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我命由鸡不由天 > 第一窝 鸡国篇
第八蛋 神秘的兔妹妹
作者:夜月星舞  |  字数:4110  |  更新时间:2019-01-26 08:20:05 全文阅读

晚上9点,鸡公煲家楼层公共区域,鸡公煲正坐在窗边的茶座上,品着茶,欣赏着夜景,考虑着今天发生的奇怪的事情。

  “少爷!”鸡腿饭走了过来,“您之后又和伯爵说了什么吗?”

  “今天发生的事有点多,”鸡公煲喝了一口茶,顿了顿,“这个任务感觉没那么简单。”

  “是啊,”鸡腿饭无奈地说道,“毕竟等级最高,保密等级也是最高,也许一生就只能碰到一次这样的任务。”

  “让我最疑惑的,还是……”鸡公煲仔细想了想,“到底是什么东西,那么厉害?”

  

  我们时间回到鸡汁面伯爵刚布置完任务。

  “伯爵大人!”鸡公煲义正言辞地说,“这任务能不能给我们交个底?到底找什么东西?干什么用的?”

  “就是啊,伯爵大人!”鸡米花也应和道。

  “那个……”鸡腿饭低下头脸红,然后抬起头,“我也请伯爵大人说明一下。”

  “这个嘛,”鸡汁面伯爵若有所思,“这个本来就是我应该交代的,刚才忘了,不好意思啊!哈哈哈!”

  三鸡倒……

  “你们要找的是传说之物,”鸡汁面伯爵严肃起来,“有一个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我们白菜星人的祖先,为了阻止资源匮乏而引起的战争,发明了一个东西,或许说一系列东西也可以,因为现在没人知道是什么,仅仅留下传说而已。”

  三鸡认真地听着。

  “最近,”伯爵继续说着,“经过我们禽国考古工作者的不屑努力,终于找到了一些相关证据,不过,是否真的存在,最多也只能说一半一半,此物我们称之为‘change’。”

  “而且,”鸡汁面伯爵站起来,向外望去,“change是武器还是别的什么,至今也不太清楚。”

  众鸡沉默了许久,或许是对任务的不解,或许是被任务吓到,亦或许是在考虑任务如何完成……

  “各位,”鸡汁面伯爵打破沉闷的气氛,“如果没有事的话,就先回去准备吧。”

  “伯爵大人,等等!”鸡公煲连忙喊住鸡汁面伯爵,“我有几个问题需要单独请教一下。”

  “我们碍你事儿了呗!”鸡米花不屑地说道。

  “花花姐,”鸡腿饭劝说,“我觉得我们还是先回避一下好。”

  “鸡公煲,我给你听好了,”鸡米花认真地说,“你要是再打什么鬼注意,下次掉的可不只是几根儿毛!(指鸡排拔毛的事)”

  鸡米花说完,拉着鸡腿饭出了伯爵办公室。

  “好了,你说吧。”伯爵说道。

  “伯爵大人,”鸡公煲犹豫了一下,“能不能不带鸡米花?”

  “驳回,”鸡汁面伯爵露出笑脸,“你这个捣蛋鬼,得有人管着点。”

  “别的鸡也行吧?”鸡公煲建议。

  “我怎么不知道,还有哪只鸡能管的住你。”鸡汁面伯爵看着鸡公煲。

  “额,那好吧,”鸡公煲勉强妥协,接着问,“我一直奇怪,鸡姬今天所做的事,是不是和伯爵大人有什么联系?”

  “这个……”鸡汁面伯爵犹豫了一下,“你任务完成漂亮的话,我会告诉你的。”

  鸡公煲心里犯着嘀咕:任务完成才告诉,也就是说这层关系是和任务有关,提前告知的话,可能会在任务执行上考虑太多东西而导致任务难以执行下去,甚至,任务失败。究竟有什么关系,真是耐鸡(人)寻味啊。

  “伯爵大人,还有件极为重要的私事,”鸡公煲严肃起来,“伯爵大人有没有宠国兔妹妹的分布图!”

  “没有,去了自己画去!”鸡汁面伯爵笑着说。

  鸡公煲拜别了鸡汁面伯爵,与鸡米花、鸡腿饭会合,三鸡寒暄了一会儿,决定先各回各家,明早出发。

  

  时间回到现在。

  “少爷,我准备完了,”鸡腿饭和鸡公煲说,“这样真的好吗?”

  “有什么不好的,”说着回家里拿出了行李,“出发!”

  “真的不等花花姐了吗?”鸡腿饭确认道。

  “等她?我们还有没有自由可言!”鸡公煲认真地说,“Chicken!For the freedom!”

  鸡腿饭又被鸡公煲的鹰(英)语深深地感染了,心里无比钦佩,拿着行李箱,跟在鸡公煲后面,喊着同样的话:“Chicken!For the freedom!”

  

  于是,到了第二天早晨,会合时间。

  鸡米花敲着鸡公煲家的门,开门的是鸡公煲的妈妈,鸡公煲的妈妈看到鸡米花十分惊讶。

  “你不是昨天晚上和我家的公煲一起去宠国了么?”鸡公煲妈妈满脸疑惑,“是不是忘了什么东西?”

  “啊!?”鸡米花反应过来,握着拳头,十分生气,“那个家伙!”

  “该不会?”鸡公煲妈妈想到了原因,“花花,那臭小子就交给你了,给我好好教育教育。”

  “阿姨,我可能控制不好力~道。”鸡米花举着拳。

  “那样才长记性!不死就行!其他随意!”鸡公煲妈妈命令道。

  “得令!”鸡米花接受了鸡公煲妈妈的建议。

  拜别鸡公煲妈妈,鸡米花迅速踏上了行程,而此时,鸡公煲和鸡腿饭已经快到禽长城。鸡公煲不由得打了一个喷嚏。

  “少爷,你觉得是不是花花姐在说咱们?”鸡腿饭虽然已经和鸡公煲赶了一晚上路,但心里还是有点慌。

  “应该是兔妹妹在想我了。”鸡公煲美滋滋。

  ……

  

  鸡公煲和鸡腿饭在禽长城附近旅馆休息了3个小时,继续赶路,穿过禽长城的鸡鹰关,到达宠国的境地,宠国与禽国交界处是片荒山野岭。此时已经是翌日的凌晨2点,因为鸡(人)生地不熟,二鸡决定在附近搭帐篷先休息到天亮。

  

  嘎嘣儿!嘎嘣儿!帐篷外传来了碎骨头的声音。鸡公煲隐约闻到一股香味,掀开帐篷看到已是天亮,而眼前的景象让鸡公煲惊呆了。

  眼前是一群坐着的狼,粗略看了一下,至少20只,看起来都不是善茬。狼们在烤着鸡,鸡公煲一下就认出来,烤的鸡正是他们坐的疾速鸡,强忍着心中的怒火(因为要赔钱),上去进行交涉。

  “喂!你们怎么把我的鸡给吃了!”鸡公煲皱着眉头。

  “哦?你的鸡?”一个长相狂野的狼站了出来,手里还拿着烤熟的鸡腿,“鸡不就是用来吃的嘛!”

  “我的鸡!”鸡公煲据理力争,“你们得赔!”

  此时鸡腿饭被外面的话语所吵醒,柔柔眼,走向外面。看到外面鸡公煲正和一只长相狂野的狼理论着什么,其他狼也渐渐围了上来,鸡腿饭赶紧冲到鸡公煲身后,守住死角。

  “少爷,这些家伙到底想干什么?”鸡腿饭认真的问。

  “你冲出来干什么,”鸡公煲有些担心,“这些家伙吃了我们的鸡,还不讲理,看来别无他法了。”

  “少爷,虽然我很多时候靠不住,”鸡腿饭严肃起来,腿却在不停地颤抖,“但,至少可以帮少爷挡着背后。”

  “你不适合近身战,”鸡公煲分析着情况,“靠北侧的实力看起来稍微弱一点,我去突破,背后就交给你了,记得,不要勉强;突破后拉开距离,找机会到帐篷拿行李,没机会的话就果断撤,我来断后;这么多狼还有的拿着武器,你我没有胜算。”

  “明白,少爷!”鸡腿饭眼神坚定。

  “哦?”此时附近树上传来了一个女性的声音,“眼神还没死,好像不用我出手,但……”

  说着,从树上跳了过来,这一跳,直接跳在鸡公煲与鸡腿饭靠南侧面,二鸡与群狼都感到惊讶:好惊人的弹跳力!

  鸡公煲转头向其看去,正是鸡公煲最喜爱的——兔妹妹!

  兔妹妹头戴牛仔帽,戴着在白菜星时尚的绿色镜片墨镜,嘴里嚼着口香糖,上身迷彩半袖加米色短袖夹克,下身超短牛仔裤,左手叉腰,侧站着。

  “但这群狼是我的目标。”兔妹妹继续说着。

  “多伦!”鸡公煲大声喊,“为了兔妹妹,你我拼了!”

  “少爷!理智啊!”鸡腿饭大声提醒。

  “喂,那只戴领结的鸡。”兔妹妹对鸡公煲说道。

  “我可爱的兔妹妹,”鸡公煲满眼冒爱心地看着兔妹妹,“有何吩咐啊?”

  “这么多狼我也不好对付,”兔妹妹用眼指了指,“看那边的三只,交给你们了。”

  “嘿嘿……”鸡公煲转向三只狼,坏笑着,突然反应过来,“兔妹妹,剩下的难道?”

  “我对付。”兔妹妹边说,边拿出了右腿绑的双截棍,吹着口中的泡泡,舞了起来。

  鸡公煲瞬间斗志昂扬狠狠盯着要对付的三只狼,单独走了过去。

  “上!”长相狂野的狼发号施令。

  “嗷呜!!!”群狼长啸,冲了上来。

  兔妹妹将墨镜抛向空中。

  “小鸡儿,我对付就行了,”一只狼摩拳擦掌向鸡公煲走了过来,“你们不用出手!”

  在鸡公煲看来,这只狼看起来并不好对付,比自己高出半个身子不说,身上散发着野性,判断其应该是战斗的行家,这三只狼一起上的话估计不好对付,而一个一个上的话自己还是很有机会。

  狼四肢着地与鸡公煲开始对峙,在这只狼的眼中,虽然这是一只鸡,但是眼神并不像是弱者,尤其刚才被围攻还临危不乱,看来是有点东西。

  狼停下脚步,突然,狼开始加速,冲了过来,略微抬起前肢,用右掌向鸡公煲打了过来,这招叫做恶狼掏心。

  恶狼掏心:狼利用奔跑的惯性,加强掌击的威力,加上强大的抓力,可以对对手形成剜肉的效果。

  鸡公煲反应及时,瞬间向左跳,避开攻击。此时,狼回头准备直击鸡公煲后背,而这也是鸡公煲心里所想的。鸡公煲迅速开始用小鸡飞沙走石,果然出了效果,狼双手捂眼,鸡公煲转身就来了一个鸡嘴巴子,将狼打得后退几米。

  狼擦了擦眼睛,晃了晃脑袋,又朝着鸡公煲走了过来。鸡公煲也不示弱,主动迎了上去。

  鸡公煲心里嘀咕:不愧是专业的。

  嗷……嗷……嗷……

  不断传来了狼的惨叫声,两只观战的狼和鸡腿饭都看呆了,鸡公煲和对战的狼也看了过去。

  只见,兔妹妹跳得很高,侧身,用双截棍来了一个下劈,将长相狂野的狼打倒在地上,长相狂野的狼发出惨叫。兔妹妹接住墨镜,戴上。

  而在兔妹妹周围,所有的狼都被打伤或打倒,惨不忍睹。鸡公煲负责的三只狼发现情况不妙,大喊“撤”,所有狼四散开来拼命逃跑,瞬间失去踪影。

  兔妹妹收起双截棍,嘴里还吹着泡泡。

  “十分感谢出手相助。”鸡公煲道着谢,并和鸡腿饭一起对兔妹妹鞠躬。

  “没什么,我任务而已,只是顺便帮了你们一小下,”兔妹妹说着,并走向远处观察着什么,“你发挥的也不错,帮我牵制住了三只狼。”

  “那是……”鸡公煲反应过来,“不不不不不,过奖,过奖。”

  “我先走了,”兔妹妹说着,回头给鸡公煲指了一下路,“前面走两个小时左右有个驿站,一只大猫在那,你们可以向他求助。”

  “多谢,”鸡公煲连忙补充说,“兔妹妹,敢问芳名?还有,可否把联系方式给在下?”

  “我看我们应该挺有缘,下次再见的话给你,”兔妹妹抬起墨镜给鸡公煲抛了一个媚眼,“对了,代我向那边的那位美女问好!”

  兔妹妹飞快地离开了。

  鸡公煲刚刚还沉浸再兔妹妹媚眼中,突然感觉不对。

  “我就说干嘛急着出发呢,”不远处传来了熟悉地女声,“原来,是急着来和母兔子约会呀~”

  “不会吧?这么快?老天,这玩笑开得有点过分啊!”鸡公煲感叹着,转了过来,“不带这么玩鸡的啊!”

  然后……

  “咯儿……”(鸡公煲的惨叫声,响彻荒野……)

  ------------------------------------------------------------------------------------

  于是,在鸡公煲的惨叫声中,我们的故事开启了新的篇章。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