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我命由鸡不由天 > 第二窝 汪国篇
第十九蛋 鸡定之事
作者:夜月星舞  |  字数:3645  |  更新时间:2019-01-27 06:41:52 全文阅读

狼平天率领的狼匪部队和犬族部队开始了大战,实力强劲的犬族领队与狼平天单挑,但由于体力不支,不敌,就在在命悬一线的时候,鸡公煲一行出现在犬族领队面前,帮忙挡下了致命一击,但是,此时,中军和左军已全军覆没。

  “臭鸡,那家伙在和你打招呼呢。”狗戴淡定说道。

  “那个,我觉得,有的时候,”鸡公煲有些犹豫,“我们应该战略性撤退。”

  “刚才是哪只鸡花式登场,然后又说了一堆了不起的话?”鸡米花说道。

  “少爷,我觉得我们危险了。”鸡腿饭颤巍巍地说。

  “到此为止了吗?”比特犬族表情里透漏出不甘。

  

  就在此时,从前后左右传来了大声的群犬吠叫。

  “果然来了吗,”狼平天看着远方,“应该说不愧是犬族的活传说。”

  鸡公煲、鸡米花和鸡腿饭知道是犬牛斗公爵来支援了。

  而狗戴此时却露出了严肃的表情。

  狼平天打了一个手势,狼猛大喊:“兄弟们!撤!!!”

  众狼开始撤退,狼平天和后面的比特犬族对视,轻蔑地笑了一声,转身驾狼离去。

  “小鸡们!算你们运气好!哈哈哈!”狼猛嘲讽道,嘲讽完转身撤退。

  “他好像没听到,”狼子野有些遗憾,“可以的话,真想拉他入伙。”

  “你呀,走啦。”狼食月对狼子野说道。

  “那只鸡超有意思,对吧,姐姐?”狼子野兴奋地问道。

  “是挺有意思的。”狼食月没有否认。

  “是吧?哈哈哈!”狼子野开心大笑。

  众狼汇合,单向向北突破,犬牛斗知道狼族士气正盛,以烟作为信号,让北方军队暂时回避战斗。

  众狼撤出。

  

  部队汇合于村前,村长开门迎接,并表示歉意,由于村里的护卫犬族数量不足40,开门支援怕被直接突入进去,所以未能出来支援。

  医疗部队准备用担架抬比特犬族去医治,比特犬族示意了一下,勉强站了起来,走到鸡公煲一行面前。

  “感谢各位的出手相助,正如各位所见,真是狼狈。”比特犬族略带歉意说道。

  “您自谦了,面对如此强敌,能做到这种程度令人敬佩。”鸡米花说道。

  比特犬族摇了摇头。

  鸡公煲一行与比特犬族相互做了自我介绍,得知比特犬族名叫狗肉包(和狗肉飞并不是亲属关系),是北汪镇的军队长,爵位子爵。

  “各位都没事吧!”犬牛斗走了过来。

  狗肉包敬礼。

  “喂!怎么不早来!”鸡公煲抱怨道,“吓死本鸡了都。”

  鸡米花向鸡公煲头上狠狠捶了一拳,向犬牛斗行礼:“不好意思,公爵大人。”

  “没事,没事,”犬牛斗一边说一边盯着藏到鸡腿饭身后的狗戴,“汪哦!这还真巧啊!有个老熟人也在啊!”

  狗戴心中一惊,平复了一下,从鸡腿饭背后走出。

  “好久不见,公爵大人。”狗戴虽然行礼问好,但还有一丝不屑的气息。

  三鸡惊讶地看着狗戴。

  “还是老样子讨厌贵族啊,哈哈哈。”犬牛斗笑道。

  三鸡互看,尬笑了一下。

  狗戴,曾经位达伯爵,是犬牛斗手下的得力干将,有很多事和犬牛斗争吵不停,但犬牛斗非常钟爱这种敢说真话的人才,并委以重任,后因为看不惯大多数贵族的做法,怒辞爵位,做了冒险一行。

  “斗哥,”狗戴严肃地对犬牛斗说道,“你所带的部队是不是都在附近?”

  “情报说这边将遭遇狼族大面积袭击,所以所带的部队都在这里了,有什么问题么?”犬牛斗说道。

  “咯儿!?”鸡公煲似乎也意识到事情的不妙,“如果这时有一只狼族部队袭击北汪镇的话。”

  “这次是他们袭击村庄以来所派出的最大兵力了,应该不可能吧。”狗肉包说道。

  “他们具体有多少数量确实至今不太清楚,”犬牛斗深思了一会儿,“不好,有这种可能!”

  所有人严肃了起来。

  就在这时,一个看起来很落魄的犬族士兵骑着犬,从远方急匆匆赶了过来。

  “报告,”犬族士兵向狗肉包敬礼,强忍着泪水,“北汪镇,遭到狼行天的进攻,失守了。”

  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部队数量!?”狗肉包问道。

  “五百以上。”

  “狗肉饭(狗肉包的弟弟)呢!?”

  “狗肉饭子爵,”犬族士兵开始抽泣,“被狼行天打成重伤,正在治疗,情况不容乐观。”

  狗肉包生气地咬着牙。

  “小伙子,你辛苦了,去那边先休息吧,好样的。”犬牛斗安慰了一下来报告地犬族士兵。

  犬族士兵敬礼,走向休息处。

  “接下来我带一只部队去镇上,看看情况,你们先好好休息,”犬牛斗对鸡公煲一行和狗肉包说,然后指着狗肉包,“尤其是你,伤得这么重就给我躺下休息。”

  “公爵大人,恕在下无礼,”狗肉包眼神非常坚定,“北汪镇失守,是我的责任,我必须回去。”

  “你这家伙!”犬牛斗有些生气,但也允许了,“去那边包扎一下,一会儿启程,我可说好了,你要是敢叫累的话,就立刻给我休息!”

  “是!”狗肉包敬礼,之后立刻去包扎伤口。

  

  “傻花花!你要是再这样的话!本鸡可不救你了!”鸡公煲向鸡米花抱怨。

  “这次确实是我不对,我反省。”鸡米花承认错误。

  鸡公煲瞬间开心了:教训傻花花的感觉真爽啊!

  “咯儿!”鸡公煲惨叫一声,发现被鸡米花揪了一撮羽毛,“你干嘛!”

  “总觉得你心里在想着一些欠揍的事,不由得。”鸡米花解释道。

  狗戴捂着笑脸。

  鸡腿饭无奈地笑着。

  鸡公煲向鸡米花抱怨着鸡权的问题,被狠狠瞪了一眼,沉默了。

  

  鸡米花走向犬牛斗。

  “公爵大人,请允许我们也一起去。”鸡米花说道。

  众伙伴惊异地看着鸡米花。

  “我建议你们最好不要去,”犬牛斗认真说道,“虽然他们一般抢完东西就跑,但不排除在周围埋伏的可能。”

  这时,鸡公煲、鸡腿饭、狗戴在窃窃私语。

  “笨狗,法里奥,”鸡公煲悄声说道,“我们集体抗议,就说要休息,怎么样?”

  “虽然我也有些担心,但应该劳逸结合,这点我同意。”狗戴悄声说。

  “那个……”鸡腿饭犹豫了一下。

  “好,那就这么定了!”鸡公煲不由鸡腿饭说话,直接说道,“我抗议,你俩支持!”

  狗戴向鸡公煲竖起大拇指,鸡公煲走向鸡米花。

  “少爷,我还啥也没说呢……”鸡腿饭委屈,只能默默吐槽,“少爷,我叫鸡腿饭啊!”

  

  “公爵大人,我比较担心孩子的情况,请务必允许我一起去,”鸡米花用坚定的眼神看着犬牛斗,“而且,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但……”犬牛斗犹豫。

  这时,鸡公煲昂首走了过来。

  “咳咳,那个……”鸡公煲准备开始抗议,但鸡米花听到声音后直接将鸡公煲拽到前面。

  “公爵,你看,我们也不是弱者,别的暂且不论,但至少我们保护自己是没有问题的。”鸡米花指着鸡公煲说道。

  鸡公煲蒙圈:什么鬼!?

  “你们是冒险者的话,按理说我不应该限制你们的自由,”犬牛斗说道,“既然你说到这份上了,我就允许你们同行好了。”

  “喂,小伙子,我可看好你哟!”犬牛斗拍着鸡公煲肩膀说道。

  鸡公煲瞬间超级尴尬,下不了台了。

  狗戴只能埋头叹气。

  鸡腿饭只能无奈地微笑。

  

  “准备出发。”鸡米花对一行说道。

  三只默默地去做准备,鸡米花感到疑惑。

  “你们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么?”鸡米花问道。

  狗戴和鸡腿饭叹了一下气,继续准备。

  鸡公煲转过头来,眼泪汪汪地盯着鸡米花,然后回头继续准备。

  鸡米花更加疑惑:这到底是怎么了?

  

  途中,走走停停,顺便拜访了一下其他村,到达北汪镇已近黄昏。

  从外部看,北汪镇外围墙壁变得非常污浊,又多了很多破损的痕迹;门口,站着面容憔悴的安检犬卫,外面已经不见排队入镇的队伍。

  所有人的表情凝重。

  狗肉包上去拍了拍狗卫的肩膀:“辛苦了!”

  犬卫敬礼。

  进镇后,大多房屋已经破损,镇上的许多犬族都默默在街道坐着,眼神空洞。

  鸡米花看到了之前进城买水的孩子坐在地上,走上前去。发现,孩子原本干净的衣服上面沾满了尘土。

  鸡米花帮着孩子拍了拍尘土。

  “就你一个么?你的小伙伴们呢?”鸡米花关心地问道。

  犬族孩子抬起头,两眼无光,似乎被刚刚发生地一切吓破了胆。

  狗戴看到这一幕,眼泪在眼里不停地打转,用帽子遮住了双眼。

  鸡腿饭也上去安慰孩子,鸡米花轻轻抚摸着孩子的头部。

  就算是鸡公煲,心里也感觉有点不是滋味。

  突然,孩子双眼流出了泪水,扑到鸡米花怀中,大哭了起来。

  “都怪我……呜~”孩子一边抽泣一边自责着,“我没有保护好我的朋友。”

  “他们现在在哪?”鸡公煲问道。

  “都被,被狼抓走了……”孩子哽咽说道,“都怪我,没保护好他们。”

  鸡米花发现,孩子身上有多处淤青,心中做了决定。

  “这件事交给姐姐了,姐姐答应你,一定救出你的小朋友。”说着,鸡米花伸出了最下翅(小拇指)。

  孩子强忍着泪水,伸出了自己小指,与鸡米花拉钩。

  

  “臭鸡,你不去维权了吗?”狗戴问鸡公煲。

  “要你管!?”鸡公煲说道,“接下来要做的可不是之前约定的任务,你个笨狗要怕的话就找个地方躲起来,没人怪你。”

  “这是我们犬族的事情,连你这只臭鸡都这么积极,我岂能坐视不管?”狗戴说道。

  鸡公煲没有反驳,两只相觑一笑。

  “那么,接下来要做的事就清楚了。”鸡公煲摩拳擦掌。

  “嗯!”鸡腿饭泪水打转,点了点头。

  “真是群多管闲事的小鸡,切!我就舍命陪君子好了。”狗戴不屑地说道。

  “虽然对不起大家,但……”鸡米花心怀歉意地说道。

  “我们都知道的,”鸡公煲说道,“既然是一个团体,你的事,就是大家的事。”

  鸡公煲内心活动:我在说什么?嗯……算了,不计较了,总之,帅就对了!

  “嗯,”鸡米花略露感动,然后好像察觉了什么,“我怎么总觉得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好像有些不符合角色设定?”

  “咯儿!?”鸡公煲一惊,昂起头,双翅抱于胸前,得意地说道,“你之前不了解我罢了。”

  这时,不远处传来了声音。

  “公爵!求求你!救救我家孩子吧!”

  “公爵!我的老公也被掳走了!求求你!救救他吧!”

  ……

  只见一群犬族,跪在犬牛斗身旁,祈求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