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永生棺 > 第一卷 皇陵篇
第十一章 武神吕布
作者:白霜  |  字数:2751  |  更新时间:2018-11-23 14:14:16 全文阅读

对于桃花源记的传说无人不知道,可是世上真的有这样的世外桃源吗?没有人敢否定,可是也没有人能证实。

  要去蜀山,和去世外桃源是同一条路,这是张栎告诉白九灵的,当他们两人走在迷雾中的时候,那九宫八卦般的路线,让白九灵很不耐烦,感觉走了很多遍,豆子啊一个地方绕,可是自己做下记号,又回到相似的地方的时候,记号又不见了。

  她不知道是真的在绕圈,还是另有蹊跷,可是看着夏封一脸自信的走在前面,她也只能默默的低着头走着。

  “咦,这是什么?黏糊糊的?”白九灵捡起一片颜色有些怪异的树叶,戳了戳上面的液体,递给夏封看。

  夏封拿起来闻了闻:“似乎是血,不过似乎有点久,应该有人闯入这里了!”夏封皱起眉头,似乎感到了什么不好的预感。

  “是吕布!”夏封突然惊讶的说道,手轻轻的抚摸着树上留下的痕迹,那似乎是兵器造成的。

  “吕布是谁?”白九灵好奇的问道。

  “武神奉先,想不到他竟然出现了!”

  “武神?”白九灵一愣:“那我师父会不会有危险?”

  “我不敢保证,吕布的功法接近传说中的先天,异常恐怖,而且这么多年了,正常情况下,我是不是他对手还不一定了!”

  “可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不记得我师傅里面的仇人有这样一个人?”白九灵再次问道。

  “为了一个人!”

  “谁?”

  “这跟你没关系!”夏封说完,继续往前走,可是白九灵更加好奇了:“可是这里一般人进不来,他不可能是和我师父大龙一架吧?可我师父不是在蜀山里面吗?”

  “他可能走错了地方,然后遇到一个狂人!”说道狂人这两个字,夏封的眼皮跳了跳,似乎对这个所谓的狂人也很无奈。

  “然后他们就打了一架,从痕迹来看,似乎两个打的旗鼓相当,也算是两败俱伤吧,我还打算找那个人帮帮忙了,看来是不行了!”

  “你说的那个狂人是谁?”白九灵感觉很多事自己都不知道,而且这些事好像和自己师父都息息相关的样子。

  “你隔壁邻居,住在桃园的主人!没事别去找他,那个人是个白痴来的,除了一个人能治他,连我都对他头疼!”夏封似乎很不愿意谈到这个人。

  夏封带着白九灵潜入深水,但是水底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道巨大的石门,夏封手按石门,丹田运气,一震之下,门缓缓地升起。

  这门是死门,没有人能打开,因为内力深厚到能触发机关的,除了设计者,没有人可以达到,而这个设计者就是夏封的师父,而夏封自然也继承了他师父的力量,或者说他从来都有这样的力量。

  蜀山还是一样的熟悉,一样的静,一样的舒适,白九灵深深地呼吸了一口,她很怀念这里的空气,这是她的家。

  而就在这时,巨大的声响在蜀山回荡,白九灵吓了一大跳,她在蜀山这么久,这里一直都是很安静的,为什么现在有这样巨大的声响出现,她也顾不了那么多,立马开始跑去找她师父。

  夏封看着四周的山壁,闭上眼睛感受着什么,过了许久,嘴里喃喃的说道:“想不到他们的动作真快,真的那么想得到它吗?

  在蜀山的外围,十多架直升飞机在天空中不断的飞行,地上也是密密麻麻的人在搜寻着什么,感觉有可疑的地方就放炸药。

  “看来是真的动真格的了,这里估计很快就会被发现吧,看来吕布还真是强!”

  “夏封哥哥,你快救救我师父!”白九灵突然跑来,哭哭啼啼的拉着夏封往镇魔池。

  一到镇魔池,只见张栎一头白发,面色苍白的倒在地上,而镇魔池上的阴阳鱼也有丝丝裂痕,张栎似乎为了镇压下面的东西,受到了很强大的反噬。

  “区区鬼怪,也敢在我面前放肆?”夏封微微一笑,咬破指尖,单手按在地上,嘴里念叨:“神血为媒,天地为引,荡魂驱魔印!”

  只见一道白光激射而散,周围的空气中顿时浮现出黑色的鬼影子,鬼影面部狰狞,异常恐怖,可是白光过后,尽是面带惊恐,浮现出痛苦之色,随即烟消云散。

  这手段让白九灵看的一愣愣的,这人好厉害,会飞,会打,还会驱鬼他到底是什么人呀?白九灵的心里越来越好奇了。

  夏封在镇魔池上滴了一滴血,顿时又是大片鬼影飞散:“真是不能小看你呀,御鬼之术简直快要登峰造极了!”

  “呵呵,是吗?我的仙师大人?”轻笑的女声,带着一种异样的感觉,回荡在夏封的脑海中:“和你比起来,我这点又怎么能登堂入室了?”

  “看来你苏醒的很快呀,不如再睡几天吧?”夏封说完,双手对着镇魔池一拍,阴阳鱼顿时碎掉,只见镇魔池上竟然漂浮着一具棺木,漆黑的棺木,夏封对着棺木冷笑道:“滚下去吧!”

  “你....可恶.....可恶......”伴随着棺木的下沉,脑海中的声音越来越小,可是在蜀山的外界,赵高的脑海中却出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我在这里,赶快救我,他现在功力大减,还有伤在身,正是我们卷土从来的大好机会,赶快呀!”到最后,这个声音还是消失了,但是赵高似乎感觉到了具体的方位,开始了地毯式的轰炸。

  搞定了那神秘的棺木,夏封扶起了张栎,帮他疗伤,而白九灵只能站在外面焦急的等着,脸上挂着两行晶莹的眼里,看上去有种楚楚可怜的心动。

  “怎么回事?他们怎么找到的?”夏封看着张栎醒来,一边给他疗伤一边问他。

  “哎,那东西一直召唤鬼物与我作对,刚开始我还占据上风,可是后来我就渐渐不敌,我知道她肯定有召唤那些人来,我就去了桃花源,请他帮忙看山门,我用最后一刻永生果作为条件,所以才导致我现在成了这样,后来武神就出现了,然后你应该知道的!”

  “哦,这样子,可我没有其他可以为你续命的东西了,我找他拿回那颗永生果吧!”

  ”算了吧,他最爱的儿子寿命将逝,她妻子也因为这个外出不回,他也是没办法,至于我,我有求于人罢了,而且我也只是想完成蜀山的任务,我这一代是最后一代了,你说过,这一代过后,蜀山就自由了!”张栎淡淡的说道。

  “所以你让白九灵去找我,不仅仅是为了让我保护她,间接性的告诉我,使命你已经完成了?”夏封无所谓的笑道。

  “我知道,你是仙师,但是蜀山祖祖辈辈都死了这么多了,为了镇压她,我们付出了够多了,当初欠你的恩情,还不够还?”

  “这不是还不还的问题,这是为了苍生!”

  “可是九灵是无辜的,所以我想用我的命换她的!”张栎有些激动起来。

  “我知道你对白九灵很好,我更加知道,白九灵才是最后一代,就算你强行修炼永生决,强活百年,但是你始终不是最后一代!”

  “你还是不想放过九灵?”张栎似乎有点生气的问道。

  “不放过?我又何必带她回来?不放过我又为何救你,我在强调一遍,不是我不放过,而是白九灵她最为最后一代蜀山传人,她和你们不一样,至于为什么不一样,我不能告诉你,但是我会保护你的安全。”

  “呵呵,说白了,还是要九灵接受那所谓的使命?”

  “不是,她的存在是解决所有问题的根本,蜀山所谓的使命,需要她来终结!”夏封认真的说着。

  “可她还是个孩子!”张栎的语气很冷很冷,但是夏封不在意:“所以我会保护她,不是因为你,而是上一次,我没有救下她!”

  “我想知道,九灵那孩子身上到底有什么?为什么一定是她?”

  “天机,你无需多问,会有结果的一天!”夏封说完,便起身离去,他们之间的话语,到底隐藏着什么,什么样的使命需要白九灵去终结?一切的一切,终会浮出水面的吧!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