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锋戾 > 第一卷 江湖·春秋
第九十二章 下雪了
作者:雪中红  |  字数:3295  |  更新时间:2018-12-24 07:15:03 全文阅读

春花秋月,夏蝉冬雪。

有这么一种人,不摘花,只赏月,不抓蝉,只听雪,春夏不知何年,秋冬不知何其。

风雪高歌不谓侠,天涯明月照丹心。

狄云枫就是这样一个最具代表色彩的人,从他握刀的那一刻开始,命运似乎就已不允许他拥有更好的生活,一日杀人,终身都是屠夫,沾满鲜血的双手用金盆都洗不干净。

狄云枫走在孤寂寒冷的黑夜山道上,越走越没得力气,越想越失落,他精明的脑袋开始变得愚钝睿智,一种心思萦绕在他那颗面对情感就会变得无比单纯的心头:“紫雨变心了,竟和另外一个男人眉来眼去……”

即使这不是爱情,但也是自己东西被人抢去的失落感,狄云枫是个极其好强的人,可他更清楚女人的心是长在她们自己身上,若变就变,谁也强求不来……他极力地掩饰自己心里那种最原始、最不爽的情愫,可一想起紫雨与韩仁君心心相惜的场景,心头的酸味儿就再也稳不住!

狄云枫吃醋了。

他失魂落魄,心中有一万次悲伤,而在不知不觉中,竟翻山越岭来到一座清宫之前。

“南桥星苑”

好温柔美丽的名字,这座清宫就像是一个恬静大方的姑娘矗立在星峰之上,无论风霜雨雪仍旧改变不了她貌美如花的模样。

狄云枫眼中闪过一丝惆怅,是自己的意识将身体待到此处来的,若他没记错,这里头应该住着另一个他所在意的女子,秦英兰。

温紫雨曾在信里说过,黄聪、林子方、霍达这三家富贵公子走后,南桥星苑的弟子尝尝背黑锅,遭人报复,特别是左思思与秦英兰,内门上下都贪图着二人的美色。

自北滩一别后,狄云枫与秦英兰就再也未曾见过面,春去秋来要有十来个念头,若按人间的时间来算,十年不见的老友,当算是故人了吧?

故人。

不知故人是否还记得自己呢?

狄云枫苦涩地笑了笑,迈开步子往南桥星苑里走去,至少他的脑海中还能记住那个英气逼人的烈性女子。

南桥右三观园,小湖已结成冰水不动,甚至还未至四更天,假山怪石上已覆盖了一层冰霜。观园被四面高墙包围,寒风进来后便再也出不去,只在院子里四处肆虐,吹得几棵枯树“呀呀”作响。

就这样的天,就这样的夜,却有一人坐小亭中无眠,她还穿得十分单薄,仅一件水袖轻纱,她掌着灯笼静静地做在石凳上,寂寞地看着湖泊中结冰的水面,天色太黑,瞧不清她的面容,但夜深失眠饱含风霜,一定是在惆怅些什么。

“秦女侠。”

狄云枫其实已站在小亭口很久很久,可秦英兰足足看水小半个时辰也未有察觉之意,甚至连转头的姿势都不曾有,他虽不想破坏别人的安静,但还是忍不住出声打搅了。

秦英兰听到这一声呼唤,先木讷了片刻,片刻间她的神色已变化了不下十几种,最终她动了动自己的耳朵,展颜露出一个笑容,确定了来者正是自己要等的人,便十分淡然地回过头,瞧着狄云枫吐出四个字:

“好久不见。”

“冷不冷呢?”狄云枫与之并排坐下。

“不冷。”秦英兰声音有些发颤,不知是激动还是冷擞,亦或者二者皆有,若仔细一瞧,可发现她的手已冻成了嫩姜般的紫红色。

狄云枫十分有礼地褪去自己的衣袍替秦英兰搭上。

“狄云枫你这是……”

“我热。”

一句“我热”所包含的情愫实在太多,秦英兰只觉得心里一暖,拉紧了衣袍暗自露出一抹浅浅笑意,风吹她额上垂髫的几缕丝发,动静飘柔,八分标致,两分惊艳。她轻声解释道:“嗯……我不冷,才小寒天又不是大寒天。”

“我们还是进屋吧……”狄云枫不忍看秦英兰受冻的模样,轻叹起身,正欲先走,但秦英兰却伸手将咬唇含羞叫住他道:“我才不和你进屋!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成何体统?”

狄云枫揉了揉鼻子,笑道:“秦女侠哪儿来那么多规矩,先前在北滩的时候你不是很豪爽地邀请我进屋喝酒么?今夜怎这么矜持?”

“那……那是不同,”秦英兰偏过浅红色的脸,义正言辞道:“那是在外办差,我没办法才与你同处一室,现在是我的居室,温馨美满又温暖,饱暖还会思淫.欲呢,万一你起了什么歹心想害我怎么办?”

狄云枫憋住笑,女人心海底针,只好随原处坐下,他心里很明白,若秦英兰的家真的这么温馨美满又温暖又何必还来寒夜里受冻呢?一想到这儿,他又忍不住挨着秦英兰坐近了几寸,边问道:“秦女侠,我来了这么久,你就不想知道我是来干什么的么?”

秦英兰见狄云枫距自己更近,一丝邪恶的念头爬上她的女儿心,深夜造访,难道不是求一夜男欢女爱么?

“下流!”她一声骂,立马起身跑出小亭,头也不回地对狄云枫道:“你今夜若敢碰我一下,我便阉了你!”

狄云枫不由一愣,在揣测了好久才想通秦英兰这两句话背后的含义,他哭笑不得,幽怨地冲秦英兰道:“你要是再这样误会我,我可要告辞了。”说完他佯装起身要走。

“喂!你不忙走!”秦英兰赶忙跑回来按住狄云枫,将衣袍丢还给他,并挨近他坐下,清了清嗓子问道:“那你说吧,你今夜来找我何事,我现在可有些困了,只给你一盏茶的时间说清楚。”

这个天的一盏茶,半刻钟不到就得凉了。

“我恰好路过,来找故人叙叙旧。”

狄云枫从储物袋里先取出一只小火炉用灵力生火烧燃,随后又取出一套茶具摆在石桌上,再变出一壶水一袋茶搁在炉子上慢慢地煮。煮一夜的茶,叙一夜的旧。

“你……你是修仙之人!”秦英兰惊呼。

狄云枫嘴角微翘,将手靠近火炉,热烘烘的火气十分暖手,他这才淡然回答道:“我有武力值,也能使用灵法,乃当世少见的仙武同修之体,”说到这儿他傲然偏过头,又冲秦英兰眨了眨眼睛,如实告知道:“你先前不是很疑惑我的故乡是哪儿么?现在我告诉你,我的老家叫做凡间,我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凡人。”

秦英兰复杂地瞧着狄云枫,直至火炉上的茶壶“呜呜”轰鸣才将她从记忆深处唤醒回来,她道了一个:“哦”字,也学着狄云枫的模样,伸出那双冻得发紫发红的玉手,烤起火来。

狄云枫端起烧开的茶壶,倒了一杯香茶递给秦英兰道:“这茶是我朋友从故乡大燕带来的,拢共半斤不到,一直都舍不得喝,你先尝尝?”

秦英兰捧起茶杯,吹了两口气,但唇珠才刚刚沾上热茶她便放下杯子,不安地问狄云枫道:“我听师傅说,凡人最多活不过百年就会死掉,狄云枫,你今年几岁了?”

“哦?岁数啊,我起码有四十了吧。”狄云枫摸了摸自己的脸,若是这个年纪放在人间,自己恐怕早已胡茬满脸了吧?

“那你岂不是只能活六十年了……”秦英兰嘟囔着,手中还卷着女儿家的小九九,心里也不知在想什么。

这时的冬风吹得更寒,似刀割在人脸上,生疼生疼的。狄云枫也经不住浑身打了个哆嗦,他仰头用鼻子嗅了嗅天边传来的新生元气,他晓得,夜将尽,天快明了。

那么也该告辞了。

“我要走了。”

狄云枫拂袖一挥将石桌上的火炉与茶几全部收入储物袋中,欲走之势已成必然。

一旁碎碎念的秦英兰终于鼓起勇气,直截了当地扯住狄云枫道:“你不准走!哪怕你是凡间来的!哪怕你只有一百年的寿命!你说过要带我回你的故乡看看!你绝不能食言!”

狄云枫深吸了一口气,从踏入南桥星苑开始他就已经想好了如何摆脱秦英兰离别时的纠缠。他轻轻的拨开秦英兰的手,目视远方,淡然平静道:“我会回来的。”

有这一句话在,秦英兰起码安心了九成那么多,唯一一成的担忧便是:“你什么时候回来?”

狄云枫轻松道:“也许你要等上一段时间,因为事情很多,会很忙。”

秦英兰轻松回答道:“好吧,那你忙你的去呗,我等你回来就是了。”

“嗯,那我走了,再见。”

“嗯。”

狄云枫转身离开,走了好一段距离,回首发现秦英兰依旧站在小亭中。

秦英兰嘴角挂笑,双手背负在身后,半仰着脑袋一眼不眨地望着太夜空。

“喂,秦女侠,五更天了,寒气有毒的,你还不进屋去在外头瞎站着干什么呢?”狄云枫双掌掴着嘴,呼喊道。

秦英兰看都不看狄云枫一眼,便道:“哎呀,你这个没情调的人是不会懂的,快走吧,莫打扰我雅兴了。”

狄云枫撇了撇嘴,也学着秦英兰的模样仰望夜空——没有月儿弯弯,没有星辰大海,连云都黑得看不见……看了一会儿后,他摇了摇头,耸了耸肩膀,转身朝山下走去。

初晨,寒气凝结成冰霜,下山的道路湿滑且长,狄云枫将刀背在了背后,这是他的一种习惯,背着刀代表远游,手持刀代表停留。他慢慢地下山道,苍茫山水仅他一人在动,年轮与岁月也只为他一人在走。

不老寒松口,半山夜游人。

一叶寒枫

狄云枫突然停在了半山腰,他仰头,又忆起秦英兰的动作,仰头望着即将破晓的夜。

一点儿冰莹落在额头,沁意则钻进了心窝里头。

晨曦下,有漫天飘絮,似遗落红尘的青色羽毛。

“下雪了。”

狄云枫伸手,接过一片雪,此刻他才明白,原来秦英兰是在等待寒冬里的第一场雪。

……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