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我命由鸡不由天 > 第一窝 鸡国篇
第六蛋 逢凶化鸡?
作者:夜月星舞  |  字数:3441  |  更新时间:2019-01-26 07:52:56 全文阅读

鸡公煲此时感受到了死的气息,但心里却在想:吾鸡一生,未勾搭到翅(手)一只兔妹妹,鸡生不完整啊!

  “你。”鸡姬发出声音,整个会场仿佛冻结。

  鸡公煲颤抖着用翅指向自己。

  “对,就是你,”鸡姬继续说着,“上来。”

  也许是鸡公煲的生存本能,此时鼓起勇气,使劲地摇头。

  “上来宣誓!”鸡姬命令道。

  此时,会场所有的鸡(除了鸡公煲的几个死党)都将目光狠狠对准鸡公煲。

  “为什么是鸡葩?”有的鸡小声问。

  “偏偏是这可恨的鸡葩!”有的鸡抱怨。

  ……

  这里解释一下,鸡姬,鸡之国最强骑士的象征,同性间,全都将鸡姬当作敬慕的大姐姐。一些未知的原因,使得鸡姬讨厌所有的雄性,而对于公鸡来讲,鸡姬宛如天仙的外表(当然是对鸡来讲),傲骨的气质,足以让见过鸡姬的所有雄鸡爱到无法自拔,能站到鸡姬附近就能让公鸡感受到莫大的荣幸,而一起宣誓,可以说就是幻想。

  “这只鸡葩,太可恶了!”有的鸡开始仇恨言论。

  “等着,抓住他我要大卸八块!”有的鸡已经开始极端言论。

  “翅膀给我,我做烤翅!”

  “腿给我,我做酱香鸡腿!”

  “脖给我,我做香辣鸡脖!”

  “还大卸八块!?要我,我直接把咯儿的剁成肉酱!”更极端言论出现。

  ……

  “老兄,我怕我保护不了你了……”鸡排很无奈地对鸡公煲说。

  “鸡……累……”鸡肋转过头来,感觉像是在给鸡公煲打气。

  平时总是讨厌鸡公煲地鸡米花,此时却显得有一丝担心。

  ……

  “安静!”鸡姬向众鸡命令道。

  会场顿时鸦雀无声。

  鸡姬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两只骑士打扮的母鸡走到鸡公煲旁边,将鸡公煲架起,架向讲台。架上讲台后,两只母鸡对鸡姬行礼,然后退下。

  在讲台的另一侧。

  “嗯?”一个年幼的女声,“那就是传说中的鸡葩呀。”

  “看来传闻果然是真的。”一个成熟女性的声音。

  “你说首席姐姐会不会怒斩鸡葩啊?”年幼声音好奇地问。

  “别乱说!”成熟声音批评道,“这只鸡还有用。”

  “没用的话,是不是就能斩喽?”年幼声音更加好奇。

  成熟女声沉默。

  

  “过来。”鸡姬对鸡公煲说。

  鸡公煲挪了一下右腿,拖着左腿向前一小步。

  鸡姬指了指自己旁边的位置,用眼睛盯着鸡公煲。

  鸡公煲和鸡姬对视了一下,魂儿差点都飞掉:这是过不过去都死的节奏啊,反正都是死,为了未来的理想(兔妹妹天国),咯儿的!拼了!

  鸡公煲用右腿拖着左腿,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挪到了鸡姬指定的地方。

  “宣誓!”鸡姬大声说出二字,并做出宣誓礼。

  宣誓礼,鸡族的宣誓礼,是将右翅向上举起,弯回中上翅羽(可参考人类将食指弯回)。最长翅羽(大拇指)代表的是鸡的上冠,中翅羽(中指)和中下翅羽(无名指)代表的是鸡的下冠,最下翅(小拇指)代表的是鸡心。而整个动作的意义是:用自己的生命做出此誓言!

  “我,作为鸡国一员!”鸡姬大声宣誓。

  “我,作为鸡国一员!”众鸡(包括台上瑟瑟发抖的鸡公煲)。

  “誓死效忠!”

  “誓死效忠!”

  “保家卫国,舍我其谁!”

  “保家卫国,舍我其谁!”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既为(wéi)鸡生,愿为(wèi)鸡死!”

  “既为鸡生,愿为鸡死!”

  “既为鸡生,愿为鸡死!!”

  “既为鸡生,愿为鸡死!!”

  “既为鸡生,愿为鸡死!!!”

  “既为鸡生,愿为鸡死!!!”

  “咯儿!!!!”鸡姬奋力呼喊!

  “咯儿!!!!”众鸡也奋力呼喊,声音久久未散。

  在声音的笼罩之下,鸡姬转身离去,而我们的鸡公煲偷偷地跟在鸡姬的背后。

  鸡姬从讲台的另一侧下去。

  “首席姐姐,回来啦!”发出年幼声音的小母鸡蹦跶过来迎接。

  年幼的小母鸡,名叫鸡皮脆,娇小的身材,头羽长长,眼睛圆丢丢,嘴巴也圆圆的,加上圆嘟嘟却又感觉圆嘟嘟不起来的身子,让人(鸡,但这里包括人哦)感觉十分可爱,身子的右侧别着和自己身高不相符的剑。

  “嗯。”鸡姬回答着,并用右翅摸了摸鸡皮脆的脑袋。

  “首席大人,后面这只怎么处理?”成熟女声问着鸡姬。从发声地走过来的是一只给人感觉很成熟沉稳的母鸡。

  感觉成熟沉稳的母鸡,名叫鸡肉卷,比鸡公煲还高很多,左边有几根很长的头羽搭下来,眼神散发出严肃的气息,嘴的宽度要比一般鸡略窄,圆圆的身体偏瘦一些,背后背着一把巨剑。

  “那个……”鸡公煲满头冒着汗,“鸡……姬……(大人)”

  “无礼之人!竟然直呼首席大人名字!”鸡肉卷手握剑柄。

  “没事,让他说。”鸡姬示意鸡肉卷。

  “那个……”鸡公煲心想豁出去了,“鸡姬大人,请让我护送您出这里!”。

  话音刚落的一瞬间,鸡皮脆的剑尖贴在了鸡公煲鸡心的位置上,鸡公煲差点被吓尿。

  “说实话!”鸡姬仿佛看穿了鸡公煲的一切。

  “你要是再敢出言不逊,你的鸡心本小姐就收下喽!”鸡皮脆对鸡公煲俏皮地说。

  “额……”鸡公煲顿了顿,整理了一下思路,“鸡姬大人,我这样出去的话肯定会被外面那群疯鸡卸了,那个……”

  鸡公煲不敢再往下说了。

  “脆脆,你去送他到鸡汁面伯爵的伯爵府。”鸡姬对鸡皮脆说。

  鸡汁面伯爵,就是我们之前一只提到的那只伯爵。

  “欸?”鸡皮脆疑惑,“为什么啊,首席姐姐?”

  “我也感到疑惑,”鸡肉卷补充道,“为这只鸡没必要做到这种地步。”

  “事情因我而起,做到善始善终,仅此而已,”鸡姬回答,“我和三席(鸡肉卷)一会儿有事,无法抽身,脆脆,任务就交给你了。”

  “好哒!首席姐姐!保证完成任务!”鸡皮脆收剑,并向鸡姬敬礼。

  鸡姬与鸡肉卷上楼,鸡皮脆带着鸡公煲从侧门而出,到了神鸡殿停鸡场。

  “不去地下么?”鸡公煲疑惑。

  “我们骑行用的鸡都在这附近呀。”鸡皮脆想了想,对着鸡公煲坏笑。

  鸡公煲无奈,只能心里嫉妒:可恶的有钱鸡!

  鸡皮脆将两只看样子就很华贵的交通用鸡解开绳索,然后冲着鸡公煲。

  “没见过吧?”嘲讽地问鸡公煲。

  “切,谁还没见过个这!”鸡公煲装作不屑,但心里却唱着反调:我去,真没见过啊,原来只见过图片,长见识了啊!嘿~这可恶的小屁孩,我得想想办法。

  华贵的交通用鸡,神月七尾鸡,因尾部七根长尾羽在夜里散发着月光而得名,据说爆发速度可以达到声速,体力和耐力都是鸡中的极品,而更加重要的是,此鸡战斗力极强。在白菜星有个千年的传说,传说当初的创世12神,将神兽九尾狐打败,并切断了两根狐狸尾,九尾狐逃跑,这两根尾巴后来化作数只七尾小狐狸逃走,后来小狐狸们得知真相,害怕白菜星的居民报复将其杀死,而化作鸡形态,而尾部的月光,是为了让妈妈找到自己而特意散发出的。

  鸡皮脆捂着笑脸,对着神月七尾鸡说了些什么,然后那只神月七尾鸡就走向了鸡公煲,鸡公煲站在侧面,顿了顿,整理了一下衣装,准备优雅地骑上去。不料,神月七尾鸡突然消失,鸡公煲感觉后脑勺被啄了一下,回头,发现什么都没有,然后,屁股感觉到剧痛,好像被什么踢了一脚,等反应过来,发现自己已经被踢到了空中,掉下来正好骑在了神月七尾鸡脖根处。

  “鸡葩果然是鸡葩!哈哈哈!”鸡皮脆捂着肚子狂笑,“上鸡的方式都这么特别!”

  鸡公煲气不过,只能心里默默咒骂:这小鸡崽儿,给我等着。

  神月七尾鸡跑起来非常稳,骑在背上几乎感觉不到颠簸,鸡公煲享受着微风,不一会儿就到了鸡汁面伯爵的伯爵府,鸡公煲与鸡皮脆下鸡。

  “哼!我可告诉你哦!”鸡皮脆稍有抱怨的说,“要不是首席姐姐让我送你,我早就把你扔到会场鸡群里了。”

  鸡公煲停下脚步,想了想,感觉报复的机(鸡)会来了。

  “小妹妹,这你就不懂了吧?”鸡公煲得意地说,“哥哥我有面子!”

  “切!就你!?”鸡皮脆不屑地说,然后发觉了鸡公煲故意挑衅,“谁是小妹妹!”。

  “你听不懂鸡话呀!”鸡公煲开始得寸进尺,“小屁孩!”

  “你!……”鸡皮脆摆出愤怒的表情。

  “你什么你!?”鸡公煲开始教训鸡皮脆,“你也看到了吧?鸡姬刚才不都得让本鸡三分?就你这小不点,哪凉快哪呆着去!”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鸡皮脆对着自己说,然后将剑拿出,准备拔剑,想到了鸡姬的叮嘱,犹豫了一下。

  就在鸡皮脆犹豫的一瞬间,鸡公煲把一只翅膀搭在剑上。

  “善始善终哦~”鸡公煲一边说一边挑衅地动着眉毛,“不听话的小孩要打屁屁哦~”

  鸡皮脆想着鸡姬的话语,安慰自己,但现在也快要被气得哭出来,眼里的泪珠在不停地打着转。鸡公煲收回翅,走向伯爵府。

  “你给我等着!”鸡皮脆的声音里能听出来满满的委屈外加1车皮(火车车皮,这个世界也没有火车!)的不服。

  “得了吧,小不点,哥哥还有事,不陪你过家家了。”鸡公煲背朝鸡皮脆说着并且挥着右翅。

  鸡皮脆被气得直跺脚,越看鸡公煲越不顺眼,向鸡公煲的背后冲了过去。

  鸡公煲还在挥着手,突然感觉脑袋上不对劲儿,还听见了喀哧一声,鸡公煲瞬间疼到翻白眼!

  镜头拉远,我们看到了这样一个奇妙的光景:午后,一只公鸡白着眼,站立着挥着右翅,在他的头顶上,一只圆滚滚的小母鸡流着泪水,眼里充满杀气,死死咬着公鸡的鸡冠!咬着!?咬!?这还是鸡嘛!??喂!!!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