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我命由鸡不由天 > 第三窝 南宠国篇
第六十八蛋 月街始动
作者:夜月星舞  |  字数:3373  |  更新时间:2019-02-06 12:00:01 全文阅读

花宫月街最内侧楼阁,为蛇王楼,其主人便是花宫月街的掌管着——蛇之珠!

  蛇之珠,眼镜王蛇族亚种,相貌成熟美丽,身穿紫色与青色轻纱,后披金黄色披风。面部涂着淡淡的妆,头上戴着小型蛇形金冠。

  “阿珠啊,我来了!”一个粗犷的声音说道。

  随后,一个鳄鱼族中年男性推门而入。鳄鱼族男性,湾鳄亚种,身着土黄色西装,打着上面印有鳄鱼花纹的领带,手持肉干,身形略胖,有一张很长很大的鳄鱼嘴,戴着蓝色墨镜。这个鳄鱼族名叫鳄魔。

  鳄鱼族中年男性走到蛇之珠的茶桌前,正坐于其中一个榻上。

  “这次来有何贵干?”蛇之珠问道。

  “阿珠,你应该知道吧?”鳄魔说道,“那个东西的情报怎么样了?”

  蛇之珠给鳄魔倒了一杯茶,说道:“我早就说过,‘蛇行蛇道,虎行虎道’,我只做我的生意,关于那个东西的情报,我想你还是找阿膘比较好。”

  鳄魔大笑,说道:“阿珠啊,我们都多少年交情了,你的情报能力我还不清楚?”

  蛇之珠拿起桌上的纸扇,打开,半遮着面,看着鳄魔,反问道:“阿膘手下的那只黄鼠狼不是消息很灵通吗?”

  “好吧,既然阿珠这样说了,我就直接给你个痛快价,在原来基础上再加这个数怎么样?”鳄魔伸出两只手指。

  “我这里确实有一些情报,不过,”蛇之珠看着鳄魔的眼睛,“这个数要变成倍数。”

  “真是个贪心的小蛇,哈哈哈!”鳄魔说道。

  “你说的,我们都多少年交情了,你能付多少我也清楚。”蛇之珠微笑说道。

  “好,那就这个数,”鳄魔认真说道,“但,阿珠,东西到手了才能给你。”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不就是我们常年的规矩吗?”蛇之珠反问道。

  “哈哈哈!就喜欢和你做生意!”鳄魔说道,“那么东西在哪?”

  蛇之珠用扇遮嘴,靠近鳄魔耳边,小声说道:“东西就在……”

  鳄魔大笑。

  

  第一天顺利结束。

  鸡公煲身上沾满胭脂,扶着墙,已经无法站稳。

  鸡腿饭在一旁扶着,关心问道:“煲煲少爷,没事吧?”

  鸡公煲起身,看着鸡腿饭,越看越像兔妹妹,于是扑向了鸡腿饭!

  鸡腿饭被一下抱住,无法挣脱,无助地说:“少爷,我是鸡腿饭啊……”

  “说什么傻话呢,兔妹妹……”鸡公煲含糊地说着。

  这时,狗戴走了过来,见状,冲上去,一记重拳将鸡公煲打倒,向鸡腿饭问道:“饭饭小兄弟,这只臭鸡性取向怎么也有问题了?”

  鸡腿饭先对狗戴表示感谢,然后无奈地说出在长耳酒吧所发生的事。

  狗戴无奈叹了口气,抱怨道:“这只臭鸡到底有没有好好搜集情报!?”

  鸡腿饭只能无奈地笑一笑。

  这时,鸡公煲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瞬间吐了出来。

  狗戴捂着鼻子,说道:“要不今天就这样吧,明天上午我们去扬花楼再说。”

  说完,狗戴急速跑路。

  这时,鸡公煲扳住鸡腿饭的肩膀,露出痴笑,鸡腿饭心里流泪。

  

  第二天上午。

  鸡公煲捂着头,说道:“我的咯儿啊,头好疼,昨晚上看来真有点喝多了。”

  “少爷,该和花花姐去交换情报了。”鸡腿饭微笑着说道。

  鸡公煲想着昨天的情况,好像自己只顾享乐,忘了搜集情报了!于是,对鸡腿饭说:“我身体有些不适,你代我去吧。”

  “少爷,我怕我无法叫出花花姐。”鸡腿饭弱弱地说。

  “没事,拿出自信,”鸡公煲躺到床上,有气无力地说,“本鸡确实有些不在状态了。”

  这时,外面传来了敲门声,鸡腿饭过去开门,正是狗戴。

  狗戴走进来,看到躺在床上咯儿咯儿直叫的鸡公煲,不屑说道:“切,我就知道你这只臭鸡掉链子。”

  “什嘛?你个笨狗!我这是累的!”鸡公煲反驳。

  “累的?看来搜集了不少情报?”狗戴问道。

  “那是!”鸡公煲得意说道。

  “那还在床上装死干什么?走!会合了!”狗戴说道。

  “你们先去,本鸡一会儿过去。”鸡公煲说道。

  “汪哦?”狗戴扣着鼻屎,说道,“你个臭鸡,没搜集到情报就直说。”

  “谁说没搜集到!?我只是想再休息会儿而已。”鸡公煲抱怨。

  “那好吧,你好好休息,我就好汪做到底,一会儿把你昨晚的情况‘如实’告诉鸡米花,帮你找个晚到的理由。”狗戴朝着门走去。

  “等等,”鸡公煲坐了起来,觉得让狗戴先去确实可能对自己不利,昂首说道,“本鸡刚刚感觉休息好了!我就让你看看,本鸡搜集的情报!”

  于是,鸡公煲和鸡腿饭、狗戴一同前往扬花楼。

  

  扬花楼雅间,一只猫族女服务员将菜单递给鸡公煲。

  鸡公煲摇了摇菜单,侧眼看着猫女服务员,问道:“我记得这里上午可以指定乐姬来雅间演奏,对吧?”

  “最后几页便是乐姬名单,请您过目。”猫女服务员说道。

  鸡公煲翻到后面,大致翻了翻,将单一扔,背靠沙发,说道:“听说最近来了一只弹琵琶的小母鸡?就她了。”

  “但是,这名乐姬昨天才过来,今天午后才会正式加入。”猫女服务员有点歉意地说。

  鸡公煲将身上一袋大白菜币往桌上一扔,说道:“本少爷我有得是钱,快一点!”

  猫女服务员被气势吓到,略显害怕地说:“请您稍等。”

  “少爷好威风!”鸡腿饭仰慕地说。

  狗戴用无语的表情盯着鸡公煲,说道:“我怎么这么想揍这只臭鸡?”

  “喂!笨狗!”鸡公煲皱着眉头说道,“我可是纨绔子弟!这叫入戏!你个笨狗!”

  “切!”狗戴不屑地将目光移到一旁。

  过了一会儿,猫女服务员带着鸡米花过来,对一行说道:“对不起,让您久等了,这位乐姬便是您点的半遮琵琶姬。”

  鸡米花抱着琵琶上前,双腿并拢,微微屈膝,低头行礼,白菜星称此礼为‘女乐礼’。

  鸡公煲将菜单推向桌旁,说道:“饭菜我们已经点了,快点让后厨准备。”

  猫女服务员拿起菜单,行礼后离开。

  这时,鸡米花将门关上,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开始演奏。

  “喂!花花!”鸡公煲小声说,“你怎么开始演奏了。”

  “我要不演奏,会被怀疑的,”鸡米花压低声音,略带生气地说,“鸡公煲,你真是越来越鸡渣了!”

  “这只鸡管这叫入戏。”狗戴不屑说道。

  鸡米花皱着眉头盯着鸡公煲。

   “花花姐,我们还是先交换情报吧。” 鸡腿饭提醒道。

  “我这边目前还没有参加正式演出,所以暂时没有情报。”鸡米花平静说道。

  狗戴喝了一口茶,说道:“我这边有点情报,据说西边有些餐馆偶尔会谈论。”

  “欸?巧了,我也得到的一样的情报。”鸡公煲昂首说道。

  “少爷,”鸡腿饭凑到鸡公煲耳旁,说道,“我觉得我们应该诚实。”

   “你还小,不懂,诚实有的时候是致命的!” 鸡公煲小声说。

  鸡米花察觉到了鸡公煲在说谎,加快了节奏,严肃地问道:“你们活动资金还剩多少?”

  狗戴拿出身上零钱,说道:“这里消费比较高,我大概用了近3大白菜。”

  这时鸡米花盯向鸡公煲和鸡腿饭,鸡公煲轻轻咳了一声,准备说话。

  “没问你,”鸡米花转向鸡腿饭,严肃地问,“还剩多少?实话实说。”

  鸡腿饭回想了一下昨天的消费情况,说道:“从花花姐那里总共拿了1000大白菜,昨天大概用了一百……”

  鸡公煲赶紧上去堵住鸡腿饭鸡嘴。

  但为时已晚,鸡米花双眼已经燃烧起来,音乐已变成急奏。

  突然,琵琶弦断,鸡米花将琵琶放在一旁,默默坐在了鸡公煲旁边,微笑着温柔地说道:“这位少爷,看来我要教育教育你了。”

  只见鸡米花一翅握住鸡公煲鸡嘴,另一翅狠狠拔了一大撮羽毛。鸡公煲再次闷声惨叫……

  这时,猫女服务员带着其他几个服务员端着饭菜敲门。

  鸡米花重新拿起琵琶,狗戴去开门。

  服务员们看着地上地鸡毛,有些愣住了。

  这时,鸡米花起身,走到门口,对一行行女乐礼,用死亡凝视盯着鸡公煲,说道:“小女服务不周,请鸡公子见谅,一会儿换完弦就过来,请公子稍~等~”

  “没关系,没关系,慢慢换就行了。”鸡公煲忍痛说道。

  “演奏完之后会有乐姬评价,还请鸡公子好~好~评价。”鸡米花微笑说道。

  “一定一定。”鸡公煲慌忙说道。

  于是,鸡米花暂时离开,服务员将菜品放到桌上,行礼离开,离开的时候,脸上都在偷偷地笑,还小声讨论着什么。

  “少爷,我觉得她们好像误会了什么。”鸡腿饭弱弱地说道。

  “误会什么,”鸡公煲含泪说道,“误会已经无所谓了,本鸡想活着吃完这顿……”

  “唉,这只臭鸡,真是自作孽。”狗戴不屑说道。

  这时,鸡米花换完弦,回到了雅间,关上门,弹了一下琵琶。鸡公煲瞬间感觉全身凉透……

  于是,鸡公煲胆战心惊地与鸡腿饭和狗戴吃完了这一顿,吃完后,整鸡虚脱……

  

  在西街,某闹市中心,一只兔族女性在周围的兔族女性簇拥下缓缓向前走着。

  这只兔族女性头戴金色花冠,身穿牡丹红连衣石榴裙,身披月色轻纱,双手轻握放于小腹前,迈着婀娜的步伐向前缓缓走着。

  所有街客不分男女老幼都争相想一睹真容,看到相貌后,无一不显得如痴如醉。这样貌,宛如镜中之花水中之月,或许可望,但却无法触及。

  这时,一个穿着年服的狐族男性走到一旁,将一把印有月色之梅的圆扇交予兔族女性,小声对兔族女性说道:“月兔大人,请将面容稍微遮挡一下。”

  于是,月兔便将面部下方遮住,这时传来了阵阵月兔的欢呼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