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我命由鸡不由天 > 第二窝 汪国篇
第十六蛋 北汪镇
作者:夜月星舞  |  字数:3239  |  更新时间:2019-01-26 09:59:26 全文阅读

狗戴的地下房间,客厅。

  “别过来!”狗戴绝望地大声喊,“你个不洗手的!”

  犬族,天生拥有超强的嗅觉,是人类的千倍以上(当然,白菜星没有人类),在白菜星的生物中,其嗅觉也是全球的佼佼者。

  而此时,一只大便完不洗手的鸡,正在端着自己的翅,接近这只毫无防备的、“无辜”的、“可怜”的犬族,并且露出了魔鬼般的表情。

  “好吧,好吧,我……”狗戴准备妥协。

  然而鸡公煲却已经将翅放到了狗戴的鼻子上。

  “汪呜~~~”狗戴嘶声裂肺惨叫中……

  鸡公煲终于移开翅,狗戴快要虚脱,三只鸡用魔鬼般的笑容看着狗戴。

  “你们,就不能,”狗戴气喘吁吁,“等我把话……”

  狗戴还没说完,鸡公煲又将翅放到了狗戴鼻子上。

  鸡公煲再次将翅移开,狗戴虚脱了。

  “我……认输,”狗戴弱弱地说,“和你们,一起去,北方,找骨头……咳咳。”

  鸡米花用剑将狗戴的绳子解开,众鸡与狗戴约定翌日的上午8点在泪汪泉会合。

  “鸡公煲!”鸡米花叫道。

  “咯儿!”鸡公煲诧异,“是不是我可以住宾馆了?”

  “就是这件事,”鸡米花认真说到,“你今天晚上就不要住宾馆了,在这里不是还有个下铺?你去下铺。”

  “凭什么!”鸡公煲抗议。

  “就是!凭什么!”狗戴也抗议,“凭什么我要和这只臭鸡住一起!”

  “你敢说你今晚不打算逃跑么?”鸡米花一脸怀疑地问着狗戴。

  “怎么可能。”狗戴有些心虚。

  “你!”鸡米花指着鸡公煲,“给我看好他,明天汇合时有差错的话,你懂的!”

  鸡公煲心中一惊,捂着屁股,使劲点头。

  “鸡腿饭,我们去找宾馆。”鸡米花对鸡腿饭说。

  “是,花花姐,”鸡腿饭回答道,然后对鸡公煲说,“对不起啊,少爷。”

  “夸炉,你个叛徒……”鸡公煲失落地说道。

  “少爷,我叫鸡腿饭啊。”鸡腿饭吐槽到。

  于是,狗戴和鸡公煲无奈地送走了鸡米花和鸡腿饭。

  “喂!你这只笨狗!”鸡公煲骂道。

  “汪?你这只臭鸡!又咋了!”狗戴反骂道。

  “你说你!一只单身狗!整毛的上下铺!害得本鸡还得陪你!”鸡公煲大声抱怨。

  “你还有脸说!要不是你这只臭鸡!我能被逼的去北边界!”狗戴反驳道。

  “笨狗!都怪你这家伙!”鸡公煲不服。

  “臭鸡!你还不赶紧去洗澡去!”狗戴命令道。

  “就不洗!你能把我怎么着吧!”

  ……

  然后,两只一直你侬我侬闹腾个不停,直至深夜,都闹腾到了体力不知,才睡去。

  

  叮铃铃……

  清晨,传来了急促的闹铃声,鸡公煲睁开睡眼,因为昨天闹到太晚,现在明显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按完闹铃,又粘枕头睡着了。

  突然,想起鸡米花的话,鸡公煲嗖得一下,就钻出了被窝,缓过神来,发现手里还拿着几分钟前按掉的闹表,心中不由得感叹好险。

  转身看到睡在上铺的狗戴,邪恶的想法生了出来,左腿跨出,右翅拿着闹表,以与地面成45度的角,向狗戴扔了出去,这招叫做小鸡怒抛。

  小鸡怒抛,其实和扔石头一个道理,就不多解释了(注意:严禁用于叫人起床,狗也一样!)。

  “汪儿!”狗戴惨叫,从床上坐起,怒视着鸡公煲。

  鸡公煲背对着狗戴,打着口哨。

  “你这只臭鸡,我忍你一晚上了,这大清早的,又给我搞事!”狗戴怒火中烧。

  “你哪只狗眼看到我搞事了?”鸡公煲狡辩。

  “汪哦!”狗戴缓缓拿出刚才打到自己的闹钟,给鸡公煲看,“难道,闹钟会自己打过来!”

  “切!谁知道!又不是我家的闹钟!”鸡公煲吹起了口哨。

  于是,两只又你侬我侬得打了起来……

  

  上午8点,泪汪泉。

  鸡米花和鸡腿饭先到,随后,看到了鼻青脸肿的鸡公煲和狗戴边吵边走过来。

  “少爷,这是怎么了?”鸡腿饭关心地问。

  “还不是因为这只笨狗!”鸡公煲骂道。

  “你个臭鸡!不看看你自己做了什么!”狗戴反驳。

  “看来一晚上的感情交流效果还不错。”鸡米花满意地说道。

  “花花姐……”鸡腿饭已无力吐槽。

  

  我们的四只动物又来到了汪汪用车,将之前的三只飞步狗还给车行,租用了四只比较强壮的犬——坦克獒。

  坦克獒,藏獒的亚种,以瞬间爆发奔跑能力而出名,承载能力一般,有一定的战斗能力,是短途运输的佳选。

  “还是这个骑上爽!”鸡公煲开心地骑了上去。

  “北方边界比较危险,”鸡米花解释到,“我们要有一定爆发能力的交通犬用于逃脱,实在逃脱不了的话,这种犬还可以参与战斗。”

  “战斗的话,加比特不是更好么?”狗戴问道。

  加比特,比特犬的亚种,奔跑能力一般,承载能力较弱,战斗力极强,常常投入到战争中。

  “加比特的话,一旦遇到强敌,就会不由得冲上去挑战,战斗力确实很可观,但如果关键时刻不听话的话,很可能连我们也要深陷泥沼。”鸡米花解释道。

  “就和这只笨狗一样,噗……”鸡公煲笑着吐槽狗戴。

  “你这只臭鸡!”狗戴不服。

  “加比特智商并不低,只是比一般犬类更好战一些。”鸡米花认真说道。

  “看吧,是你这只臭鸡不了解犬类而已!”狗戴嘲讽鸡公煲。

  “切,你这身为犬族不也不了解!”鸡公煲反驳。

  于是,两只又吵了起来。

  鸡腿饭无奈。

  “你们两个!给我安静点!”鸡米花命令道。

  “是!”两只异口同声,然而还在恶狠狠地看着对方。

  

  水汪汪城北门,和南门一样,排着长长的进城队伍,好在出城不用进行繁琐的安检,鸡公煲一行顺利出城。

  “现在出发的话,到北汪镇差不多中午,吃了个午饭,整顿一下,再继续任务,”鸡米花叮嘱道,然后转过身来面对鸡公煲,“再敢乱跑就把你鸡腿打断!”

  鸡公煲不敢正视鸡米花。

  狗戴强忍着笑。

  鸡腿饭无奈地笑。

  于是,我们的四只动物继续北进。

  

  北方汪国与狼嗷国交界处,某山洞。

  “啊!猛哥哥,你没死啊!”狼尾草惊讶。

  “啊……”长相狂野的狼无奈,“谁都没告诉你我死了啊!别给我擅自误解!”

  长相狂野的狼,狼猛,狼匪集团的干部之一,之前主要带小队游走于汪国与禽国交界处,接到命令返回途中,顺便袭击了鸡公煲一行。

  “小尾草这小不点,擅自地就跑出去,真令人担心啊。”嘻哈打扮的狼说着,摸了摸狼尾草的头。

  嘻哈打扮的狼,狼子野,狼匪集团的干部之一,之前去找狼尾草的成员之一。

  “这个小家伙,真是调皮,让姐姐好找啊!”旗袍狼说道,然后抱着狼尾草,使劲蹭着脸。

  旗袍狼,狼食月,女性,狼匪高级干部之一,之前去找狼尾草的成员之一,是狼子野的直属领导加亲姐姐。

  “呜~”狼尾草有点不愿意,“明明差一点就把鸡和兔子抓回来了……”

  “既然都到齐了,那么就开始吧,”传来了沙哑的声音,“哥哥。”

  “好!”传来明朗而严肃的男子声音,“首先,食月、子野,你们先把刚收集的情报汇报一下。”

  狼食月与狼子野汇报了收集到的情报。

  “哈哈哈,”明朗而严肃的声音笑道,然后瞬间平复下来,“平天,你那边准备得怎么样了?”

  “哥哥放心,万事俱备。”沙哑的声音回答道。

  “好!”明朗而严肃的声音说道,“平天、食月、子野、阿猛,这次就主要靠你们了!”

  “是!”四狼应答道。

  “驭星、小尾草、阿籍!” 明朗而严肃的声音叫道。

  “在!”三狼出列。

  “家就交给你们了!” 明朗而严肃的声音命令道。

  “是!”三狼应答道。

  “嗷呜!”明朗而严肃的狼嚎叫。

  “嗷呜!”众狼跟着嚎叫。

  这时,穿着破衣的小公狼躲在角落里看着这一切。

  穿着破衣的小公狼,狼豪,身份暂不明。

  

  中午,我们的四只小动物到达了北汪镇。

  北汪镇,水汪汪城以北的主要大镇,由于位置特殊,驻有数量可观的军队。

  “果然还是要严查么?”鸡腿饭说道。

  “别担心,交给我了!”鸡公煲拍着胸脯说道。

  “臭鸡!别乱来,这里检查相当苛刻。”狗戴提醒道。

  话音刚落,就发现好多人因为检查不合格而被拒绝入内。

  鸡米花仔细观察,发现端倪,问道:“连剑都不可以带么?”

  “是的,这里非常严。”狗戴说道。

  “那我们进去后连武器都没了,万一有什么事怎么办!”鸡公煲抱怨道。

  “所以我不是说了么,不要乱来,跟在我后面,你们什么都不用做。”狗戴不耐烦地解释到。

  终于排到了鸡公煲一行,只见狗戴将一个骨头状的牌子递给了狗卫,狗卫看了之后将牌子双手还给狗戴,并行军礼。

  “他们三只鸡,也和我是一起的。”狗戴示意了一下。

  “请进!”狗卫说道。

  众鸡跟着狗戴进镇。

  “喂!”鸡公煲凑到狗戴耳旁,“这就不用安检了?为什么?”

  “哼哼哼哼!”狗戴得意起来,用小指抠着鼻子,不屑地说,“以你这只臭鸡的智商理解不了!”

  鸡公煲只能生着闷气。

  “我也很好奇。”鸡米花说道。

  “这个,一会儿吃饭的时候再说。”狗戴说道。

  这时,几只犬族的小孩,手里各捧着一大碗水,走了过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