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我命由鸡不由天 > 第二窝 汪国篇
第四十七蛋 小鸡支援!
作者:夜月星舞  |  字数:3592  |  更新时间:2019-01-16 16:53:17 全文阅读

鸡公煲与兔丝沙拉打败了狼平天,但狼行天却将鸡公煲一行剩余所有战力秒杀,就在万分危机的时候,鸡公煲却说强力支援已经到达,鸡公煲口中的强力支援是?

  

  沙尘渐渐散去,所有战斗员都看向了陨坑的中间。

  但在看到身影的一瞬间,所有战斗员都变得目瞪口呆,只有鸡米花十分震惊。

  “难道……难道真的是……?末席大人?”鸡米花紧紧盯着身影说道。

  沙尘完全散去,所有战斗员都显得十分尴尬。

  “强力?”狗戴盯着身影。

  “支援?”狗肉飞疑惑地问道。

  

  身影向着鸡公煲和鸡米花走去,站到了鸡公煲面前,这个身影正是——鸡皮脆(第六蛋登场)!

  “嘻嘻!”鸡皮脆得意地对鸡公煲笑着说,“我就是强力支援!”

  鸡公煲盯着鸡皮脆,拿出翅膀摇了摇,说道:“不对不对,我要得是强力支援,不是小屁孩。”

  鸡皮脆双手叉腰,怒视着鸡公煲。

  鸡公煲看到鸡皮脆怒视着自己,长叹了一口气,大声向天喊道:“伯爵!你坑我啊!我要退货!”

  “啊!?”鸡皮脆怒不可遏,对着鸡公煲大喊,“还不都怪你!?死鸡葩!”

  

  这件事要从鸡公煲一行刚到水汪汪城讲起。

  鸡公煲、鸡米花和鸡腿饭刚进入到水汪汪城后,鸡公煲心里在犯着嘀咕,考虑着之前和小狼——狼尾草对战的事情。

  鸡公煲一边驾狗,一边远离鸡米花和鸡腿饭,内心感觉这次任务并不简单:那只小狼崽就有这种实力,如果我们所找的东西在北方边界的话,这样下去,恐怕我们难以完成任务,必须得找一个强力支援……总之,先脱离花花的管制,自由一会儿,跟上花花真是快累死本鸡了!

  于是,鸡公煲脱离了队伍,朝着消息中心出发(十一蛋)。

  “这个请帮我尽快发出。”鸡公煲对柜台汪说。

  “好的。”柜台汪回应。

  后面就是鸡公煲初遇狼豪的剧情了(第十二蛋)。

  消息经过了加急运输后,顺利到达了鸡汁面伯爵的手上,鸡汁面看着消息,做出无奈地表情,骂道:“这个臭小子,还是恶性不改。”

  ‘当~当~当~’传来了敲门声。

  “请进。”鸡汁面说道。

  走进来的是一位鸡族的女骑士,眯眯眼,中等身材。

  “伯爵大人,我回来了。”女骑士敬礼。

  鸡汁面熟虑了一会儿,说道:“回来得正好,这里有一封信,劳烦你交给鸡姬。”

  鸡汁面将消息交给了女骑士,女骑士行礼离去。

  位于劲脆鸡堡中心以西的一座大型别墅,是鸡姬的宅邸,也是中央骑士团的驻扎地。

  鸡姬看过信件,对女骑士问道:“伯爵还对你说了什么没有?”

  “没有,只是感觉伯爵心情有点复杂。”女骑士回答。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鸡姬说道。

  女骑士感受到了鸡姬的威严,不禁留下冷汗,强忍着状态,行礼告退。

  过了一会儿,一只小鸡推门而入,正是鸡皮脆。

  鸡皮脆开心地问道:“首席姐姐,叫我什么事啊?”

  “有个任务,你去跑一趟,在北宠国汪国北部边境。”鸡姬说道。

  “啊?什么任务啊?”鸡皮脆期待地问道。

  “作为强力支援,支援鸡公煲、鸡米花和鸡腿饭完成任务。”鸡姬说道。

  “啊……”鸡皮脆本来听到作为强力支援还满心欢喜,但听到鸡公煲名字后,立刻做出了厌烦的表情,说道,“首席姐姐,我才不想帮那个鸡葩呢!”

  “是这样吗?”旁边传来一个成熟女性的声音,“我还以为你们关系挺好呢。”

  “啊?次席姐姐,你也在呀!”鸡皮脆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说道。

  发出声音的女性走了过来,一副成熟的面容,身着紫色与绿色为主色调的轻纱,仿佛仙女一般。翅里拿着什么东西,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这只鸡族女性正是中央骑士团次席!

  “关系才不好呢!”鸡皮脆撅着嘴,“那只鸡对首席姐姐出言不逊!还叫我小屁孩!”

  “本来就是小屁孩嘛,叫你是疼爱你,”次席微笑着说,“而且,我想首席应该也不会介意的。”

  “嗯,我这里没关系,谢谢你,脆脆。”鸡姬说道。

  “可是……可是……”鸡皮脆非常纠结,但就是想不出理由反驳。

  “而且,据我的情报,你和鸡公煲的关系应该非常好才对。”次席说着,拿出翅里的东西,晃了晃。

  “才不好呢!那只……啊?”鸡皮脆看清了晃动的东西。

  这晃动的东西,正是鸡皮脆咬住鸡公煲上鸡冠的照片。

  鸡皮脆刷的一下,脸红了起来,赶紧跑过去,双翅夺过照片,将照片全部撕碎。

  “才不是呢,首席姐姐,我才不要和那个鸡葩……那个鸡葩……”

  就在鸡皮脆准备抱怨的时候,次席又拿出了一张相同的照片,在鸡皮脆眼前晃动着,说道:“如果你不去的话,首席会很困扰的哦。”

  “唔……”鸡皮脆使劲嘟着嘴。

  “嗯……你不去的话倒也可以。”次席说道。

  “真哒吗?次席姐姐,你太好啦!”鸡皮脆开心起来。

  “明天的话,我把这张照片提供给小鸡快报,应该会有很高的人气。”次席笑着说道。

  鸡皮脆眨眨眼,好像一时没反应过来。次席继续晃动照片,鸡皮脆这才恍然大悟,立刻上去抢夺照片,准备毁灭证据!但次席根本不给鸡皮脆机会。

  “呜呜……”鸡皮脆无计可施,流着眼泪,抱在次席腰间,“我去,我去还不行嘛,次席姐姐,不要把这张照片给小鸡快报,求求你了……”

  “我刚才想了想,可以有其它骑士代你去支援,而这张照片嘛,还能顺便帮骑士团做一做宣传,”次席说道,“所以,脆脆,在家里休息吧。”

  “呜呜呜……次席姐姐,我错了……饶了我吧,下次不敢了……”鸡皮脆哭着说。

  鸡姬叹了口气:“脆脆,这次直接坐交通鹰过去,汪国那边我已经打好招呼了,路上注意安全。”

  “但是照片……”鸡皮脆哭着说。

  “照片的事,不用担心,我想次席看你好好执行任务,也会原谅你的。”鸡姬说道。

  “那好吧~”鸡皮脆转过头,用可怜的小眼神看着次席。

  次席也不太好意思,把照片当场撕毁,说道:“这下好了吧?”

  “嗯……”鸡皮脆抹着眼泪告退。

  鸡姬长长叹了口气,次席却笑得十分开心。

  “次席,那张照片……”鸡姬指着地上的残片。

  次席从口袋中掏出满满两翅,展示给鸡姬。

  “能不能给我一张?”鸡姬有点期待地问道。

  “没问题!”

  

  鸡皮脆将照片的事情说给鸡公煲。

  鸡公煲一瞬间感觉到自己好像得到了救赎一般,和鸡皮脆确认到:“你确定真是那张照片?”

  “唔……要不我能来帮你!?都怪你!”鸡皮脆撅着嘴抱怨道。

  “啊……好险啊,那张照片传出去的话,吾鸡一生就玩儿完了。”鸡公煲如释重负。

  “哼!那你还不快谢谢我!?”鸡皮脆说道。

  鸡公煲虽然不愿意,但还是对鸡皮脆说道:“这次真被你救了,欠你一次。”

  “哼!知道就好!”鸡皮脆得意地说道。

  鸡皮脆这时注意到了旁边受了重伤的鸡米花。

  鸡米花行礼,问候道:“末席大人,别来无恙。”

  鸡皮脆听到这话,瞬间撅起了嘴,对鸡米花说道:“不要叫我末席大人,叫我脆脆就行了。”

  鸡米花心中一震,说道:“脆脆大人。”

  “不准加大人!就叫我脆脆!”鸡皮脆一万个不愿意。

  “脆……脆。”鸡米花吞吞吐吐说出口。

  “嗯!”鸡皮脆满意地笑了起来,对鸡米花说道:“这样才对,花花姐姐!”

  “啊?”鸡米花脸一红,“末席大人,这样不太好吧。”

  “又叫我末席大人,要叫我脆脆,花花姐姐。”鸡皮脆训斥道。

  鸡米花勉强答应了。

  “那你,是不是应该叫我公煲哥哥呀?”鸡公煲说道。

  鸡皮脆双翅叉腰,摆出厌烦的表情,对鸡公煲大声喊道:“鸡!葩!”

  鸡公煲惊呆了,周围的所有战斗员都在议论着鸡葩的话题。

  “喂!你个臭小鬼……”鸡公煲开始抱怨。

  鸡皮脆也不甘示弱。

  鸡米花捂着额头,无奈地摇头。

  这时,鸡腿饭走了过来,摆出无语的表情,默默说道:“少爷,该不会已经忘了我吧,最近发现好没有存在感。”

  沙拉将大萝卜变回了双截棍,也走了过来,对鸡米花问道:“美女,有帅哥不顾自己的安危,上去保护的感觉怎么样啊?”

  “唉,还能怎么样,我一点都不希望他刚才冲过去。”鸡米花说道。

  “嗯?真是这样吗?”沙拉调侃道。

  “你不是也被保护了?”鸡米花反问道。

  “嗯~算是吧,”沙拉说道,“我们的感觉应该差不多。”

  鸡米花点了点头。

  “你个臭鸡,命真大!”狗戴和狗肉飞相互搀扶着走了过来。

  “鸡族美女,还有小白鸡,我们又见面啦!”狗肉飞说道。

  一行疑惑为什么狗肉飞在这里,狗戴向一行解释了原因。

  这时,狗肉包也拄着一根粗木枝走了过来,说道:“真是感谢各位。”

  “没什么,我们只是顺便帮忙而已。”鸡公煲得意说道。

  “是吗,”狗肉包会心地笑着,接着说,“我已经辞掉了爵位。”

  一行惊讶。

  “我想,接下来当冒险者,和各位一起冒险也不错。”狗肉包说道。

  鸡公煲和鸡米花、鸡腿饭三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鸡公煲说道:“既然你这么决定了,那我可告诉你,接下来可是很辛苦的!”

  鸡米花盯着鸡公煲,好像有什么话说,但没开口:这个笨蛋,忘了我们是来干什么的了吗?

  鸡腿饭也心中流泪:少爷,我们的任务啊……

  鸡公煲察觉到了异样,眨着眼看了鸡米花和鸡腿饭一眼,想起来自己的任务了!冷汗瞬间流了出来。

  “那以后,就请多指教了!”狗肉包说道。

  “没事的,应该的,应该的。”鸡公煲已经下不了台,尴尬地说道。

  鸡米花和鸡腿饭表情十分无奈。

  

  这时,狼行天拿着狼牙棒向着一行走了过来,狼牙棒散发着黑色闪电。

  “差点忘了还有这家伙。”鸡公煲认真说道。

  “嘻嘻,接下来就交给我好啦!”鸡皮脆笑着走向了狼行天。

  鸡皮脆拔剑,左翅用剑指着狼行天,说道:“别看我是个小孩,但我可是鸡国中央骑士团的二十一席——末席!”

  “哦?是吗?”狼行天严肃说道。

  

  鸡皮脆vs狼平天,一触即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