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锋戾 > 第二卷 凛冬
第九十九章 杂家学术
作者:雪中红  |  字数:2679  |  更新时间:2019-05-12 11:23:55 全文阅读

狄云枫摇头笑了笑,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小袋米,又在营帐中找来一个小茶壶,将茶壶里清空,出门接了小半壶白雪,过后又搁在小火炉上慢慢煎雪,待到雪化得差不多后才倒入小米慢熬。

真武火很烈,没过小片刻就将米粥煮滚。狄云枫手起一道灵力压制住火气,直至于校尉掀帘而入后才收回。

“唔…….好一阵清香,”于校尉捂着肚子,抽着鼻子,不知不觉边走到了狄云枫身旁,“你在煮什么?”

狄云枫笑道:“将军是吃坏了肚子,又喝酒寒了胃,我特用无根雪水煮了一壶米粥,若于校尉慢慢吞下,相信一定不会再跑肚子了。”说完,他倒出一杯清香的米粥递给于校尉:“您试试?”

“哦?真有这么神奇?”于校尉将信将疑,接过被子嗅了嗅米粥清香,点了点头:“嗯……闻气味倒是不赖,就是不知道好不好吃,我可是好久没吃过米粥了,”说着他先用嘴抿了一小口,下时眼前一亮,惊喜道:“哦?雪水米粥果真有些不同,这水竟是甜的!”他抓起一壶米粥,边上座边大笑道:“哈哈哈,待我细细品来,待我细细品来……”

狄云枫淡笑道:“呵呵,雪水无根无净,是天底下最好的药引子,小米粥是家常便饭,校尉常年征战,为了壮实力气,只能吃些荤肉烈酒,回味家常自然别有一番风味了。”

“哈哈,你说得很对,就好比那风骚.女人,耍起来的确要得劲儿欢愉一些,但腻了还是觉得小家碧玉的小媳妇儿来得妙。”

狄云枫笑了笑,这帮卧惯沙场之人对女人的理解总是那么透彻。

“于校尉,您边喝粥时,边听我说明来意吧?”狄云枫见于校尉心情大好,说着边要将怀中宋达的推荐信摸出来,可就在这时,于校尉却缓缓开口道:“新兵蛋.子,丑话说在前头,我于千乃朝中三品校尉,一生清正廉明,随着魏将军出生入死,从来没收过半点贿赂于不法之财,当然了,那些什么名门弟子,大官亲戚,想攀关系送钱财的,若是敢拿出手来,哼哼……”

狄云枫咽了咽口水,将几欲拿出的信封塞了回去……

于校尉这才嘴角微微一翘,冲狄云枫先问道:“小子,你不是有事情要和我说么?怎不开口了?”

“呃……我这……”狄云枫心头就像吃了黄莲一样苦涩,如他所想的一样,这些豪气汉子没有一个城府是浅的……不过于校尉说得在理,走后门儿算什么男子汉?

他冲于校尉深深一礼,当做敬畏,随即改口道:“不瞒将军您说,我乃大燕杂家传人,听说真武有难,特地出深山,报效祖国!”

报效祖国,忠义之士,当军官的最喜欢的便是听见这种话!

于校尉果然点了点头,再问道:“你那个大燕是何处,杂家又是什么论术,我怎么没听过?”

狄云枫佯装忧伤,一声长叹道:“我杂家五百多年前就已隐居深山,自创桃园不问世事,如今早已没落至我一人。杂家学术,便是将百家学术融会贯通,却不精通,故杂家人,不论是玄黄,丹火,医术,机关,厨艺……皆略知一二。”

于校尉扶了扶下巴道:“你光是说说可不行,除非露两手?”

狄云枫淡然道:“于校尉考题随便挑!”

于校尉吞下嘴里的最后一口米粥,一副犹豫未尽的模样,见他拍了拍肚子,豪爽道:“今天跑了十几回肚子,干货早就拉空了,不如你去做几道家常菜来尝尝,要是过得去我就写封信给前线让你去当个伙夫!”

“好!”狄云枫一口答应,“那不知军营里又有什么食材?”

“小菜倒没有,昨天刚弄来几车野猪肉,你看着做。”

“好,那请于校尉等我小半个时辰!”狄云枫留下一句话,转身掀帘而出!

……

……

民以食为天,柴米酱醋盐,一日三餐谁都离不开,烧菜亦是道,色香味劲一一不可缺少。

满汉全席的烹饪方法都印刻在狄云枫脑子里,小小几道立家常又怎拦得住他?

不一会儿,一道软滑筋道的红烧蹄髈,一道外酥里嫩的油炸排骨,一锅滋润养心的猪肺汤,热腾腾地出锅,趁热送往校尉营帐。

——————

待狄云枫走出营帐后,脸上挂着微笑,手机握着一封信,信上落款着于校尉的亲笔签名。

此时,天色已晚,飘雪也不知何时停歇,狄云枫折回厨房内将事先多准备的几道好菜一并打包好,朝营房内走去。

营房内,老铁与先前滋事的四个汉子皆围坐在火炉前烤火,有了狄云枫的教训,几个汉子规规矩矩地坐在一旁,低头喝闷酒。

狄云枫跨进营房,见这个天色也不会再有新兵来了,便将营房门关上。

“客官,你回来了?”老铁赶忙上去迎接道。

狄云枫将手里的几道好菜交给老铁,吩咐道:“你将这几道菜拿去梭一遍锅。”

老铁鼻子一嗅就晓得这里头是好肉菜,便笑了笑也不作声,屁颠屁颠儿地往后厨跑去。

狄云枫褪去袍子,才走至火炉旁,未等他坐下,一干汉子便惊得往外头挪了挪……“你们这是如何?我狄云枫又不是记仇之人!”他皱眉,稍稍有些不快,可就这一丝不快却又让汉子们往外挪了挪……他苦笑:“大家都是保家卫国的将士,没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现在你们该懂得老铁当时的心情了吧?”

四个汉子也不是胡理之人,经狄云枫这么一说纷纷羞愧地低下头。

狄云枫招呼道:“好了,你们也坐下吧,我带了些好肉菜下酒吃,都是大老爷们儿,哪儿来那么多规矩和偏见?!”

真性情的男人敢作敢当,几个汉子见狄云枫这么够义气,也不再拘束客气,两个汉子去提酒,两个汉子则从包裹里分别掏出几包肉干,搁在火炉前:“嘿嘿,这是我婆娘特地为我准备的,秘制猪肉铺,这里可吃不到的。”

这时,老铁也将一大盆野猪肉梭好,他见几个汉子于狄云枫说说笑笑,自己也没了埋怨,开开心心地坐下来一同吹牛聊天

“铁兄弟,白天的事儿咱几个实在对不住,我张虎在这里自罚三大碗,当做赔罪了!”

“我李田也是!”

“王欢!”

“谢群!”

四人果真倒酒,连饮三大白!

“嘿,我老铁莫看身材小,活了二十五年从不欠人敬酒!”老铁端起酒坛子,身板儿矮小的他也终于有了豪情万丈之感,“咕噜咕噜”口若鲸吞之势,硬生生干下大半坛子酒!

“够了够了,留着肚子吃些肉……”狄云枫若不帮老铁酒坛子拉下,这一坛子就他都非得撑下去!

“哎呀,我……我这是高兴呀!”老铁才刚抹去嘴角的酒渍,眼睛水儿便和着留了下来,然后醉意爬上心头,话匣子也渐渐打开……

老铁和大多数醉酒之人一样,谈起女人笑哈哈,说起往事哭兮兮,还不仅是他,其余汉子在饮酒醉后也各自感慨人生,在他们口中,自己就算做不到波澜壮阔,日后也必定会出人头地!

狄云枫托着腮静静地望着互相吹牛的几个人,他似乎总以一个旁观者的立场去看待人生百态,这些人的语句就像是台词,事迹就相当于剧本,情感则是故事的线索……将一众因素全都串联起来,一场生动的戏剧便栩栩如生地出现在了这世间。

人生如戏,大千世界中又有几个人能做到看戏之人?

狄云枫晃了晃手中的酒壶,悠然一笑,他并非倚老卖老,只是从大燕走至此地,他看过太多太多的戏剧,情人分手,家道中落,坑蒙拐骗,杀人越货……有喜有悲,有圆有缺,说实在,不论再勾心斗角的戏码他都已经看腻!他已不愿再做痴痴呆呆的看戏人!

人生如戏,何不做自己的导演?

……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