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我命由鸡不由天 > 第一窝 鸡国篇
第四蛋 鸡米花
作者:夜月星舞  |  字数:3369  |  更新时间:2019-01-26 07:24:50 全文阅读

时间稍回调片刻。

  鸡公煲将疾速鸡停到小区地下停鸡库后,向远方看了看,发现还没出现鸡腿饭的身影,于是,去了小区附近的飞鸟银行(禽国跨国银行),看了下走势,买了些鸡金,出来还是没有看到鸡腿饭,失去了耐心,直接向小区走去。

  鸡国的小区,由一幢幢拔地而起的直立蛋型楼房构成,蛋分为数层,每一层有三到四家住户,和我们人类居住的结构不太一样(再强调一下,这个星球真没进化出人类),每一层都有公共区域,大概两个篮球场大小,公共区域外墙壁由透明材料组成,在公共区域除了一些沙发茶座之外,还有一些用木头做的单杠形家具,我们的小鸡们可以站到上面一边享受着阳光一边打着瞌睡,称之为“憩杠”。

  鸡公煲进入小区,听到一群小鸡玩耍的声音,有一只小公鸡玩耍的时候不小心跑到了鸡公煲附近,抬头看了看鸡公煲,用翅膀指着鸡公煲。

  “鸡葩!”小公鸡大声叫出,然后跑到小伙伴那里,“鸡葩回来啦!”

  一群小鸡们不断地喊着鸡葩,鸡公煲愤怒地走过去。

  “臭鸡崽子们!” 鸡公煲使劲拍打着翅膀,大声呵斥走小鸡们,“谁教你们的!快给我滚!”

  小鸡们逃跑,但令鸡公煲更气愤的是,竟然还有小鸡回头做鬼脸,做完鬼脸还拍拍屁股,然后才逃跑。

  鸡公煲整理了一下帽子和领结,拍了拍身上,昂着头走向自己家的蛋元(相当于我们人类楼房的楼号,并不是单元号)。

  鸡公煲家是34蛋元,7楼,702。

  鸡公煲走到家里蛋元的楼下,这时,一只母鸡从蛋元门口正好出来。母鸡头上的一撮羽毛恰好将左眼遮住,右眼中透漏出一丝凌厉的气息,眼上有着长长的睫毛,嘟嘟的小嘴,细长的脖子,身体瘦形,左胯别着一把剑。

  母鸡抬头看见了鸡公煲,鸡公煲此时却慌了神,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身体止不住地流出汗水,但却不是激动或兴奋的汗水,而是冷汗。

  “哦?是你?”母鸡冷冷地说。

  “啊……额……咯儿……那个……是我……”鸡公煲不敢睁眼面对母鸡,双翅抱在一起,“好……好久不见……”

  “听你说话的口气,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来了?”母鸡用翅握着剑柄,朝着鸡公煲走过来。

  鸡公煲知道大事不妙,惹了不该惹的鸡,准备拔腿就跑,但母鸡却瞬间出现在鸡公煲眼前,当鸡公煲反应过来的时候,剑已经架到了鸡公煲的鸡脖上,鸡公煲下意识地举起双翅,做出投降的姿势。

  这时,鸡公煲听到了后面传来的跑步声,跑步声在背后突然停止,猜到一定是鸡腿饭来了,知道大事不妙的鸡公煲,缓缓将头扭到侧面,侧眼看着鸡腿饭,露出绝望地表情。

  “拉菲特……快……跑……”鸡公煲声音嘶哑地吐着字。

  鸡腿饭也意识到大事不好,转身准备赶紧跑……

  “站住!”母鸡命令道,“你也逃不了干系!”

  鸡腿饭瞬间身子全部僵硬了,机械地扭过来头,含着泪水。

  “花花姐,饶了我吧……”鸡腿饭乞求道。

  “哦?看来你也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母鸡质问道。

  “别吓唬小孩儿!有什么冲我来!”鸡公煲不知哪来地勇气,对着母鸡喊道。

  “哦~!?”母鸡用犀利的眼神看着鸡公煲。

  鸡公煲瞬间感觉自己就像是被扒光鸡毛,身上还沾满水,扔到了禽国南极,还被寒风刮着。

  鸡公煲赶紧下跪求饶。

  “女侠,敬爱的鸡米花女侠……我错了……饶命啊……”

  

  这件事要从前一天说起。

  中午,刚刚吃完午饭。

  “鸡公煲来消息,说大概今天晚上8点就能回来,”一个沉稳的声音说道,“花花,我记得你们两家离得比较近,你方便的话就去接应一下吧。”

  “按照我的估计,他们昨天应该就回来了,为什么今天才回来?”鸡米花严肃地问,“而且,一个堂堂大公鸡的,为什么还要有鸡(人)去接?”

  “这个给你,你也看看吧,看第二段就行。”说着将信件递给了鸡米花。

  鸡米花双翅接过信件,第二段写着:伯爵大人,还请答应在下一个小小的请求,回蛋堡,走夜路,略有不适,恐惹祸,求一名犀利武者同行,以保安全(最好是个妹子!这点尤为重要),不胜感激!

  鸡米花将信件紧紧捏在翅里,无法掩饰心中的怒火。

  “花花,额……虽然我手下会武艺的小母鸡也有几只,但和鸡公煲家离得都比较远,听你原来说过,你们好像住在一个小区?”伯爵顿了顿,然后边批评着鸡公煲边劝说,“你也知道的,这小子自己在堡里走夜路,不一定捅出什么篓子呢。所以,还要麻烦你了,就辛苦一下吧。”

  “好的,伯爵,”鸡米花强忍着心中的怒火,“我肯定会把那只蠢鸡活着带回来的!”

  鸡米花向伯爵鞠了一躬,走出伯爵办公室,伯爵不由地感叹:“年轻~真好啊!”

  

  我们时间再回到现在。

  “哦?你错了!?”鸡米花已失去耐心地反问着,“来信说8点回来,让我等到了12点多,连个鸡影都没有,还差点感冒,你错了就行了?”

  说完,将鸡公煲鸡脖上的剑架得更紧了。

  “这个是有原因的,请听我们解释!”鸡公煲回头示意鸡腿饭。

  但鸡公煲发现鸡腿饭已经被吓得白化了,只是在机械地吐槽着:“少爷~我叫鸡腿饭啊~。”

  “算了,时间不早了,赶紧跟我去神鸡殿,”鸡米花不耐烦地说着,并将剑收回,想了想,又将剑狠狠架到鸡公煲脖子上,用要命的眼神盯着鸡公煲,“路上给我解释清楚,解释不清楚的话,你的鸡命就到此为止了!”

  “伯爵大人,您怎么恰恰给我派了傻花花呀,坑鸡啊……”鸡公煲小声嘟囔着。

  “你说什么~!?”鸡米花用剑在鸡公煲鸡脖上滑着。

  “那……那那……那什么,我得回家一下。”鸡公煲乞求地看着鸡米花。

  “不用了,”鸡米花收剑,“我刚刚见过阿姨了,阿姨跟我说‘竟然这么对待小花花!见到我个不俏的儿子你直接带走,随意发落!’。”

  妈呀,你可是我的亲妈呀!不带这么坑娃儿的呀!鸡公煲心里感叹道。

  “那走吧~”鸡米花得意地命令着鸡公煲。

  鸡公煲低着头,拉着白化的鸡腿饭,小心翼翼地在鸡米花屁股后面跟着。

  

  路上,鸡公煲“如实地”陈述了所发生的事情。

  “哦?又是因为母兔子?”鸡米花冷冷地故意问。

  “不是母兔子!是兔妹妹!”鸡公煲强调。

  “少给我得存进尺!”说着将剑又架到了鸡公煲的鸡脖上。

  “是母兔子,是母兔子……”鸡公煲妥协。

  “喂!那边那个白化的!快给我解除白化!有件事你给我老老实实地回答!”鸡米花命令鸡腿饭。

  鸡腿饭瞬间解除白化。

  “花花姐,有什么尽管问,知道的不知道的我都知道!”鸡腿饭心里紧张,有些语无伦次。

  一旁鸡公煲发现鸡腿饭瞬间解除白化,心中一惊,然后疯狂地给鸡腿饭使眼色,仿佛在说着:别乱说啊,我的鸡头可就靠你了,实在不行就别答,让我来。

  而鸡腿饭此时却已紧张到未发觉鸡公煲的眼色。

  “前天上午我发的消息应该就已经送达了,”鸡米花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双手叉腰,俯视着鸡腿饭,“为什么昨天你们才启程”?

  鸡公煲听了问题之后,更加疯狂给鸡腿饭使眼色,就差把眼睛挤出来了。而此时的鸡腿饭,就像是待宰的小鸡一样,已无法注意到其它。

  “大前天,少爷在畜禽一家连锁和兔妹妹打听消息,据兔妹妹讲,当地有个传说,传说爱禽海有一个山洞,钻过去之后,有大批的巨型兔妹妹,少爷让兔妹妹大致在地图上标记了一下方位。于是,少爷拉着我连夜去找那个山洞,等找到山洞,已经是凌晨两三点了,后来少爷说‘不到长城非好汉,不见兔妹妹非好鸡’,虽然我不太懂少爷说的意思,但我觉得少爷帅呆了,于是和少爷一起开始钻山洞。

  当我们钻出山洞,发现天已经亮了,我们看了一下地形,崇山峻岭,没有一只兔妹妹,这时少爷对我说,‘我们,离目标就差一步,进一步,就是花天酒地,退一步,就是穷困潦倒’,我深深得被少爷激励了,于是跟着少爷继续前行。我们翻了几座山之后,发现了很多大山洞,少爷这时说‘我闻到了兔妹妹的气息’,于是我们接近了一个山洞。

  谁成想,突然从洞里跳出一只巨型兔子,有少爷四五倍大,满嘴獠牙,眼色通红,大张着双臂,好像很愤怒的样子,少爷好心上去问候,却被一巴掌拍飞,我感觉不妙,想赶紧拉着少爷跑,却发现少爷已经跑远了,不愧是少爷,比我反应快多了。于是,巨型兔子追,我们就跑,巨兔追,我们跑,后来终于跑回山洞,歇了一会儿,就开始往回走,出了山洞,发现已经时第二天黄昏,回过神来发现肚子都在咕咕地叫,去连锁店吃了点饭,回到宾馆,澡都没洗,头沾到枕头就睡着了。昨天早晨起来,发现少爷好像出去了,想起前一天没注意消息,就去领了消息,才知道有重要通知。”

  “吼?”鸡米花用一副看垃圾的眼神看着鸡公煲。

  鸡腿饭说完长舒了一口气,这才注意到鸡公煲的眼睛。

  “少爷,您的眼睛好红,是不是因为昨天晚上一点儿没休息?”鸡腿饭稍有歉意的说,“都怪我不争气。”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我己经将鸡生看淡了……”鸡公煲已绝望。

  “少爷真伟大!”鸡腿饭用钦佩的目光看着鸡公煲。

  

  终于,一行鸡到达了神鸡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