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我命由鸡不由天 > 第二窝 汪国篇
第二十六蛋 三路危鸡?
作者:夜月星舞  |  字数:3186  |  更新时间:2019-01-27 07:05:17 全文阅读

鸡公煲一行,分为了三组,分头行动。救援组方面,鸡公煲利用鸡鸣狗盗,成功救出了人质,但自己却聪明反被聪明误,被俘虏;情报通知组方面,鸡腿饭和犬牛斗决定争取时间,但敌人却远比想象中的强大,两只陷入了危机;骚扰组方面,兔妹妹摆萝卜阵,削弱了狼匪的战斗力,接下来准备主动出击。

  

  救援组方面。

  鸡米花在附近用鸡远镜观察着整个状况。

  突然,鸡米花看到了鸡公煲被好几只狼绑着,压到人质山的主洞口,狼驭星说了什么,那几只狼和刚刚赶过来汇报情况的狼籍一起,压鸡公煲到人质洞。

  一会儿,鸡米花发现,狼豪和几只狼出来,骑上狼,往东边去了,观察方向的话,应该是军事山。

  看到狼豪没事,鸡米花心里悬着的一颗心算是放下了,剩下的就是怎么救鸡公煲。

  鸡米花发现人质洞有些躁动,狼籍吵着从洞中出来,带了一群狼,驾狼朝人质山主洞飞奔过去。

  鸡米花虽然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但是觉得机会来了,计算了一下刚才救人质的时间,感觉没什么问题,于是,潜伏到了人质洞门口。

  发现狼卫这次在认真站岗。

  鸡米花使用战威产生寒风,吹向狼卫。

  两个狼卫都打了个哆嗦

  “喂!哥们!”左狼卫和有狼卫说着,“有没有感觉一阵阴冷的寒风?”

  “难道……?”右狼卫瞪大眼睛看着左狼卫。

  就在两狼准备聊下去的时候,鸡米花瞬间用没出鞘的剑打晕了狼卫。

  在洞里面,狼匪们都提高了警戒,鸡米花一路各个击破了所有狼匪,终于,到达了人质室,看到鸡公煲躺在地上,睡得正香,勃然大怒,大声喊道:“鸡公煲!你死了算了!”

  鸡公煲感受到了要命的寒气,打了个哆嗦,醒来,发现鸡米花在人质室的外面,非常吃惊。

  “你也被抓进来了么?”鸡公煲好奇地说道。

  鸡米花强忍心中的怒火:“我是来救某只无忧无虑的鸡的!”

  “咯儿!”鸡公煲意识到不妙,“快跑!别管我!”

  “我是来救你的!你明白了吧!”鸡米花疑惑说道。

  “傻花花呀,快跑!这是陷阱!”鸡公煲说道。

  鸡米花感觉奇怪,准备再和鸡公煲理论。

  这时,一个男性的声音,从洞深处传了过来。

  “哈哈哈哈,”狼驭星带着众手下出现在深处,“欢迎欢迎,看来你们没有想到洞是联通的吧?只不过是用迷宫联通的,哈哈哈哈!”

  “花花,你听着,”鸡公煲着急说道,“我没事的,你快逃,别管我。”

  “但……”

  鸡米花有些犹豫,但看到平时吊儿郎当的鸡公煲难免正经一回,决定从入口突破。

  但是,此时,狼籍却从入口方向带着众狼围了过来。

  “常言道‘瓮中之鳖’,这应该叫‘洞中小鸡’,是吧?哈哈哈哈!”狼驭星大笑。

  鸡米花准备拼死突破,这时鸡公煲却小声对鸡米花说:“保存实力,这里先不要开打。”

  鸡米花非常纳闷,但经过脑子里两个小鸡打架之后,还是选择相信鸡公煲。

  于是,鸡米花形式上做了一些抵抗,被俘,和鸡公煲关在了一起。

  “鸡的智商,就这样了!哈哈哈哈!”狼驭星嘲讽道,带手下离开了人质洞。

  “你们最好老实点。”狼籍说道,然后离开了人质室附近。

  “鸡公煲,你不让我打,到底在想什么?现在我的剑也没了,你说怎么办?”鸡米花质问道。

  “他们那么多狼,你打不过的,真打开只会受伤而已,还是免不了被俘虏。”鸡公煲说道。

  “鸡公煲,”鸡米花散发着阴冷的气息,仿佛由黄泉而来一般,“你要是说只是这样的话……”

  鸡公煲吓得直喷冷汗,赶紧使劲摇头。

  “等等等等……花花……”鸡公煲赶紧说道,然后凑到鸡米花耳旁,“现在不太方便说,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鸡米花十分无奈,但还是接受了,但鸡米花心里产生了一个疑问:

  “他们抓了我们,为什么不问逃跑人质的相关情报?”

  “这个嘛~”鸡公煲观察了一下周围,说道,“很可能,对于这些狼族来说,那些人质的存在,本身就是负担,还要吃喝什么的,他们现在误认为我们是犬族聘请的冒险者,属于高价值目标,所以……”

  “所以他们放在天平上称了一下,觉得我们能换更多的钱?”鸡米花说道。

  “这是一方面,还有一个重点,我们是鸡族,先不说禽国,至少我们的故乡鸡国不会坐视不管的,知道原因的话,肯定会向犬族政府施压,到时候恐怕会更加混乱。”鸡公煲解释道。

  “看来我确实有些低估狼族了。”鸡米花认真说道。

  “你也真是,我不都说了么,我没事的,干嘛还要来救我?”鸡公煲抱怨道。

  “我,我不是……”鸡米花脸微微发红,然后瞬间平静下来,“你身上怎么这么臭!离我远点!”

  “咯儿!”鸡公煲想起了自己从垃圾道出来,才意识到自己臭,赶紧趁着鸡米花发火前离远。

  

  情报通知组方面。

  狗肉包意识到身后出现了狼食月,赶紧从树上跳下。

  狼食月也跟着跳下。

  “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狼食月问道。

  “哼,你当我会告诉你吗!?”狗肉包说道,狗肉包此时心里非常的复杂:这只狼,在过去以往的战斗中很少露面,北汪镇附近村战斗的时候,发现并不是泛泛之辈,最坏的情况就是,这只狼有着和狼平天一样的实力,不对,也要考虑在其之上这种情况,她的核心招数到底是什么,扬沙还是……?

  “既然这样的话。”狼食月认真说道。

  随后,狼食月右腿向前跨一小步,左手抱拳拳心向上放于腰间,右手握拳摆于胸前,拳心朝向自身身体。

  “开玩笑的吧!?”狗肉包小声对自己说,“这难道是传说中狼族宫廷亲卫队专用的——狼拳!?”

  狗肉包意识到情况十分危急,将一只手伸到了口袋里。

  

  鸡腿饭方面。

  狼子野出现在了鸡腿饭面前,还和鸡腿饭打着招呼,鸡腿饭撒腿就往后跑。

  “真是的,真没礼貌,别人打招呼都不理。”狼子野无奈地摇摇头。

  鸡腿饭跑累了,扶着树观察了一下周围,没有狼子野的身影,自言自语道:“看来,终于甩掉了,唔……好累。”

  这时,却从树上传来了声音:“喂!你还好吧?”

  鸡腿饭意识到不对,缓缓抬头向树上看去,发现狼子野在树枝上蹲着。

  鸡腿饭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啊?怎么会这样?

  狼子野看到鸡腿饭看过来,开心了起来:“呀吼!又见面了。”

   鸡腿饭从口袋里掏出烟雾弹,狠狠摔在地上,消失了。

  “嗷呜?”狼子野有些吃惊,“嗯……真有意思,哈哈。”

  鸡腿饭跑到一座大点的小丘附近,靠到小丘边上,气喘吁吁。

  这时从小丘上方传来了声音:

  “你怎么才来啊,我都等得不耐烦了。”

  鸡腿饭停下大口喘息,缓缓抬头。

  “呀吼!”狼子野又和鸡腿饭打招呼。

  “啊?”鸡腿饭非常无奈,又用烟雾弹逃跑了。

  留下狼子野在山丘上默默说道:“你就不能用点别的么?多没意思。”

  鸡腿饭铆足了劲跑,终于跑远了,这次跑到了一座山附近,靠着墙,开始放心地大口呼吸着。

  就在这时,鸡腿饭发现前面有一个山洞,而狼子野缓缓从山洞里走了出来。

  狼子野发现鸡腿饭看着自己,又热情地打招呼:“呀吼!”

  鸡腿饭张大嘴看着,又摸出烟雾弹,逃跑了。

  狼子野使劲地挠头。

  鸡腿饭这次使出了破壳的劲往远跑,但跑着跑着被什么东西撞倒了。

  鸡腿饭扶着自己昏昏沉沉的脑袋,缓缓站起来,看到前面又是狼子野。

  这次狼子野没有打招呼,直接抱怨:“你就不能多换几个花样!?总扔烟雾弹有意思吗?”

  鸡腿饭有些蒙,大声说到:“明明是你要追我的,你不追我的话,我不就不用烟雾弹了么?”

  “是嗷,”狼子野想了想,感觉不太对,“那我和你打招呼你也应该响应一下啊,真没礼貌!”

  “这是重点么?”鸡腿饭无奈吐槽道。

  “当然,”狼子野开始说教,“作为高等生物,最重要的就是第一印象,首先从打招呼就可以看出一个高等生物的修养,你说重要不重要。”

  “啊?”鸡腿饭彻底晕了,顺口一说,“那算……重要吧……”

  “bingo!”狼子野兴奋地用双手捂住鸡腿饭的右翅,严肃地说道,“孺子可教也。”

  “哦……”鸡腿饭此时真真正正地摸不着了头脑,心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骚扰组沙拉方面。

  狼行天摆好了阵型:

  第一部队,由狼猛率领部队,在树上布防,一方面可以防止空中突袭,另一方面还可以有效观察周围情况;

  第二部队,由狼平天率领部队,在附近河水旁布防,既可以控制水源,又可以防止从水上进行突袭;

  第三部队,由狼行天亲自带领在森林草丛灌木等地布防,防止从正面突破。

  布阵完毕,狼行天此时盘腿席地而坐,与另一只狼开始对弈,下的正是中国象棋,狼行天执黑后手,对面狼拿起红炮,炮二平五。

  狼行天拿起自己的8路炮,问道:“这就是你的选择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