道。

  鸡米花叹了口气,跟着送饭组一起走向矿山。

  所有被派到煤矿的劳动者,此时都在煤矿里做着苦力。上肢戴着拷,有的罪比较重的,下肢还戴着镣。

  鸡公煲和鸡腿饭只戴着翅铐,而狗戴的白吃罪因为数额巨大,所以还戴了脚镣。

  鸡公煲拿着十字镐锤了几下,擦了擦汗,看到旁边管理者正在闲聊,瞅准机会,偷偷跑出了矿坑,并且以‘自己身体不适已请假’为由,骗过了矿洞口守卫,成功到达了矿洞另一侧的一个脚落,躺下开始补充睡眠。

  鸡公煲自言自语咒骂着:“那个死鲇鱼,我绝不会放过他!还有那个银甲小母蛇,竟然敢用鞭子捆本鸡,不可原谅!唉……不知道小青的情况怎么样了,该不会单独跑出去了吧?”

  鸡公煲摇了摇头,打了个瞌睡,躺平开睡!

  就在鸡公煲刚刚快睡着的时候,脑袋左侧突然‘咚!’重重响了一声,吓得鸡公煲浑身鸡毛都竖了起来。

  站起来扫了一眼,发现一根胡萝卜深深插在自己刚才头的位置附近,瞪大了眼睛,对着上面骂道:“哪个混蛋!?想害本鸡!?”

  周围没有应答声。

  鸡公煲想了想,感觉很奇怪:萝卜?最有可能是兔族扔的,难道是那只兔族监狱头子想杀我?应该不太可能,我可是重要的劳动力!或者是兔妹妹?也不太可能,我来到南宠之后还没对兔妹妹出手过……这么说,难道是沙拉?

  鸡公煲用力将萝卜拔出,观察了一下,摇了摇萝卜叶子,掰了掰萝卜身,将萝卜掰成两段,发现中间有一张纸条。鸡公煲看了纸条,一下子开心了起来。

  纸条上面写着:我是沙拉,秘宝的情报我已经得到,行李也已经帮你们拿出来了。你们自己想办法从矿区大门出来,出来之后,我在右侧街区一辆狐族驾驶的4猫车上等你们,上车后直接逃出花宫月街。右下角一个兔族媚眼的图片。

  “怎么回事?谁在叫啊?”一只蛇族男性监管员走了过来。

  只见鸡公煲一口吃下纸条和前半截萝卜。

  监管员看到鸡公煲,不耐烦地说道:“怎么又是你?不好好干活就知道偷懒!”

  “这不能怪我啊,你们给得伙食不行,我出来找点吃的,要不没力气干活。”鸡公煲狡辩道。

  监管员注意到了鸡公煲翅里拿着的半根萝卜,骂道:“你个混鸡!哪来的萝卜!?”

  鸡公煲甩了甩半根萝卜,指着萝卜洞,说道:“刚拔得,怎么了,鸡吃萝卜有问题吗?”

  监管员露出了阴险的笑容,说道:“在这里的就是公家的东西,你这是私吞公家的财产,至少再给你加半年!”

  “喂!有这么黑吗!?一根萝卜而已!”鸡公煲抱怨道。

  “你的性质恶劣,等着加刑期吧!”监管员笑着说道,“赶紧工作去!要不再给你加半年信不信!?”

  “切!”鸡公煲向矿口走去,心中咒骂道:咯儿的,真是黑,你这只大辣条给本鸡等着!

  在鸡公煲刚刚躺着的地方,附近小山丘后面,狐毅观察着情况,自言自语道:“看来鸡公子已经顺利收到消息了。”

  狐毅撤退。

  鸡公煲回到岗位上。

  “少爷,观察得怎么样了?”鸡腿饭悄声问道。

  “能怎么样,这只臭鸡恐怕又无功而返了。”狗戴不屑地说道。

  鸡公煲看着狗戴,摆出了一张嘲讽脸。

  “有话快说,你个臭鸡!”狗戴抱怨道。

  “这就是你个笨狗的无知了,”鸡公煲得意地说道,“月兔大人已经将我们的行李弄了出来,我们现在只管想着逃出去就行了。”

  “真的假的?”狗戴怀疑地问,“为什么月兔会帮我们?”

  “月兔大人已经被本鸡的气质所吸引了!”鸡公煲得意说道。

  狗戴一脸怀疑,鸡腿饭在一旁尬笑。

  铃声响起,午饭时间到,所有劳工排队出坑。

  在矿坑外,摆着许多露天的桌椅,桌椅都破旧不堪,这就是鸡公煲他们的就餐地。在一旁,有几个饭车,上面都装有一些简单的饭菜。

  由于打饭的阿姨和大叔们已被告知,所以鸡米花不参与给犯人打饭,随便找了一个就餐桌椅坐下。

  鸡公煲、鸡腿饭和狗戴发现了鸡米花,刻意坐到了鸡米花附近,偷偷交换了情报。

  “鸡公煲,你可不要乱来,我会想办法的。”鸡米花提醒着鸡公煲。

  “花花……”鸡公煲感动地看着鸡米花。

  鸡米花看了看鸡腿饭,发现鸡腿饭已经从白鸡变成了黑鸡,叹了一口气,说道:“本来今天只是打算来熟悉一下环境,既然有这么好的机会的话,我一会儿试一试。”

  “花花,一定要小心。”鸡公煲嘱咐道。

  鸡米花点点头,起身准备离开,这时,远处传来了一个女性声音:“鸡煲煲哥哥!我可算找到你了!”

  鸡公煲一听到声音,赶紧起身,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喊道:“小青!”

  “吼?”鸡米花用看垃圾的表情看着鸡公煲,冷冷地说道,“鸡煲煲哥哥?小青?”

  “花花,误会。”鸡公煲连忙解释。

  “切,臭鸡还是死性不改。”狗戴不屑说道。

  “花花姐,这次真的是误会。”鸡腿饭说道。

  鸡米花狠狠瞪了鸡公煲一眼。

  小青跑了过来,旁边跟着一只虎族男性管理员。

  小青走到鸡公煲身边,用尾巴拿起一打饭盒,说道:“我听说这里的饭菜不好,特意给煲煲哥哥做了饭菜,请煲煲哥哥尝一尝。”

  鸡公煲感动地看着小青,说道:“小青你太好了!”

  “小青,你的东西收拾完了么?”鸡腿饭关心地问道。

  小青点了点头。

  这时,鸡公煲走到小青的饭菜前,打开一个盒子,里面装的饭菜和筷子与叉子。

  “不知道合不合煲煲哥哥的口味。”小青羞涩地说道。

  但这时,鸡公煲却拿着盒子里的叉子架到了小青的脖子上,所有人都惊呆了。

  “鸡公煲,你在干什么!?” 鸡米花生气地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