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永生棺 > 第一卷 皇陵篇
第六章 坑风葬雪
作者:白霜  |  字数:6103  |  更新时间:2018-11-23 14:09:17 全文阅读

做事需要高调,而做人就需要低调,这是一种适应社会的手段。

  对于这点,对于一些有钱的人来说完全没必要,只因为我有钱,我任性,我想怎么样就怎样,钱是一种驱使别人的工具,在这底层阶级,钱几乎无所不能,有钱可以买一条命,我撞死了你,你是一个普通人,不过六十万,这点钱还不如一个公司一天的收入。

  越低贱的命就越不值钱,而作为上层人物,估计是一点轻微的擦伤,估计都比一般人的命贵几十倍!

  没有钱,又少了社会的流动发展,既爱即恨。

  人命,在夏封的眼里都是很脆弱,但是,确实很珍贵的,生老病死,这一生真的很短,所以他很爱惜那些珍爱自己生命的人!

  就在那一辆白色的大货车,出现在白九灵面前的那一刻,夏封才刚刚看见,而白九灵就算有一身不俗的修为,可是她是人不是神,那一刻,她愣住了,那白色的打怪物是那么的快,那么的近。

  作为一名交警,他指挥着一切的交通秩序,可是这一刻,他也没办法阻止,无数的目光都看着那个邋遢的而美丽的女孩。

  还有人在呼喊着快让开,可是时间不够短短一两秒。

  司机远远地就看见了是绿灯,所以速度开的特别快,他可不想等上一百秒,然而他实在想不到有人会在这时候冲出来,刹车已经踩死了,可是速度却依旧没有减少多少,他不敢看,闭着眼睛,死死的踩住刹车,心里狠狠的骂着,同时也祈祷着会没事。

  碰!

  碰撞的声音响起,无数人闭上了双眼,在他们的脑海里已经有一副血淋林的画面,那是一个女孩子横尸街头的画面,他们不敢看。

  所有人都意外的是,似乎没有鲜血一地的场景,只是不知道出现了一个人,一个同样穿着和女孩子很搭的装扮。

  而地上是两条长长的血痕,有人很清楚的看见了。

  那一瞬间,夏封跑的很快,快的不可思议,在场的所有人都认为,没有人会有这样的速度,那是一种神速,仅仅只是一眨眼,夏封就跑到了路中间,一把抱住了白九灵,同时一只手一掌顶住了白色大货车。

  强大的力量,将他震退,而脚却一直未动,但是他整个人漂移了十多米出去,原本黑黑的运动鞋,磨穿了鞋底,那两道血痕就是脚底磨破的血迹。

  无数人都吃惊了,顿时有很多人问起来,这是不是在拍戏,这根本就是在电影才看得到的角色嘛,对,这肯定是拍戏。

  “好厉害,这是那个武大明星?怎么没见过的样子!”就在有人纠结要不要过去要个签名的时候,人竟然消失了,一切就像是没发生过一般,唯有地上的两条血痕,清晰的告诉着他们,在这里,就刚刚,发生了一场无法挽救的车祸,而这无法挽救的车祸,竟然被人挽救了。

  现在的小车都是有摄像头的,很多车都记录下了这一幕,而这仅仅只是开始!

  “你。。你没事吧?”僻静的街道小巷中,白九灵轻声的问道,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刚刚差一点就死了,而救她的人,就是眼前这个让她讨厌的人。

  “等我休息一下,我的五脏.”夏封靠着墙,坐在地上,欲言又止道:“没事,一会就好了!”

  “你刚刚好有男子气概哦,要是你一直这样就好了!”白九灵小心翼翼的看了看笔者双眼的夏封。

  “我一直如此!”

  “先生,你这样?”作为一个前台,她对于面前的这两个人,实在有点担心,这完全是乞丐一般,自己可不能让他们进去。

  “我这有怎么?我喜欢不行呀!我现在要去买衣服,你是不是打算不让我上去?”夏封冷冷的笑道,对于这社会的规则,人心的变化,他最为清楚。

  “这关系到你的利益,你做出正确的保护,我不怪你!”叹了一口气,夏封双手背在身后,眼神略带犀利:“我告诉你,如果我上不去,那么,你可能明天就不用在这里上班了,我知道的,你很需要这样的一份工作!”

  白九灵愣了愣,心里很好奇为什么我们不能上去?而来来往往的那些人却可以出入自由?这让她很好奇,而且这些像仆人的人,为什么对每个客人都是充满着微笑,而对我们两个却不理睬?

  “不是吗?”夏封继续道。

  李琳哟都爱你不知道怎么办,自己的确需要这份工作,自己的学费还不够了,但是现在怎么办?他的目光不由得看向了自己的主管。

  而一种辛灾乐祸的讥笑,挂在那名男子的嘴角,他似乎不想管,为什么?因为那个李琳来这里的时候,原本是想申报二线主管,他想潜规则一下,可是那女的仗着自己漂亮,竟然不识好歹,还向公司投诉自己,早就想把她开除了。

  现在还在自己手下员工,这次是个机会呀!要是这样的乞丐上去买衣服,影响那些有钱人的心情,公司必定会有一些不好听的声音,那时候自己最多就是被批评几句,倒是李琳,可以直接开除了,还不给她一分钱,哼,让你在我面前装清高。

  其实夏封要上去谁拦的住?可是他喜欢玩,尤其是这样的场景,他觉得特别有趣,他看见那个主管的眼神,淡然的一笑:“美女,相信我,对你没有坏处!”

  “可是。。”李琳心里很纠结不知道怎么办,毕竟在社会上的阅历太少了,她觉得自己处理不好这样的事,她学的是管理系,而不是工作员。

  “似乎你的老大对你很不满意,你赶我走,估计正好他有借口辞退你,你让我上去,我可以给你个惊喜,你怎么选?”夏封的声音很小,但是却充满了魔力一般。

  李琳一想起来主管提出那个要求的时候,她就觉得那个人特别脏,很自然的就甩了几个巴掌,而他竟然想非礼自己,想想就来气,难得都是禽兽吗?

  “好的先生,请跟我走!”李琳一赌气,带着夏封九灵就上楼去,反正横竖都是死,我早就不想干了,那个禽兽,鬼知道以后会对自己做什么事,学费可以去其他地方,工作又不止这里一个地方,离开这份工作我又不会死,哼。

  夏封觉得好笑,“放心吧,你会好好的,现在的人,能坚持自己的已经不多了,要是你随波逐流,被利益金钱迷惑,估计你一生只能默默无闻的倒在命运的脚下了!”说完,夏封笑了两声就走在了前面,似乎不想听她要说什么。

  “小鬼,快去,看见那一件衣服就拿,那边是试衣间,去里面换衣服,我在外面等你!”夏封指了指远处的试衣间说道,但是白九灵还是依旧不动,她有点害怕。

  “我去,什么时候‘昔时’都让什么阿猫阿狗的进来了,真是扫兴!”一个不协调的声音在旁边传来,夏封立马眉头一竖,带着一丝冷笑看着那个有钱的公子哥。

  一身白衣的公子哥还牵着一个很有姿色的少女,而少年看向自己的眼神,更加是一种无言的侮辱,而夏封嘴角的笑变得深了好多。

  这里买衣服的人都是有钱人,随随便便一件衣服都是好几万,甚至好几十万,比一般辛辛苦苦的人好几年的工资。

  心高气傲的有钱人,自持自己身份高,看不惯那些穿的破破乱乱的人眯着眼很正常,谁叫你们没有一个好的爸妈了,这能怪谁?

  “李琳小姐,麻烦你把我妹妹带去好好打扮一下,如果可以洗澡的话就更好了,如果你的服务到位的话,我可以送点好的东西给你,!”夏封看了看李琳的工作牌,轻轻的笑着说道,同时把白九灵推到了她的面前。

  李琳当时一愣,随即点了点头:“好的!”说着就带着白九灵去洗澡拿衣服。临走前,夏封轻轻的附耳悄悄道:“我妹妹的钱,你记得别收!”

  这样高档的地方,别说洗澡了,就是开房睡觉,娱乐什么都有,李琳带着白九灵去洗浴,刚刚走进去,碰到出来的那些大小姐,都带着嫌弃的目光看白九灵,但也没有说什么,可是白九灵很不乐意。

  夏封走到付款区,看着一个个工作的人员,又看了看刚刚那个牵着女朋友的白衣公子哥,嘴角浮现出一个狡猾。

  李琳把自己的一万块刷了一下,很是心疼,刷完她就后悔了,自己今天是不是傻了,竟然用自己的钱去垫,要是那家伙是个穷鬼,自己怎么办,啊!

  “姐姐,我也有你这样的卡!”白九灵天真的说着,从怀里摸出那有点黑烟的卡,李琳一愣,拿来了过来,心道:“这小女孩也太好骗了吧,嘿嘿,看看多少钱,把自己的一万补回来!”

  正这样想到,突然又想起了夏封的话,:“不能用她的钱啊!”心里又有个恶魔说道,可是自己的一万块呀,怎么办呀!她开始纠结了/

  “不管了,我就看看这卡里有多少钱,我不刷就是了!”

  “请输入密码?”李琳递给了白九灵,白九灵之前看过李琳刷卡,手伸过去,也没有去挡住密码,慢慢悠悠的点了密码。

  “啊!”宛如见鬼一般,当看到上面的零,李琳整个人傻了,自己这辈子都没见过这样的数字呀。

  心里顿时就有了一个注意,把钱转账给自己,马上跑路,这么多钱,够自己一辈子了,李琳整个人开始兴奋起来。

  可是突然,她又沉静了下去,不对,先不知道对方是神秘人,而且这样的不义之财,自己用着也没心情。

  冷静下来的她,带着沉甸甸的心情开始帮白九灵沐浴。

  十五分钟后。

  “帮我把这件衣服包起来!”林风指着一件美丽的新款女装道。而在他身后的就是夏封,之前就是他说夏封是阿猫阿狗的,而夏封没有和他计较。

  夏封立马走上前去,黑漆漆的手抓着衣服道:“这件衣服我要了,帮我包起来!”脸上带着讥笑的看着林风。

  “就你这样的穷鳖,你买的起吗?”林风丝毫没有放在心上,似乎在等着看笑话,而夏封道:“走在结账,不是吗?我现在又不走,我还要看看衣服!”

  “呵,我看你一会拿什么付账,那衣服可是价值二十三万哦!”说完林风讥笑这看了夏封一眼,拉着女朋友的收走开了。

  “为什么让给他呀,那件衣服我喜欢!”柳雪儿娇气的说道。

  “你觉得一个来这里这么久都不去找件衣服换的人,会买的起一件衣服,呵,也不知道是那个傻子让这样的人进来的。

  容诗琪看着那黑色的背影,眼中带着疑惑,嘴里小声的道:“那人好像一个人?”随即又想了想:“不可能的,他是个呆子家穷小子,怎么会来这里!”

  容诗琪喜欢夏封,知道的人很少,可是按道理来说一个富家女,去倒追一个穷小子,应该不是什么问题,可是容诗琪就是害怕自己的家世,会让他自卑,反感,而且家里的人,也不会喜欢这样的呆子。

  “哎!”叹了一口气,和同学们继续一起买衣服。

  昔时的衣服都是独一无二的,因为枚一个有钱人都不想在大街上和别人撞衫,那是很尴尬的是,他们会觉得很没面子,所以衣服都是独一无二,而且都是展品,可任选好商品后,根据客人的尺寸拿出,剩余的其他尺寸会直接销毁掉。

  所以是独一无二的商品!

  “这件衣服麻烦给我包起来!”林风继续道。

  “不好意思,这件衣服我要了!”夏封有一次神出鬼没的出现了。

  这让那名工作人员很是为难,因为在刚刚,有人打电话说,夏封顾客在这里可以随意拿取衣服,不用去在意,他已经提前付款了。

  “你不要得寸进尺,你这样的小人,我可以随随便便掐死你一百次!”林风恶狠狠的说道,这已经很失面子了,尤其是在自己的女朋友面前。

  “哦?”是吗?“夏封不在乎的说道:“谁规定我不可以买衣服了?再说了,你实在想要,那价高者得了!”

  “你这穷鳖是在跟我比钱?”林风感觉像是听到了很好笑的笑话,连身边的柳雪儿也笑了起来,而夏封依旧平静的看着他。

  “这件衣服五十五万,我现在六十五万买了!”林风冷笑一声,毫不犹豫的说道。

  “多了十万呀?好多呀!”夏封一份很惊讶的样子,林风对他的表情很是满意,“穷鳖,现在知道错了?那就乖乖给我道歉!”

  “一百万!”夏封伸出一根手指,淡然的说道,听到的人全部一愣,这人傻了?一件破衣服,出一百万?

  这惊动了楼下服务部的主管,就是那一位想潜规则下属的主管,金钱贵,很多人都聚集了过来。

  就在这时,一则广播响起:“对不起各位尊贵的顾客,昔时因为订单出错,有一部分衣服的价格有轻微的调整,标价不为准确数字,想知道具体数字,可询问工作人员,谢谢大家配合,祝大家购物愉快!”

  “两百万!”

  “不过我要确定你是否能拿得出一百万来,能拿得出来,我再和你比谁的钱多!”林风讥笑这说道。

  柳雪儿轻轻的捂住嘴,真是个穷鳖,竟然敢和我们比钱多,我自己的钱都可以砸死你了!

  “林风先生,这为顾客已经交了一笔押金,他的确有在本店购所以衣服的资格!”一个工作人员上前解释道。

  这等于是在说他有很多钱,有资格和你比!这话虽然没有这样直接,但是却气到林风了!

  “两百万而已,看看你比我这个穷鳖哪一个更穷!”夏封淡淡的笑着:“我出五百万,你敢不敢继续和我比?哈哈哈,穷鳖!”

  夏封说完,大笑着走开了,似乎认定了你不敢继续加价,因为那毕竟只是一件普通的衣服!

  “一千万!”一个声音突然大声的响起。林风愣住了,吃惊的看着身边的柳雪儿。

  “好吧,你赢了!”此话一出,两人才知道上当了!但是话已经出去了,就像是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了。

  夏封坑了他们,就不会继续找他们了,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在林风的耳边道:“一会还有惊喜哟!阿猫阿狗!”

  “气死我了,这件,这件,还有这件我都要了,哼哼,气死了!”柳雪儿从来没有发过这样大的火,所以就拿购物来发泄,三个字,买买买!

  容诗琪悄悄地一个人跑到男士试衣间的门口,她想看清楚那人是不是夏封,他什么时候这么有钱了?

  一身黑色的燕尾服,还有一双黑色的绒毛手套,黑色的鞋子,再加上他修长的身躯,几乎完美,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的脸似乎很白。

  所有人都不知道,他之前一直在用易容术,刚刚不仅仅清洗了身上,同时也把易容拿掉,他的脸是那么帅气,那么白泽。

  “夏封?”容诗琪死死的看着这个黑色燕尾服的人:“原来真的是你呀!”

  “你是十七?”夏封自然认识这个人,是好朋友,总是一起和他吃饭的,他一直当兄弟一样看她。

  “你这小子怎么跑这里来了?而且我刚刚看见了,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有钱了?抢银行了?还是中彩票了?”诗琪可是很彪悍的,和她的名字可不符合。

  “我一直很有钱的好不好,只是我不用而已!”夏封无奈的摊开手说道。

  “先生,你的衣服的价高有点贵,我可以列出账目清单,你过目一下再买吧!”工作人员很耐心的和林风解释道!

  林风顿时就来火了:“你是说我买不起你几件破衣服?我堂堂林家二少爷买不起你的衣服?买,全部给我包起来!”因为之前的事,已经让林风暴走了,柳雪儿为了疏解心情买了比平时多好几倍的衣服,为什么?显得我有钱。

  可是付账了,竟然别工作人员藐视了,意思说我没钱?

  当拿着账单的时候。林风的脸瞬间变成了猪肝,他真的想说这衣服我不要了,可是看了看身后的人,很多都是认识自己的。

  “林少,怎么,脸色怎么难看?不就是个衣服嘛,我可以帮你付的!”容诗琪笑嘻嘻的说道,她自热认识林风,林家也是不小的家族了。

  “额,容大美女,这就不必了,这点钱,我还是不放在心上的!”林风嘴上是这样说,但是脸上却宛如猪肝色,心里更是心如刀绞,自己就这样倒霉?

  账单上的价格都是平时的十多倍,一共四千万呀,之前的一千万都不知道回去怎么解释,现在又是四千万,天呀,昔时的衣服什么时候这样贵?

  柳雪儿加上他的,还有公司的一部分资金,总算是付清了,刚刚走到门口,就看见一身燕尾服的夏封,林风顿时双眼都是火。

  “老板好!”那位经理突然开口说道。

  林风一愣:“你叫谁老板?”

  “哦,是林少呀,怎么这一次买这么多衣服呀!”一说这话,林风心好像有插入一把刀般,经理继续道:“这一位是我们新任的老板,夏封!”很绅士的伸手介绍道。

  林风顿时就明白了,自己不是倒霉,而是因为被坑了,就因为一句阿猫阿狗?

  这人的心机,计算好深,自己竟然完全没有发觉,要是不告诉自己,说不定还好,现在这样一介绍,是侮辱自己呀,坑了我五千万呀!

  心真的在绞痛,在流血呀,而柳雪儿还一脸的不知道怎么回事,等林风一解释,两人脸色就变得一样了。

  价格变动的通知早就说了,自己还冲动的付账,最后容诗琪还激将我,是看出来我不想付账吗?真的好狠呀!夏封!你给我等着!吃了我的,早晚让你吐出来!

  的确,十分钟,用了三倍的价格买下了这里,在和工作人员打好招呼,通知价格变动的问题,其实变得的只有林风的,付款部早就收到通知,只要林少付账,价格就一比一百的翻倍,其他它怒林风,挑衅,等等一系列都自己去设定,就等着你去付账!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