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锋戾 > 第一卷 江湖·春秋
第八十八章 干杯!后会有期
作者:雪中红  |  字数:2171  |  更新时间:2018-12-23 07:48:22 全文阅读

“狄兄说得是哪里话,我李世仁若是个贪得无厌之人,那满世间的太平根本就不可能存在眼前。”

这句话说得实在道理。

狄云枫笑道:“我虽是个半吊子仙人,但我敢降下预言,你若能继续盛大南朝,不出五年大燕必将由你集权!”

“五年……”李世仁百感交集,望着万家灯火,手头的茶杯捏得绷紧,他轻叹:“泱泱大国,万万百姓的性命,这场腥风血雨一旦挑起,岂是五年就能平息的?”

狄云枫反驳道:“恰好错了,其实你心头正想的是如何去打一场不流血的战争,若真的是腥风血雨,就从民心此方向而言,你早就能旗开得胜。”

李世仁满是敬佩地瞧着狄云枫,摇头笑道:“真的是什么都瞒不过狄兄你,说句实在话,我宁可就此将大燕分裂也不希望融合它,因为那样会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狄云枫耸了耸肩,用神识将整座明珠阁都打量了一遍,突然纳闷儿道:“话说,你和娄心月都在一起十几年了,就生了这么个襁褓婴儿?”

一提及子嗣,李世仁当即显露出一丝疲态,他坐回书桌前,枕着桌子掐着没,黯然伤神。隔了好一会儿他才缓缓道:“甭提了,我膝下还有一个儿子,已经十三岁的年纪,对政事全无兴趣,只喜欢耍刀弄枪学武艺。心月又极其宠爱长子,便依了他的性子送去了终南山拜师学艺,”说到这儿他又不禁一叹:“唉……那臭小子,时隔三年也不舍得多写几封信回来,我与心月想他得很却又无空去看他,便再要了一个孩子,以解相思之苦嘛。”

狄云枫听完这一番诉苦,脸上不由浮出一抹趣味,他坐上书桌,冲着李世仁道:“我说你也不能怪你儿子啊,说你年轻的时候比他还浪荡,你承不承认?”

李世仁笑抚着下巴青须,感慨道:“那小子赶我年轻的时候是还差点儿,我十三岁那阵常年装病跑出宫外,为的就是能看京城里魅房里小姐跳艳舞,哈哈哈……不过现在我老了,胡子一大把,琐事一大堆,应付起一些事儿来也力不从心了。”

经这么一说,狄云枫脸上忽闪过一丝邪笑,见他反手一变,几大瓶子红顶青花壶出现在掌心,他将这些物件儿全都丢在书桌上,“咯咯”敲了两下桌子,淫.声问道:“你猜猜这些都是什么好东西?”

李世仁斜了狄云枫一眼,男人之间的感觉往往可以精准到彼此内心,他将药瓶全搂进怀中,取其中一瓶,揭开红顶瓶塞,嗅了嗅挑眉道:“这玩意儿靠谱么?”

“保证你八十岁一样能翻江倒海!”

狄云枫抱着肩,洋洋得意。先前在真武国的时候,他曾想过两个捞金银的方法,第一个就是撰写刻画灵符拿到黑市上去卖,第二个则是靠手艺制作些神奇药丸儿,大力丸,精气丹,止痛膏……当然还有眼前这些“大补丸”!

真武国人吃了都得一柱擎天,更何况是凡人?那绝对是得劲儿的!

狄云枫又从怀中随意掏了一本《霜天剑法》丢给李世仁道:“我此去真武国其实也没啥收获,这本武功秘籍若能学上三成,那在大燕便是所向披靡的存在。这本秘籍就赠给你儿子,他若是练好了,对你以后的雄图霸业也有帮助。”

说着,他又敲了敲桌子,郑重地冲着李世仁问道:“你还有啥想要的东西么?一并提出来,我能给你就劲量给你,我等下就要走了。”

“那我说让你留下来多住几日你是否愿意呢?”李世仁不舍道。

狄云枫摸了摸手中的蝴蝶.刀,摇头道:“啊?这个可不行,我答应过余捕头,今夜取回自己的刀后,就得离开了,你知道这座城的规矩的。”

“我知道,因为这城里的规矩是我定的。”但李世仁却没有要将狄云枫当成例外的意思,他晓得,狄云枫非走不可,这座城的规矩只是他远走的理由罢了。

做什么事都得需要一个理由不是么?

“天总会黑,人总要离别,我身在故乡却注定要为了某些事去流浪,虽然在这故乡上没有太多牵挂的人,但我一样舍不得离开,真的舍不得。”狄云枫背过身去,他不想让李世仁瞧见自己湿润的眼眶,他真的是一个念旧的人,能将上一秒当成下一秒回忆的一个人,他的生命中一直都是平淡无奇的,海生,慕雪依,李世仁,温子羽……这些人都是他生命中的闪光点,孤独映衬下的光亮很难让人不去缅怀,就像是夜空中的孤星一样,总是那么引人注目,总是那么叫人怀念。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李世仁此话就像是一个即将分开的小情侣再问归期一般,其实在他说出这句“你什么时候回来”时就已经映现出了一种“盼”的情感。

盼。

盼君归,何时归?

君为天涯人,何处是天涯?

明月何处,天涯何在,寄语明月,人在天涯。

天涯人何尝不盼?他们盼星星盼月亮,他们若不是心中的明月未曾圆满,又何故去浪迹天涯?

“我一定会回来的。”狄云枫郑重道。

李世仁点了点头,他晓得狄云枫是个耿直诚实的人,他说会回来那就算是化作一阵风都会飘回来。

李世仁竟从书柜里取出一瓶青花瓷坛,不用揭开坛封便能闻见其内的阵阵酒香,他以茶杯斟了两杯,一杯给自己,一杯递给狄云枫,叹道:“与君共饮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狄云枫开怀大笑,可任凭他再喜也无法掩盖眼神中的悲伤,他接过酒杯,闻了闻沁人心脾的酒香,心情稍稍好了一些,才笑问道:“你不是不喝酒了么?为何还在书柜里偷偷藏上一壶琼浆玉酿?”

李世仁笑叹道:“哎呀,说不喝酒那是假的,只是身体伤,皇后娘娘管着不让喝,今日与故人临别,怎么都得来上一杯不是?”

“干杯。”

“干杯!”

不多说,觥筹相交,情深一口闷。

“走了哟。”狄云枫将杯子递还给李世仁。

李世仁唉声叹气:“我不留君,也留不住,我不送君,也送不了,”只抱拳作揖,与狄云枫相互行了个君子之礼,二人各道一声:

“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话音还未落下,狄云枫已深入一阵疾风,吹拂开窗,奔着天上的秋月飘散而去……

……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