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永生棺 > 第二卷 斗神篇
第三十五章 因生望,果生悲
作者:白霜  |  字数:2091  |  更新时间:2018-12-14 13:14:20 全文阅读

在慕家的中心位置,风紫琳陷入了深深的昏迷,她的记忆渐渐的苏醒过来,可能是因为鬼气的关系,也可能是孟婆汤没有喝完的关系,她前世的记忆全部都开始慢慢的浮现。

  除了赵若曦,自己有了一个很好的哥哥,他不像蒙毅哥哥和蒙恬哥哥,他们都很忙,几乎几年都看不到一回,尽管他们都很疼爱自己,但是却不像这个哥哥,他经常带自己出去玩,带好玩的东西给自己。

  尽管自己的身体很是羸弱,禁不起颠簸,去不了太远的地方,也取不了寒冷的地方,但是这个哥哥,一直都给自己惊喜。

  那年,在一个简陋的小店中,他说:那我做你哥哥吧,你生为我而来,死亦为我而生。从那时候,自己的人生变的和别人一样,甚至是超过了别人。

  那一年过后,回到了蒙家,自己再一次关在家中,门卫们看的更紧了,根本没有办法出门,直到那年的冬天,天下大雪,一个男子前来拜访。

  说是来拜访自己的,那时心里很是失落,拒绝了他,然而他留下了很多好吃的,和好玩的东西,第二天,他又来了,我看见他的时候,很是惊讶。

  那时候的他我差点没有认出来,因为和之前邋遢的模样简直就是判若两人,他一声白净的衣物,挽起了头上的发髻,腰间还带着一块紫玉,看上去有一种君子的感觉,还有一种饱读诗书的文才之意。

  那一次开始,她就知道了,自己这是一见钟情了,自己喜欢上了对方,但是却从来没有说过,而他也经常说把自己当成妹妹。

  一开始,他带来了很对奇珍异果,自己服用以后,身体都会变得好很多,但是却维持不了太久,那时候,他的眉间总是有一丝很难察觉的忧愁和担心。

  那时候,我第一次在天上飞,第一次在雪地里打雪仗,第一次俯视脚下的秦朝,第一次看见了四海山川。

  只是一把简单的剑,他御剑带我,飞过了很多地方,看见了很多自己从来没看见过的动物,他还能御兽,自己第一次骑着老虎的时候,差点都吓哭了。

  那几年的时光很是安逸,也很快乐,当然这都是自己的秘密,后来战乱开始,皇帝为了长生,修建了一条大船,那时候,这个哥哥就失去了联系。

  自己等了好久,他都没有来,自己的身体因为没有他带来的果子,变得更加羸弱了,经常咳血,我知道自己的生命可能要走到尽头了,于是,我在临时之前,把自己想说的话,全部写下来,并且放入了自己的陪葬衣物中。

  那时候,正是花季的自己,准备着自己的丧事,真是非常的可笑,最后一刻的时候,我想起了他说的话:“你生来只有一魂,哪来新生?”那时,我在想,我有轮回吗?我还有新生吗?可是当我流着泪闭上眼的时候,心里一直在默念着:“你生为我而来,死亦为我而生”

  当我来到地府的时候,姐姐说,我的执念太重了,所以一魂也进入了地府,但是却投不了胎,那时候姐姐还惩罚了吞掉我魂魄的鬼差,但是都没有用了,我要在地府中吸收幽冥之气,争取有轮回的机会,在多年后,再次遇见他,这次一定要告诉他,自己的心意。

  我在地府中一直在想,轮回中能不能找到他?遇不到怎么办?要是不记得怎么办?姐姐说时间会让我的心意淡下去的,但是她错了,这份心意,一直在那句话中:你生为我而来,死亦为我而生。

  后来知道了姐姐和哥哥的关系,我也准备进入轮回,再次转世,而姐姐已经先行一步去了人间,自己不想成为他们之间的第三者,于是我端起了孟婆汤,可是喝掉一口以后,我哭了,我还是不愿意忘记这份心意。

  我怕忘记以后,自己可能真的就没有新生了,于是我打破了孟婆给我的碗,投入了阳间,我有了新的名字,我叫风紫琳。

  我什么都不记得,只是经常做一个奇怪的梦,梦见自己在天上飞,梦见自己骑着老虎,后来,看见了一封信,那是我千年前死去的时候写下的,我那时候哭了,但是我自己都不知道哭什么,现在想来,才知道哭的是什么,这份感情,本无有,何须望?由生果,果生悲。

  “哥哥,姐姐,对不起。”风紫琳看着夏封和姬如燕,似乎所有的情感,都在眼泪中诠释着,而夏封铁青着脸看着阴九成,还有他手上的枪。

  而另外一边,武当茅山的人全部都在一边休息,他们身上全是伤口,但是索性没有丢掉性命。

  在风紫琳醒来以后,她就跑出来,但是却被阴九成抓住了,手枪对着她的头,她不敢乱动,她知道自己的身后,还有上万的阴魂恶鬼。

  “结界已经布置好了,所有人都撤离了,方圆十里都没有人了,也不会有人进来,也不会有人可以出去,尤其是阴魂恶鬼。”潘蕾化身白无常,对着姬如燕说道。

  “圣女大人,你还是舍不得生死簿,还有令牌吗?难道那些东西,比你这个妹妹的生命还重要吗?”阴九成笑的很邪,手上的枪抵着风紫琳:“她只有一魂,就算加强了幽冥之气,但是一魂就是一魂,死了,可能就真的消失了,你可要想清楚呀。”

  “你要是感动她一根汗毛,就算是你有十万阴魂恶鬼,我也要让你们全部陪葬!”夏封很淡然,声音很低沉。

  但是阴九成一点也没把他放在眼里,邪道道:“口气倒是不小,你以为你是谁呀?你是地藏王?你是阎王?真是可笑。”阴九成的确没看出夏封有什么特殊之处,所以也就如此说道。

  而在结界的外面,‘清’似乎看得见发生的一切,尤其是在夏封露出那种表情的时候,她笑了起来,对着身边的黑衣男子说道:“这就有意思了,我们的计划需要改动一下,就十全十美了。”

  “你这么有自信?”男子笑了笑,继续道:“你之前都没有这么自信的说过十全十美。”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清’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