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我命由鸡不由天 > 第二窝 汪国篇
第四十九蛋 我命由鸡不由天!
作者:夜月星舞  |  字数:3818  |  更新时间:2019-01-18 16:47:48 全文阅读

鸡皮脆利用狼行天一个疏漏,用连招向狼行天打去。

  

  “看我哒!”鸡皮脆凝聚好战威,“鸡姬姐姐亲传,战威乱舞!”

  鸡皮脆大力向前斩击,只见一道飞斩向狼行天打了过去,在空中,飞斩瞬间变成了无数飞斩,从正面不同的角度飞向了狼行天。

  

  战威乱舞,集中战威于剑上,触发剑的高频震动,使用高频震动的剑,打出战威斩。需要同时控制好震动剑体本身、激发剑体的战威、飞斩的战威和飞斩的时机,是战威的高级招式中难度较高的招式,

  

  此时,战场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这道乱舞飞斩上,时间仿佛静止,本应是嘈杂的战场,此时却只能听到雨声。

  狼行天闭上了双眼,感受着雨:结束了吗?还没有结束?为什么我感觉时间过得好慢,是回光返照吗?

  此时,狼行天仿佛听到了大家叫着自己,最后出现在狼行天脑海中的是狼食月。

  “行天,你只有这点追求么?”

  狼食月的声音回荡在狼行天的脑海里。

  “行天,你要多关心一下自己!”

  “行天……行天……行天……”

  狼行天睁开双眼:我究竟为了什么?为了世界?为了狼族?为了……或许仅仅是为了自己而已,但是……

  只见狼行天双手倒举狼牙棒,重重朝着地上锤了下去,战魂爆发!以狼行天为中心,瞬间狂风大作,空气中电荷激烈地碰撞,整个战场都感受到了强烈震动。

  鸡皮脆赶紧用单手撑地,保持平衡,观察着自己的斩击。

  但各角度的斩击,在战魂爆发式的影响下发生了轨道偏移,只见狼行天拿起狼牙棒,将轨道还比较正的几个斩击轻松打掉,扛着震动,利用破空移直接移动到鸡皮脆面前,举着狼牙棒,准备打出攻击。

  鸡皮脆勉强撑起剑进行格挡。只见锤自下而上打到了格挡剑上,鸡皮脆被打飞在了空中,感觉不太妙,张开双翅进行调整。

  但,狼行天再次用破空移跟了过来,天空响起了惊雷!没有任何生物看清狼行天的动作,只是看到,一只小鸡犹如子弹一般,向远处的山崖飞了过去!

  ‘咚!’鸡皮脆重重地撞上了山崖,摔了下来,这时,恰巧,鸡公煲在正下方。鸡公煲伸出双翅,将满目疮痍的鸡皮脆接住,捧在两翅之间。

  鸡公煲脸上不断向下流着水,或许只是雨水,或许是不甘的眼泪,或许是同情的眼泪……

  狼行天扛起狼牙棒,继续说道:“但是,我必须保护我的家人——我的同伴。”

  天空雷声仿佛炸裂,雨如瓢泼一般倾注而下!

  随后,所有的狼匪开始欢呼。

  犬牛斗大骂道:“每次都是这样!每次都是!混蛋!”

  鸡公煲一行在远方默默注视着一切,想过去帮忙,但又不知道说些什么,沉重的脚步无法移动,或许,只能等待奇迹的发生。

  这时,二十多个叶菜族支援挡在了狼行天面前。

  “大伙!敌人的老大就在眼前!敌人只有一个,跟我上!”白菜依雨的父亲说道。

  叶菜族冲向了狼行天,但仅仅只是一瞬间,所有的叶菜族都飞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山壁附近,鸡公煲抱着鸡皮脆,久久没有出声。

  “鸡葩……对不起……我好像打不过他……”鸡皮脆流着眼泪说着。

  “我早就说过,小屁孩就老老实实呆在家里过家家,跑到战场来做什么。”鸡公煲的语气中略带着痛苦。

  “我才不是小屁孩呢……”鸡皮脆强颜欢笑,察觉到了不同,“我怎么觉得你变了一只鸡?”

  “哈……你不了解我罢了。”鸡公煲也强颜欢笑。

  “真是只鸡葩,嘿嘿……”鸡皮脆已经没有了力气。

  鸡公煲将鸡皮脆抱到了一边可以避雨的山崖下,将自己的衣服盖在了鸡皮脆身上,拿起了鸡皮脆的剑鞘。

  “这个,借我用一下。”鸡公煲略带颤声地说道。

  “你的翅,为什么抖得那么厉害?”鸡皮脆虚弱地问道。

  “其实我也不知道,”鸡公煲微笑着对鸡皮脆说,“你在这里等一会儿,一会儿就结束。”

  鸡公煲起身,拖着摇晃着身体,向狼行天走去。

  “为什么,感觉鸡葩像变了一只鸡似的?”鸡皮脆问着自己。

  

  鸡米花看到鸡公煲拿着剑鞘,双翅捂着嘴,眼泪不由得流了下来。

  鸡米花回想起了十年前,那个鸡国拥有三个传说中剑士的时代:

  曾经,鸡国拥有三个传说中的剑士,他们的称号分别是木鸡、不鸡与鸡姬,而前两位,更是被称为禽国的双剑,其中,不鸡更是被誉为世界最强剑士,世界上唯一一个掌握了星魂合一的生物。

  一次,鸡米花执行任务,是调查走私交易的任务。经过努力,终于拿到了交易记录,就在返回的过程中,却被敌人的一个干部拦截,干部是一只虎族男性。

  战斗了几回合之后,鸡米花被打倒,靠在了树上,虎族男性向着鸡米花走了过去,举起手中的刀,这时,从远处传来了急速跑动的声音。

  “你们这些低等种族,竟敢和我们这种天生就会战威的高等种族对抗?笑话。”虎族男性说道。

  “是你输了。”鸡米花示意了一下声音的方向。

  “什么?”虎族男性扛刀看去,发现一只鸡族男性在向自己冲过来。

  这只鸡,正是那只教官鸡。

  虎族男性露出蔑视的笑容,准备好迎击架势。

  教官鸡默念道:星魂八斩……

  

  时间回到战场。

  鸡公煲拿着剑鞘,晃晃悠悠地向狼行天走去。

  前方,又有几只犬族士兵扑向了狼行天,但也被瞬间秒杀。这时,狼行天注意到了走过来的鸡公煲。

  鸡公煲艰难地挪着身子,拿剑鞘的翅颤抖不停。

  “剑鞘?”狼行天严肃地说道,“不要自暴自弃了,你们输了。”

  “我们输了?”鸡公煲抬起头,“不,是你们输了。”

  “连剑鞘都拿不稳,如何战斗?”狼行天有些怜悯地说道,“你的精神我很敬佩,但我还是奉劝你,冷静一点。”

  “冷静?”鸡公煲苦笑着说道,“这么大的雨,想不冷静都难。”

  “你真的觉得你能战胜我吗?”狼行天转身正对鸡公煲。

  “不试试怎么知道。”鸡公煲说道。

  “好吧,我接受你的挑战。”狼行天说道。

  “禽国——鸡国……”鸡公煲还在说着,但被雷声盖住了后面的话语。

  沙拉努力看着嘴型,但却被突来的强光晃了一下眼睛,心里说道:我真笨,怎么不带上墨镜……

  “无国籍——狼组——狼行天。”狼行天也说出自己所属。

  狼行天开始凝聚战魂,说道:“我尊重每个对手,所以我不会放水,如果你不幸死去,请不要怪我。”

  “死?老天都无法让我死,”鸡公煲说道,“我的命,只掌握在我自己手里,我命由鸡不由天!”

  鸡公煲用坚定的眼神看着狼行天。

  “是吗?”狼行天凝聚好了战魂,“那么,来吧,为了表达对你的敬意,让你先进攻。”

  “那我就不客气了。”鸡公煲说道。

  鸡公煲拖着晃晃悠悠的身体,握着剑鞘的翅抖得更加厉害,一个个图像浮现在了脑海里:自己跪在地上,好像是在痛哭,前面躺着一个模糊的身影,后面好像被谁在抱着,但回头发现还是一个模糊的身影。

  

  鸡公煲也不清楚:每次拿起武器时,这些画面总是浮现在脑海中,为什么?

  鸡公煲停下脚步,面朝天,闭上眼睛。

  狼行天觉得有什么东西即将发生,将注意力集中到了极限。

  鸡公煲睁眼看向狼行天。狼行天瞬间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疑惑: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这时,鸡公煲继续晃着身子向狼行天移动,狼行天瞪大了双眼,眼前的一物让一向稳重的狼行天大惊失色!

  “这究竟是什么?”狼行天环顾四周,查看着其他战斗员,“难道就没有谁发现异常吗?这个走过来的究竟是什么生物?或许应该称之为什么怪物?”

  在狼行天眼前,看到的是一个漆黑的轮廓。在轮廓中,好像是眼睛的东西,散发出深邃的红色光芒;剑鞘,似乎散发着寒冷的淡蓝色火焰,感觉仿佛是灵魂在燃烧一般。

  狼行天冷汗直流,向后退了一步,对自己问道:“不可能吧?这种状态的我,竟然感觉到了害怕?这……”

  狼行天咬紧牙关,察觉到了害怕的原因所在:一个生物,面对到一个比自己强大的生物,或许还有一战,但如果面对在质上比自己强大的生物,毫无胜算。换句话来讲,实力完全不是一个次元!

  狼行天此时却露出了笑容,说道:“来吧!”

  狼行天眼前的身影突然变得扭曲,仿佛消散于空间一般,狼行天扩展自己的战魂,防备着近点,突然狼行天发现了鸡公煲的身影!

  “就在这儿!”狼行天大喊着向右上方挥舞狼牙棒。

  狼行天身体突然僵住了,侧头看到,鸡公煲半蹲在自己背后不远处,右翅拿着剑鞘指向斜上方,好像刚斩完的样子。

  这时鸡公煲的姿势和鸡米花记忆重合了,星魂八斩之后,教官鸡的样子和现在鸡公煲的样子完全重叠!

  鸡米花捂着嘴,眼泪顷刻间喷涌而出,紧闭双眼,小声说道:“不鸡大人……”

  “美女,你还好吧。”沙拉关心地问道。

  鸡米花摇了摇头,此时已经无法开口。

  这时鸡公煲和教官鸡再次做了同样的事情,回头对着鸡米花说道:“花花,你没事吧?”

  鸡米花连忙瞪大了眼睛盯着鸡公煲,张着嘴,呆看着鸡公煲。

  “花花姐?”鸡腿饭也察觉到了鸡米花的异常,“怎么了?”

  沙拉也看向了鸡公煲。

  “那只臭鸡有这么强吗?”狗戴问道。

  “那到底是什么招数?”狗肉包问道。

  “好快!比我快多了!不对,根本没法比,这种速度的生物真的存在吗?”狗肉飞问道。

  

  此时,狼行天的狼牙棒被斩断,身上四处深度伤口,并且不明原因地还在加深。

  “是我输了,好强……对不起,食月,我可能到此为止了……”狼行天倒地!

  鸡公煲看着鸡米花,瞬间感觉到了奇怪:“我刚才为什么问花花有没有事?不是应该问我有没有事?”

  鸡公煲摇了摇头:“不对,我不是逃跑了?为什么会有事?”

  鸡公煲此时注意到了拿着剑鞘颤抖的翅,赶紧扔掉:“这不是小屁孩的剑鞘么?怎么会在我翅上!?”

  这时,周围一片犬族的欢呼声,鸡公煲回头查看,发现狼行天倒在了地上,鸡公煲在整理思路:倒在我后面的狼老大?所有犬族都对我欢呼?我拿着剑鞘?我的同伴也在盯着我看?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是我打败了狼老大?真的假的?

  鸡公煲陷入沉思,得出结论:就当是真的好了!

  鸡公煲昂首举翅迎接欢呼。

  鸡米花见此状,自嘲式地笑了笑。

  沙拉意识到了这点,自言自语道:“看来有很多东西都没有告诉我,老友……”

  鸡腿饭冲到鸡公煲面前,满眼星光,说道:“少爷!好厉害!”

  “那是!”鸡公煲说道。

  所有狼匪看到狼行天倒地,纷纷丢下了武器,有的开始逃跑,有的陷入了绝望。

  这时,一个身影出现在了狼行天附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