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我命由鸡不由天 > 第一窝 鸡国篇
第五蛋 万鸡大会
作者:夜月星舞  |  字数:3035  |  更新时间:2019-01-26 07:36:54 全文阅读

神鸡殿,鸡国中最大的政治建筑,塔形,总共5层,每一层从外看就像是卧倒的半蛋形,所以小鸡们也亲切地称之为“蛋塔(非蛋挞!)”。

  我们的三只小鸡要去的是1层中的大型会堂——万鸡会堂,是一个可以容纳万只以上鸡的大会堂,会堂内地面呈阶梯形,每一阶梯都可以站10排鸡(是的,没座~),每一层阶梯是由数个方块区域构成,方块区域之间是过道。天花板上布置了无数蛋形灯饰,组成了大大的7根羽毛,1根在中间,其余6根环绕,代表的是鸡族的开国7鸡(奇迹)。会议前方是大型演讲台,上方挂着大大的鸡窝形的一体化灯饰,寓意是开创未来。大型讲台的背景由历代鸡王的肖像画组成,总共5幅。

  “少爷,我就在外边这等着吧。”鸡腿饭对鸡公煲说。

  这次大会的参会主要鸡(人)员大多是有爵位的鸡族,其余还有一些受邀的上等骑士,鸡米花就是受邀上等骑士中的一员,鸡腿饭属于下等骑士,没有参加的资格。

  “好,你在这先等着,我去去就回,”鸡公煲整理了一下礼帽和领结,准备入场,突然想起一件事,“对了,查尔,抽空买些炒米,回去的路上当零食”。

  “好的,少爷!”鸡腿饭答应着,然后默默地吐槽,“少爷,我叫鸡腿饭啊……”

  但发现鸡公煲已经在会堂门前和工作人员办入场手续了。手续除了确认受邀者本人参会,还会提供一个卡片,上面会写着爵位和位置编号。

  鸡米花随后也办了入场手续。

  

  会议位置是由爵位而定的,由前向后爵位降低,鸡公煲由于爵位较低,被安排在较后排,鸡米花则被安排在会堂外围。

  鸡公煲在过道走着,突然听见有鸡在和自己打招呼。

  “喂!老煲子~,你来了啊!”

  鸡公煲抬头看去,一只体型顶自己3个,浑身满是肌肉,满脸洋溢着微笑,还用右翅拿着哑铃在锻炼的鸡在向自己招翅(手),这只鸡正是鸡公煲小时候的二货死党——鸡排,现在和鸡公煲同样是男爵。鸡公煲此时却流着尬汗。

  “额!你也在额……”鸡公煲象一脸嫌弃地打着招呼,随后抱怨,“我都说过,别叫我老煲子,多少遍你才能记住!”

  “哦!我知道了!”鸡排认真答应着,“对了,老煲子,你的位置在哪?”

  “不用你管!”鸡公煲一脸嫌弃地说道。

  然后鸡公煲看了一下自己地位置号,发现自己的位置就在鸡排的旁边——这个方块的最左侧5排,鸡公煲又反复确认着,之后又擦擦眼睛,发现还就是那个位置,然后默默地站了过去。

  “哈哈,看来咱们真有缘!”鸡排依旧满脸微笑,用哑铃在锻炼,“看你的左前方!”

  鸡公煲看到一只无精打采的鸡,向自己转过头来,用一双睡眼看着鸡公煲,然后有气无力的说:“鸡……累……”

  这只鸡也是鸡公煲小时候的二货死党——鸡肋,同样也是男爵。

  “肋兄,你也在啊”鸡公煲象征性地打着招呼。

  “鸡……累……”鸡肋依旧是这两个字,其实对于鸡肋来讲,就是在打招呼,之后鸡累又将头慢慢转了回去。

  “是很巧吧,老煲子?”鸡排向鸡公煲示意。

  “额……”鸡公煲无语,然后又说道,“别叫我老煲子!”

  “好的!没问题!交给我了!”鸡排应答,依旧满脸微笑,用哑铃在锻炼,“对了,老煲子。”

  “什么事?”鸡公煲超不耐烦,心想这二货又有什么要说。

  “在医院你不小心受伤,我去帮你找来了护士,但后来没有找到你,真是抱歉啊!”鸡排用左翅挠着头。

  

  额,这个事情又要从前些日子说起了。

  鸡公煲由于任务中受了轻伤,为了请长假,故意给自己爪和翅缠上绷带,住院,做出一副伤得很重的样子。

  一天下午,鸡排去看望鸡公煲,整整说了一下午话(基本上都是鸡排在说),鸡公煲已经快要被说得虚脱了,这时鸡腿饭回来了。

  “排哥来了啊!”鸡腿饭打着招呼。

  “哦!你回来啦!我和老煲子聊得正开心着呢!你也加入吧!”鸡排盛情邀请。

  “额……这……”鸡腿饭用右翅抠着脸,表情僵硬。

  “喂!怎么才回来!”鸡公煲突然插嘴。

  “对了!少爷!”鸡腿饭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条,交给鸡公煲,“伯爵大人已经批了少爷的假。”

  “咯儿!!!”鸡公煲开心得从床上蹦下来,握着批准得文件,激动得眼泪都快流下来。

  “喂!老煲子!你的腿没事吧!!!”鸡排赶紧提醒鸡公煲。

  鸡公煲才意识到鸡排还在,于是尴尬了一瞬,然后瞬间倒地,抱着包裹绷带的腿。

  “哎呦……哎呦……好疼……不行了……”鸡公煲做出痛苦的表情。

  “这可不好!你先忍一忍!我马上叫护士过来!”鸡排说着,冲了出去。

  “我去看看我有什么能帮忙的!”鸡腿饭也准备冲出去。

  “笨蛋!”鸡公煲站瞬间站在窗台上,拆着绷带,“度假去了!加治!快走!那家伙回来就晚了!”

  “哦!”鸡腿饭恍然大悟,“但少爷的伤?”。

  “伤个毛线,本来就没啥大事儿!”鸡公煲不耐烦地解释着。

  “欸!?”鸡米饭惊讶,“对了,少爷……”

  鸡米饭还没说完,鸡公煲就从二楼的窗户跳了出去(鸡从二楼跳下去还是压力不大的)。

  “我叫鸡腿饭啊……”鸡腿饭一只鸡默默地吐着尬槽,然后也随着鸡公煲跳了出去。

  后来鸡排找来护士,发现哪都找不到鸡公煲。

  

  时间回到现在。

  “这个不用在意,咳咳。”鸡公煲敷衍的说着。

  “反正人(鸡)没事儿就好,”鸡排加快了运动的速度,将头转到前方,然后又转向鸡公煲,“对了,老煲子……”

  鸡公煲已经烦的不行。

  “肋兄,肋兄~”鸡公煲小声叫着鸡肋。

  鸡肋缓缓将头转过来。

  “肋兄,我们换下地方吧。”鸡公煲小声说。

  “鸡……累……”鸡肋慢吞吞地回了两个字。

  “额,好吧,肋兄,您先累着……”鸡公煲知道鸡肋懒得不带要动,只能无奈地尬笑。

  ……

  

  大会开始,场下立刻安静了下来,鸡排还在小声地和鸡公煲说着什么。

  大会由六大公爵相继发言,所说的基本上都是各种领域的成果,鸡公煲觉得很多都是在吹牛,没有听的兴趣,在原地打着迷糊。

  过了许久,与六大公爵的问答讨论终于告一段落。此时,我们的鸡公煲已经进入了满是兔妹妹的极乐梦乡。

  

  六大公爵退场,众鸡互相在讨论着刚才的一些议题,此时,一只母鸡从台侧边走上了讲台。在上台的一瞬间,现场气氛突然凝结,所有鸡仿佛感受到一股寒气袭来,都将鸡心提到嗓子眼,惊恐地盯着在台上走着的母鸡。

  就算是鸡排,此时也被突然感到的寒气吓得动弹不得,停下话语,表情惊恐,半张着的嘴,右翅停止运动,哑铃掉下,砸在旁边鸡的爪子上,而旁边的鸡却没有察觉到,还是紧紧盯着母鸡。

  母鸡身穿简易铠甲,但简易铠甲却显得异常高贵。头部长长的羽毛,披在身后,稍微翘起来一点,优雅而美丽。母鸡眼中凌厉的目光,仿佛只要对视一眼就要被夺走灵魂一般。尖尖的嘴,在所有生物看来,都是一种强力的威慑,而母鸡的这张嘴,让人(鸡)感觉,只要啄一下,连灵魂都会被洞穿。圆滚滚的身体,所散发出的气息却不是可爱和萌,而是无形的压力。左胯一把细剑,就算未出鞘,也令人(鸡)感受到强大的杀气。尾羽可以与凤凰争艳,华丽而又不失典雅。

  这只母鸡正是鸡国最强剑士——中央骑士团首席——侯爵——鸡姬。

  鸡米花用着花痴的眼光看着鸡姬,心中不由得崇拜:不愧是首席大人!

  鸡姬走到讲台中央,抬起头,现场所有的鸡内心都敬畏万分。

  而此时,我们的鸡公煲在含糊地说着梦话,说着兔妹妹等等我……

  鸡姬将目光投向鸡公煲,附近众鸡心中大惊。

  鸡姬拔剑,所有鸡仿佛感受到整个会堂刮着寒冷的飓风!

  鸡姬将剑指向鸡公煲。

  鸡排看到指过来的瞬间,差点连灵魂都飞了出去!缓过神来,发现指的是旁边鸡公煲,用左翅偷偷地晃着鸡公煲。发现没用,就拔了鸡公煲一撮羽毛。

  “咯儿!!!”鸡公煲大叫,然后面冲着鸡排喊,“傻大排!你干毛!”

  鸡排连忙给鸡公煲使眼色,让鸡公煲,向前看。

  “真火大!”鸡公煲撸起左翅袖子,眼睛的余光仿佛隐约看到了什么,停下了动作,整个鸡都僵硬了。

  机械地转过鸡脑袋,发现传说中的人物正用剑指着自己,魂儿瞬间飞了一半,全身冷汗都不敢出。

  “排……兄……这到底……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