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我命由鸡不由天 > 第二窝 汪国篇
第四十三蛋 千钧一羽
作者:夜月星舞  |  字数:3711  |  更新时间:2019-01-12 15:15:03 全文阅读

与狼匪最终决战。鸡公煲战胜狼尾草,将战胜狼猛的鸡腿饭送医;鸡米花战胜狼驭星;狗肉包与狼食月两败俱伤;狗戴似乎已经无力招架狼子野的‘残影攻击’;兔丝沙拉遭到了狼行天的偷袭,情况不容乐观。

  

  就在这时,一坨草快速地向沙拉移动,周边战斗的狼匪和犬族士兵惊讶地盯着。

  狼平天也十分奇怪,说道:“这又是什么鬼东西?你们兔子到底有多少奇怪的东西!?”

  狼行天仔细观察着。

  只见,这一坨草将沙拉团团围住,狼行天意识到了不妙:“平天!”

  狼行天给狼平天示意了一下,狼平天拿起大锤砸向了草丛,草丛被砸散,在巨锤底下出现了一个兔子洞!

  狼平天看着狼行天,狼行天解释道:“看来,那只兔子被草丛里藏的鸡和交通犬救走了。”

  “那只兔子应该被打倒了才对,怎么还有力气挖洞?”狼平天问道。

  “刚才一击,本应该给这只兔子造成了不小的伤害,但兔子稍微挪了一下身子,移动到了不是最强打击点的地方,减轻了一些伤害。”狼行天解释道。

  随后,狼行天命令道:“平天,这只兔子和那只鸡应该掀不起波澜,你和我先去对付犬北汪。”

  “好的,哥!”狼平天提起大锤,重新坐到交通狼上。

  

  兔洞里,沙拉挖了一个小地下空间,正好和鸡公煲还有坦克獒坐下休息,沙拉趴在地上,满身流着汗,呼吸显得急促。

  沙拉强忍着疼痛,对鸡公煲笑着说道:“帅鸡,你来的真及时。”

  鸡公煲在翻着自己口袋,找着医疗用品,说道:“一点都不及时!害兔妹妹伤成这样!”

  鸡公煲翻了又翻,抱怨道:“怎么没有通用的?拉拉你等会儿,我马上就找到。”

  “不用找了,我的口袋中有很多应急的药,”沙拉强忍疼痛拿出了一瓶涂抹膏药,上面写着‘涂兔灵’,“你把这个,帮我涂到后背上,我可能要休息一会儿了……”

  说完,沙拉好像晕了过去。

  “我帮……”鸡公煲脸红,“后背上的衣服怎么办,狗子?”

  坦克獒使劲地摇摇头。

  “喂!”鸡公煲搂住坦克獒,把药瓶拿到坦克獒面前,郑重说道,“是兄弟的话,就给我上!”

  只见坦克獒瞪大眼睛,瞬间向着洞外逃去。

  “你个叛徒!”鸡公煲大骂。

  

  另一方面,狗戴陷入了危机。

  狗戴倒在地上,但还是撑起身子坐了起来,盘着腿坐在地上,急促地呼吸着,用不屑地眼神看着狼子野。

  狼子野走过来,对狗戴说道:“不好意思,Game Over!”

  话语刚落,抬腿踢向狗戴。

  但狗戴眼神突然变得坚定,说道:“老友,来得太晚了吧?”

  就在脚要接触到地一瞬间,被突然出现的一个身影出腿挡住了,这个身影挡住之后,又向狼子野踢腿袭来。

  狼子野连忙招架,但被踢腿逼得不断后退,感叹道:“好快啊!真有意思!”

  踢腿停止,看清了神秘的身影,正是水汪汪城的消息派送员——狗肉飞(第十二蛋登场)!

  “你这话说出来有点伤派送员的心啊!老戴!”狗肉飞向狗戴说道。

  “早给你发消息了(第二十蛋),干什么去了!?”狗戴质问道。

  “和前台妹子吃饭去了,后面又玩到很晚,所以应该派送兄弟没找到我吧。因为消息是指定加急,所以派送兄弟在我门口睡着了,叫醒他后我才知道。”狗肉飞解释道。

  “等等,你这家伙,你刚说你和妹子吃饭去了?你个重色轻友的家伙!我不是之前给你说过嘛!这些日子可能有事发生!注意点!”狗戴训斥道。

  “那个……我不想再做单身狗了,大哥,原谅我吧!”狗肉飞鞠躬。

  “算了算了,”狗戴不屑说道,站了起来,摩拳擦掌,“你先和我一起解决掉这个狼崽子,账回头给你结!”

  “谢谢惠顾!”狗肉飞说完,对着狼子野做出蹲踞式起跑的姿势。

  “嗷呜!我想起来了!”狼子野恍然大悟,“你就是飞奔在狗尾大花园的那只犬族(第十三蛋)!这下有意思了!”

  “见过我?看来我们挺有缘啊,老板!”狗肉飞说着,将名片扔给了狼子野,“有跑腿的活,直接到水汪汪城的泪汪泉附近消息中心提我名字!”

  “喂喂!”狗戴说道,“你连狼的钱也敢赚?嫌命长了是吗?”

  “生死由命,该死怎么也跑不了。”狗肉飞说道。

  “切!由命?”狗戴不屑地说。

  “你们聊完了吗?”狼子野说道,“二打一是不是有点耍赖皮呀?”

  “切!”两只异口同声骂道,“狼崽子!”

  狼子野再次认真了起来:“有意思!”

  

  兔子洞中,沙拉终于醒了过来,有了精神,伸了一个懒腰,回头发现自己枕着坦克獒,摸了摸坦克獒。

  另一边,鸡公煲扶着墙角,留着鸡鼻血,默默说道:“吾鸡一生……死而无憾了。”

  沙拉看了看自己身上,伤口处绑着绷带,知道是鸡公煲涂完涂兔灵之后帮自己绑的,走到鸡公煲身旁。

  ‘啾~’亲了一口鸡公煲的上鸡冠!

  鸡公煲幸福得失去了意识。

  兔妹妹晃着鸡公煲,关心问道:“怎么了?没事吧?”

  一旁的坦克獒无奈地摇摇头。

  

  在此时,军队的战斗陷入了胶着。

  “势均力敌吗?看来,狼平天的加入,确实将他们的士气提高了不少,”犬牛斗自言自语道,“这下可不好办了,不知道援军什么时候能到,目前犬族士兵的身体素质,确实和狼匪有着很大的差距,果然还是平时有些疏于锻炼吗?”

  犬牛斗问身边的士兵:“那小子怎么样了?”

  “狗肉包阁下已经送到了后方进行医治,暂无大碍!”犬族士兵报告。

  犬牛斗观察着天气:看来要下雨了……

  远处,狼平天带着一众狼从西边突破,狼行天带一众狼从东边突破,所到之处,都发出阵阵犬族的惨叫声。

  犬牛斗一挥手,拿着大盾的士兵向二狼队冲了过去,将大盾立于狼队面前,狼队停止突破。犬牛斗再一挥手,大盾队将狼队三面围住,大盾后方弓箭犬族做好了准备。

  狼平天跳下狼,向前方使用狼步。看到狼平天突然消失,盾牌队感到十分疑惑,再次看到的瞬间,狼平天已经到达了盾牌队的前方!只见狼平天举起大锤,锤向前面的大盾,刹那间,将盾、举盾的犬族和后方的弓箭犬族一齐打上了天。后方的狼队向这个缺口冲了过去。

  “放箭!”小队长犬族命令道。

  由于狼族突破太快,没有射到一只,阻挡狼平天的盾牌阵溃败。

  狼行天方面。

  狼行天驾狼前行,到盾牌阵前方,所有犬族弓箭手做好了准备,就等令下。

  突然,狼行天释放出了自己的战威,前方的举盾牌士兵们瞬间瘫倒在地,惊恐地看着。后面的弓箭手们,手一松,将弓箭射了出去,狼行天轻松躲过。

  “怪……怪物啊!”在狼行天前方的犬族士兵丢盔弃甲向后逃跑。

  狼行天小队也突破了盾牌阵。

  狼行天与狼平天向着犬牛斗杀了过来。

  “那帮混小子,怎么还不过来支援?故意累我这老家伙是吧!”犬牛斗抱怨道,“看来只能亲自上了,不知道这把老骨头还能撑多久。”

  

  沙拉和鸡公煲从兔洞中探出脑袋,观察着。

  “有了!我的大萝卜被那几只狼匪拿着!”沙拉指着远方。

  四只狼匪费力地抬着大萝卜,向狼匪的后方走着。

  “拉拉,我去帮你拿回来!”鸡公煲跳出兔洞。

  沙拉一把抓回鸡公煲,说道:“上面不好走,我们挖洞过去,看我的。”

  于是,沙拉开始朝着四狼处挖洞,鸡公煲紧随其后,交通犬在最后面。

  鸡公煲看到沙拉晃动的兔尾巴,萌生了邪恶的想法,想将右翅伸上去一把抓住,但被左翅阻止了,鸡公煲对自己说道:“理智!理智!鸡公煲,你是只高素质的鸡!”

  “怎么了?”沙拉回头问道。

  鸡公煲使劲摇头,问道:“拉拉,你怎么会被偷袭了?”

  

  时间向前回微调一会儿。

  沙拉使用大萝卜与狼平天对战,明显占据了上风。

  “看来当初我果然没看错,你的实力确实在我之上。”狼平天说道。

  沙拉吹着泡泡,将抗在肩上的大萝卜放下,说道:“那你要认输喽?”

  “哼哼,认输?”狼平天挥了挥大锤,“最后一招,你接下来,我就认输。”

  沙拉向狼平天挥了挥手。

  狼平天朝着沙拉飞奔过去,途中,双手拿着大锤,以身体为圆心,开始旋转大锤,接近沙拉之后,跳起,将急速转动的大锤打向沙拉,沙拉双手扶萝卜格挡,虽然格挡住了招式,但向后飞了十几米,而这十几米的后面,正是狼行天潜伏过来的地方。

  狼行天朝着沙拉背后挥动狼牙棒,沙拉移动了一下身子,虽然避免了最大力伤害,但萝卜掉地,自己也被打飞了。

  

  沙拉边挖洞边给鸡公煲解释:“都怪一时大意,没注意到潜伏过来的狼行天。”

  “拉拉没错,都是那只狼太狡猾了!”鸡公煲安慰道。

  “到了,差不多就是这里。”沙拉停手。

  四狼还在抱着萝卜走,突然,发现一只兔子和一只鸡还有一只交通犬出现在了面前,而且摩拳擦掌,露出魔鬼般的笑容,扔下萝卜赶紧跑路。

  “真没用,狼怎么害怕兔子和鸡?”沙拉抱怨道。

  “难道因为本鸡太帅?”鸡公煲思考着。

  坦克獒使劲的摇头。

  其实,这四只狼是之前被沙拉打晕绑架的,所以有了心里阴影,看到沙拉就……

  

  远处,犬牛斗被狼行天和狼平天带队夹击,有些吃不消。

  不一会儿,体力已经跟不上了,只见狼平天用大锤打开犬牛斗的格挡,狼行天一狼牙棒直击犬牛斗腹部,将犬牛斗打下交通犬。

  “结束了……”狼行天驾着狼冲向了犬牛斗,从交通狼身上跳起,准备打向犬牛斗。

  犬牛斗举起刀,进行格挡,但这一击的话,犬牛斗自知格挡不住了,但至少可以减少损伤。

  犬族部队注意到了这一点,都在无力地喊着:“公爵大人……”

  就在这时,狼行天好像注意到了什么,赶紧调整姿势,做出格挡的动作。

  只见远处一道空中斩击飞向了狼行天。

  ‘乓~’狼行天挡住了斩击,但由于格挡刚才的飞斩击,使自己的位置远离了犬牛斗。

  狼平天在一旁惊讶:“是谁!?好强……”

  “那边的两只!听见了吗?”喊话的是鸡米花,“这个大锤的狼交给你们,狼牙棒的狼我来对付!”

  远处的鸡公煲和沙拉指了指自己,疑惑地看过去。

  “快点,我一打二的话,坚持不了多久!”鸡米花朝着鸡公煲方向说道。

  “花花,怎么变得这么强!?”鸡公煲目瞪口呆地说道。

  沙拉看着鸡公煲,想了想:嗯?看来事情不简单,真叫兔子好奇。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