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世界为棋 > 正文
第一章 傍晚
作者:不回家的牛  |  字数:3111  |  更新时间:2019-01-02 10:21:30 全文阅读

夕阳洒下最后一丝光辉,潇洒转身,离开工作岗位。

繁华的城市亮起零星的霓虹灯,宽阔的街道行人渐多。忙碌一天的人们约上三五好友,或漫步在城市各个角落;或摆上小酒,围坐在路边摊谈天说地;或在商城中选上一两件商品,饶有兴趣的评论一番……

一个娇小的身影敏捷的穿梭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跨过绿化带,翻过人行护栏,甚至踩着停靠站路边的小轿车。

“这是谁家小孩,大人怎么不管……”一名刚刚走出门店的老司机,便看到爱车被踩脸的全过程。

那是一名穿着黑白色洋装的小女孩,踏着一双火红的小皮靴。她一脚踩在前保险杆上,借力一跃而起,重重踏在前挡风玻璃,说来也奇怪,光滑的玻璃并没有对小女孩产生负面影响。

之后,小女孩一个漂亮的前空翻,稳稳的落在车顶。对方似乎听到老司机撕心裂肺的嚎叫,转过头扮鬼了个鬼脸,然后跳上另一辆轿车,扬长而去,消失在视野中。

一阵冷风吹过,除了爱车上留下的四个刺眼的脚印,老司机就只记得那个两条小辫子“啪哒啪哒”拍打小熊书包的背影。

他不是第一个受害者,当然也不是最后一个,小女孩所过之处,一片狼藉。

“哇!快拦住她!抓住她!”踩坏的花花草草。

“我的包!我的名牌包包!”撞翻的路边摊。

“啊!牛氓啊!!!!!”“哦……”随风掀起的粉色风光……

在一阵鸡飞狗跳之后,众人脑海中留下了一个不可磨灭的身影,绅士脑海中可能多了点儿什么就不得而知。

数分钟后,小贝转过街角,到达了目的地。远远望去,那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松柏林,许多不知名的鸟儿相互作弄嬉戏,上下翻飞,加之清脆的鸣叫奏成的乐曲,构成一副独特的自然风光。在钢筋混凝土构成的现代都市中显得格外突兀。

随着小贝走近,视线穿过外围的树木,里面竟然有许多高低错落的老木屋。兜兜转转,来到一个类似大门的地方,说大门并不准确,它不过是整个松柏林外围唯一缺了两棵树的地方。

两个看起来年龄颇大的老头,不知为何,此时争的面红脖子粗。在他们中间,摆放这一副象棋残局。

“老刘!你说说,这是你今天第几次悔棋……”其中一名地中海老头手里拿着一枚棋子,气冲冲的吼道。

被叫老刘的老头,摸了摸花白的胡子,无奈道:“老李!这怎么能叫悔棋呢?棋手的事能叫悔棋吗?那叫啥……失误!失误!”一边说,还一边抢夺老李手中的棋子。

“屁话真臭!臭不可闻!臭棋篓子……”

就在两人互不相让的时候,小贝默默的走上前,对着棋盘就是一脚。看出脚的角度和力度以及棋盘在天空划出的弧度,应该是个中老手。

踢飞棋盘,小贝没有收脚,而是顺势对着两老头屁股一人一下,嘴里还骂骂咧咧的:“吵什么吵!滚!竟敢档本姑奶奶的路!”

这看似不重的两脚,让两名依然沉浸在斗嘴中的老头飞出了数十米。屁股上传来熟悉的疼痛感,耳朵里响起亲切的呵斥声,他们当即判断出来者何人。

两老下意识的相互瞥了一眼,对方眼已被阴险狡诈和阿谀谄媚填满。

老李(老刘),哼哼!这可是跪舔的好机会,不会让你得逞的。

飞出去快,飞回来更快。两人刚一落地,四肢发力,以标准的五体投地姿势,滑行回到小贝面前。

老刘抢先道:“原来是小贝姐!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小的有眼不识金镶玉,竟然没有提前发现是小贝姐莅临,小的罪该万死!”

果然老李就是个渣渣,还想和我争宠!

想到此处,老刘转头准备用眼神嘲讽一下老对手,但眼前的景象却击碎了他的三观。

此刻,老李趴在地上,正用袖口不停的擦拭着小贝姐那一尘不染的红色小皮靴,同时嘴里念叨:“小贝姐!刚刚踢小弟一定弄脏了您的宝贝鞋子,小弟这就给您擦擦。你看我擦的怎么样?您还满意吗?”

老李斜眼看了看气得浑身发抖的败犬,继续说道,“小贝姐,你看看,我孙女的事……”

相似的场景不知发生过多少回,老刘每每都能抢得先机。老李一张笨嘴自是比不过老刘三寸不烂之舌的,于是痛定思痛,冥思苦想终于找到了新的手段,那就是当下这样——行动胜于千言万语。

老刘看着小贝姐有点头之意,心中警笛长鸣。

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老李吗?虽然平时一副道貌岸然,看着很是不爽,但是眼前着不要脸的丑恶做派更是恶心啊!这就是你丫最近一直买皮鞋的原因啊!不愧是我一身的宿敌,够阴险。既然你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老夫今天豁出去了。

念及于此,老刘一咬牙,饿虎扑食般冲上去,也加入到擦鞋行业中。虽然没有什么经验,但他有样学样,模仿劲敌老李的动作,倒也能做的有模有样。

老李亦察觉到大姐头有赞同之意,一时放松警惕,没想到被老刘成功横插一手。到嘴的肥肉眼看就要飞走,老李一把推开老刘,颤抖的指着后者鼻子骂道:“你个老不要脸的,竟敢剽窃!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我呸!我原以为你是一个刚正不阿,一本正经的有志之人,没想到却是一个阿谀奉承,毫无底线,道貌岸然的老匹夫!”

……

“好了!”小贝拍拍两小弟的肩膀,打断争吵,然后收回右脚,随意在地上蹭了蹭,老气横秋的说:“小李,小刘啊!你们是我看着长大的,能帮你们求的情,一定是会帮的。但这事我不想管,也管不了,这需要小小小李和小小小刘自己悟。懂了吗?”

语毕,头也不回的跑进大门,留下面面相觑的两老。他们都是老油条,自然能够从小贝简短数语中分析出想要的信息。

良久,老刘率先开口:“老李,你继续看门儿,我先回去了,这年龄大了,一到晚上就容易犯困。”

老李一把拉住准备离开的老刘,一本正经道:“跑啥跑,今天还没到点呢?一会儿老大回来见到没人,还不得发飙!”

被老李一拉,老刘四下瞅了瞅,上前勾住老李的脖子,低声说道:“我上次在澡堂听到老严……”

两人一边嘀咕,一边勾肩搭背的离开了大门,完全看不出刚刚勾心斗角的丑恶嘴脸。孰不知本次激烈交锋,彻底刷新了小村庄斗争手段的下限。

视线离开糟老头子,转回可爱的萝莉身上。

摆脱两烦人的小老弟,穿过静谧的林间小道,视野再次开朗,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古朴的小村庄。村子不大,十数间大大小小的房屋零零散散的分布在不足五百平米的范围内,如果仔细观察,便能发现房屋似乎是按照一定规律建设,给人一种玄之又玄的不适感。

“嗅嗅——”高翘的鼻子在主人的指挥下,长吸一口弥漫在空气中让人垂涎三尺的香味。

嗯!这是小严家做的糖醋鱼,醋放多啦!

这是小李家做的红烧肉,差点火候,不过味道倒是真不错!

嗯?小罗家今天吃烤鸭!小日子过得不错,竟然点外卖!还是xx酒店的高级货,这是小小小罗回来了?

……

小贝顺着石子铺成的小路,准备挨家挨户“调查”晚餐。通过观察属下的生活起居,可以更好的了解其精神状态,达到为我所用的目的。那个谁说的来着?忘了!不过这不重要。

就在小贝为其行为确定动机的时候,一位看起来八十多岁的和蔼老太太,从屋里走出来,微笑道:“小贝姐又来视察啦!快进来。”边说边拉着不情不愿的小贝进了房间。

被发现了!我怎么这么不小心呢?一定是因为她耳朵太灵敏,才不是我故意踩碎石子发出震耳的响动!

跨过门槛,出现在眼前的不是狭小落后的小屋,而是是一间宽阔充满现代气息的客厅。液晶电视,空调,沙发等等一应俱全,而其面积早已超出外表所见,这还不算其他房间。对于外人来说,这里的一切都匪夷所思,但对于现在的小贝而言,这里最引小贝瞩目的还是那摆满美味佳肴的餐桌。

老太太熟练的夹起最大的一块红烧肉,放到小贝的碗里,献宝一样:“小贝姐,快尝尝,看看好吃……不对!是看看我的手艺有进步吗?”

“小李,坚决不行!姐姐还等着我回去吃晚饭呢。”虽然嘴上说着推诿的话,但双手却没有停下动作,拿起筷子以迅雷之势夹起碗里的鱼肉,大块朵颐。

这不是我的错,都是可恶的小李,竟然用糖衣炮弹这种终极绝招,不能忍。更可恶的是我的胃,没有抵挡住这使人堕落的诱惑,从而控制了我的身体。

找到背锅侠后,小贝满意的点点头,开始了今天的“调查”之旅。

足足花了一个多小时,小贝终于走完漫长的百米小路,抵达今天最终目的地——家,一座和其他小屋并无二致的普通木屋,至少外表如此。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