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锋戾 > 第二卷 凛冬
第一百零一章 八十万蛮子深入敌后
作者:雪中红  |  字数:4341  |  更新时间:2018-12-26 19:51:59 全文阅读

武修的感官能力不会比修仙之人要差,但二者总有所不同亦有所不及,《武阶》中曾提及,武修可聆听大地呼吸,感官大地脉搏,修为达天人一脉,能通过天地万物的动静模拟出物体的模样以及动作,如此,弊端自然就十分明显,物一旦将气息完全隐匿,再灵的感官也不察分毫。

灵修的神识则从生命的根本上去洞察走向与存在,万物借着有灵气,天地皆有元气,不论灵或元皆可称之为生机,生机的存在,必然会历经新生,演变,消亡这三个过程,顾名思义,生机是流动的,而神识则能从微妙入口去洞察生机的转变。

在神识中,不论是花草人兽,山川河流,皆是一团无形的生机。如此,弊端亦十分的明显,神识无法参透实体化,倘若物的龟息生机,近在三尺隐匿也差距大不到矣。

冰河底下有东西!它们刻意隐匿了气息,如一块潜入河底的冰块随着水势进行移动。

武修看不到,但灵修却能将这些活物体内的生机看得一清二楚。

狄云枫脸色恰白,神识中的东西没有八千也有一万!且是一个个体型如山的庞然大物!

“客官,你可莫吓唬人,这下面除了湍急的河水之外,哪儿还有别的东西?”不仅是老铁,余下一干人皆对狄云枫的话持有一种怀疑的态度。

于校尉身经百战,见多识广,他会皱眉就说明他在重视狄云枫的话,他紧声道:“我虽察觉不出冰河下的异样,但经你这么一说,暗流涌动,在所难免。”

“来人一定是有目的的,”狄云枫轻叹,又问道:“不知这条冰河具体是从哪儿来,又到哪里去呢?”

于校尉道:“从寒洲北方来,到寒洲南方去,与红江汇合,流入北海。”

“也就是说战时可将此条河当做水路咯?”

“嗯。”于校尉的脸色越发难看。

狄云枫道:“冰河尘封万年,冰层厚实得无论怎么践踏都无法撞破,除非是有人刻意为之。倘若冰层破裂,河水俯冲而下,一条水路浑然天成,蛮族在上,顺水而下,或以冰河暗流,深入敌后!”

“深入敌后”这四字犹如晴天霹雳打在众人心头,当兵之人皆懂深入敌后的意义,破坏枢纽,切断补给,斩首行动,里外夹击……

“全军备战!”

于校尉一声高喊!

霎时大雪纷飞!

四十来个将士当即背靠,刀枪剑戟横向四面八方!

这时,潜伏在冰河下的庞然大物亦苏醒,它们一动千里水无痕,成片上万的大物一同出头,使得冰河水位一落千丈!

怪物仅头首便有几十丈长宽!如山棱般的外肤,九张血目,獠牙利嘴占了整个头部的八成!

巨兽用血目张望着峰顶众人,整身钻出钻出水面,立直后起码有半山那么好!它们挥舞巨爪掏挠山体,用粗壮四肢攀附雪峰,作的是倒拔垂杨柳之势!

“新兵蛋.子们,练兵场虽没了,那就让这几头洪荒巨兽陪你们练练手!愣着干啥子?杀起!”于校尉洒脱自如,把巨兽当土狗丝毫不惧!

老铁被眼前架势吓得一屁股瘫坐在地,颤声道:“于校您……您就别开玩笑了,你瞧瞧这些怪物的个头儿,崩个屁都能把我给吹跑……”

“嘶……这瘦猴儿是谁家的?当军营里是戏班子不成?”于校尉很是想抬脚去踹,狄云枫却趁机将老铁从地上拉起,冲于校尉陪笑道:“于校尉莫怪,这是我朋友,别看身板儿小,他也是有赤子之心的。”

“他这样能有赤子之心?”于校尉看都不再看老铁,斥一句:“窝囊!”回首看山峰泛滥已渐渐爬上来的巨兽,拔出腰间的佩刀,只身跳了下去!

真武军官,绝不可能龟缩在战场指挥,要做那急行先锋,虽千万人仍往矣!

“你们在后头捡漏补刀,跟着老子杀出一条血路!找机会能逃则逃,一定要活个人回去报信!”

狄云枫亦将蝴蝶出鞘,带着老铁紧随其后。这些巨兽虽是洪荒大物,但心智不高,行动迟缓,兽又毕竟不是妖,除了力量大些其余都够不成威胁,只要有人脉武力在身,应对起来不说得心应手,但至少不至于送命!

真武男儿血气方刚,见于校尉带头冲锋,纷纷拿出兵器冲山峰上跳下,势必决一死战!

“你们可莫要与他们硬碰硬了,这些巨兽皮糙肉厚你们砍不动的,最好的法子便是以轻功周旋,寻找它们的罩门!”

于校尉有天脉一品的武力,砍杀巨兽断然不在话下,只是这些巨兽体型太过庞大,又数量繁多,要在杀戮的同时做到全身而退定不是难事!

巨兽断去手足,栽倒如山倒,激起百丈河水瀑撒在众人身上,天气极寒又刮风,很快众人的盔甲上边结上了一层厚厚的冰痂!

冰痂冻人手足,迫使行动迟缓,打打地阻碍了突围的步伐!

“眼睛!眼睛!它们最大的罩门就是眼睛!”狄云枫呼喊道!

不论是人是兽,眼睛必然是全身上下最脆弱的地方!

“好小子,你可真为你们杂家光耀门楣了!我若是能活着见到将军夫人,必将他许你一个军中侍郎来当!”

于校尉一番赞扬后又放声大笑!他宛如一个在风雪中高歌的大豪侠,这一笑惊得冰河炸响,细水往天宫引流,群山破碎成冰晶,闪芒漫天!

天脉武力极怒而出,于校尉丢去手中佩刀,指着天高喊道:“写龙枪来!”

乌云裂开,一道赤光从天而降,一件神兵长枪与光芒驰骋,大大方方落去于校尉手中!

天人脉境,竟能将神兵藏于天宫?

这番声势,谁人不惊?谁人不义愤填膺?就连凶残的饕餮巨兽也被这一番气势吓得目露恐惧!

“新兵蛋.子们,可要看紧了,来的可不仅是这些畜生!”

于校尉身化一道极光,提枪上阵大杀四方!狄云枫带着老铁紧随其后,他皱着眉,一路用神识勘察四周,可这方圆百里之内除洪荒巨兽之外便再不见其他敌人的生机……他尽力凑近于校尉,张声问道:“于校尉,你说的其他敌人在哪里?我怎察觉不到?”

于校尉退至一座山峰,带着大家伙儿借山势先喘上几口气,他抠着脑壳悔恨道:“老子也不晓得!这帮蛮子啥时候他妈的变得这么聪明了,又使计又耍诈的,我能感到他们呼吸存在却就是不知道藏在哪儿!”

一干将士皆累得气喘吁吁,重甲上的冰痂贴着巨兽污血,散出的味道其腥无比。张虎边凿冰痂边不经意道:“该不会是藏在这些巨兽的肚子里吧?”

这一言,于校尉惊目,狄云枫紧眉,二人相视,于校尉沉声问:“狄小将,你怎么看?”

狄云枫冷目瞪着山下涌动的巨兽,心里实在是佩服这些蛮族人,以生机掩盖气息,怎会是愚笨之人才想的出来的?这分明是大智若愚!

“哼!还能怎么看?干就完事儿了!”

这种情况下狄云枫也不再掩饰自身修为,元神体骤开,仙光融淬白雪,百里寒风尽在掌握之中!霎时,蝴蝶应主戾气爆发,紫芒与仙光交融绽放,他持这一柄刀,整个冰雪世界都不够看!

“我去切开他们的肚子。”

留下一句话,狄云枫做了带头冲锋人。于校尉瞧这势头虽面出惊容,但下时便露出一抹欣慰笑意,人拥陷阵之志,必是个让人敬佩的英雄!

“我去,没想到狄老大还有这种本是,娘的,他到底是灵修还是武修啊?”

“你看不出么?我家客官是仙武同修!以后可是要做六界皇帝的!”

于校尉紧眉,呵斥道:“战时结束了?你们竟有心思在这里闲聊,还不快随我一起去帮忙!”

“好!咱们也上!”

“杀他娘个天昏地暗!”

众将士遭狄云枫点燃战意,纷纷操起家伙,呼喊着,激昂着,跳下山峰,再战洪荒巨兽!

狄云枫用五行灵法之御风,将冰天雪地中的寒风借来一用,汇集成一柄风刃,指着洪荒巨兽的腹部切割而去!

尽使巨兽皮糙肉厚也抗不住寒风无形的切割!

寒风第一切,皮开肉裂!狄云枫趁势一冲而上,用蝴蝶连捅巨兽数十刀,又发狠剜下三只似灯笼般大小的眼珠!巨兽痛得狂暴,挥舞利爪欲将之从头上挠下!他紧紧扣住巨兽眼眶,死命用蝴蝶凿出一个血窟窿!

屠宰大物的快感将狄云枫内心的杀戾之气重新勾起,这不禁让他想起了当时屠龙的快感!他用口含住刀,裹起一道结界冲巨兽眼眶里钻了进去!

狄云枫在巨兽体内上蹿下跳,挥刀乱砍,不一会儿便将巨兽捅了个肠穿肚烂!待他从巨兽体内钻出来时于校尉与一众将士也分别放倒了好几只巨兽,但巨兽庞大,一时半会儿难以死透!

这时,他再御五行灵法,将寒风与冰水交融,风带来的寒气将河水冻成冰晶,冰晶化棱形成一只只冰箭!

霎时!数以万计的冰箭腾空而起,箭已在弦上,蓄势待发!

“狄小将,你这招可还真是有几分威慑力啊!”于校尉忍不住赞道。

狄云枫大喘粗气,气拔整片山河,蓄起万道冰箭,纵使他有龙珠护体,在造就这么一场大术后也深感力不从心,他赶忙催促道:“你们莫要开小差了,我的冰箭不是拿来对付巨兽的!”

他的箭是拿来对付巨兽体内隐藏敌人的!

“好!看老子把他们揪出来!”于校尉彪出浑身武力,与手中长枪化作一道金刚龙钻冲击巨兽腹部!

巨兽坚硬的外壳在绝对力量前显得不堪一击,仅仅一瞬于校尉便已在数只巨兽的肚子上开了个大血窟窿!

巨兽污秽的内脏耷拉一串儿全从血窟窿里钻出来,污血将大片的冰河染为殷红,腥臭味儿直冲人口鼻,熏得一众将士口中作呕,眼中流泪……

“小心了,潜藏的敌人要出来了!”狄云枫高声提醒道。

巨兽的肚肠浮荡在冰河上,洗涤去了血迹方可清晰瞧见里头那鼓鼓的人形,这时,一柄弯刀由内至外割破肠衣,待开口大了些,伸出两只粗壮的手臂,手粗狂地将肠衣撕裂,好挤出一颗劈头散发,满是胡茬儿的人头!

外族人与真武人皆是两只眼睛一张嘴的活人,不同的是,一个野蛮,一个文明,一个嗜杀成性,一个屠戮成灾,二者虽皆有杀性,但一个杀的直白,一个却杀得委婉。

通俗而言,文明人杀人,得通过律法,判决,死前还要送上断头饭,处死死还得挑个良辰吉日,午时三刻再;野蛮人杀人,直接,了当,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杀人丝毫不留痕。

说真武国人是文明的野蛮人一点儿也不矛盾。若这场战争的最后赢家是外族人,相信过不了千年万年,外族人也会变得和真武国人一样“文明”。

在这个只有立场的世上,文明没有进步,只有淘汰。

“哼,果然是这些外族杂碎,他娘的估计是和咱们打仗打久了,竟然来了一手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于校尉虽骂咧着,脸上神色渐沉,眉宇间甚至还有一丝苦涩。

“于校尉也晓得‘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这一典故?”狄云枫纳闷道。

“是啊,以前念书的时候夫子教的,是一个遥远的战国故事,还有些十分受用的兵法典籍,我不太记得了,”说到这儿于校尉反之问狄云枫:“我说,现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你还有心思问我这个问题,几个意思?”

狄云枫赶忙干咳两声,心想不到在真武国还有尊崇人间思想的地方……或许真武的起源本就是出自凡人呢?他苦笑摇了摇头,现在哪儿是想入非非的时刻,他大袖一挥,万箭齐发!

箭雨伴随飘雪重重地砸在从肚肠里钻出的蛮族人头顶,蛮人就想是刚出壳的小鸡被人扼杀在胚胎之中,仅仅瞬间,冰河上泛起第二道血花儿——兽血能让人呕吐流泪,人血却能让人感到恐惧。

狄云枫挑了处最近的山峰落下,运用大术已使他精疲力竭,他赶忙盘膝坐下,趁着体内龙珠运作,抓紧时间恢复灵力。

冰河上一片狼藉,到处都是漂浮的血污与内脏,此刻,夜幕也已悄然降下,寒风更寒,气温更低,冰河之水也以眼见的速度凝结成冰。

河水冰封,大幅度地阻碍了洪荒巨兽的进攻,自然的力量不容小觑,半山高的洪荒巨兽竟被冰层陷住四肢!

巨兽似被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它们只要立足河里,河水就会不断凝结冰封,任凭它们挣脱也会被二次束缚!如此,一时间,几千只巨兽如同陷入沼泽,无法自拔。

巨兽见挣脱不开,纷纷张口将肚肠里的蛮族人反吐出来,一只海兽体内藏匿百人,千只则是十万,八千只则是八十万!

八十万蛮族人深入敌后!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