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永生棺 > 第一卷 皇陵篇
第二十五章 吕布篇(一)
作者:白霜  |  字数:2349  |  更新时间:2018-11-23 14:24:47 全文阅读

古人云:人中吕布,马中赤兔。可见众人对吕布的评价是有多高,但是吕布的一生在历史上是比较惨淡,他性格反复无常,狼子野心,多次投靠敌将,最终反叛。

  三国本来就是最残酷的一段历史,势力何止是三分天下,所谓的三分天下不过是大势力的地盘。

  而吕布出生本来就不凡,民间传说最为居多,黄氏怀有身孕十二月,都未出生,而出生之时西北之上彩虹映现,光彩夺目,随之五原山崩地裂,地动山摇,出生更是神奇,脐带自断,双目有神,双拳紧握,因为出生在布上,所以又名吕布。

  吕布从小就随母亲习文作画,聪慧好学,一点就通,过目不忘,可是性格却生性好斗,力大过人,可是说是天生神力,自己的体重也超出常人,所以同龄人都不敢与他玩耍,不过吕布对女孩子就判若两人,无比的温柔体贴。

  吕布不喜欢和同龄小孩玩耍,还和大人在一起,最为爱马,五岁就开始随着牧马人外出放马,九岁就经常骑马用木棍追击野物,有时空手回家的时候,就喜欢把自己的坐骑举起来玩耍,力大无穷。

  因为事迹出众,年少就已经在五原山很有名气,随后就有了他的传奇人生,开始成为一代英杰,但是他的人生最后死于曹操之手,享年四十出头。

  但是历史总是书写的,对于吕布的人生,其实夏封并不感兴趣,但是夏封知道吕布的确是一个强力的人物,就是吕布自持甚高,几乎不把别人看在眼里。

  夏封在三国时期,并不属于哪一方的势力,他喜欢在乱世之中游走,那时候的夏封还没有现在这么弱。

  乱世之中夏封一直在找两个人,一个是爱人,一个是仇人,可是三国时期的年代,夏封并没有找到爱人,也没找到仇人。

  在吕布二十五岁的时候,夏封因为无聊,有和吕布打过一架,夏封靠着强大的力量和肉身居然敌不过吕布,最后夏封用了术才赢了,吕布当日求教,但是夏封觉得没有意思,而且也不喜欢吕布的为人。

  第二次见面,吕布已经三十七岁,但是夏封相貌依旧,吕布感叹,不过夏封只是告诉他,自己是夏封之子,吕布虽有疑问,但是却无法解释,再次挑战,但是还是败了。

  而那次,夏封结识了貂蝉,相谈甚欢,而且貂蝉发现了夏封长生的秘密,但是却没有贪图,于是就在吕布那里呆了很久,那时候夏封感觉找到知己,于是留下长生之物,交于貂蝉,告诉貂蝉使用方法,貂蝉为人诚信,从未告诉过第二个人。

  吕布有意招纳夏封,但是无奈夏封无欲无求,而貂蝉和夏封只能算是好友,夏封知道吕布性格,也有多次直接说明,也没有什么暧昧之举,吕布对夏封也是非常尊敬。

  建安元年196后,吕布和袁术联合,吕布请求夏封保护吕布爱女吕玲绮,貂蝉也是有意相求,夏封长局此地,也是点头答应,但是夏封不远太过张扬,只是穿上马夫衣装,载着吕玲绮。

  随后,吕布反悔,杀掉袁术之子,找来追兵,夏封暗骂吕布性格反复无常,有勇无谋,但是碍于乱世,夏封不想太多出众,于是驾车带上吕玲绮逃亡,袁术之子死亡,心里心痛,怒火中烧,于是派下精兵追杀吕玲绮,要一命换一命。

  路途颠簸,刚好又遇到身体不适,力量虚弱,遇到袁术追兵,夏封毫无还手之力,在逃亡的路上,不幸别追兵追上,坠入悬崖,但是袁术的士兵并不因为这样而放弃,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月色朦胧,烟雾飘渺,潮湿的沙滩上,虾蟹不断的慢慢游走,爬过夏封的脸颊,夏封感到了不舒服的感觉,慢慢的睁开眼睛,看着浪花不断的来来回回。

  “这是哪?”夏封慢慢的爬起来,看着不远处的吕玲绮,他连忙跑过去。

  对于自己,夏封就算是泡在水里,也不会有任何生命危险,但是这个女子就不行,生命太弱了。

  夏封,不断的挤压吕玲绮的肚子里面的积水,吕玲绮突然吐出气管的水,随即就晕了过去。

  看着吕玲绮发紫的嘴唇,夏封不由得感到了一种无力的危机,因为此刻的他几乎就是个废人,力量全部消失,和平常人无疑。

  天气寒冬,夏封也感觉到了冰冷的感觉,穿过了肌肤,他很无奈的抱着吕玲绮。

  抱起来的瞬间,那一刹那,寒冷的风,吹开了她凌乱湿润,那一张惊艳的面孔,顿时让夏封的心跳,发生了不一样的频率。

  吕玲绮的非貂蝉所生,但是其容貌却比貂蝉要美,但是从小在闺中,不喜外出,所以少有人知,不过袁术之子,却有一次目睹芳容,惊为仙人。

  之后,袁术联合吕布,自然就有了这一场婚姻,但是两人皆为牺牲品。

  夏封抱着吕玲绮,来到山洞,生火取暖,不过寿昌的冬天非常寒冷,夏封褪去身上的铠甲衣服,只剩下一些遮挡之物。

  湿衣服再这样寒冷的空气下,完全可以结冰,就连此刻的他,都感觉到了寒意。

  看着吕玲绮的身上后后的衣服,表面衣服显得有也结冰,夏封想了想,想不了太多,再这样下去吕玲绮肯定会冻死的。

  夏封是个正常的男人,还好平时心境还算可以,关键时候还是能把持的住自己的心智。

  时间流逝,宛如流沙,天渐明亮。

  夏封赤身抱着赤身的酮体,怀中尽是体香,不过夏封并没有做出任何事,就像抱着小孩一样。

  吕玲绮是个聪明的人,早上起来的她,很安静的穿上自己烤干的衣物,整理好自己的衣装,冷冷的说道:“此事若有人知,汝定共葬黄泉。”

  “我只是想救你,并没有多做什么。”夏封也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淡然的说道。

  “怎返都城。”吕玲绮淡然道。

  “我只保你安全,对于位置,我实在不知。”夏封也不知道怎么回去呀,要是力量还在,肯定是飞回去了。

  同时,袁术派下纪灵,暗中追杀吕玲绮,而这时候的吕玲绮已经在前往平昌的路上,暂时前往母亲这边的舅舅家以求自保。

  而在途中,吕玲绮遇见几次追兵,都是靠着自己击退,还受来了不小的轻伤,而那个马夫几乎毫无用处,只会躲来躲去的,这让吕玲绮对夏封并没有太多的好感。

  其实,夏封也不想,他现在力量消失的真不是时候,虽然单靠武力他也很强,但是如果身体受伤,力量恢复的就会很慢,甚至可能会好几年都没法恢复,所以他要保护好自己才行,吕玲绮没有太大的危险,他肯定不会出手的。

  两人平安来到平昌,刚入平安,吕玲绮想放逐夏封,但是想想此人与自己同睡,这件事不能说出去,便带着夏封在身边,但是却起了杀心,因为贞洁这种事,吕玲绮不得不考虑!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