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锋戾 > 第一卷 江湖·春秋
第六十四章 阵法
作者:雪中红  |  字数:2903  |  更新时间:2018-12-15 20:19:09 全文阅读

“衰劫,又唤作第一衰劫,乃天人五衰中的第一劫,为天脉过度死脉中的门槛。亦是步入真武境前唯一一个衰劫。天人后四个衰劫只会在步入真武境后才会出现。真武境对于我而言都是十分遥远的,更莫说你了,”薛瑾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稍有愧疚道:“狄兄,你莫介意,但我说得是实话。”

“我……可以理解。”狄云枫撇了撇嘴,可就此被人否定,心里怎都不是滋味儿。

薛瑾尴尬地笑了笑,赔礼道:“要是狄兄以后有幸能达生脉三品,我一定倾尽全力祝你渡劫。”

狄云枫点了点头,心里知,人脉突破都不知何期,生脉三品又该是怎样一个梦想?想都不曾想过。

这时,一道晨曦滤窗而入,朝阳斜上山头,不知不觉,五更天都过了。

“该死!滤窗的曙光都这般明亮,那外头朝阳必然似火红烧。还说来崂山看日出日落,却被关在这个鸟地方!”

薛瑾的骂咧声才刚一落下,门外便响起了一阵开锁的声音,终于要上刑了么?

门开。

晨曦率先钻了进来,天然的光亮总是要明媚刺眼一些,门口站有五人,他们背着光,瞧不清模样。

门关。

五人已走进房中,从他们腰间悬挂的令牌来看都是阳门弟子,但奇怪的是,灰衣长老却并不在五人当中。

狄云枫留意了一番令牌的颜色,墨色令牌,想当初他与温子羽一同上崂山,纵观阳门弟子,却不见有墨色令牌出现——当下只有两种可能:一,这五人并不是阳门弟子,二,这五人是阳门中不可告人的阴暗存在。

世家与山门中,有明亦有暗,明面上杀不了的人便会出动暗部解决,阳门这种大山门会整编出一个秘密组织也不足为奇,毕竟黄琛之死已不算小事。

这五个阳门弟子面容死板,阴气沉沉,正符合常年累月地下活动的形象,是暗部组织,错不了的。

“你们想干什么?!”薛瑾在临阵时竟有了几分胆怯。

五人皆不多言,各自散开站位,将狄云枫与薛瑾围困其中。又听他们掐诀念咒,同时掌心朝天,各散出一道青光相连,霎时,一道灵光结界从天而降,犹如牢笼般将狄云枫与薛瑾困入其中!

这几道气息狄云枫再熟悉不过,很显然这五人是修仙者,不过他们修为皆不高,仅刚刚筑基,也许正因如此,他们才需要合力编织阵法。

狄云枫露出一抹自信的微笑,自己虽是个半吊子修仙者,但这五个人连结个阵法都要合力施展,秒杀他们还不是轻而易举?

薛瑾则气得暴跳如雷,她以浑拳掌不断地轰击着青光结界,边大骂道:“我呸!不亲眼所见还真不知道,堂堂瀛洲第一山门,竟用修仙之人的拙略手段来逼人招供,说出去可真叫人羞耻!”

这套阵法的针对性很强,以五点相连,相互调节抗压,薛瑾打在结界上的每一拳都显得软弱无力,即使结界稍有形变,但不过片刻便会恢复。

“薛兄,莫浪费力气了,这是阵法,巧妙之处就在于四两拨千斤,是专门针对武修的。”狄云枫拉回破阵的薛瑾道。

“那如何?难道要我束手就擒不成?”薛瑾咬牙不甘道,她刚冲穴不久,又以全力破阵,此刻气力也有了渐渐衰竭的迹象。

狄云枫曾粗略的将粗储物袋中那本《四象阵法》看过一变,可知,再完美的阵法都会存在瑕疵缺点,书中称之为‘阵眼’。眼前五人所施阵法遵循的是柔克刚之理,想要破解,还需无相无形之物。

何为无相无形之物?

风。

风无相无形,变幻莫测,无孔不入,乃世上最柔最不规则之物。

破这个阵法很简单,只要掐碎一张风符咒即可。可是当着薛瑾的面儿狄云枫也不好施展法术,这才是他最为顾忌之事……薛瑾好像也对修仙之人存有偏见。

“商囚,商囚!你快来救我!”

薛瑾终于放下她那乖张的脾气,高声呼喊乌鸦脸的名字,但这阵法早已将内外隔绝,任凭她叫破喉咙也毫无用处,她开始懊恼道:“真是,关键时刻总见不着人,回去还要在掺他一本!可是……可是还有机会回去么?”她咬着唇,露出一抹玩耍尽兴后的疲惫,她又撇头瞧着狄云枫,闪烁着让人哭笑不得的可怜目光,问道:“狄兄,我们该怎么办……”

狄云枫笑着摇了摇头道:“你现在知道害怕啦?当初可不是信誓旦旦,要身闯龙潭虎穴么?”说着他将乌鸦脸曾给的那枚传音符取了出来,在薛瑾面前晃了晃,轻责道:“四海八荒,乱世江湖,哪儿能是有钱有权就能掌控得了的?你瞧瞧那黄琛,身边高手如云,还不是被人杀了?”

薛瑾偏过头,嘴里嘟囔道:“这些话听得我耳根子都生茧了……”

“啪”狄云枫一把将传音符掐碎。

隔了几息,商囚的身形也不曾见来。

狄云枫又想以神识传音给温子羽,可神识才至结界边儿上便被挡了回来,他轻声一叹,撒去手中的符咒残渣,如此看来,想靠别人来救是不太可能了。

“完了完了,连令符都发不出去……老头子的令牌又没带在身上,这下可怎么办,怎么办……”

薛瑾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这时,界外五人纷纷收回灵力,阵法没了灵力加持依旧栩栩如生,显然,困界已大功告成。

狄云枫紧皱眉头,下意识将薛瑾护在身后,若他猜得不错,这五人要使用搜神术了。

搜神之术,在《大衍真经》中有所提及,以神识侵入他人脑内,探查,读取,杀害,吞噬,夺舍……系精神类的招数。用此招来拷问敌人,获取情报,屡试不爽。

唉,武修虽实力强悍,但与多种变样的灵修对比,前期多少都要吃些亏的,仅一个针对的阵法与搜神之术,可逼得一位死脉高手束手无策……

狄云枫瞥了身旁惊恐的薛瑾,心里道一句:对不住了。趁薛瑾不注意,一掌拍在她后颈,将其打晕过去。

“小子,你以为打晕她我等的搜神术就起不了作用么?”

界外五人将神识聚成两股,透入阵法之中,妄想以天灵为入口对狄云枫与薛瑾进行搜神!

狄云枫沉着脸色,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愿以灵力出手,他若出手,这五人必定晓得他也是灵修,为避免后患他必须将这五人斩超除根,可若是将这五人杀了,事后必定会引起怀疑——“唉……”他无奈一叹,心里也曾有过一丝后悔:早知道就听子羽的话,在酒馆里好生呆着了……

可没有冒险,何来故事与乐子?

狄云枫已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张风符咒,不论如何先将这阵法破除再说,而在他就要掐碎符咒刹那——“啪!”的一声,房门被人一脚踹开!

透入的光亮闪得人睁不开眼,五人的神识就此阻断,他们就像是蝙蝠一样见不得光,抱着眼睛在地上痛苦哀嚎打滚儿。

可见,两人站在门口,背着光依旧瞧不出他们的模样,但有一双死鱼目,足矣。

五人倒地,阵法也显得摇摇欲坠,“狄兄,我们来救你们了!”温子羽冲进屋中,一拳便将结界打成了点点星光。

“狄兄,你没事吧?”温子羽捧着狄云枫,上下打量了好几遍,眼睛里都急出了泪花儿,他又用神识传音道:“我见你去了那么久,又探不到你的气息,甚至还有其他灵力介入,我便晓得你们出事了。刚开始那乌鸦脸还不来,我都好生气了……”

狄云枫将风符咒收好,欣慰地笑了笑,指着身后一旁的薛瑾道:“我没事,但薛兄好像冲穴力竭,晕了过去。”

乌鸦脸走进屋中,用异样的目光瞥了狄云枫一眼,他来到薛瑾跟前,双指一点其眉心,下一刻薛瑾干呛了两口气,睁眼醒来。

“商囚……”薛瑾眨了眨眼,消去朦胧之意,看见乌鸦脸后眼中闪过一丝欣喜,但随后便怒目道:“商囚,为何叫你来救时你不来?回去我就参你一本书,哦不,是两本!一本不听命令,一本玩忽职守!”

乌鸦脸道:“随意。”便往屋外走去。

“麻烦来了。”狄云枫跟了上去。

温子羽摇了摇头,将薛瑾从地上扶起,叹道:“薛公子,你说外头是不是你惹来的麻烦?”

“我看他们才有麻烦呢!堂堂阳门,私设暗部组织,聚集修士用龌蹉手段挖人脑壳,哼,完蛋了他们!”

薛瑾扯着温子羽,往屋外走去:“子羽,走,我们也出去看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