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锋戾 > 第一卷 江湖·春秋
第六十一章 有高手,勿轻举妄动
作者:雪中红  |  字数:3093  |  更新时间:2018-12-14 21:08:07 全文阅读

“你们放心,风水轮流转,受苦也一样。很快就会轮到你们的,不过你们也勿要害怕,这进监狱难免都要受些皮肉之苦不是?”

狱卒头子的话并非是安慰,不过说得倒也实在。事实上,四人中也只有温子羽被彻夜的惨叫恐吓着,其余三人皆镇定自若,而薛瑾则更是胸有成竹,他要比狱卒走得还快,差不成就将此处当成自己的家了。

刑堂四厢房,不论是房间杂屋亦或者院落,大大小小皆被整修成监牢模样,右边两厢受阳门所使;左边两厢受朝廷所用。左厢便是惨叫的发源之地,罪恶酷刑之所在。

狱卒头子将四人带进左厢一间杂屋,屋中正有个布衣文士趴在桌上打瞌睡,其桌上翻摆着一本厚厚的记册,册子里填满了密密麻麻的收押记名。

狱卒头子拍了拍桌,喊道:“老丁,起来干活儿了!”

那名叫“老丁”的文士缓缓仰起头,舔了舔嘴唇,醒了醒瞌睡,轻叹道:“这么晚了,你们掏人家被窝去了不成?”

“是青牛镇送来的,你莫去管这些,赶紧将名字记好,早收押早完事儿,老子还打瞌睡呢!”

狱卒头子说着,又喊话一众狱卒:“你们几个替他们搜身,且搜仔细了,莫让他们留武器在身伤,”随后再对几位阳门弟子恭敬道:“还劳烦几位去取四颗‘紫丸’来,这四人武功想必不俗,还得保守起见才是。”

寻常小人都是人前一套人后一套,这个狱卒却是明着面儿变脸色,他脸皮可真是够厚的,也不知是怎么当上狱卒子的。

脸皮厚是优点。

“子羽,紫丸又是什么东西?”狄云枫传音道。

“紫丸便是一种遏制武力的药丸,武功再高的人只要吞下一粒就会——”

“放肆!搜身便搜身,你乱摸作甚!”

温子羽传音一半便改作惊呵!他夹紧双腿,姿势微蹲,见一个狱卒正伸手要探他大腿内侧……难怪他会生气。

薛瑾见此更怒,飞身起脚便将温子羽身前那毛手毛脚的狱卒踹出房屋,随即道:“让你们搜身,却借机猥亵,难不成你们活腻了?”

“你这厮,大胆!”

狱卒头子吹鼻子瞪眼,拔出佩刀高喊道:“狂妄之徒敢来刑堂里撒野,我瞧你才是活腻了,来人!将这闹事的顽人手脚打断!”

一声呼喊,屋中狱卒纷纷拔刀,杂屋外也瞬间落下二十个看守的官差,一时三十余人将薛瑾等人团团围住,杀气也顿时透满整座刑堂!

“呸!看来今夜少不了流血!”薛瑾横眉冷对一众官卒,从容不迫,他运一道真气隔空抓取秀春刀,又一只手握着刀柄,势要拔刀厮杀!

但此时,乌鸦脸却伸手将薛瑾才出鞘一寸的秀春刀压回鞘中,随即又上前一步,在薛瑾耳旁极为细声地说了三个字:“有高手。”

薛瑾皱眉,下刻低声反问:“什么武力?”

乌鸦脸回话道:“天脉二品,是百里家的人,错不了。”

薛瑾沉下脸色,手离开刀鞘,刚上眉的怒火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仅是薛瑾,狄云枫与温子羽也被吓得不清,乌鸦脸与薛瑾的对话他们听得一清二楚。天脉高手?会不会就是黄琛那四个亲卫之一?

“狄兄!你还说有搞头!这下真的有搞头了吧?!”温子羽传音抱怨道。

狄云枫皱着眉头,他倒不担心会有什么麻烦,而是在心中暗自揣测那乌鸦脸,可见,一向高傲的主子都不禁妥协,乌鸦脸作为仆人却镇定自若,而且他能凭感觉就断定对方的武力与身份,这无疑证明他也是个天脉高手,甚至比天脉还要更高一层楼。

天脉之上又是何等武力?何其恐怖?

狱卒头子见四人气焰被自己阵势所湮灭,身心也开始膨胀起来,他两步上前,以刀所指薛瑾,斥声道:“老子当狱卒二十年,把武器藏在胯下的刺客数不胜数,没叫你们将衣服脱光就已是给你们留面儿,哼!还他娘的敢叫嚣撒野!”他鼓着大眼,恶相十足,自己却叫嚣道:“识相点儿,把武器全都放下,老子还能留你们一条命,否则弄死你们!”

“妈的,老子记着你了!”薛瑾一咬牙,将绣春刀丢至地上,忍一时之怒,不再多说。

屋外官差见犯人认怂,纷纷抽身离去,各司其职。这时阳门弟子也捧着一个紫色小瓶走进杂屋,里头装的想必就是那能让人武力尽失的“紫丸”。

阳门弟子在每人手中都分发了一颗。

“快,识相的就把紫丸吞了,莫让我叫人强灌!”狱卒头子又发声劝道。

狄云枫接过紫丸,随手塞进口中,嚼吧嚼吧两下,舔了舔嘴唇,赞道:“这玩意儿的味道还真不赖。”

薛瑾与乌鸦脸也不曾犹豫,十分爽快吞下紫丸,只有温子羽满脸担忧之色,他捂住紫丸三番五次入口却不敢吞食,他传音道:“狄兄,莫不成我们真要吞这紫丸?这不是我们原来所想的计划啊。”

狄云枫则自信道:“你别怕,咱那人脉二三品的武力本来就不够用,要不要都无所谓。我不是先吞了药丸么?金丹岂不是好好的?想来这紫丸对咱们修仙者并没影响的。”

经这么一说,温子羽才放心吞下紫丸。

……

……

狱卒头子见众人登了名字,缴了武器,吞了紫丸,便再也不怕会生变故,其嚣张跋扈,刻意抓过薛瑾,一脚给踹出杂屋,阴笑道:“臭小子,我管你是枝头凤凰还是山中猛虎,到了我这儿,你就得给我人命!”

薛瑾拍去身上尘土,点了点头直顾道:“很好,很好……”他竟忍得下这番羞辱。

随后,狱卒押着四人,送往那哀嚎滔天的牢房中。

牢房,是由厢房改建。

厢房门窗朝向皆被拆去,又用碗口木桩连接房檐与屋檐,一厢大约五间房,竟被隔成十五间牢房,而另一厢房则是刑堂的骇人听闻的“用刑”之地。

光是刑房就独占一厢,可知里头刑具必定不少。刑房门恰好未关,仅从昏暗的灯光随眼一撇,便能瞧见那一幅幅骇人的琵琶锁骨钩,上边儿还沾有丝丝血迹。

温子羽吓得直顾哆嗦,连传音都支支吾吾道:“狄……狄兄,你看到没有,琵琶钩,专锁琵琶骨的!”

狄云枫沉稳道:“大燕酷刑中也琵琶钩这类刑具,不过那都是对付武林高手所用,在真武国这种玩意儿应该算不上新奇,毕竟真武界的人都是硬骨头,要让他们知道疼,还得下点儿功夫。”

“我见过用有人用凿子开人天灵,还有削肉剔骨,扒皮抽筋都算小刑……但怪哉这些人受了刑还不会死,”温子羽倒吸一口凉气,真挚地望着狄云枫又道:“他们不会死,我们基本活不成。”

狄云枫笑道:“金丹不灭,仙人重生。咋会死?”

温子羽坚决摇头道:“开骨抽髓,那疼痛简直生不如死,不可行,不可行,若是他们真要对我用刑,我非得用仙术开溜不成!”

“逃跑的法子多得很,就算是有天脉的高手在,大不了再耗五年阳寿用一次传送符……出来长长见识,总比待在酒馆里什么事情都不做来得好。”

……

……

夜晚的刑房其实是静悄悄的,那些哀嚎大多是从牢房里传来。人会无病呻吟,无辜之人更会厉声哀嚎,而那些受了刑的无辜之人将怨念与不甘重叠,哀嚎声则就更大声了些……于是便有了彻夜的不安宁。

十五间牢房,每一间里头都塞有十几二十个人,有人正痛苦嚎叫,有人正呼呼大睡,还有人扒着牢房兴奋地望着狄云枫一行人。

“快看快看,都这个点儿了还有人遭抓进来了,点儿可真背时!”

“他娘的,竟还有两个娘们儿!”

“你眼瞎啊,那分明是男人,不过长得倒是玉眷貌美。”

“啧啧,也不知他们被关哪个牢房,可有人要享福咯……”

薛瑾与温子羽就这样成了整座牢房之焦点,哀嚎声都为他们所消减。可见美丽真的能治愈人的身心创伤……说“治愈”也许言过了,用“麻痹”来形容这帮犯人该更贴切一些。

事实上,这些凡人十有八九都是亡命天涯的江湖客,只是人背时才不巧赶上出大事,才被抓进来当了替罪羊。

“真是龙蛇混杂之地,就算他们没有嫌疑,也该抓用用刑!”薛瑾被这些违背伦理的言语所惹怒,一副深深厌恶的模样。

乌鸦脸少有开口言论道:“毫无疑问,这些人就是亡命天涯的江湖客,有几手本领却终日用来打打杀杀,我想该通通抓去充军,报效真武。”

薛瑾更加厌恶道:“呸!这些人若是参了军,非得惹起不良风气,你瞧瞧,你听听,他们都是些什么龌蹉人?断袖龙阳之癖,要是在军中呆上几年,传染了大片血气男儿,那我真武国还有正常男人么?”

“沙场男儿与监狱罪犯可不能相提并论,当他们上了沙场,迎来了嗜血的敌人,就不得不陷阵杀敌,哪儿会像坐在监狱中渡日等死?”

这些人连自由的权利都被剥夺,哪儿还会去在乎什么伦理道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