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锋戾 > 第一卷 江湖·春秋
第六十三章 是凹不是凸,是阴不是阳
作者:雪中红  |  字数:3124  |  更新时间:2019-03-27 23:02:17 全文阅读

“狄兄,你那边如何了?可是炼狱之地?……”温子羽在神识中一连不知多少问,自打狄云枫走出牢门的那一刻起他便没停止过。

狄云枫苦涩道:“子羽,你问这么多也无济于事,再说了,这灰衣人的武力很高,你最好莫用传音与我说话,否则被他发现了,岂不是害了我?”

温子羽再也没了半点儿消息。

薛瑾一路来,目中全是狄云枫大义的模样,尽管无言,欣慰与尊敬也不需要言语形容,她细声呢喃:“原来江湖中真还有这么有情有义之人……”

狄云枫动了动耳廓,他当然听得一清二楚,这一点他倒是不谦虚,他狄云枫,有恩必报,情义为大,对得起每个人,为得起每一个值得之人。

朋友本就少,不珍惜,能干嘛?

生命本就短暂,不珍惜,又能干嘛?

……

……

刑堂西厢未改,依旧是古色古香的厢房模样,这儿的园子里甚至还有花开。

灰衣人先喊人送来两颗紫丸,亲眼见狄云枫与薛瑾服下,随后又以一道巧妙内力封锁了二人七七十四九道穴位,听其道:“此乃华阳心法,封穴之力形如一根根金针,你们若敢冲穴,四十九根金针便会穿刺全身,暴毙身亡!”

薛瑾瞅一对白眼,“切”一声不屑道:“大长老可真看得起我,搞这么多名堂来束缚。你可放心,我不会跑的。”

“呵,现在容你嚣张,待会儿用了刑,我还看你嘴不嘴硬!”灰衣人轻蔑着,同阳门弟子将二人打入一件幽暗密室,掩上门前还不忘提醒一句:“再奉劝你们一句,不做挣扎,逆来顺受,若你们是清白的,用刑后还能保住一条命!”

“啪!”门被重重地掩上,又听“咔嚓”一声,上了锁。

房屋中的陈设依旧,桌椅床铺,茶几花瓶,字画香炉,孤男寡女。

“我呸!老匹夫,老子把你记下了!”薛瑾依着凳子坐下,倒起一杯茶,刚入口便“噗”的一声吐了出来,嫌恶道:“这是几两银子买的茶?竟这么难喝!”

狄云枫也坐下,到起一杯茶,入口入喉安然无恙,他苦笑道:“薛兄可真是古怪,几两银子的酒都喝得尚好,为何还会嫌弃这几两银子的茶水?”

薛瑾理所当然道:“那是因为与狄兄喝得是敬酒,敬酒再低廉也无价。这茶,是囚禁的茶,是苦茶,臭茶,粪坑里的水都要比这茶好喝!”

狄云枫咽了咽口水,茶还有半杯,他怕是喝不下了。

薛瑾没好气地拍了拍桌子,站起身在房中来回踱步,像是在思绪着什么,拿不定主意。

狄云枫安抚道:“你放心,商囚会来救你的。”

“谁要他来救?一天臭着张脸,像个跟屁虫是的,走到哪儿跟到哪儿,是人见了都得退避三分,瘟神!回去后,我非得和父……父亲参他一本!”

薛瑾叉着腰,一口气说了不知多少气话,白净玉面上已怒出了几抹红霞,狄云枫真想将其发簪扯下,让长发披肩,见见他女儿家的模样到底有多标志。

“狄兄。”薛瑾轻唤。

“嗯?怎了?”狄云枫回过神,自己竟瞧得有些痴呆,心想:他若真是个男人,自己是不是也得了断袖之癖?

“助我冲穴,以备不时之需。”薛瑾道。

狄云枫即刻皱眉道:“方才灰衣人也说了,冲穴,必死无疑,薛兄还是莫要铤而走险。”

薛瑾紧攥着拳头,咬牙决策道:“无碍,我有十足把握冲破这套华阳内力,但需要你的协助。”

有十足把握还一副犹豫不决的模样,狄云枫可不信,这种会死人的事,即便万分之一的可能也会出现纰漏,万一薛瑾就此命丧他手,那乌鸦脸怎会放过自己?

正当狄云枫犹豫不定之时,薛瑾已走至其跟前,他按着狄云枫的头,又指着自己的胯.下,以一种不容拒绝的口吻道:“狄兄,待会儿我发攻,你用手点我丹田下的入井穴,那样便可将华阳内力引入丹田尘封……可懂?”

狄云枫面皮抽了几下,迟疑道:“你是要我……点你命.根子?”

薛瑾玉面羞红,她撇过头轻声斥责道:“你想哪儿去了?是入井穴!在……命.根子之上,丹田之下,”说到这儿,她似又想到了什么,再郑重发声道:“你可要看准了再下手,否则——”

“是这儿么?”狄云枫未等薛瑾说完,先出手一试,入井穴么?他一个习武之人怎晓不得?只是他故意下穴了半寸,刚好戳在薛瑾胯.下。

是凹不是凸,是阴不是阳。

他娘的,果然是个娘们儿!

“你……放肆!快将手拿开!”薛瑾言语得有气无力,那抹羞涩红到了耳根。

识破也不说破,反正又没有戳破。狄云枫赶忙抽手,佯装不懂不知,一个劲儿的致歉道:“对不住对不住,我……我不是故意的!”

薛瑾不是个无礼之人,况且羞涩的姑娘脑子都不会太好使,她真信了狄云枫的三言两语,便草草了之道:“罢了,不知者无罪,方才位置往上半寸便是入井穴——我可提醒过你了,下次你若是再敢……再敢犯错,我剁了你的手指!”

狄云枫在心里暗笑了几声,竖起两根手指,对准了薛瑾的入井穴,直言道:“来吧,这次一定找对位置!”

薛瑾也不再玩笑,肃起神色,先稳扎一个马步,双掌与丹田运气,又升至腰间,再与肩同齐,这时她叮嘱道:“狄兄,等我命令。”——她又在双肩骤停几刻,强劲的内力如困兽,周身散发的波动肉眼可察!

“狄兄,就是现在!”

狄云枫双指入穴,暗中又渡一道灵力助薛瑾压制华阳内力。入井穴犹如一阵漩涡将华阳内力尽数吸入其中,并封锁至丹田。

薛瑾将齐肩内力冲上天灵,这时,困兽得以出笼,以天灵穴挤压冲击四肢百骸,将微弱的华阳内力一冲而散!

“大功告成。”薛瑾说得有气无力,其刚散功冲穴,精神已虚脱,她一头栽倒在狄云枫怀中,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狄云枫转动这眼眸,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涌入心头,有美人入怀已不是一次两次了。第一次是九天下凡的仙子,第二次则是女扮男装的小姐,第一次霸王硬上弓,第二次……他赶紧摇头打消了自己心中的邪念。

“我没事,我没事,休息片刻便好。”薛瑾也觉得姿势略显暧昧,便挣出狄云枫怀抱,自顾坐上椅子,趴在桌子上抓紧休息起来。

狄云枫为薛瑾倒了一杯茶,随后便抹了抹自己的丹田道:“也不知我能否冲穴成功……”

“你必然是不行的。”薛瑾举杯将茶一饮而尽,此刻她却不觉得这茶难喝了。

“为什么?”狄云枫疑惑道。

“你修为不济,身体不一样,气门也就不一样,若是点你的入井穴,你会……你会尿不出尿的……”

男人的确比女人要多几样东西,喉结,胡茬儿,命.根子……故男女之间有相辅相成的表现,采阴补阳,以阳渡阴,双修之道亦是道,但诸多人都曲解了这番道义,或许是这个世道男人为尊,只将女人当做晋升的工具与发泄玩物。

“仙子,你可不要沦落了……”狄云枫每每想到这儿,心里就惊恐不已,仙子那么美,仙界那么龌蹉,他怕自己来不及,让人捷足先登了怎么办?

“狄兄,你在嘟囔什么呢?”薛瑾扬起头,一杯茶水的功夫竟让她力气恢复了七八分。

“你……无恙了?”狄云枫惊道。

薛瑾嘴角微翘:“你若修到了死脉,恢复也能这么快。”

死脉……似乎连生脉都遥不可及,死脉更是遥遥无期,那所谓的天脉,乃至真武境界,又还要修个几千几万年?

“薛兄,你修至死脉,要了多久?”狄云枫突问道。

“一百年。”薛瑾骄傲道。

一百年一定是天才中的天才才能做得到的成果,否则薛瑾也不会这么骄傲了。

狄云枫知晓不能急功近利,可这一百年对于一个在凡间出生并成长的人而言,太漫长了,太漫长了!

“寻常人一百年能修至生脉便已经很了不得了,想修到死脉少说也要三百年,况且死脉是第一道衰劫的坎儿,渡不过就会死。在各大江湖门派中,很多人其实都已修至生脉三品,但他们胆怯渡劫,又没有后天的条件,基本上跳入化骨池就是送死。”

经薛瑾这么一说,狄云枫想起了白秀安曾提及过的相关言论,白秀安有生脉三品,却迟迟不敢渡那衰劫。

“何为衰劫?”

薛瑾惊讶道:“你连衰劫都不知,怎么出来跑江湖?”

狄云枫无奈道:“我资质差,生脉都没想过能突破,哪儿管什么死脉,衰劫……”

薛瑾摇头否认道:“非也非也,修武又不是修仙,资质差点也无妨,就看你够不够吃苦了。”

狄云枫看薛瑾这细皮嫩肉的模样,若是没记错她还是个使刀之人,可她这一双小手儿白皙光滑,一个刀茧都瞧不见,怎么都不像是吃过苦头之人。

当然,薛瑾能将乌鸦脸这种高手当做下人,百年突破死脉也算不上什么难事了。

比穷也莫比富,贫穷会限制人的想象,富有会超越想象。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