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永生棺 > 永生棺之绝龙记(番外)
永生番外篇第三节 战龙在野(2)
作者:白霜  |  字数:7197  |  更新时间:2019-06-02 14:46:51 全文阅读

战火连连的世界,遗失的东西总是隐藏在民间,尤其是一些超自然的东西,比如刚到龙山县的王璐,一身白衣古装,背上背着一个黑色的匣子

  来到这个血腥的惨案现场,她闻了闻空气中残留的味道,紧紧的皱着眉头,看了很多个地方,她在河边停留下来,蹲下来摸了摸地上,眼神变得不怎么对。

  把背上的黑匣子取下来,放在地上,打开匣子,里面是一把剑,上面刻画这一些纹路,好像是古董一般,看上去价值不菲的样子!

  取出剑,剑尖插在第上,顿时有种翁鸣声响起,虽然声音很小,但是就是这把剑发出来的声音,王璐自言自语道:“妖魔,是妖还是魔?

  她多方打听之后,通过很多人的描述确定了这人的去向,以及自己用毛笔描述出的画像,画像上的男子半遮着脸,露出一只眼睛,眼神冷漠,面无表情,整个个的气质就是冷,严!

  事件发生过后的半个月,两人来到了湖北的边界线,不过这边也是危险,日本大部分占领了这边,地方到地方,非常危险,主要还是白珂长的特别不安全,就算在伪装,也掩藏不住你的美丽,已经试过很多次了,都被小鬼子看上了!

  天空雷声做响,王璐身上的衣服已经满是淤泥,但是她还是不断的在逃跑,后面的二三十个小鬼子不断紧追不舍,她从小就修身养性,所以她的外貌也给她带来了不少麻烦,当然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救人,杀了两个小鬼子,结果就是现在这样!

  而且她手臂上还有枪伤,子弹还在里面,很痛很痛,但是还是得跑。

  “陈哥,她好像在被小鬼子追,你快去救救她吧。”见到这一幕的白珂,实在不忍心看到自己的同胞惨死,但是没有人想到的是,此刻的一个举动牵扯了多少的红尘事。

  陈先锋头发不长,脸上的鳞片也早就消失了,当然因为记忆的问题,他现在脸上没有了以前的冷漠,现在他的嘴角总挂着一丝微笑。

  当王璐醒来的时候,她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还活着,但是肩膀上的疼痛让她知道,的确没死,她记得眼看就要追上了,自己也无力了,眼前一黑,就晕厥了过去,不过她感受到了有一个人的体温,有人扶住了她。

  艰难的起身,四周望去,只见有个十八岁样子的小女孩在哪里烧火做吃的,这小女孩很漂亮,是她救了我吗?可是感觉不可能呀,那么多鬼子,应该是八路军部队救了我吧,对了,我的剑了?

  突然想起来自己的剑,看来看去,在这山崖下也没看见自己的剑,连忙起身寻找。

  “你干嘛?你还有伤了,不要乱动,不然伤口裂开,严重的话会感染的。”白珂紧忙跑过去安抚道,因为是在旅途上,所以一时间没地方住,他们只好来到这山崖下!

  “你有没有看见一个匣子,里面有一把剑,有这么长!”王璐比划着她剑的长短,紧张的问道。

  “哦,你说那个盒子呀,陈哥哥说那东西很奇怪,说拿来看看,没事的,他一会会还你的!”刚刚说完,陈先锋就拿着那把剑出现了。

  王璐第一眼看见陈先锋,就感觉到了一种妖异,可是这个人拿着那把剑一点也没事,这又证明这个人不是妖魔!

  这把剑是门派传下来的典籍记载的,是她自己炼制锻造的,叫斩妖剑,当然门派这东西早就不复存在,她家只是一个简单的道观,但是中日战争爆发,她就一直居住在远亲家,平时没事就驱魔驱鬼,这次也是受人之托去龙山县祈福,但是到了那里发现了书上记载的妖魔味道,这才让她有了兴趣,一路寻找来!

  “你是妖怪?那些日本人是你杀的?你是什么妖怪?”王璐警惕的问道。

  陈先锋一脸懵逼,挠头道:“我是人,不是妖怪!”

  话音刚落,王璐手上一晃,一张黄色纸符出现在手上,嘴里念叨着奇怪的语言,对着陈先锋一挥,纸符刚接触到陈先锋,轰的一声就化作了飞灰!

  经过王璐各种试探研究之后,她放弃了,她觉得是自己错了,那个典籍上记载的肯定是错的,天地间那有什么妖魔鬼怪!

  而对于那天的小鬼子的死亡,陈先锋死不承认,但是他是真的不记得,应该说是很模糊,那天的记忆宛如做梦一样,很多时候他都觉得那就是梦。

  夜晚,三人坐在一起,吃着野菜,味道都不是特别好,不过这个时期,有野菜都是不错的了,虽然难以下咽,但是三人都没说话,只是陈先锋觉得吃不饱,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他被日本人抓走后回来,胃口就很大,很难吃饱饭。

  “我去找点吃的,我还有些饿,你们在这里等我。”陈先锋说着就走了。

  两人便聊了起来:“王璐姐姐,你是做什么的呀?我看你今天拿着东西,好像一个道士。”

  “我家世世代代都是道门正派,但是我前面几代没落了,我父亲为了在小鬼子手里救我,也离开人世了,我就在别人家寄人篱下,随便祈福,驱鬼挣点饭。”

  “驱鬼?真的有鬼吗?”白珂有点惊恐的说道。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什么东西是不存在,鬼一般都伤害不到人,除非怨气特别重的那种,不过那种鬼怪我也没遇到过,我遇到的都是一些留恋阳间的。”

  “那就是你可以看见那些东西呀?”白珂感觉有点毛骨悚然。

  “那有什么的,我祖上记载的,这个世界上还有妖魔鬼怪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特别多!总之很神奇的,只是时代不同了,很多东西都不可能出现了,至于什么原因,也没人知道!”

  两人东扯西拉的聊了大半天,王璐也了解到,事情的经过,以及有鳞片的陈先锋,但是这个人没有乱杀无辜,好像也没做伤天害理的事,王璐有点蒙圈了。

  王璐决定要好好观察一下这个可能是妖魔的人,刚刚想着这个问题的时候,陈先锋已经回来了,手里用草绳子帮着很多鱼,看到这一幕,两人不由得吞了吞口水,没办法,这年代,有肉吃就已经是很富有的了!

  时间转眼即逝。

  “你为什么跟着我们?这样很烦!你每天用也稀奇古怪的东西扎我,你到底想干嘛,我说我不是你说的妖魔,你是不是有病呀!”陈先锋已经忍了一个月了,再好的脾气也受不了!

  这一个月他们遇到了几大波敌军,但是陈先锋刀枪不入,上去就是干,不过他说很疼,有时候还会有伤口,虽然伤口不流血,很快就愈合了,但是他也不想痛!

  但是这一幕幕更让王璐觉得他是妖魔,而且这个王璐有时候很自私,吃好吃的还自己藏着吃,陈先锋心想,这至于吗?

  白珂说她从小没吃饱饭,因为小时候她爸爸重男轻女不要她,就寄养给别人做童养媳,后来她说她弟弟死了,她爸爸身体也不行了,就把她接回来,继承了道门的传承,按道理是传男不传女的。

  所以白珂觉得她可怜,所以也没计较她自私,可是陈先锋受不了。

  “四川?那就是蜀山了,听说这里又长生不老的仙药,听说白娘子当初为了救许仙,就是来四川求的,那是我们祖上典籍提到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王璐有点不正经的说的,眼神偶尔看着陈先锋,眼神中似乎多了些东西。

  四川是最安全的地区,是中国最后的后援地,前线的很多物质都是在这边运输过去的,所以陈先锋觉得让白珂在四川也是好的,之后他也打算找找自己的家!

  当白珂得知家人的噩耗,整个人都苍白就一般,她在这个世上的亲人只有她姑妈一人了,陈先锋在徐家村住了一个月,同时安慰白珂,而一起的王璐也一样,不过这一个月,这个王璐把自己打扮的很漂亮,每天在陈先锋面前晃来晃去。

  结果徐家村的人都想来提亲,让陈先锋一脸无语!

  看着水里的自己,王璐梳理着自己的长发,自语道:“我很丑吗?为什么那家伙一天到晚陪着白珂,真是可恶,这样的英雄,应该陪我这样的绝世美女才适合。”嘴角微微一笑,似乎有些不正常。

  白珂的确漂亮可爱,单纯,但是和王璐比起来,的确是不如!王璐在别人眼里就是一个仙女一样的美,而且陈先锋也不知道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

  挥着手,在说再见,白珂忍不住眼泪,哭着就跑了过来,一下投在陈先锋的怀里:“陈大哥,我舍不得你,你带我一起走吧,去哪里都好,只要能陪在你身边就行了,呜呜呜……”

  “傻孩子,这世道不平,你就在村子里待着吧,我还要去上阵杀敌了!有机会我会回来看你的!”说到这里,陈先锋感觉到了自己的心里似乎失去了什么,有些怪异的难受,似乎有点后悔说那句话。

  而王璐看着他们抱在一起,眼神有些不悦,但也没多表现,分别过后,陈先锋脑子里全是这几个月来的回忆,他不知道是为什么,心情也好不起来,感觉少了很重要的东西一样,他突然感觉自己好难过!

  王璐跟在他身后,似乎我很伤心的样子,没人知道这两个人此刻在想什么!

  半月后!

  喜气洋洋的红妆盛宴,看着一对新人拜天地,陈先锋才知道原来一个人,一辈子是需要找一个人陪伴过一生的,这叫幸福!叫婚姻!叫成亲!

  可是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明悟的他才知道原来白珂对他那么重要,她的每一个表情都是那么的难以忘记,这半个月来,他每天都在想着白珂,原来思念有时是那么的痛苦!

  王璐这半个月都没有在跟着陈先锋,陈先锋也没有太多的去在意。

  一家小镇的医馆中,王璐掀开门帘,脸上尽是苍白之色,眼神有些空洞无神,走路也有些摇晃,大夫走出门口,看着王璐离去的背影,深深的叹息一声,摇了摇头,转身回了屋子里。

  王璐就这样一直漫无目的的行走着,阴暗的天空中开始下起了细雨,王璐宛如失魂,长发贴着脸颊,水滴沿着脸庞缓缓滑落。

  “从小到大,从绝望到希望,结果了?这是命吗?这是报应吗?”王璐开始笑起来,笑得有些疯狂,看着她手里自己锻造的斩妖剑:“我王璐虽然为女流之辈,可是我不信天,不信命!”王璐站在山崖上大喊起来,笑得那么疯狂!

  而陈先锋,原本打算寻找自己的家,但是他知道他好像喜欢上了白珂,也明白了以往白珂的想法,他自嘲自己很傻,情商低。

  刚刚走到徐家村,看到到处是血迹,感到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匆忙的赶往白珂那里,空无一人的村子,陈先锋不断的找人,刚好遇到一个隔壁村老伯。

  原来就在昨天,山匪下山抢劫屠村,那场面真的血腥,不过说来也奇怪,以前从来没有这种事发生的,山匪一般下山不杀人,最多就是打伤,而且山匪一般也不来这边,算起来徐家村全是很远的地方了,也不知道山匪哪根筋搭错了,跑这么远来抢东西!

  陈先锋得知白珂可能被山匪带走了,立马就问了山匪的寨子,连夜赶去。

  陈先锋走后不久,王璐从旁边草丛里走出来,看着陈先锋走远,不由得笑了起来,笑容有些癫狂,有些阴狠。

  当陈先锋来到龙虎山寨,他看着长长的阶梯,表情冷漠,他动作很轻,很慢,一步一步,他的脚步随着目的地越来越近,他的脚步也变得越来越重。

  天空慢慢的开始聚集乌云,雷声轰鸣,狂风大作,雷声震耳欲聋,响的让人心脏都快受不了,周围的山林开始东倒西歪,狂风大作,松土的树木居然连根吹起,这景象宛如有洪水来袭,可是这里却又没有河水,只是一条微不足道的小溪。

  半日以后!

  血混合着雨水流淌,场面的血腥宛如炼狱,陈先锋此刻已经变了,不仅仅是心,人也变了,原本消失的鳞片在脸颊上隐隐浮现,更是比之前还要严重,头发也长了许多,表情变得冷漠冷血,而且他整个人身上都是血迹斑斑!

  头发有一部分是红色的,他此刻就像来自地狱的使者,无情的收取这这些人的灵魂,被救的山民,一直流传着这样一个人。

  上天觉得山匪太过残忍,降下惩罚,派来十八层地狱的使者,使者无情冷漠,不论对方求饶,挥手间夺魂摄魄,将山匪赶尽杀绝,我们不敢搭腔,唯恐被带去地狱。

  当然版本不同,也有一个版本是这样的,话说龙虎山的寨主好色之极,有天不巧碰到仙女下凡救苦救难(因为白珂是医疗班的,所以平时都有治病救人)看上了仙女,更是强行带走了仙女,玉皇大帝大怒,刚好阎王在场,就答应去安排了此事,才有了地狱勾魂的传说,而且据说有人亲眼看见地狱使者抱着仙女离去。

  (以上只是传说,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所有人都死的死,走的走,只剩下所谓的地狱使者,他抱着白珂,也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在脸上滑落。

  “啊”

  陈先锋突然跪下去,抬头对天大叫,声音异常恐怖,百里开外也能清晰的听见他的声音!

  陈先锋大声问道那个大夫:“为什么?为什么?……”一直不断的问着为什么:“为什么会成这样子。”

  活死人是什么意思?就这样一直沉睡,每天灌汤进食,而且只有一年的生机。〔以前的植物人是没办法活下来的,没有现代所谓的吊针,更没有所谓的内力〕

  “这个我也不知道,从症状上来看,的确是有生命迹象,但是很微弱,而且我用针灸探测了她的神经,没有反应,的确是活死人的症状,而且除了她自己醒来,没有别的办法。”

  “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吗?”陈先锋问道。可是换来的是大夫的摇头,他不信,肯定有办法,这世上肯定有很多神奇的地方,比如自己的存在本来就是个不可能!

  夜色将近,王璐来了,看着躺着的床上一动不动的白珂,只是叹息的摇了摇头,“希望你会安息,下辈子不要再遇到我了。”

  “你是修仙学道的,你有办法救她吗?”对于突然出现的王璐,陈先锋已经失去了对她这段时间去处的问题,只是想,她会有办法吗?

  “我也是听说了珂儿的事,赶过来看看,你真的想救她?我的确有一个办法,不过这办法很危险!”王璐静静的说道。

  “你说的是仙药?蜀山仙药?长生不老?你觉得靠谱吗?如果要是有,那自古以来的那些帝王,为何没有一人可以长生不老?许仙?他吃了仙药?他人了?”陈先锋一点也没有兴趣,因为他觉得那是虚无缥缈的东西,根本没有实际的事实。

  “我知道在哪里,但是人是无法摘取仙药的,而你,你觉得你算的上人吗?”王璐冷笑道。

  “你确定?”

  “确定,仙药的入口就在一个锁龙洞,深不可测,里面腥味很重,常人无法忍受,而且下去的人全部没有回来过,我祖上有用千魂探路,结果只有一只魂魄回来了,听说那里有巨怪守护,吃魂魄,吞活人,异常凶猛。”王璐随意道出仙药的事。

  “那你有什么好处,我想你告诉我这些,不可能是出自本心吧,你在这事中能得到什么好处?”他已经不是黄土山上的傻小子了。

  “很简单,我想得到的是我祖上在里面遗失的补天术,如果还有多余的仙药,我也想要一株,就这么多!”王璐毫不掩饰道出自己的目的。

  “好,成交!”

  因为路途比较遥远,陈先锋背着昏迷的白珂直接来到了凉山,锁龙洞就在深山的一个露天大坑下面,那是是当地村名的死亡禁区,那是不详的征兆。

  将白珂托付给了当地的村民,当然是花了不少钱,不过他不缺钱。

  两人来到锁龙洞外,迎面而来的是一阵一阵恶心的味道,那是一种鱼腥味,陈先锋皱了皱眉:“好熟悉的味道。”

  “你要下去?”看着王璐背着巨大的行囊,陈先锋疑惑的问道,下去的人可没有活着上来的呀。

  “我怎么可能下去,我还不想死了,我在这里帮你祈福,等你回来。”王璐连忙挥手道。

  “如果我回不来,记得帮我照顾她。”说完,陈先锋就顺着洞的边缘,慢慢的往下爬,

  他徒手一抓能深入石壁,所以不担心回掉下去,但是他心里也感受到了危险,可是为了白珂的一线生机,他没有理由不去。

  王璐看着陈先锋慢慢的消失在自己的视野,嘴角也是慢慢的浮现出一丝微笑。马上打开自己的行囊,里面稀奇古怪的东西的一大推。

  王璐走到远处草丛,从里面拖着一个日本人出来,这日本人别绑的像一个大闸蟹一样,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接着,王璐开始挖坑,挖了一个七八公分深的坑,长有三米的样子,宽也不过十多分左右的坑,挖好以后,用圆木努力的击打泥土,让泥土变得紧,变得像水泥坑一样,看上像是装水的小坑。

  弄完这一切,王璐当着日本人的年脱下自己的衣服,一件不剩,换上行囊里面的黑色衣服,这衣服说来也比较怪异,纯白色的,上面有些奇怪的纹路和符文,感觉有种道衣的韵味。

  那日本人看的目瞪口呆,鼻血直流,王璐本来是绝世美人,脱掉外衣,更加是…(打住)

  衣服换好了以后,她取出她匣子里面的那把剑,抓过日本人,“看的舒服吧,那就去死吧。”一剑割破了日本人的喉咙,鲜血慢慢的流入那个坑,很快就蓄满了坑,剑放进去浸泡,刚刚可以淹没!

  随后,王璐开始手上结印,嘴里念叨着稀奇古怪的道语,慢慢的,她脸色也变得有些苍白,不一会,坑里的血液全部被吸收了,日本人也活活的流血而死。

  拿起坑里的剑,这剑变了,似乎变得有了灵性,有了一种阴冷的邪意,入手后也能感到一种阴凉感。

  “我亲爱的俊,和我一起一生不离不弃吧!”王璐抚摸这剑,温柔的说道,可是剑却在不停的颤抖着,嗡鸣着,似乎在反抗。

  刚刚说完,王璐噗一声吐出一口鲜血,王璐冷冷的笑道:“你们别不识好歹,这都是你们欠我的,你们就挣扎吧,反正你们怨气越大,我力量就越强,切!”

  信

  龙山县的那一天:

  当你们看到这一份书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不在了,我不想带着这个秘密一起陪我埋葬,我现在说的无论你们信不信,你们都死无对证了。

  那天我记得天气很清凉,太君也比较开心,可能是他妻子为他剩下了个孩子吧。

  那天和平时一样,寻找些漂亮姑娘给太君睡,睡了给部下睡,叫慰安妇吧,我那时觉得自己也不是个人,我也睡了她们。

  随后有部下报告说抓到一个可能跟土八路有关的人,太君很高兴,所以又砍了几个村民的脑袋,说真的,战争就是这样残酷,血腥。

  那个人是我的噩梦,我清楚的记得他的样子,他的笑容,魔鬼的笑容。

  刚开始,他一直在笑,太君不乐意了,就各种酷刑,而他一直在笑,似乎感觉不到痛苦。

  我也是第一次见到熬住了这么多酷刑的一个‘人’我感到不可思议,而且他居然还在笑。

  太君带他到水里,想用水淹,而一切就是从此刻开始。

  我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遇水化龙!

  当他在水里一动不动的时候,我以为他死了,可是天空,突然打雷闪电,狂风暴雨。

  那雷声,那场景,对于我这样亏心事做的多的人,我完全是吓到了。

  而让我恐惧的是,他居然慢慢的站起来,对你的我笑,而且他的满脸鳞片,额头还有两个小犄角。

  然后,屠杀开始,日本人杀人都是用刀,或者刑具,他速度很快,他用手,五个手指在太君头上一合,就想西瓜一样碎掉了。

  一个人,两只手,手法简单粗暴血腥!我受不了那个场面,我感觉脑子里充满了血。

  我疯了,过了很久才好过来,但是经过那一次,我深深的相信了一点,中国是无敌的民族国家。

  他不是人,我觉得他是神,他是龙,不管你们信不信,我信了。

  后来很多人问我那天发生了什么,我一直不敢说,我怕给他带来麻烦,也怕他的报复。

  他的样子每天都在我的脑海里,所以我把他的样子画了下来。

  书信经过村名口述,只是大概记得,不过原书信据说,写的很有紧张,惊恐,描述的栩栩如生。

  还有一副画像,全身的那种,画的非常恐怖,头上有角,手上有鳞片,脸上也有鳞片,有血,长发,衣服有些破烂……但是嘴角却有一丝温和的笑,感觉上有点妖异,画像不是黑白的墨,而是有各种颜色的画,村民按照这画像做成了一个雕像,作为报恩纪念。

  在文化**时期,因为被说成封建迷信,画像被烧,雕像被毁,事件变得模糊不清,成了一个口口相传的传说……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