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永生棺 > 第一卷 皇陵篇
第五十三章 千年的话
作者:白霜  |  字数:2669  |  更新时间:2018-11-23 14:47:05 全文阅读

夏封两人坐车来到博物馆,看见人山人海的一片,夏封就感觉到头大,这么多人,怎么去偷?无奈之下,夏封还是乖乖的买了两张门票,慢慢的排着队准备去观赏一番的。

  不过走进去以后,夏封完全失去了兴趣,对于他来说这里面的东西无非就是一些破铜烂铁,因为很多东西他都用过,见过,如果这些都是文物,那夏封埋葬的文物可就多了。

  传国玉玺他都知道在哪,还有比传国玉玺还稀有的九鼎,夏封也知道在哪里,还有十二金人夏封同样知道在哪里,可是夏封不愿意去寻找,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意义。

  因为传国玉玺牵扯到一个没人可以找得到的墓穴,传国玉玺就在那个墓穴中沉睡,就算是夏封想去寻找,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寻找到的,当然只要有时间,夏封也是可以办到的。

  至于九鼎,那个就更难找了,进过千年的变化,地质变动那么大,九鼎虽然是自己亲自埋下去的,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鬼知道移动到哪里去了。

  夏封摇了摇头,不满的说道:“这些也叫文物,我真是无话可说,要是我开一家博物馆,起码都是帝王级别的东西来撑场面。”

  “那么厉害,对了之前我一直到想问你个事?”小天拉着夏封说道:“我想问问貂蝉到底是死还是?”

  “没死吧,也算死了,我想救活她的,可是她自己不愿意,所以吕布才找到了‘清’,我也不知道结果怎么样,应该是封住魂魄吧!”夏封说道。

  “这样子呀,可是为什么她不愿意活着?”小天好奇的问道。

  “因为貂蝉在吕布心里,应该算是红颜祸水吧,虽然吕布能原谅她,可是她并不能原谅自己,虽然生活了那么多年,可是这一直是貂蝉的心结,她自己不愿去面对,所以她把永生的机会给了她最爱的人,而且吕布和她,只是世人那么传颂的那么恩爱,其实吕布当时并不是那么的关心她,她自己也知道自己不值得被爱,所以选择离去,等吕布知道什么是失去以后才知道珍惜,已经太迟了,然后就成了吕布心里最疼的伤,他一直想复活貂蝉,所以才选择站在我的对面。”夏封叹息的说道,这一件事,如果不是小天问起,他都不会说出来。

  当时奄奄一息的貂蝉,眼中尽是悲哀,而她救活吕布的时候,眼中是一种解放,她觉得自己弥补了当时的罪,因为她,吕布才选择上了一条三姓家奴的不归路。

  “这事你就没有告诉吕布吗?”

  “告诉他干嘛?最起码现在他还有活着的目标,如果失去了这个目标,他会选择死亡,我不能辜负了貂蝉的心意。”

  “你看,是不是那一封绢帛?好旧哟!”小天突然指着一个密封箱里面,一张残旧的绢帛,但是还没有打开,看上去的确是保存的很完整。

  就在这时,密密麻麻的一群人开始走进来,小天一阵无语,小声的问道:“怎么突然这么多人,这下子怎么偷?”

  夏封也是小声的说道:“再等等看,不信他们不走。”

  “大家好,接下来就是让我们见识下千年前,一封保存完整的绢帛,上面到底写的什么,让我们大家一起来期待!”一个主持人,站在绢帛的面前,拿着话题开始介绍着。而剩下的人都是电视台的直播主持人。

  “大家好,现在我们在陕西历史博物馆的大堂,接下来让我们大家一起期待一下,这一封来自千年前的绢帛,到底表达了些什么,现在我们正在等待专家们的到来,谢谢电视台面前的你收看本栏目,我们一会再见。”

  一个个栏目频道介绍着绢帛的来历,以及一些传说,夏封两人只好在一边看着,过了好一会的时间,四个白色衣袍的专家就来了。

  手上拿着专业的工具,开始了他们的工作,看的夏封一阵阵心疼,他们拿着小小的镊子,慢慢的将绢帛放在特制的书中,,然后小心翼翼的展开,一点一点......

  每一个小动作都牵动着夏封的心,等了好些时间,绢帛才慢慢的展开来,在水中展现着上面清晰的秦铭。

  “他们在等什么?”小天看着所有的好像都在等待着什么,于是不解的问道夏封,不过夏封也是猜测道:“应该是不认识上面的铭文,在等人吧。”

  不一会,一个老者在搀扶下慢慢的走进来,众人都是惊喜,有声音说道:“京都来的老学者,听说是京都很势力的一个人物了,而且常年研究古文字,着个秦铭应该不在话下。”

  老者一身唐装,满头白发,不过脸上却是红光满面,这是祥瑞之兆,看上去应该有七十岁的样子,而且一举一动中,还有一种大气,应该是一位上位者,也可以说是一位家族的核心人物。

  老者观察了许久,随后拿出文房四宝,开始将自己看到的秦铭,翻译到了纸上,交给了主持的人。

  “接下来,有我来念给大家听一下,大师为我们翻译出来的全文大意。”主此人拿着纸张,看上去有些激动,清了清嗓子开始念叨:“想念你已经有三年之久了,为什么还不见归来,我感觉的生命已经剩下不多了,想在离别之前,再和哥哥畅聊天地,探探民族大义,讨论生命的尽头,可是却一直不见你,想感谢这些年来为我续命,让我看见了很多新鲜的未来,我能活到现在,已经很满足了,只是一直没有跟你说谢谢,我想在我临死之前谢谢你,但是我怕没有机会了。

  义兄,这么多年了,在最难过伤心的时候,都有你的安慰,我很是满足,但是有件事,我一直不敢告诉你,因为我身染重疾,所以不能告诉你,但是我现在感觉命不久矣,我想我再不说,可能就没办法表达自己的心意了。

  我也知道我这残破之躯体,没办法配得上你,哪怕我再过美貌,也没办法弥补病疼之体,与你长相厮守,可我不想死去都还在遗憾,我只想告诉你,从见到你的那一刻开始,义兄不在是义兄了,我想成为你的伴侣,伴你左右,可是没办法实现了,尽管你已经有了心上人,可是我还是想成为你心上人之一,义兄你总是安慰我,说这个世上还有来世,如果真有来世。大师说,后面的那句话翻译不出来,估计是是再见。”

  而在远处的夏封似乎有点不开心,在他的脑海里,那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响起:思君三秋,终不闻归期,吾觉命不矣,念别期之际,同兄论天地,寻民义,谈命之归点,叹,终不闻君,念为汝续命之恩,汝闻陌之万物,存命至今,足矣。悔,常相未能言恩,思汝逝去期前,亲为言恩,叹,唯恐无期。

  兄,年许,汝之苦,长相依,独有君之言安抚,甚至足,叹,唯有一事,汝常不敢言与君知,病重无解所不能言,今觉,命不足矣,汝再不言知,恐心遗憾。

  汝知妾身残破,否随你身,焉知貌美,始不及病痛与君长相守,可汝不甘亡续遗愿,独想与君言,期初相识,便不认兄,念成君之侣,伴君左右,叹念想而已。汝知君,心中有淑女,只求其为之一。兄抚:世有来生,若真有来世,约见!

  缓缓地闭上眼,夏封眼角始终没能忍住眼泪的落下,轻声的说道:“走吧!”小天不敢多言,跟着夏封身后离开。

  走到门口,刚好碰见那个老者,夏封摇了摇头:“约见,在秦铭中少有出现,不过意思不是再见,越是约定再见,在秦王九篇中有详细的说明,当然那秦王九篇,已经不再了!”夏封说完,便各自走了,老子眯着眼看着离去的夏封,点了点头,心里不服想道:难道真的有人比我还知识渊博?我不信!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