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我命由鸡不由天 > 第二窝 汪国篇
第三十八蛋 鸡公煲vs狼尾草
作者:夜月星舞  |  字数:3630  |  更新时间:2019-01-07 14:52:16 全文阅读

随着一声号角,讨伐狼匪的大战终于打响。

  

  鸡公煲vs狼尾草。

  “屁孩,你之前和我打的时候用的是战气吧?”鸡公煲问道。

  “是呀,怎么了?”狼尾草用棒拍着肩膀问道。

  “那时你不是也感受到本鸡的气息了?”鸡公煲得意起来,“那是战威!比战气高一阶的能力。”

  “那又怎么样?又不影响你做我的宠物!”狼尾草嘟着嘴说道。

  鸡公煲对狼尾草摇摇指头,昂首说道:“换句话说,你个小屁孩是打不过我的。”

  “那我要是打过你了怎么办?”狼尾草问道。

  “都说了,你打不过我的。”鸡公煲转身,准备离去,“我还有急事,就不陪小屁孩过家家了,拜拜~”

  狼尾草皱着眉头,向鸡公煲冲了过去。

  鸡公煲侧眼看到,赶紧向旁边一闪,只见棒子再次砸了一个直径近一米的大坑。

  “喂!屁孩!本鸡不发威,你当我是臭鸡蛋是吧?”鸡公煲愤怒说道。

  狼尾草用手捂着鼻子,说道:“你确实挺臭的……”

  鸡公煲心中一惊,但想想毕竟这小屁孩也是狼族,闻到也不奇怪,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自己由于某种原因,战威和战气这些能力都不能使用,接下来战斗很不好打。

  

  “报告!”一只犬族向犬牛斗报告,“后方发现敌人埋伏!约百人上下!”

  “传令!按计划行事!”犬牛斗命令道。

  

  “你怎么不用战威呀?我等你准备好!”狼尾草笑着说道。

  “我不都说了嘛!你不是我的对手,我不和你打,一边呆着去!”鸡公煲训斥道。

  “哼!你要不用的话,我就上啦嗷!”狼尾草做好姿势。

  “对付你这小屁孩,根本就用不上战威!”鸡公煲摩拳擦掌,扭了扭脖子,但心里在想:这小屁孩不好对付,瞅个机会赶紧跑。

  这时,远方一群犬族部队冲了回来。

  “尾草小姐!犬族后方部队回来了!”一只狼报告道。

  “你们去先帮我挡住,我把这只鸡驯服了就去帮你们!”狼尾草说道。

  “遵命!”

  只见围着鸡公煲的狼们,立刻解围,摆好阵形,准备一战。

  鸡公煲觉得机会来了,指着狼尾草背后喊道:“哇!快看!一只飞在空中的烤全羊!”

  狼尾草一听,口水直流,朝着后面天上使劲地寻找着,但没有找到,问道:“在哪儿呢?快告诉我啊!”

  “就在你看的地方啊!仔细点!”鸡公煲声音越来越远。

  狼尾草有些着急,使劲寻找着,这时过来了一只报告狼,准备报告布阵情况,但发现狼尾草正在找着什么。

  “尾草小姐,您在找什么呢?”报告狼问道。

  “那只鸡说有一只会飞的烤全羊,就在我身后……”狼尾草流着口水说道。

  “尾草小姐,烤全羊怎么会飞呢?肯定是那只鸡在骗你。”报告狼说道。

  狼尾草反应了过来,很是失望的回过头,想起被骗,瞬间怒火中烧,马马虎虎听了报告后,开始徒步追鸡公煲!

  “小屁孩,真好骗!不对不对,应该是本鸡的才智过鸡!”鸡公煲驾着坦克獒,自言自语道。

  “站住!鸡!”狼尾草徒步跑在了鸡公煲后方不远处。

  鸡公煲心中一惊:这是什么速度?徒步追上坦克獒!?

  鸡公煲默默地和坦克獒说:“我发现,花花说的,你们爆发逃跑能力比较强的事情,好像没有一点卵用……”

  坦克獒似乎听懂了鸡公煲的话,回头使劲叫,来表示抗议。

  “我来啦嗷~”狼尾草又加快了一下速度,跑到了鸡公煲的侧面。

  但狼尾草却发现鸡公煲不在獒的背上,心中十分奇怪。

  就在这时,坦克獒给狼尾草示意了一下另一侧,狼尾草仔细一看,发现鸡公煲露出的一小部分身体。

  狼尾草对坦克獒说:“谢谢你啦,小狗狗!”

  接着,狼尾草纵身一跃,跳到了坦克獒侧面,抬起棒子,向挂在侧边的鸡公煲打去。

  鸡公煲紧急跳狗,躲过攻击,在地面打了几个滚,顺利停了下来。

  “你个叛徒笨狗!”鸡公煲向坦克獒抱怨道。

  坦克獒却一脸坏相地看着鸡公煲。

  此时,鸡公煲不由得将这个坦克獒与一个犬族重合了,对坦克獒骂道:“你一定和那只笨狗是亲兄弟!”

  坦克獒不屑地将头转向一边。

  

  此时,狗戴正和狼子野打得不可开交。

  只见狼子野使出连续的猛攻,拳脚相加,还笑得十分灿烂。

  而狗戴也防御得游刃有余,说道:“小伙子,拳打的不错嘛!”

  “狗老哥也不赖嘛!真过瘾!”狼子野开心地说道。

  突然,‘阿嚏……’狗戴打了一个大喷嚏。

  狼子野停手,问道:“狗老哥,没事吧?”

  “什么情况?”狗戴醒了醒鼻涕,说道,“没什么事,继续!”

  “好嘞!”狼子野开心地冲了过去。

  

  我们再次回到鸡公煲那里。

  “你总是这样欺骗少女!我要代表白菜星的所有少女消灭你!”狼尾草用棒子指着鸡公煲。

  “你还算少女?明明是个幼女而已!”鸡公煲抱怨道。

  狼尾草没有回话,头上爆起了青筋,缓缓向鸡公煲走过来。

  鸡公煲下意识地后退,发现已经靠在了后面的树上。

  狼尾草走到了自己的攻击范围内,对着鸡公煲抬起木棒,水平向鸡脑袋打了过去。

  鸡公煲使劲缩了一下脖子,躲开了,但后面的大树就没有那么好运了,只见一个粗壮的大树,被横断,倒在了地上。

  鸡公煲惊讶之余,发现自己出了大问题,脖子卡住了!伸不回去!

  “等等!等等!”鸡公煲连忙说道,“先停一下!”

  但此时这种状态的狼尾草,已经听不进去任何劝说,又缓缓抬起木棒,冲着鸡公煲笑着。

  鸡公煲看了一下左右,发现已经无路可逃,慌了起来,连忙开始整理自己的翅膀内侧羽毛。

  紧接着,狼尾草的又一次攻击开始了,这次自上而下,向鸡公煲面部正面打去。

  鸡公煲此时露出了坚定地眼神,说道:“小屁孩,你太嫩了!看招!”

  ‘布~’一声,狼尾草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只见鸡公煲双翅抱着棒侧面,徒翅接下了狼尾草的打击,这招,叫做空翅接大棒!

  

  空翅接大棒,鸡族通过啄自己的内翅羽毛,使内翅的羽毛和绒毛变得蓬松(可以参考弹棉花)。当大棒劈到内翅时,这蓬松的羽毛和绒毛就会对力产生很好的缓冲作用。

  

  “怎么回事?”狼尾草自言自语道。

  “没想到吧?小丫头!这可是本鸡的独门绝技(其实非也)!”鸡公煲得意地说道。

  狼尾草发现棒子打不下去,准备将棒子收回继续打,但发现也抽不出来。

  

  空翅接大棒后续,因为棒子已经陷入了羽毛和绒毛里,这时,我们的小鸡可以通过调整翅的立毛肌,使蓬松的羽绒再次变紧,从而狠狠抓住棒子!

  

  “怎么拔不出来?”狼尾草问道。

  “哼哼哼哼!”鸡公煲昂首挺胸,得意说道,“这就是本鸡的魔术!magic!”

  “唔……”狼尾草撅着嘴,“你放开!”

  “我不放!”鸡公煲坚定地说。

  “你快放开!”

  “我就不放!”

  “唔~你不放的话,我们怎么打!?”狼尾草有些气不过。

  “本鸡不是早给你说了嘛!不和小屁孩打!”鸡公煲训斥道。

  狼尾草知道鸡公煲不会放开,使出了吃奶的劲儿使劲往出拔。

  鸡公煲见状,突然松开,狼尾草由于惯性,向后飞了出去,重重摔在了地上。

  狼尾草摸摸自己的脑袋,撅着嘴,但发现自己的棒子回来了,立刻开心起来,拿着棒子站起来,准备继续打鸡,但奇怪的是,鸡不见了。

  “鸡呢?”狼尾草挠着脑袋,自言自语道,“跑哪去了?”

  鸡公煲跑到了稍远一点的侧面,狼尾草的视野盲区,双手挥舞着一个工具,工具叫绊脚双蛋流星锤!主要由三部分组成,两边是密度较大的金属蛋,中间使用绳索进行连接。

  只见鸡公煲将绊脚双蛋流星锤扔向了狼尾草的腿部。

  狼尾草正提高警惕,扎着马步,准备应对接下来的情况,但没想到,突然一物出现在自己小腿中间,正是绊脚双蛋流星锤!

  只见绊脚双蛋流星锤碰到狼尾草双腿了之后,由于惯性,双蛋继续带动绳索运动,将狼尾草的双腿越缠越紧。

  “啊?”狼尾草摔倒了,“这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了吧,小屁孩,”鸡公煲从远处走过来,“这可是本鸡的专属道具(当然,这是在吹牛)!”

  “这怎么弄不开呀?”狼尾草最不擅长的就是解绳节,此时,脑袋已经发热。

  这时,鸡公煲拿出一个手掌大小,球状的金属容器,在狼尾草眼前晃了晃。

  “啊?这又是什么啊?”狼尾草心急如焚。

  “这你就又不知道了吧,这是本鸡特意从黑市才买到宝贝,”鸡公煲得意得晃着容器,“数百年前,宠国已灭绝的小家伙,名叫‘狼皮虱’,专门附在狼身上的虱子,只要沾上一点,就会非常痒,直到抠掉一层皮才能缓解,但只能暂时缓解。”

  说完,鸡公煲打开了盖子,冲着狼尾草露出魔鬼般的笑容。

  “不要啊!不要!”狼尾草惊恐地看着鸡公煲。

  鸡公煲一下子就将所有地液体都洒在了狼尾草的身上,狼尾草感觉并没有发生什么,鸡公煲帮狼尾草解开了绳索。

  狼尾草拿起木棒,准备再次打鸡,但身体突然剧痒了起来,痒得狼尾草使劲在地上打滚。

  鸡公煲又拿出一个同样的金属瓶。

  “啊?不要,不要……”狼尾草眼含着泪水祈求道。

  “这是驱虱药水,涂上就没事了,”鸡公煲说道,“但是……”

  只见鸡公煲将瓶子朝远方用力一扔。

  狼尾草见状,连忙一边挠着痒痒一边去追,喊着:“别跑啊!回来呀!嗷唔……”

  鸡公煲得意地拍拍翅膀,心里说着:本鸡学生时代可是王牌投手,尽管跑吧,小屁孩。

  鸡公煲回去骑上坦克獒,看着越跑越远的狼尾草,默默说道:“其实,什么是狼皮虱,我也不知道。刚才撒到你身上的水,只是普通的痒痒水罢了,洗一澡就没事了。而我投出去的所谓解药,是一种强力的挥发吸入式的迷药,应该会睡个两三天吧?但应该没事,投到了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不过这样也好,小屁孩不好好在家里过家家,就知道瞎胡闹,还跑来战场!?算了,反正算是解决了,回去看看兔妹妹!”

  “拉拉!我来啦!”鸡公煲驾着坦克獒向前方战场驶去,途中脖子也恢复了正常。

  另一边,狼尾草赶紧打开容器,将液体涂抹到全身,然后,睡了过去……

  

  鸡公煲vs狼尾草,鸡公煲胜!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