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我命由鸡不由天 > 第二窝 汪国篇
第十七蛋 狼袭
作者:夜月星舞  |  字数:3325  |  更新时间:2018-12-19 06:19:58 全文阅读

鸡公煲一行在中午终于进入了北汪镇,此时过来了几只犬族小孩,手里各捧着一大碗水。

  正当众鸡疑惑的时候,狗戴对着孩子说:“来4碗,其余三碗给他们。”

  狗戴示意了一下众鸡。

  “微微有点甜,味道还可以。”鸡公煲说道。

  鸡米花和鸡腿饭表示认同。

  “总共2微白菜。”前排的一个孩子说道。

  狗戴从口袋里拿出2微白菜交给犬族小孩,孩子们散去。

  “笨狗,你是土豪嘛!乱花钱!”鸡公煲想起了自己这月只有10大白菜,心中不由愤怒。

  “这另有原因,”狗戴说道,“你们看一下周围。”

  众鸡看过去,所有的建筑似乎都很老旧,以雕像为特色的汪族建筑寥寥无几,街上人烟稀少,表情似乎都很凝重,路上的店只有可数的几家在开着。

  “这到底是?”鸡米花问道。

  “正如各位所见,”狗戴解释到,“一方面因为前些年与狼族的战争和现在叶菜战争,从本地征召了不少年轻人,剩下的很多都是老幼病残;另一方面,由于长期匪患,不仅导致村子和外地商人屡遭洗劫,而且政府也不得不加重赋税,凑集资金讨伐匪患,导致人民苦不堪言。”

  “刚才的行为,难道是?”鸡腿饭明白了狗戴的用心。

  “在这里,就算是处于成长期的孩子,也不得不饥一顿饱一顿,”狗戴心情有些沉重,“孩子们虽然穿得干干净净,是因为不想让客人觉得拿来的水脏,一个个看起来健康的外表下,包裹的却是长期营养不良骨瘦如柴的小身体。”

  “呜~”鸡腿饭感动得哭了。

  “看来我误会你了,笨狗。”鸡公煲道了一下歉。

  “中央政府为什么不管一管?”鸡米花疑惑。

  “战争开销非常大,虽然水汪汪城看起来感觉还挺繁荣,但实际上,也是在崩溃的边缘苦苦挣扎。”狗戴摇了摇头。

  “一旦崩溃,后果不堪设想。”鸡米花说道。

  “经济崩溃是一方面,更严重的话,可能导致政权崩溃。”狗戴严肃地说。

  “好可怕。”鸡腿饭不由得感叹。

  “喂!你们别搞错了!”鸡公煲虽然心中也感觉不是滋味,但还是大声提醒,“这种困境可不是我们这些小屁民能让它摆脱的!我们再感慨也没什么鸟用!除非我们能结束战争!”

  众动物沉默。

  “少爷,这样说有些不太合适吧。”鸡腿饭吐槽到。

  “没什么不太合适,”狗戴说,“虽然不想承认,但这只臭鸡这次说的没错,以我们的力量想阻止战争,无异于将一片树叶丢到暴风之中。”

  “所以,我们要抓紧完成任务,”鸡米花说道,“虽然我们的力量有限,但……”

  鸡公煲赶紧上去捂住鸡米花的嘴。

  鸡米花这才意识到自己差点说了不该说的话。

  “完成任务和战争有什么关系么?”狗戴心中产生疑问。

  众鸡使劲摇头。

  “算了,我们先去填饱肚子,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狗戴出发。

  众鸡跟在后面,鸡公煲小声和鸡米花说着什么,鸡米花也略显尴尬,鸡腿饭好像在安慰着鸡米花。

  

  餐桌上。

  “我刚才想了一下,城外那么多青草,吃青草不就得了,为什么还会挨饿?”鸡公煲抱怨道。

  “我们犬族的话确实不太适合吃青草,吃了会消化不良,我们的祖先可是专吃肉的!”狗戴说道。

  “切!矫情!”鸡公煲得意说道,“看我们鸡族,从不挑食,正所谓鸡不择食,就夸我们鸡从不挑食!”

  饥不择食:饿极了就什么都吃。比喻需要急迫,只求应急,顾不上选择。这里的“鸡不择食”是鸡公煲的曲解……

  “什么!你个臭鸡说啥!”狗戴撸起袖子站起来,狠狠看着鸡公煲。

  鸡公煲也不示弱,撸起袖子与狗戴对峙。

  鸡腿饭有些不知所措。

  咚!鸡米花将剑拍在桌上,冷冰冰地看着两只。

  两只颤巍巍地坐下,继续吃饭。

  鸡腿饭只能无奈地笑。

  

  就在饭吃到一半的时候,外面突然聒噪起来,只见一大批的军队走过街,急匆匆的样子。这时,跑进来几只犬族,和老板攀谈起来。

  “这是又要打仗?”老板问道。

  “听说北方狼匪袭击了西边村子,数量还不少,这不这只军队正着急赶过去支援嘛!”一个犬族说着,并喝了口酒。

  “这次又是谁来了?”老板好奇地问道。

  “听说这次可来了个大家伙,狼匪的二把手,狼平天!”另一个犬族说着,但好像却透漏着开心。

  餐馆里听到这个消息后,也沸沸扬扬起来,有些桌上表情凝重,有些却谈笑风生。

  “我们走。”说着,鸡米花拿起桌上的剑,准备出去。

  “喂!我还没吃完呢!”鸡公煲抱怨道。

  “快走,跟上他们!”鸡米花命令道。

  “那也得吃完啊!不能浪费粮食!”鸡公煲说道。

  “老板,这些帮我们打包!”鸡腿饭赶紧圆场。

  “为什么这么急?有什么打算么?”狗戴问道。

  “这正是我们了解对手实力的好机会。”鸡米花说道。

  三只恍然大悟。

  “傻花花不早说清楚!我还以为你要急着上厕所呢!”鸡公煲抱怨道。

  “你叫我啥!?”鸡米花笑着向鸡公煲走过来。

  “咯儿~~~”鸡公煲再次发出经典的惨叫。

  狗戴被吓呆。

  “唉……”鸡腿饭只能叹气。

  打包饭菜过程中,狗戴询问了一些袭击地点的相关情报,大致推断了一下位置,打包完饭菜,鸡公煲一行赶紧出发。

  

  此时,西侧某村,刚刚被洗劫完,一片狼藉,百余只穿着警服的犬族倒在地上。

  “真无聊。”狼子野坐在旁白的石头上,弹飞小石头玩着。

  “一个村儿而已,还真配了不少战力。”狼猛说道。

  “看来,这次作战很有希望成功。”狼食月说道。

  “别闲聊了,下一个村,准备出发。”传过来沙哑的声音,一只壮硕的雄性狼族走了过来。

  壮硕雄性狼族,狼平天,下身灰色布制裤,身穿兽皮衣,背后背着一把长柄大锤,脸上一道长长的伤疤,从左额头顺左眼下来,两眼炯炯有神,头上发型是普通寸头。

  狼平天打了一个大口哨,附近正在掠夺的狼集合过来。

  狼食月、狼子野、狼猛也上狼。

  狼平天一声令下,众狼嚎叫着冲向了下一个村。

  

  鸡公煲一行,在一村附近山腰上。

  “喂!笨狗!我们不跟着部队真行吗!?”鸡公煲抱怨着问狗戴。

  “根据我的推断,他们一会儿应该会袭击附近那个村,我们在这里不仅安全,村的重要地点也能尽收眼底。”狗戴解释。

  “刚才在镇上的军队也过来了。”鸡腿饭说道。

  远处,镇上军队急速赶了过来,从上看下去,有四五百只犬族士兵穿着军队,感觉士气振奋,带队的,是一只比特犬模样的犬族,眼里透漏出坚定的意志。

  “这只部队可不简单。”鸡米花感叹道。

  “这些战力的话,能赢。”狗戴说道。

  “我有个疑问,”鸡公煲向狗戴问道,“那么多的村,你,还有这些军队,怎么判断出狼匪下一个要袭击的是这个村?”

  “哼哼,臭鸡真是蠢,”狗戴得意说道,“根据刚才的一些情报,这次狼匪袭击的前几个村来判断,最有效率的做法,就是接下来袭击这个村。”

  “这只笨狗!”鸡公煲愤怒骂道。

  “汪!我好心告诉你!你还骂我!?”狗戴激动起来。

  “你们两个,给我安静点!”鸡米花严厉说道。

  两只瞬间安静。

  “我有个问题。”鸡腿饭举手向鸡米花请示。

  “说吧。”鸡米花示意鸡腿饭。

  “我们进镇的时候,狗戴先生出示了什么东西?”鸡腿饭怯怯问道。

  众鸡想了起来。

  “哦?你们说的是这个。”狗戴拿出骨头牌交给鸡米花。

  牌子呈金色,手掌大小,做工感觉很精致,前方刻有汪国字样和国徽(国王的头像),翻过来,上面写着狗戴的名字和骨头号,中间两个大大的御赐两字,下方写着“国家核心考古人员”字样。

  “国家核心考古人员!”众鸡惊。

  狗戴得意起来。

  三鸡小声讨论。

  “这吊儿郎当的笨狗,咋看咋不像考古学家。”鸡公煲说道。

  “我觉得犬不可貌相,有点可能。”鸡腿饭说道。

  “是不是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可以利用他出入自如。”鸡米花一语道明。

  三鸡回头,像是挖到宝一样看着狗戴。

  狗戴发现众鸡看过来,总感觉不寒而栗。

  

  “嗷呜~”一声长长的狼啸,众狼向准备进村的部队冲了过来。

  狼队里有的狼拿着棒,有的拿着棍子,有的拿着锤,还有的拿着剑,挥舞着冲了过去。从鸡公煲他们的视角看过去,也大致有四五百只。

  “这也太嚣张了吧!正面对抗!?”鸡公煲感叹道。

  “他们确实有这个实力,但……”狗戴说道,但也很疑惑。

  

  “拔刀!”犬族领队大声命令。

  军队整齐拔刀。

  “列阵!”犬族领队举刀。

  只见军队瞬间排成三队方阵,一队位于中间,另两队位于侧翼,背靠村门摆出防御姿势。

  领头的狼做了一下手势,狼队分为两股,分别由狼平天和狼食月带队,从两侧包了过去。

  

  “狼族是不是太轻敌了?”鸡公煲疑惑,“这个防御阵型的话,中间的军队可以先和其中一只侧翼部队合流,击溃一只狼族军队;另外一侧的犬族方阵防守应该没什么问题,等到打退一支狼匪部队后,犬族部队再全部会合的话,赢下的无疑是犬族部队,难道……?”

  “你产生这个疑问也是无可厚非的,一般情况下确实如此,但是,”狗戴严肃地说道,“战斗力并非势均力敌的话……”

  此时,狗戴盯着狼食月。

  鸡公煲一行表情凝重,战斗一触即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