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帝玉封神 > 第一卷 红魔
第1章 平凡少年
作者:白霜  |  字数:6201  |  更新时间:2020-03-21 23:17:38 全文阅读

神界......

乌云密布的天空下,弥漫着一种悲伤凄凉的气息,原本神圣威严的白色圣坛上,沾满了鲜红的鲜血,无数飞天修士,身着的衣角满是鲜血,他们神色紧张的抱着一个青年,青年似乎不能反抗,身上满是奇怪的封印。

那怀抱中的俊美青年不断的挣扎反抗,但是领头的老者面无表情,手一挥,那些修士毫不犹豫的将青年放入了黑色的棺木中,青年最后关头挣开了封印的枷锁,用力的伸出手,眼中尽是绝望之色,最后发出了一声惊天的呼喊:“不”。

但是并没有改变被装进去的结果,修士们脸色都是苍白,但是他们围着巨大的棺木,注入着一道道白色的能量,最后在虚空之中,出现了巨大的虚空之门,随即老者手一挥,黑色的棺木坠入虚空........看着消失的黑色棺木,老者摇了摇头,叹息一声转身离开。

..................

当女子踏入这片废墟,眼前的一幕,整个人呆在原地,双膝突然跪下,似乎一瞬间,她失去了全部的力气,原本威严的圣坛已经不复存在了,只剩下残破的废墟,满地的鲜血,地上全是横七竖八的尸首,残缺破损的武器到处都是。

“你说过你爱我的,你说过会一直在我身边的,你说过会带我看尽天澜,游尽万千天河星域,你说过你会带着万千众神,踏着云彩来娶我,你说过那么多的诺言,那么多,那么多.......可是,可是,现在你人了?你人在哪?”少女无力的大喊过后,整个人都崩溃了一般,声音小了很多,眼泪一直没有停止过,哭腔着说道: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骗我.......”

“.....为什么?为什么要骗我呀?”少女时不时的就大吼一声,一天过去了,她的声音已经变得沙哑了很多,但是她依旧带着哭腔的吼声质问着。

时间过去很久,少女依旧跪在废墟之上,微风吹过她的耳畔,黑色的长发在空中不断的飘动,斜阳照耀着满地干枯的血迹,还有尸体,无论此刻的她多么美丽神圣,可她的双目却是空洞无神,她就像是失去了灵魂的一具躯壳,宛如一朵夕阳下盛开的美丽花朵。

过了几天,少女缓缓的站起来,双手宛如脱臼,长发凌乱不堪,步伐摇摇晃晃的朝着远方走去,嘴里小声的念叨:“你说过你爱我的,你说过会一直在我身边的,为什么要骗我?.............”

在遥远的山丘上,一身白衣的男子看着那女子失魂落魄的模样,眼中闪烁着冷冷的怒意,他的双手握拳,指甲深入掌心,鲜血慢慢的滴落在地上,过了许久小声的自语道:

“为了你,我付出那么多,可到现在你连看都不看我一眼,现在他都死了,你却为他流那么多泪?我栾无云到底那里不如他。”男子用力一踩,那脚下的山丘直接炸裂,而男子的身影也消失不见。

数年前的帝都还是一片的祥和美丽,可短短几年的时间,传说中最坚不可摧的炼器之都被摧毁,帝都的主人醉逍遥在大战爆发前,将一段话传遍了整个神界,他的那一段话才是帝都毁灭的开始,也是引发神界大战的开始,也是帝玉时代的开端。

每个神人都记得他的那句话!

“我乃帝都之主醉逍遥,我倾尽一生,带着帝都门下门生,以这后天之手炼制先天神物,今日终于练成,名曰:‘帝玉’!

得此帝玉者,便能掌控天地万物,日月星辰,可倒转乾坤,时空穿梭改变过往未来,一切规则尽归于其中...得帝玉者便是世界之主,再无神衰之日,身躯永生不朽,神识不死不灭!”

神界大战因为帝玉而爆发,无数神人冲进了帝都,大战年许,最后帝玉在争抢中被打碎,化作无数碎片落在各个世界,自此拉开了帝玉时代的序幕,而作为屹立万年的炼器之都的帝都就这样成为了废墟,醉逍遥带着帝玉的认主之法消失,帝都门生为了帝玉碎片而自相残杀,也就是少女看见的那一副景象。

最后帝都的大弟子栾无云站出来收拾残局,成为新的帝都之主,同年,龙族隐世避战,从此神界再无龙族身影,龙族自此消失无踪。

帝玉碎片虽然只是小小的一块碎片,但其中蕴含的力量都是非常恐怖的,可以让一个普通的神人成为一个超强的存在,这样有诱惑力的东西,便成为了一切祸端的开始。

于是为了争夺帝玉的碎片,神界从此没有停息过战争,每个人都想聚集帝玉,成为那个神界之主,远离神衰之日。

不过关于帝玉的认主之法,没人知道,知道的人也只有醉逍遥,现在就算知道也没有用,帝玉现在已经不是帝玉了,而是帝玉碎片。

其实很多神人都明白,如果醉逍遥炼制的帝玉要是不被发现,给醉逍遥足够的时间认主,那么这神界之主应该就是醉逍遥了,可惜的是,刚刚炼制好,就被神界排名第一的邪派发现,不得已才引来众神大战,醉逍遥也是不想帝玉落入坏人之手,要是没有众神来到帝都,帝玉十有八九就会落入邪派之手,那时候的神界,怕是比现在的腥风血雨还要可怕。

时光流转,岁月沧桑,神界一日,下层界面不知过去多少岁月,许是十年,许是百年,许是千年,亦或者是万年。

神界之下,不知隔着多少层的界面,有人称这里为九层天,有人称它是中天五地......

一身红衣的少年,凌空而立,长发随风飘散在身后,浑身上下魔气围绕,看上去可以说是妖异十足,他看着下面船上的人,嘴角带着一丝不屑的笑意,随即跃下,站在船板之上。

“不是我夏封针对在座的谁,我只是想说,现场的各位在我眼里,都是垃圾.....”后面的两个字,化作巨大的回音不断的在船上回荡,每个人的怒不可遏的看着空中手持魔枪的少年。

红衣少年手提黑色长枪,很是随意的一刺,便刺向那七剑宗高高在上的长老,仅仅只是一枪,那七剑宗的方长老便大口大口的吐血。

那长老自知,若不是因为自己的长剑挡在身前,此刻怕是已经命丧当场,之前蝼蚁般的少年,为何突然有这般恐怖的实力?

“你到底是什么人?”

“记住了,我是‘清风里’——夏封!”

周围的人,一个个都不知道‘清风里’那是哪里?是七十二岛上的一个门派么?

那红衣少年手提黑色魔枪,在人群中肆意的穿梭着,护船的五个长老都不是其对手,就这此时,只见密密麻麻的剑神宗之人飞来,每个人都凌立当空俯视着下面发生的一切,红衣少年抬起头看向上空,没有丝毫的惊慌。

红衣少年冷笑一声后,便没有在意头顶上的人,而是转过头对着五宗船,手上打起了复杂的手印,手印的速度极快,只是短短的几个呼吸间,便打出了上百个复杂的手印,夏封冷笑一声,对着上面的人说道:“你们来迟了。”

“惊雷·落!”

话音刚落,天空中开始乌云密布,雷声轰鸣,乌云中还有这闪电不断的闪烁,所有人都看着夏封头顶的上空,一个个都在好奇这是什么灵术?

那剑神宗带头的老者看着天空中如此阵势,对着五宗船上大喊道:“快逃!”与此同时,天空中巨大的威压袭来,那是天雷!所有人都恍如过来,都全部开始疯狂的逃窜,几乎所有人都纷纷选择跳入江中。

天空中巨大的惊雷落下,落在了五大正派斥资打造的五宗船上,这惊雷威力之大,那看似坚硬的船身,在这水桶般粗壮的惊雷下也化作了废墟。

那一身的红衣的少年却身在惊雷的中心,脸上疯狂大笑起来,豪迈的声音响彻整片天地:

“大道三千我独行,我乃修真第一仙......”

四年前,清风里。

天色阴沉,随之而来的便是磅礴大雨,路上冷清,没有多少行人的身影。

泪水伴随着冰冷的雨滴在寂静的深夜哗哗作响,那冰冷的雨水从脸庞滑落,夏封孤独的身影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

他低估了自己,他落榜了!与其说是落榜,还不如说没考。

十六年的苦读,自认为这次能一举考取功名,再不济,明年再来考,可惜造化弄人,单纯的他,在皇朝之中,碰见林龙调戏一年轻的女孩,心中不贫,于是上前制止,不料开罪了对方,更想不到这个林龙竟是国师的亲儿子,自己还未开始考试,考官便冤枉自己考试作弊,并且将自己赶出考场,此生不得入京赶考,但是夏封不后悔这样做,只是心里难受,感觉世道不公,对不起家中双亲。

竖日。

夏封的房门被敲响,熟悉的声音叫醒了自己:“小封,快起来喝药了,你昨个淋了那么大的雨,不喝药身子会越来越差的。”夏封闻声,不由的感动,自己的父亲丝毫没有责怪自己,一扫脸上的消沉,有些泣声道:“我马上来。”

打开房门,丁霜的手上端着热乎乎的药,尽管味道有些难闻,但是夏封没有多说什么,捏住鼻子一口喝了下去。

父亲姓丁,母亲姓莫,而夏封姓夏,其实父亲丁霜是随着母姓,也就是随着夏封的奶奶姓,而夏封的爷爷姓夏,所以夏封是认祖归宗改的姓,而他姐姐则是跟着丁霜姓,这是父亲告诉他的,至于爷爷奶奶,他也没见过,很早就过世。

“遇到这样的事,也不是你想的,你做的没什么错。”丁霜拍了拍夏封的肩膀安慰道:“对了,今天你表哥来找你,说是跟你商量下,带你去疾剑门找个事情做做,等那国师死了,你再去考试。”

夏封心里不由的想笑,那国师是修炼之人,等他死了,自己估计死的都不剩灰了,不过现在自己16岁了,的确不能待在家里了,给家里增加负担。

清风里,这是一个偏僻幽静的村子,清风里便是村名,这里的村民都不富裕,算得上是贫穷的很,夏封一家正好就在这里,夏封在家里待着,并不能帮助家里人解决温饱,反而还多一双筷子,尽管在门派中的姐姐,时常寄一些钱回来,但是也不是很多,因为姐姐修炼也需要很多资源,而这些资源都是需要钱财的。

原本自己打算去皇朝赶考,谋得功名,帮助双亲脱离贫苦,还能帮姐姐购买一些修炼的资源,可是现在却不可能了,而表哥从小就去了一个叫疾剑门门派修炼,据说可以修成仙人。

想想自己从小就发奋读书,可是一朝成泡影。

说起修炼,夏封在小时候,那些门派的来测验孩子的资质,好的就收入门派,而夏封留下来了,因为那些仙人说自己没有什么修炼天赋,但是丁小天,也就是自己的表哥,被疾剑门看上,于是带入山门。

“表哥,我这样的人,真的可以去疾剑门吗?我也能修成仙人吗?”夏封认真的问道。

那长发少年,长得俊俏,身上还背着一把利剑,气质很是不同,笑着说道:“我在门派里面打点一下,你就可以去了做个外门弟子,每个月有两个金币,还可以修炼一些入门灵决,说不定还能打通八脉了,开启了好一点的灵资,到时候你还能成为内门弟子了,而且有我在那里,欺负你的人应该不多的。”两个金币的确足够一家人一个月的开支了,算起来的确是很不错的。

“什么是八脉?还有什么是灵资?”夏封不解的问道,他常年读书,对于修炼几乎是一窍不通。

“嗯,你先准备一下你的行李吧,路上跟你慢慢讲解,毕竟我们去无双城需要三日的路程了,有的是时间!”

“那我去跟我父母说一下,下午我去你家找你!”丁小天的家不是很远,夏封说完就去找自己的父母了,他不知道丁小天只不过是在安慰他而已,打通八脉,丁小天自己都还没做到了,他资质那么差,又怎么可能修成所谓的仙人了。

丁霜和莫紫虽然已经是四十岁的人了,但是在他们眼里,夏封还是个孩子,千叮嘱,万嘱咐的唠叨下,整理好了衣物,还有一些盘缠,眼中带泪,目送着夏封远去,谁不担心出门在外的孩子了?

“人的身体中有许许多多的筋脉,而八脉,是人体中最主要的八条筋脉,这八脉蕴藏着最原始的先天力量,用灵决不断的冲击八脉,就可以打通八脉,进行修炼,而还有一种就是奇筋,这个我我就不是很了解了,是一种体修,总之这两种修炼,我们就称为奇筋八脉!”马车上,丁小天口若悬河的讲解道。

夏封一脸的茫然:“八脉很难打通吗?”

“刚开始可能很简单,但是越往后,越难打通,我现在也才打通到第六脉,我可是花了七年的时间才打开第六脉,我下个月就可以打通第七脉,很快我就可以开启灵资了。”丁小天自信满满的说道。

“灵资是啥,也是要修炼的吗?”

“不是的,灵资是天生的,跟修炼没关系,你再怎么修炼,灵资属性是不会变的,打通八脉以后,你的身体就会吸收天地间和你同属性的灵力,灵资代表了属性,还有属性的强弱。”

“这个怎么分?”夏封感觉很复杂,一脸的茫然,听不懂。

“属性的话,是随着自然的,有普通的,一般就是金木水火土五形属性,还有变异的属性风雷冰炎等等,但是并不是说,你是火属性,我也是火属性,我们都是一样的,这个还要看灵资的强弱划分。”

“先是下九品灵资,最垃圾的灵资是下一品,每一品,都代表着强一分,但是下九品都是一般的普通灵资,而上九品,就属于天才级别的了,开启上九品的人都是那些从小吃着灵丹妙药长大的孩子,我是不可能开出上九品的灵资的了,哎。”丁小天一脸的向往着。

“还有没有比上九品还高的灵资呀?”夏封好奇的问道。

“这个,听说还有极品灵资,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见过的最高的,是上八品火系灵资。”丁小天也不敢肯定的说道。

“开启好一点的灵资,在门派中的地位也是很高的,我不求一个上九品的,我只希望开个下七品之上的就满足了。”

“算了吧,我还是在外门好好工作吧,至于修炼,我看我不是这个料,小时候那些门派的人,检测我的时候,说我筋脉堵得厉害,不适合修炼,我想他们说的应该是八脉堵得厉害吧,表哥你这么好的资质都要七年才打通六脉,我看我是此生无望喽。”夏封躺下来看着天,一脸的茫然,他不知道未来的路该怎么走。

“也是,要是十八岁的时候开不启灵资,门派就会驱赶到外门去做杂役,我还有一年年时间,我应该可以的。”丁小天自信满满的说道,他只是比夏封大一岁,今年十七岁。

“我还以为修炼很容易了,看来我是没可能了,两年打通我的八脉,我看呀,二十年看能打得通不。”夏封摇了摇头,放弃了做仙人的念头。

中天皇朝是唯一的朝堂,它是庇护凡人的势力,和大的门派有签下契约,一般修炼者都不会随便屠杀凡人,不然是会遭到大门派和皇朝的人追杀的,所以皇朝的领土上,差不多七成都是凡人。

而考取功名的官宦,其实地位并不比仙人低,所以夏封从小就想考取个功名的,毕竟自己的体质并不适合修炼。

三日后,丁小天和夏封来到无双城外的疾剑门,门派不是很大,上上下下估计有七八百人,算是二流门派了,而且距离无双城不是很远,所以疾剑门的实力在附近也是数一数二。

当日,在丁小天的打理下,夏封谋到了一个扫地的工作,但是夏封心里很害怕和陌生人接触,有些胆小,还有点内向,也没有怎么出过远门,不过他表哥是接近七脉的弟子,那些老弟子没有太为难他。

每天,天明五刻起床,开始清扫山门,前院,中庭,而后院他是不能进去的,那里是内门弟子才可以进去的,而负责打扫的也是内门中的弟子。

而前院的石壁上刻写的都是打开八脉的修炼灵决,同时,每个外门弟子,每个月都会发一些下等的丹药服用,以助于打通八脉,虽然表面上说是丹药,可是还不如说,是有些药力的药渣罢了。

每年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弟子冒出头来,修炼出灵资,比如像丁小天这样的外门弟子,就是很有可能打通八脉修炼出灵资,所以对于打通八脉是有奖励的,比如打开一脉,得到的丹药就纯一点,多一点,每多一脉,就多一些资源,而多一些资源,就更加容易修炼有成。

夏封每天起来扫地,而且还要每过四刻扫一次,一直到晚上二十五刻才收工,而每扫一次就需要一刻的时间,可谓是很长的。要知道一天的时间是分为二十八刻,五刻天明,二十刻才进入黑夜,夏封一天的睡眠只有八刻的时间,每次修炼的时间只有三刻,可谓是很少的了。

夏封刚开始是不想学的,可是太过于无聊,而且也找不到说话的人,自己又胆小,总是害怕人家会对自己不利什么的,说白了,就是警惕心太强,于是他也开始记下修炼的方法,开始修炼,所幸他学的知识还算多,那些复杂难懂的修炼法决,对他来说并不是很难理解。

刚开始运气入体的时候,夏封感觉身体中很难受,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身体中,逼不出来,而第五天的时候,夏封成功的打开了第一脉,惊喜万分,但是准备打通第二脉的时候,却一点反应也没有,而表哥丁小天只有一年的时间突破八脉,自然没有时间来指导他。

后来夏封才发现,原来像他这样开启一脉的人,几乎到处都是,但是却开不启第二脉,夏封修炼了几个月,一点进步也没有,索性也就随便练练,也不知道能否突破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