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我命由鸡不由天 > 第二窝 汪国篇
第五十八蛋 约定
作者:夜月星舞  |  字数:3316  |  更新时间:2019-01-27 09:07:49 全文阅读

就在大家都以为胜券在握的时候,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狼行天将狼豪扔向了山崖,狼子野接住,并成功与狼食月会和。

  狗肉包看到这一幕,陷入了沉思。

  鸡公煲和狗戴张着嘴瞪大眼睛,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

  “呀吼~”狼子野笑着说道,“没想到吧?”

  鸡公煲和狗戴在下面对着狼子野谩骂着。

  “子野哥哥,”狼豪挣扎着,“先放我下来。”

  于是,狼子野放下了狼豪。

  狼豪站在崖壁上,含着泪水,对狼行天喊道:“行天哥哥,一直以来,真的,谢谢你!”

  狼行天满意地笑了。

  狼豪将翡翠骨头摘了下来,放入盒中,大声喊道:“鸡公煲!”

  “咯儿?”鸡公煲心中一惊,“小屁孩,什么事!?”

  狼豪看了一眼盒子,将盒子扔向了鸡公煲。

  狼子野见到,惊讶地问道:“小豪,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我知道的,子野哥哥。”狼豪说道。

  鸡公煲单翅接住盒子,嘲讽地看着狗戴。

  “切!”狗戴十分不屑。

  “鸡公煲!”狼豪继续说着,“今天你打败了行天哥哥,也打败了我。”

  鸡公煲认真地看了过去。

  “这个东西就先保存到你那里了!”狼豪说道,“总有一天,我会变成像……不对,我会变成比狼行天哥哥还要强的狼,到时候一定打败你!夺回我的东西!”

  鸡公煲走上前去,清了清嗓子,大声说道:“切!我才不和小屁孩打呢!”

  周围所有人都震惊了。

  “但是……”

  鸡公煲举起了翅,伸出了最下翅羽(小拇指),用坚定的眼神看着狼豪。

  狼豪也回应,伸出了小拇指。

  “别忘了,这是雄性间的约定,给我记好了!”鸡公煲说道。

  狼豪坚定地狠狠点了一下头。

  “姐姐,真的没事么?”狼子野问道。

  “既然是殿下的决定,那么我们应该尊重。”狼食月说道。

  “唉……总觉得有点可惜。”狼子野纠结地说道。

  “殿下,差不多该走了。”狼食月对狼豪说道。

  狼豪点了点头,不舍地回头,准备离去。

  “姐姐,你应该还有什么要说的吧?”狼子野说道。

  狼食月叹了一口气,转回身,对着狼行天说道:“行天!”

  狼行天瞬间竖起耳朵,看着狼食月。

  “行天!我会一直等你的!”狼食月说道。

  “笨蛋!找个好狼就嫁了吧!”狼行天大喊道。

  “你才是笨蛋!你就是我的那只好狼!”狼食月训斥道,然后笑了起来:王后殿下,或许现在我有点懂你当初的决定了。

  这时,在场的所有人,都五味杂陈,甚至像鸡腿饭这样的都泪流不止。

  “这怎么搞得我们像坏人似的!?”犬牛斗抱怨道。

  “没事,他们一会儿就能团聚。”犬玉风说道。

  狗肉包却严肃地盯着狼食月。

  这时,狼行天不经地眼里充满了泪水。

  “喂喂喂!”鸡公煲跑到狼行天附近,“你好像没有看起来得那么坏嘛!”

  狼行天擦了一下眼泪,对鸡公煲说道:“你也没有像看起来得那么好!”

  “咯儿?”鸡公煲心中一惊,淡定说道,“或许是吧。”

  两只互相大笑。

  “走了,殿下,子野。”狼食月转头离去。

  但是,这时,有一支犬族部队从后面围了上来,带队的正是北汪七犬的其中一名,腊肠犬亚种的犬族男性。

  这时,狼食月释放高强度战威。

  “果然如此吗?”狗肉包惊讶说道。

  “怎么了?”犬牛斗问道。

  “狼食月和我打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用真正实力!”狗肉包表情凝重,“难道说,她已经预料到这种情况了?”

  犬牛斗听了之后,也严肃了起来,看着山崖上。

  “额……”腊肠犬族有些惊讶,流着冷汗,不由得向后退了一步,“这大姐有这么强来着?”

  犬牛斗见状,向腊肠犬族摆了摆手,示意让开路。

  犬玉风上前询问:“公爵大人,这样真的好么?”

  犬牛斗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说道:“狼行天已经逮捕,任务已经结束,没必要再平添牺牲了。”

  犬玉风行礼,并也向腊肠犬族挥了挥手。

  腊肠犬族让部队让出一条路,狼食月、狼子野、狼豪顺利离开。

  “不好!”狗肉包恍然大悟,转身问犬牛斗,“公爵大人,进攻狼匪后勤补给山的兄弟有没有消息?”

  正当犬牛斗准备说没消息的时候,后勤补给山的报告犬冲了过来。

  “报告!后勤补给山未发现高价值的物品!也未发现狼匪!”报告犬大声报告。

  “果然如此!”狗肉包恍然大悟,“狼食月已经预料到了这种最坏情况,所以,和我战斗的时候保留实力,以便最后突破,而且,还将损失降到了最低……真是可怕!”

  “狼食月!?”犬牛斗看着山崖,若有所思:看来,狼嗷国也是人才辈出,我这把老骨头,也是时候考虑休息休息了。

  

  鸡米花走到笑得开心的鸡公煲和狼行天附近,训斥道:“你们两个,一个鸡渣!一个狼渣!”

  “喂,公鸡!”狼行天对鸡公煲说,“你管管你老婆!怎么瞎骂?”

  “喂!你别乱说,她是我老婆的话,我还能活不啦?”鸡公煲抱怨道。

  “哦?终于说出真心话了,是吧?”鸡米花用魔鬼般地眼神看着鸡公煲。

  鸡公煲冷汗直流。

  鸡米花没有收拾鸡公煲,认真地质问两只:“你们该不会是忘了吧,对小孩子做的那些事!?”

  两只故做考虑。

  “一个雄性的狼,将一只雌性的小鸡打飞!一只雄性的鸡,狠狠将一只雄性的小狼打倒在地,还有一只雌性的小狼不知道状况!别跟我说你们没想起来!”鸡米花训斥道。

  “喂,你快管管你老婆。”狼行天小声说道。

  “都说了,不是我老婆!”鸡公煲大声否定。

  突然,鸡米花将鸡公煲羽毛揪下了一撮,狼行天巧妙地躲过了,但,鸡米花一口向狼行天腰上啄了上去。

  “咯儿~嗷呜~”鸡公煲和狼行天的惨叫声响彻山谷。

  鸡米花向鸡公煲伸出翅,鸡公煲老老实实地将翡翠骨头连盒子交给了鸡米花,充斥着满满地不舍。

  “我想他们也就是研究研究,研究完会还给你的,不会让你失去诚信。”鸡米花叹气说道。

  “花花~”鸡公煲央求着说道,“吾鸡一生,如果连小孩的约定都守护不了的话……”

  “我知道了,我会问清楚的。”鸡米花无奈说到。

  “太好了,花花姐,我们终于能回禽国了。”鸡腿饭说道。

  “是啊,发生了不少事,我也有些累了。”鸡米花说道。

  “那应该没我什么事了,”狗戴拿出一张单据,说道,“报销费用的话,记得给我结了!”

  鸡米花看到账单,冷眼看着狗戴。

  狗戴扣着鼻屎,不敢正眼面对鸡米花,说道:“可能有些不该加的也加进去了,那个,你就看着给报吧。”

  鸡米花冷冷地说道:“这是有些?下个月的狗粮都加进去了……”

  狗戴赶紧抽走单据,看着一边,说道:“那个,我再重新整理一下……”

  鸡腿饭无奈地笑着。

  鸡公煲捂着自己刚刚被拔毛的地方,使劲地揉着。

  狼行天用胳膊支着墙,揉着自己刚被啄过的腰。

  两只现在散发着满满的负能量。

  “鸡葩!”鸡皮脆大声叫到。

  鸡公煲一行望去,发现鸡皮脆满身缠着绷带,披着鸡公煲的衣服,站在不远处,插着腰,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小屁孩!又有什么事!?”鸡公煲不耐烦地问道。

  鸡皮脆向鸡公煲冲了过来,一下跳到鸡公煲怀里,抱住鸡公煲,鸡公煲十分惊讶。

  “鸡葩!没想到你这么厉害!”鸡皮脆两眼发光地说道。

  鸡公煲得意起来,昂首挺胸。

  狼行天走了过来,对鸡皮脆说道:“小姑娘,刚才真是对不起,让你受了这么重的伤!”

  鸡皮脆听到后,皱起了眉头,生气地说道:“不准道歉!你道歉的话,是对骑士的侮辱!”

  狼行天笑了笑,说道:“好吧,我收回我的道歉。”

  “这还差不多!”鸡皮脆得意地说。

  “脆脆,你真的没事吧?”鸡米花关心地问道。

  鸡皮脆使劲地点点头。

  鸡腿饭将鸡皮脆的剑和剑鞘还给鸡皮脆,对鸡皮脆表示感谢。

  鸡皮脆笑得非常开心。

  鸡公煲突然想起一件事,认真地对鸡皮脆说道:“小屁孩!我这么厉害,你是不是该叫我一声公煲哥哥呀?”

  鸡皮脆听到这句话,瞬间愤怒了起来,从鸡公煲胸前消失。

  鸡公煲十分惊讶。

  但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听见‘喀哧~’一声,鸡公煲瞬间暴跳如雷。

  所有人都盯了过来,

  “咬?”狗戴脑袋上大大的问号。

  “是咬么?”狗肉包问道。

  “确实是咬,”犬玉风考虑着,“但为什么是咬,而不是啄,公爵大人?”

  “额……这个嘛,”犬牛斗陷入沉思,得出结论,“应该是鸡族新的文化吧?”

  狼行天捂着眼睛摇了摇头。

  鸡腿饭无奈地张着嘴。

  鸡米花叹气,摇了摇头,说道:“看来,其他种族又对鸡族产生了新的误解,唉……”

  “小屁孩!你给我下来!”鸡公煲大喊。

  “就不!我不是小屁孩!快给我道歉!”鸡皮脆愤怒地说道。

  “小屁孩,你快……给……”

  鸡公煲开始步履蹒跚。

  鸡皮脆发现情况不对,赶紧拍着翅膀下来。

  所有人担心地看了过去。

  “不好!”鸡米花担心地说道。

  “咯儿~”一声惨叫,鸡公煲向后仰了过去,狼行天赶紧上去扶住鸡公煲,发现鸡公煲已经失去了意识。

  “鸡葩!鸡葩!你快醒醒!”鸡皮脆一边哭一边大声呼唤着。

  狗戴用帽子遮住双眼,鸡腿饭也跑过去扶住鸡公煲。

  犬牛斗、狗肉包和犬玉风表情凝重。

  “果然还是这样吗?”鸡米花长叹了一口气。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