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东方赌博录 > 正文
第四章
作者:阎麟  |  字数:4281  |  更新时间:2018-12-05 23:08:25 全文阅读

硫磺的味道……姆姆,好吃……

…………

……

?!

等等!

啊疼疼疼!身子想坐起来都起不来,烧伤的副作用还没消失吗。

谁、谁来救救我!

呜,这样下去要等多久才能恢复正常啊,前辈一定气疯了。

……

「……这样不行。」

「不能继续下去了。」

「不想继续无能为力的等着。」

「不愿意像是被撕碎的时候那样束手就擒。」

「不想和八云紫她们一样戴着呼吸器活着。」

「我们被擅自锁进了世界的每一个缝隙,然后被擅自定下了角色,甚至被粉碎了联系,又成了有形的事物。」

「我才不要再次经历这样的无能。」

「来人,快来人把我弄醒!」

「我命令你,立刻过来把我弄醒!以卡莲的名义!我用契约命令你!」

脸上冰冰的?

是冰可乐吗?不过说到汽水的话,我喜欢喝的其实是生啤

太冷了啦和赫尔海姆差不多了吧!

这么想着的时候,我这不是坐起来了吗!

仔细看看双手也很完好,背上的痛苦都不见了!

“这个效果…我在魔界的话,该不会是……”

“就是那样nopa。”

“果然是你啊,我可爱的眷属。哈弗莉茨。”

“木村正雄nopa。”

没错,坐在蘑菇上的那个nopanopa叫的,有冷血动物般双眼的女孩,她是我的眷属,也就是劣等恶魔一样的东西,或者也可能要叫作半魔人。

她和其他两个半魔人都是我的眷属,不过另外两个家伙比她危险点,也不可能治好我,能做出是她帮忙的判断很容易,咦?因为回到魔界了吗?我的脑袋好像清楚了很多!

“哈——说到这个,devil啊,你快放了我吧,我的确渴望长生,但被你束缚了灵魂就做不了什么了nopa。”

“如果你出得起价我就会同意的,而且我叫玛丽安啊!”

“devil啊,生命是不能等待的,不然我也不会沦落到把自己托付给神魔之流nopa。”

“你上次说生命不可等待,因此做了人体实验打算制造幻想生物,结果差点被政府公务员当场杀掉啊。”这家伙真的毫无自觉,明明是危险人物中的危险人物……!她的自豪到底哪里来的!“你被关在监狱里的时候,还是我回应了你的契约,把一个永生而自由的、可以研究的身体给你,甚至你还得到了那种能力,不要恬不知耻了。”

咻咻咻……

这个声音是,她的能力又发动了?但我记得应该是接触才可以

哇啊——!

刚才有什么软乎乎的东西!

“有什么光滑又软乎乎的东西擦了一下我!”

“稍安勿躁,devil。你会吓到我的孩子nopa。”

“你的能力已经进化到不需要接触就能用了吗?!”

“并非如此,devil。我要创造的是活生生的生物,不依赖于魔力也不是什么信仰的产物。”哈弗莉茨从她的那只大蘑菇上坐起来,用接住鸟的手势,让一条白乎乎的东西停了上去,它速度很快,如同马那样俊美,又似蜻蜓的缥缈,宛若落下樱花,而疾驰的狠辣可以跟秃鹫比肩,生着多对用来拍打气流的扇叶,扇叶上有神经和血管的凸起,整个身体和蛇类相似,没有口鼻耳三处,仅有下腹存在几处微不可查的洞。哈弗莉茨着重介绍了这只突变的大七鳃鳗,“最初我试着给它强健的肌肉,但重量让它无法飞行,因此我把肌肉集中在翅膀根部,让它长出会分泌生物油的皮肤,总算让它不至于超重的可以飞起来。但又碰到了问题,它无法在那种速度下呼吸,我找了很久,哪怕是鸟也无法用肺在亚音速下呼吸,于是我仿照一些昆虫,在它的腹部留下洞口,再把呼吸器官以网状分布在皮下包括肉体,一方面可以作为第二道防止身体散架的工序,另一方面也可以充分接触高速运动的风,吸收效率并不高,但考虑到它的飞行速度,这点效率也够了。”

“难不成那个不是能力,也不是魔法,那个是生命体?”

“准确的说很接近生命体了,只是我还无法解决它的进食问题,繁殖姑且可以用孢子或者体外结合,要如何为这样的健壮体魄提供能量,这又得是以何为食才能让它不需要太多脂肪,不因为积累能量而变得沉重去影响速度。我无法解决这个问题,因此它不算是可以自立的生命体。”

“我说啊……你不是能制造出永动机器官吗?那个什么零点能的。”

“我的王,卡莲哟。您觉得生命体的存在意义是什么?”哈弗莉茨露出不可思议的自信微笑,挥手驱散了那只飞竿,让它自由自在的飞行着,她的眼中比起询问更加充斥着期待。

“我叫玛丽…好啦,反正不是工作中。”从地上爬起来,抱着自己的双臂,忽视掉飞竿不断飞而搞得很痒的蝙蝠耳朵,“生命体的存在意义,光是从人和普通动物来说就不能被单纯涵盖,不过根据外界的科学来讲是为了延续自己的基因?”

“那是错误的,吾王啊。”哈弗莉茨的冷血种眼珠充血了,那是与本来的金色粘稠感生物质混在一起,变得恶心却如同宝石般,带着血丝的黄铜色,她也把右手伸出来,无名指和小指仍旧握着,只是为了抓住什么一样把剩下的手指轻轻勾起来,“生命体的诞生是为了支配。大自然想着支配寄生在大自然的物种和这个星球,动物想要用暴力支配同族和自己的领域,人渴望通过权力支配自己的同类和势力圈。”她摊开双手,用那种三指勾着,近似于某种蜥蜴的手势,在洋装外披着的不搭调白大褂也舞动起来,“生命体的核心概念就是支配!而一切都围绕着支配权!假若我连进食的权力都支配,它们将失去为进食努力的热情!进而迟早在某天丢失对支配的兴趣!”

这家伙在讲什么外道理论啊——!!!!

“等,等等不要抓我”

“听清楚!”哈弗莉茨把手按在我的肩膀上,用那双沾染疯狂的眼睛和我零距离对视,“一个没有热情的物种是不该存在的!存在的意义就是基于热情的支配!正因为有需求才会为其爆发热情!所以生命体从一开始就不应该超脱自己的欲望!毕竟生命就是为了支配啊!”

“不要靠近我!不要靠近我啊!”

“生命的最大价值就只有支配而已!正如我们的关系!devil!”

糟糕推不开啊为什么她的恶魔化可以严重到拥有等量的巨蜥肌肉哦!

快来个人救救

啪!

“喔,同志。几天不见你们还是如此热情。”那是有着披肩白发,因为自己兴趣而穿了身冬季军大衣,用等待裹着左眼和整个头盖骨,嘴里还叼着个烟斗的女人。

萨巴斯的烟斗里正在时不时冒出一圈烟圈,右眼看得出她的疲倦,那可不是当然的嘛,和哈弗莉茨还是木村正雄时不一样,萨巴斯的灵魂是脑淤血之后才得到的,我也没办法让她恶魔化之后得到好转。

“不过,是我多心了吗?木村同志,莫非你还想着对最高议会——对我和玛丽安做出背叛?”

最高议会……?该不会是那个习惯吧?那里留下的习惯!?

“怎么会呢,约瑟夫。”谢天谢地,哈弗莉茨总算放开我了,不过她却走向了萨巴斯,眼球里的血色更深了,“我只是在简要概括生命体的概念,我们都需要支配。”

——溜了。

我往门口挪了过去。

“支配?”萨巴斯读了一次这个词,她把烟斗从嘴里拿出来,随手倒下了燃烧着的烟灰,一边踩灭它,一边和哈弗莉茨用视线撞在一起,“独裁者的观念啊,这还真是符合日本人,不是吗?”

“这里不是你的国家,【伟大领袖】。”哈弗莉茨似乎是为了嘲讽而刻意重读了那个词,“你能来魔界才更是般配,议会的支配者。”

“痴心妄想的疯子。”“背叛同窗的小人。”

“啊哈哈我想起露西前辈应该还在对我的死亡感到悔恨所以我先回去了再见!”

召唤阵真舒服呢,就和电车一样,因为帕秋莉大人和我的召唤关系还在,哪怕没实际契约也可以再画召唤阵回去,现代的魔界交通超级方便。

找个好地方坐下,努力的忘掉那些眷属,接下来就能去见露西前辈了,虽然露西前辈很臭非常臭超级臭,不过只是汗味重而已。

还有什么能比被卷进赤色浪潮和黄金体验的对决之间更糟糕呢?世界上不存在那种情况的。

啊,召唤阵到了呢。

“咳,咳咳——”

湿润的水蒸气冲进呼吸道里,搞得还没从氮气反应过来的我,差点就这么呛到。

虽然差点又死掉,不过那不是什么特别大的问题!

捂着嘴适应水蒸气,看起来这里是温泉馆里面呢?

左右看看……

旁边的门看起来是临时客房,听声音露西前辈正在里面做什么,哼哼,一定是在为我而痛苦吧,那么这里就好好的享受她因我而痛苦的表情!咦嘻嘻嘻——恐惧和悲伤是恶魔的食粮!

拉开门,看到了露西前辈,她穿着浴衣,看样子刚泡完温泉,正在背对着我,吃我的手。

露西前辈察觉了什么,她扭过头看过来,撕了块肉咀嚼着咽了下去,用手指抹了下嘴角的油渍,“等等,我可以解释。这是多多良老爷的建议。”

“你这个吃恶魔的女人——!”

“真过分!我也不是愿意才吃的!”

“你明明吃得很开心!”

“放着太浪费了啊!”

“你们东方妖怪不是讲究安葬的吗?!”

“我是西方妖怪,而且我们一系是特例!”

“有什么特例啊kora!你倒是给老子说啊!”

“又不是总能找到地方埋啊bitch!我们这些凭着枪和马在荒野骑行的无法分子,我们这些只凭借义气和仁德活动的犯罪者,不知道什么时候连人和精灵之间的境界都不稳定的家伙!我们这派在紧要关头不会埋葬啊!”露西前辈的呼吸变得很急促,过于激烈的妖力让她长出了尖牙,“我们是会被自己的过去吞噬的亡命之徒!既然如此,至少为自己的同胞献上力量!至少用这张嘴吃下去,这样我们才能记住自己和自己受的报应!我们才能背着同胞的罪一起走下去!”

“鬼知道哦!你说这些我根本搞不懂好不好!”虽然我的脑袋无法理解,知道她说的每个日文却不知道连起来的意思,不过超生气——!她在把我当笨蛋!“不要觉得自己已经多么努力了!在这里的所有人都是这样的!更何况啊!更何况你这家伙!”我死死指着自己,“你的痛苦连我的千万分之一都没有啦!你就算把自己丢进碎木机里也不配和我的千万分之三的痛苦比!”

“你居然”“你这笨蛋”

“咳咳,稍等一下。”

烟味?女孩子的声音?

不可思议的恐惧感爬上了脊椎,就像是被在雨天寻找走失孩子的女神注视,仿佛被深海中那位青色的不定形巨神召唤,宛若母亲将要离去的幼稚胎儿,亦如狂欢后被红色的死神追逐。

落差感,劣等感,恐惧感,侥幸心理,无所适从,如入永劫之中……

咔。

有蓝色眼睛和红色眼睛的青发少女合上了折扇,她像是杂货店的邋遢老爷那样,戴着圆框墨镜,穿了身松松垮垮的青色和服,裹胸布看起来也没认真打理过,只是草率的围在那里,坐姿也是很随性的盘腿而坐,和整体风格不同,她的手里还有支已经点燃的雪茄。

“是我要求她做的,如果有什么不高兴的就朝我来吧。”她又甩了手折扇,顺势把扇子打开,用白色扇叶给自己扇了扇,应该只是在烘托气氛,不过扇叶上可谓入木三分的青色文字怎么样都是充满了杀气的,“不过也得看你做不做得到了。”

【将下无双】?!

赶紧怂一下!跪坐怎么坐来着?啊好像是这样!

疼疼疼!日本文化好麻烦!不行,忍住!

“你您到底是?”虽然有点咬舌,应该OK?

露西前辈压下了自己的怒火,轻轻往旁边让开了点,“那是能为博丽巫女做事的人,尽管不属于红魔馆这样的势力,仍能为博丽巫女铸造武器的大人物。武器屋的多多良小伞老爷。”

“嘻。”多多良老爷把拿雪茄的手放在腿上,让折扇遮住了几乎所有的脸,墨镜后的眼睛盯着这边像是在看猎物,“在下多多良,请多指教。”

“请请多指教!”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